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零八剑刻九峰碑

独步苍澜 四百零八 剑刻九峰碑

“大师兄……他便是灵植峰的首席弟子褚泉了。”

沈言站在刻画着植剑二字的峰碑旁。旁若无人的将目光落在了身前不远处。面庞白皙。身形纤瘦。看起來仿佛一个书生模样的灵植峰首席弟子身上。

沈言在踏入灵植峰的山门后。便看见了早就等在此处褚泉及众多灵植峰的弟子。

当他打量褚泉的时候。对方也在细细的查探着他。

待得过了片刻。褚泉眼底深处的平静微微一颤。而后便是满脸的盛情笑意。

“紫薇峰的师弟们來我灵植峰。褚泉却未能第一时间出门迎接。实乃罪过。”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是俗语。但在沈言这里却似乎有些不适用。

“师弟。我乃紫薇峰大弟子。无论从哪一个方面……你是否应当恭恭敬敬的称我一声师兄。”

沈言不置可否的扯着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后沉声道。

他话音方落。褚泉身后一种内门弟子和亲传弟子便立刻沉不住气的嚷嚷了起來。

“放肆。你紫薇峰已经被我灵植峰从第一的位置拉下马來……照你的理论。你们紫薇峰所有的弟子。在我灵植峰无论看见谁。都得恭恭敬敬的称他一声褚师兄。”

说话的弟子嘴唇很薄。整个人散发出來的气息有些阴沉。

“不错……褚师兄。何必跟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多言。他紫薇峰输了便是输了。却还跑到我们灵植峰强词夺理装傲气。简直是贻笑大方。”

“褚师兄。对这些手下败将。何必和和气气。直接将他们打下灵植峰便是。”

褚泉听到周围众多弟子的议论声。和他们眼里流露出來一致对外的同仇敌忾。不由得站在原地沉吟起來。

他面上的笑容在沈言的那句话之下早已收敛了起來。毕竟……他能坐在灵植峰首席弟子的位置上。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傲气的。

“褚泉。”沈言忽然收起了自己懒散和无所谓的样子。终于是从踏入灵植峰峰门后。第一次用稍微郑重一点的话音询问出声。

褚泉微微一愣。旋即看见沈言言语之间便是朝前踏出一步。

他眼角露出一丝淡淡的不屑。很淡很淡。他认为沈言这般模样。必定是已经决心要咽下这口气了。无非是想要讨一个台阶罢了。

“师弟先前不在紫薇峰上。此次挑峰之战紫薇峰会输也并非完全是你的过错。而现在紫薇峰上的弟子尽皆离去。你自然无法再度组织弟子们挑战我灵植峰……”

褚泉觉得沈言有些不可测。不过能隐藏自己修为波动的功~法多的是。他可不相信。一个废物紫薇峰上出來的人。能有多么厉害。

既然对方想要一个台阶下。他自然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个台阶。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更何况大家再怎么说……也还是“同门”。

“我相信……这两位对紫薇峰忠心耿耿的师弟。也是不会责怪于你……”

褚泉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奇怪。因为他发现沈言仿佛根本沒有在听他说话一般。只是很鄙夷的扯了扯嘴角。

“师兄。你他~妈也配当我师兄。”

“老子是來挑峰的。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脑子有问題吧你。”

沈言的一番话。不但是弄呆了褚泉。也使得他身后的两名紫薇峰弟子变得一脸呆滞。觉得自己仿佛出现了幻听一般。

而叶东來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终究还是沒有在这个节骨眼上破坏他自己的风度笑出声來。

不过蝶依看着沈言的侧脸。隐藏在面纱下的清冷面庞。却是暗自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既然师弟如此说。看來是准备……”

褚泉的面色有些铁青。不过他的声音却也比先前要森然了不少。

“师弟。”沈言笑笑。而后一巴掌甩了过去。

褚泉沒有感觉到丝毫的真气波动。于是嘴角的不屑毫不隐藏的流露出來。直接便是催动体内真气。而后一掌迎了上去。

啪。。

很清脆的骨折声。褚泉在接触到沈言手掌的一瞬间。便顷刻间面色大变。

但那一股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巨力仍是势如破竹的将他的胳膊直接拍的变形。而后落在了他的脸庞之上。

顷刻间。褚泉便成了一道划出巨大弧度的抛物线。在所有弟子不可思议的注视下。轰然落在了地面之上。

而他的脸庞也在瞬间肿大了数倍。整个人甚至除了极细微的挣扎和抽搐着发出细微的哀嚎声。根本连动弹一下都不能。

“记住了……下次叫我沈师兄。”

沈言冷冷的扫了身前全部变成雕塑的一众弟子。而后有些让人不寒而栗的笑了笑道。

“两位师弟……我将这灵植峰掀下來。是否便算是为我紫薇峰正名了。”

沈言的声音总算是打断了还处于呆滞中的紫薇峰弟子。他们迟疑了一下。旋即摇了摇头。

“大师兄。事情沒有你想想的那么简单……灵植峰只是末端的一个剑峰。挑战紫薇峰得由这种根本无法插进战局的剑峰來挑头。”

沈言面色微微一沉。仿佛沒有看到周遭灵植峰弟子那暗暗流露出來的鄙夷笑意。

或者在他们的眼里。能打赢最弱的灵植峰根本便算不得什么……紫薇峰仍然是个空壳子。

沉吟片刻。沈言做出了决定。而后直接打断了二人的话。

“直接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万剑宗所有弟子给我闭嘴。我要的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两兄弟子的面上泛起一丝激动之色。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

“大师兄。你的意思是……要剑刻九峰碑。”

“何意。”

“剑刻九峰碑。便是除过丹峰。以及阵峰两峰之外……将其余九峰的峰碑之上。全部刻上紫薇之名。”两名弟子立刻解释道。

“而这种方式只能由一个人。从头到尾。打遍九剑峰。败一场。便要从头到尾……叩头上山。将自己刻在胜利剑峰峰碑上的剑痕抹去。”

沈言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身侧。那厚重的黑曜石碑。

其上只有两个中正平和的字迹。植剑。灵植剑峰的原名叫做天植剑峰。但众多弟子都已灵植称呼。不过峰碑之上。只刻两字。倒是沒有太多的差别。

十二剑峰。丹峰与阵峰。以及紫薇峰除外。都是以天字起头。所以这个字……也便在刻峰碑的时候。被剔除在外了。

天霜剑峰。峰碑之上便是霜剑。天狱剑峰。峰碑之上便是狱剑。

当沈言凝真气为剑指之时。两名紫薇峰弟子却齐齐出声。

“大师兄……这一刻之下。除了打遍九峰。便绝无退路了。”

要么输了叩头爬上來擦掉。要么只能重头到尾打赢所有人。

沈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指如利剑。蓦地往峰碑之上点去。

“竖子安敢。。。”一声凌厉的大喝传來。一个须发斑白的老者。顷刻便从数百张外高的山路之上出现在峰门旁。

“叶兄。拦住他。”

沈言感应到來人的修为已是周天境。他虽然不怕对方……但他的手头。却显然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

“天植剑。。杨和志。”叶东來只是悠然踏前一步。而后拂袖一挥。便荡开了这急冲冲赶來的老头的随手一击。

“你是。。叶东來。”杨和志微微一滞。旋即那虽然满是皱纹。但仍然精光毕露的眼瞳猛的收缩了一下。

那些本來准备冲上前來阻拦沈言的众多弟子。在听到杨和志的声音后。早就一脸欣喜的止住了脚步。但此刻……却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他们的杨长老。虽然只离那个可恶的小子只有数丈之遥。但却因为面前这一袭古朴长衫的青年。而再不能有所寸进。

“你要拦我。”杨和志的神情闪烁不定。旋即沉声道。

沉默。叶东來只是平静的看着他。似乎沒有要回答的意思。

“好了。”正在这时。沈言的声音打破了这种诡异的寂静……

所有人此刻方才回过神來。杨和志顺着沈言的声音探头一望。面色倏然变得铁青。

那黑曜石做的峰碑之上。中正平和的植剑二字旁。正刻着另外两个凌云傲意冲天的字。

紫薇。

虽然怒不可遏。但杨和志却沒有出手抹除这两个字的想法。

因为他在怎样。不过是一个周天境的修者罢了。既然是灵植峰的剑峰长老。那就得按规矩來。更何况面前的叶东來。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

“竖子胆大包天。老夫便等着你爬回來。在我面前亲自将这紫薇二字抹去。。。”杨和志无法之下。只能对沈言怒目而视。

他真的沒有料到。居然真的有人想一试剑刻九峰碑。

而他们灵植峰。则是第一个被试手的对象……自家的峰碑旁。竟然雄赳赳气昂昂的刻画着紫薇二字。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他却不能做些什么。只能等待着沈言惨败而归。然后爬上山來赔罪。

“我想……你老等不到那一天了。”

杨和志毕竟是剑峰长老。他根本沒料到沈言还敢反驳……于是后者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再度让他气的连身躯都有些颤抖起來。

叶东來平静的和他的双眸对视了一眼。而后方才缓缓转过身去。

“走吧。下一个目标……拿下天霜剑峰。。。”

沈言不屑瞟了先前还嚷嚷不停。现在就噤若寒蝉的一众灵植峰弟子。而后将手负在身后。大摇大摆的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