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零三相拥

章 节四百零三 相拥

沈言蓦地睁开双眼,而后略微收缩了一下瞳孔,方才适应整个屋子里通明的烛火。

他抬眼看了看四周,却是摆满了无数的烛台。

“你醒了。”叶东來的声音忽然响起,沈言这时方才转过了头去。

“青萝……就是带我回來的那个女子,还有希麟怎么样了。”不过纵然看见了盘膝而坐在一个蒲团之上的叶东來,他却沒有回答对方的问題。

“他们都沒事,你的伤势比他们二人严重的多……我观你气息,似乎有李敬之所修杀意剑的感觉。”叶东來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而后站起身來,眸中略微泛起一抹疑惑。

沈言苦笑了一声,然后方才叹了口气。

“说來话长。”

“如果我沒猜错的话,李敬之他……死了。”叶东來的目光,变得有些凝重。

沈言表情略微一滞,却也沒有否认,不过还是解释了一番。

“他私自炼化僵界僵尸为化身,而后不小心被我和希麟联手斩杀……他循着那僵尸残留的怨气,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我的身上。”

叶东來的瞳孔猛然抽搐了一下,沈言看的分明。

“僵界,这李敬之的胆子……也真是够大。”

叶东來到底是指什么沈言不清楚,他也沒打算去问,有些东西知道与否并不重要。

“你杀不杀他这件事跟我的关系不大……敞若被万剑宗的其他长老,亦或者宗主知道,或许你可能就危险了。”

见沈言并沒有在僵界这个话題上纠缠,叶东來也沒有谈论下去的意思。

不过说到这里,他突然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我很奇怪,你是怎样杀掉李敬之的,如果我沒记错的话……他身上应该是有着一枚律令之符的。”

沈言心头一突。

“律令之符。”刚反问了一句,他又是后怕的笑了起來:“那我可真够幸运的,他或许压根沒有料到我有击杀他的能力……”

“不过可惜了,如果早知道他身上还有着那种宝贝,说什么也要硬撑着迟些晕过去,好歹将那律令之符搜出來才是。”

叶东來听到沈言的话,却是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律令之符牵扯某些规则,以李敬之的谨慎心性,必然是用精血蕴养过的,既然他生机消亡,那东西自然也便消散在天地间了。”

沈言有些似懂非懂,实际上他一直都不明白……所谓的律令规则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暂时似乎也不到接触那个层面的时机,所以知道与否,也是不重要的。

不过叶东來的话却是让他沒有在昏迷前拿到律令之符的郁闷心思略微淡了点,至于叶东來所说的万剑宗其他长老的事情,在他看來却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至于李敬之的死至少一时半会万剑宗的人还不知道……”

沈言话音刚落,却见叶东來苦笑看着他。

“有什么不对么。”沈言怔了怔,纳闷的道。

“李敬之在如何说也是堂堂十二剑峰长老之一,他的魂牌旁无日无夜都有弟子看守着,当他刚刚死去的那一刻,整个万剑宗的高层,或许都收到了弟子的通报。”

叶东來说到这里,却又是忍不住的调侃了几句。

“当然以你现在随手击杀掉李敬之的实力,什么楚青衫、凌霜之流自然不被你放在眼中,所以大可以站出去高呼一声,李敬之是我杀的,尔等能奈我何。”

“要不然你帮我兜着算了,以你叶家家主之子的身份,想必万剑宗这些家伙就算明知道是你杀了李敬之也只能干瞪眼吧。”

沈言怔了怔,旋即也打趣道。

不过见叶东來突然止住了话音,似乎真的在思量这件事的可能性的时候,沈言却是赶忙摆了摆手,连连出声打消了他的念头。

“你可千万别有这个念头,叶家势大,无论哪一步都不能走错,尤其是你身在叶家家之子这个特殊的位置上,更要谨言慎行。”

“我能击杀李敬之,则完全是依靠着……”沈言正想说出蛮荒神象之灵的事情,但潜意识中却仿佛有着一道意念不让他说出这个秘密一般。

于是乎话临出口之际,却是完全已经违背了沈言原本的意思。

“师尊的手段了。”

沈言话音落罢,叶东來眸中光芒一闪而逝,心道果然如此。

除了大长老出手,整个万剑宗……或者说整个苍云郡,都沒有谁有整个本事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让人从炼髓境跨入神醒境界。

“大长老的本领,当真让人叹服。”

叶东來无意识间,却又如此感叹了一句。

而沈言听着他的话便沒由來的想起那不可一世的赤幽玄不堪一击的模样,想起那笼罩了整个雪云沼泽的剑雨……也是莫名的沉默了下來。

少顷之后,两人的心神方才慢慢恢复了正常。

“……我也不在这里纠缠着你不放了,只怕你心里还无比的记挂那个叫做青萝的女子吧。”

叶东來回过神來之后,见沈言神色有些不自在,自然知晓他在担心着什么。

而他想知道的不过是李敬之到底是怎样死的而已,所以此番倒是沒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抓着沈言不放了,于是便出言让他离去。

“毕竟她将我和受了重伤的希麟带回万剑宗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似乎也是我害了她。”

沈言点了点头,倒是沒有否认心中的的确确是在念着青萝。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思却是转到了雪云沼泽那一处山脉腹部之内……若非他让追风之羽阴阳相合,或许雷劫也不会找到青萝了。

想起那个早已家破人亡的女子所受的伤势,他的心就沒由來的一阵阵刺痛。

收拾了一下心绪,沈言终归还是缓步离去,叶东來只是望着他的背影,目光有些疑惑。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那么强大的灵……或者说,这灵是大长老血脉入灵之时的本体,只是这一次出手后,方才有某些气息留存在了沈言的身上。”

直到沈言离去许久后,在通明的烛火映衬下,叶东來方才喃喃自语道。

青莲净火瞬息而灭,身周有着无尽星辰环绕,横躺在虚空中的那个身影微微一颤,终归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

整个空间似乎都凝滞了下來,连带着那漫天漂浮了炫寂天火,赤炼冥火……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惧怕着这庞大到无以计量的身躯之内隐藏着的怒火。

“灵,他血脉入灵之时,难道并非赤金蛟血,那又是什么灵,你又瞒我,……不过,洞天机真是那样好找的么,浮黎,这一次,吾定教你一子走错,满盘皆输,,。”

在叶东來喃喃自语出声的瞬间,躺在无尽星辰中的身影终于是愤声道。

离这一方虚无空间不知相隔了多少时光,或者说已处在时光之外某个尽头。

仍然是无止尽的黑暗与寂灭,但在那正中央的一片白域,却仿佛黑暗中最耀眼的一道光,将一切都照亮了一般。

在那白域之中,盘膝而坐,一洗黑衫的男子,仿佛听闻到了与他相隔了无尽时光的那个庞大身躯所出的怒吼,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灵,你不知道,我又何尝知道,不过既然有人说了出來……料來不是上古天龙,也便是那镇天神象了。”

黑衣男子叹息了一声,旋即眼中的光芒开始明灭不定起來。

这无边无际的死寂空间,似乎也随着他眼中光芒的跳动,开始变得一明一暗起來。

虽然……它一直都黑暗到仿佛能吞噬一切般。

“至于洞天机,其实一开始……你就弄错了。”

说完这句话后,黑衣男子便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眸,他仿佛沒有听到脑海中传來的质问声一般,整个人全身上下再无半点生机,仿佛已经死去了亿万年一样。

在另一方时光的尽头,那个横躺在无尽星辰中的身影终于暴怒。

随着那根本无法丈量的长在这虚无的空间中飞舞,无以计数的星辰一颗接着一颗的化为了漫天的光斑,而后一点点的逝去。

似乎随着这些星辰光斑的消弭,横躺在这虚无中的身影说散出的怒气也会随之消散般。

沈言有些犹豫的在叶东來居住着的无名山峰之上的另一间房檐上挂着轻纱,表明这房间中乃是女子居住的门前站定。

迟疑了半响,沈言还是抬起手來,准备叩门。

但不待他的手触道房门之上,木门出吱呀的一声轻响,旋即一张绝美的面庞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青萝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袭月白色的纱裙,她也沒有沈言那样的待遇可以服用那护心丹。

于是乎真气耗尽的她在蝶依的调养之下好不容易才恢复了过來,此刻俏脸之上还带着一抹令人心悸的疲累。

但她却无比的忧心沈言的伤势,毕竟以神醒境界的实力和周天境的强者大战……就算能胜,却也可想而知伤势到底会是多么糟糕。

于是便准备去看看沈言到底恢复的如何了,不过刚刚打开房门,便看见了抬起手愣在门前的那个消瘦身影。

青萝疲累的面上露出一丝心痛,而后终于沒有忍住内心的情感,蓦地扑进了沈言的怀中,死死的抱住他呜咽了起來。

沈言尴尬的愣在原地,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推开青萝。

而他也确实准备这样去做了,但听到青萝的哭声,明明知道不应该……可他仍然是沒有狠下心來,将怀中的女子推开。

在青萝越來越大的呜咽声中,刚刚从房内追出來的蝶依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却陡然愣在了那里。

她的心中沒由來的有些不是个滋味。

> > :正文 章 节四百零三 相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