仙誓

章节四百零四挑峰战

四百零四 挑峰战

万剑宗论剑一事,早在数日之前便已经开始筹备了起來。

这种基于整个门派弟子阶层的大比,与沈言等人在不在自然是沒有丝毫关系的。

只要有着超过一定数量的长老可以维持大比的公正和公平,那么大比自然就会正常展开。

而且在寻常,大比的名次也可以看做是进入雪云秘境的一种筹码。

虽然现在局势特殊,雪云秘境可能也不会有哪个弟子想要去一探究竟,否则秘境沒去成,反倒不小心送了性命,那连叫冤的地方都沒有。

当沈言得到叶东來送给他的消息之时,整个万剑宗早已是人声鼎沸,隔着老远都能听到无数修者的谈论声。

不时抬起头來,还有各处剑峰之上的内外长老等等,都御剑飞行朝着十二剑峰而去。

叶东來居住的无名山峰之上,沈言等人齐齐而立崖边,却无人打破这份沉寂。

“叶兄。”

思量了许久许久之后,沈言闪烁不定的目光终还是转为坚定。

“咱们容后再动身前往天机阁,现在,,先去紫薇峰。”

昨夜和青萝在蝶依那种古怪的目光注视下,两人只是互相慰问了几句,便相继回房。

但今日一早叶东來却传來一个有些令人为难的消息。

不是他击杀李敬之的事情暴露了……而是万剑宗无数剑峰大比正式在今天举行。

除了阵峰不参加大比以外,连带着灵植峰的弟子都在准备着迎接这一次的盛会。

搁在往常,紫薇剑峰是决然不会参加的,因为紫薇剑峰沒有任何弟子可以拿的出手來,而这一次大比的局势却是有些不同。

这一次不知是哪一位长老提出來所谓的挑峰战。

排名低的剑峰可以挑战排名高的剑峰……而紫薇剑峰,却是名头第一,实力最弱。

令沈言难以忍受的却是,整个万剑宗有着无数人想要看紫薇剑峰的笑话,亦或者是想看看这一次能否将那个隐藏在幕后的,徒有虚名的大长老给逼出來。

所以以紫薇剑峰之上寥寥的十数名弟子,瞬间就被在名头上排在尾端的灵植峰给挑了下來。

也就是说,紫薇剑峰在今日之前还是万剑宗剑峰之首,但瞬间就变成了垫底的存在。

沈言之所以考虑了如此之久,却是在思索自己到底是以寻找洞天机之事为重,还是以为紫薇剑峰正名之事为重。

思量许久后,他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万剑宗与自己的关系更多的还是牵系在大长老的身上,所以寻找洞天机解万剑宗之危的事情在沈言看來,是沒有自己师尊的名声重要的。

或许大长老根本不在意,但他沈言却做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无动于衷的去找什么洞天机,毕竟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沈言话音落罢,也不带其他人如何想法,神魂略微一阵波动,直接以真气形成一截虚幻的刀锋,而后破空而去。

叶东來瞳孔一缩,心头暗道沈言神魂的强大,不过刚刚和天地有了初步的沟通,竟然能如此之快的运用到此等地步。

不过转瞬他的嘴角却是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而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叶东來却沒有消耗自己的真气來托着自己御空而行,所以他身后的木剑便倏然浮在半空,于是乎他轻轻一跃,便孑然立于剑上。

正要随着沈言朝紫薇剑峰而去的时候,叶东來却突然想起下方一众人來。

“青萝、希麟你们不懂神魂御剑之法,便暂且留在此处等候沈言的消息吧。”

说完这句话,也不管青萝面上的心切之色,转而看向了寒碑颂和蝶依。

“碑颂你身上存有那有些诡异的神兵利器,我倒是无法感应到它的气息……不过敞若在楚青衫长老等人面前,你是否还能瞒住,便不得而知了。”

叶东來沉吟了片刻,见寒碑颂面上的神色沒有任何波动,于是便直言道。

“我的意思是,你也同他们二人在此等候我们的消息吧,至于蝶衣你……既是百花谷的人,便随你心意自行决定去与不去吧。”

蝶依听闻之下,似乎早就等着叶东來此言一般,竟然是直接从袖中飘出一段轻纱落在地上,便将她整个人托离了地面。

待得叶东來和蝶依二人离去,寒碑颂方才酷酷的瞥了一眼身旁俩修为一个比一个低的一男一女,连一句话都沒说,转身便直接走回了房中。

希麟却是一副乐天的表情,不过他的嘴唇刚刚嗫嚅了一下想要跟青萝自嘲两句的时候,却发现后者居然也连话都沒说一句,便缓缓走进了屋子里。

山巅很冷,但希麟却感觉自己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四顾无人之下,他只得苦笑着耸了耸肩肩膀……也不想进屋去对着寒碑颂那张自始至终都一个表情的脸,于是竟然直接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來。

当然……顺便享受着山巅那刺骨的寒风吹拂衣襟时所发出的猎猎响声。

万剑宗因为处于阵法之内,所以绝大地方是四季如春的。

但紫薇剑峰,以及念月小峰便是其中的两个意外,因为这两座山峰之上,终年积雪不化,站在山巅之上,那凝成一地的冰晶,便仿佛能倒影出自己一般。

也许是大长老喜欢雪的白,所以与他相关的一切,仿佛都是白色的。

沈言刚刚踏上紫薇剑峰,叶东來以及蝶依便接连站定在他身侧。

他却是沒有跟两人搭话,只是怔怔的看着那一座经年未有人打扫……积雪压了一层又一层的宫殿。

这是他第一次踏上紫薇剑峰,但沈言却沒由來的感觉到一种落幕与死寂般的气息。

仿佛这座剑峰从上到下都已经尘封起來了一般,莫说是天霜剑峰比,便是同叶东來所在的那座无名山峰比,也更显苍凉。

“这就是师尊的紫薇峰。”

沈言喃喃道,却也不知是在问叶东來,还是在叹息着面前的一切。

“紫薇峰据说仍有弟子和长老在此挂名,但看现在的情形,怕也剩不得几人。”

叶东來斟酌了一下言语,然后如此道。

沈言并沒有所谓伤心以及悲戚的感觉,他只是有些诧异,因为以大长老的本事……哪怕不收弟子,但整个紫薇峰也应当不是这样的一个情形。

不过正因为他见识过大长老的手段才会如此想,其他人……包括万剑宗的诸多长老,谁有真正知晓那个万剑宗名义上的第一人有着怎样恐怖的实力。

仍是那句话,无知所以无惧。

“沈……言。”

沈言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有些不确定的唤出自己的名字,于是便将目光落在了从那挤压着厚厚积雪冰层的宫殿中走出來的人身上。

看见离自己不远处那个已经从强身阶踏入了半步锻骨境界的黑衣青年,沈言的思绪一下子纷飞了起來。

直到许久之后,他的眸中方才露出一丝恍然之色。

“你是……兰维。”

虽然这段时日发生的事情极多,但沈言却还不至于忘却了在登天台发生的事情。

而在他从登天台上坠落下來的时候,接了他一把的兰维,他虽然初见时有些懵然,不过转念之间便也记起了对方來。

叶东來与蝶依自是不认得这个一袭黑衣的青年的,所以见沈言缓步迎上前去,他们二人却是站在原地并未有其他动作。

“沒想到你还记得我。”

兰维笑笑,不过却是笑容却是有些勉强。

“你也算是救了我半条性命,如何能不记得。”沈言上前一步,将手搭在他肩上,一缕真气便探了过去。

“你的伤。”沈言眉头皱了皱,虽然并不是很严重,但下手之人很阴毒,这伤势积在心肺上,便要一两月的功夫才能恢复过來,而且那种痛楚还极其难熬。

“沒事,不过是灵植峰的人來挑峰之时,将我们紫薇剑峰上留下的七名弟子全部打伤了而已。”兰维一边说,一边有些希冀的望着沈言。

他现在竟然无法感觉到沈言身上散发出的分毫气息,可想而知后者已经强悍到了何种地步。

“你拜入紫薇剑峰了。”沈言心头一滞。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拜入紫薇剑峰,除了能得到一些外长老的指点,几乎是不可能有任何成就的。

更何况以今时今日的状况來看,哪怕是外长老,紫薇剑峰之上怕也是所剩无几。

甚至加上兰维连弟子都只剩下了七人,可想而知留下的这些人,会处于怎样一种尴尬的位置上了。

以万剑宗宗主所在的位置來说,为了大长老的名声留住紫薇剑峰是可以的,但让他在亲力亲为找人教导紫薇剑峰的弟子,那却是有些不切实际了。

弟子管不管是大长老的事情,总而言之万剑宗宗主所能做的,也仅仅是为大长老留下这个所谓的十二剑峰长老之首的名头而已。

不过看來因为万剑宗主的闭关,加上大长老终年不见踪影……所以到了此刻,无数剑峰上的修者,都有些蠢蠢欲动了。

“我來时还沒有传出这一次莫名其妙的挑峰战,所以那时候还有着收取剑峰记名弟子的长老在这里挂职。”

兰维解释道。

“所以我就在紫薇剑峰之上做了一位记名弟子……但直到数日前开始流传挑峰战之类的言语,十数名弟子中大部分都直接离开了紫薇峰,连带着仅有的两名长老,似乎也不准备管这些事情了……”

“因此到现在为止,整个紫薇剑峰上也就仅剩下七名弟子而已,而且因为灵植峰今日來挑峰,所以每个人都多多少少的负了伤。”

兰维声音低沉的将这一番话说完,却并沒有从沈言的眸子里看到任何义愤填膺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