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零九缩头乌龟凌霜

独步苍澜 四百零九 缩头乌龟凌霜

天霜内殿。凌霜一脸悠闲的正准备端起手中的清茶。却突然看见一个内门弟子风急火燎的从门外跑了进來。

“凌长老……不好了不好了……”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凌霜只好停下自己抿一口茶的念头。皱了皱眉头道。

待得那弟子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他方才平淡的点了点头。

“到底发生何事。你且细细道于我听。”

“凌长老。。紫薇剑峰一个姓沈的弟子。从天霜峰下打到了峰碑旁。现在正准备在峰碑之上刻下紫薇的名头……”

凌霜端着茶杯的手不由得微微一颤。

“姓沈。想必定然是那沈言了。”不过念及此处。他却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是准备要剑刻九峰碑么。然后跑來拿我天霜剑峰试手了。”

“凌长老。不是……”那通报的弟子满脸的焦急。“他们已经将灵植峰打下來了。弟子亲自派人去看了……那植剑二字旁。的的确确刻下了紫薇两字。”

“这么说來。他已绝无退路。玩真的。”

凌霜心头一滞。端着茶杯的手再度颤抖了一下。如果真的被沈言得逞。那他可就成了杨和志外的另一个笑柄了。

“天辰长老座下高徒白廖、慕芝涵。以及我天霜剑峰的首席弟子成浩他们沒有过去么。”

“过去了……”通报的弟子一脸的苦涩。有些戚戚然的道。

“过去了怎么还……”凌霜满面的疑惑。莫名其妙的问出了声來。

“一巴掌。所有妄图阻止他的师兄师姐。全部被一巴掌给拍飞了。”

凌霜蓦地站起身來。手中的茶杯终于啪的一声跌落在地摔成了碎片。

当凌霜刚刚冲出天霜殿。准备朝峰碑处赶去的时候。却突然和杨和志撞在了一起。

他也來不及细细解释。听到对方是來商量对策……便索性让这个满面怒色。须发斑白的老头子和自己一路前去。

……

“所以说呢……你们以后见到我。记得要叫沈师兄。”

沈言负手而立。一副大师兄的派头。不过他面上的戏谑。却将这种风骨破坏的一塌糊涂。

白廖以及慕芝涵和他至少有一面之缘。所以只是将他们轻轻的拍到在地罢了……至于其他弟子。则全部躺了一地。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庞不断的哀嚎着。

或许是因为灵植峰上的弟子。多多少少都会修炼一两门灵植法术。所以天霜剑峰上这些纯粹的剑修。自然也就自认为高人一等。

因此并沒有像灵植峰上的弟子那般识趣。虽然沈言展示了自己无比强悍的战力……可所有的弟子仍然相信自己比其他人更强。

所以沈言这一次却是真真切切的从山脚一路打了上來。或者说是一路扔了上來。因为对付这些拦路的弟子。他只需要抬抬手将对方抓起來扔出去就行了。

沈言话音落罢。一种天霜峰的弟子尽皆一脸哀怨的看着他。不过他们除了哀嚎。似乎也沒有什么办法说出威胁的话來。

至于白廖和慕芝涵。本來也只是碰巧在天霜剑峰传递这一次挑峰战。天辰剑峰要同他们和平相处的意思。本就是莫名其妙被牵扯进來的。

所以虽然还能开口言语……不过在看到变成猪头。还因为出言不逊被沈言狠狠踹了一脚鄙视了一眼的成浩。终究还是识相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很好。”沈言从背后伸出手來拍了拍巴掌。然后露出一种孺子可教也的笑容道。

“如果沒人反对的话。那么你们天霜剑峰……”

沈言话还沒有说完。却蓦然发现面前众多倒在地上哀嚎的弟子都露出了一脸的兴奋之色。

他顺着所有人的目光抬眼望去。嘴角的笑容却一下子古怪了起來。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他凝指成剑的右手。却沒有丝毫的停顿……便朝着刻画着霜剑二字的天霜剑峰峰碑印了过去。

“且慢。。你……”

凌霜的声音。怎么听都给人一种无力的感觉。因为他看到了沈言身旁一脸淡漠的叶东來。因此有些头皮发麻。

“凌霜老贼。你有事。”沈言眼皮都沒抬一下。不置可否的道。

凌霜面色倏然变得铁青。他同杨和志一起从半空中落在了地面。看着沈言的已经印在黑曜石峰碑上的指尖。嘴唇嗫嚅了几下。终究还是沒有说出半句话來。

杨和志倒是有心呵斥。不过这事儿无论如何与凌霜的关系总是比他要大的。

更何况他此刻丢人已经丢了。既然凌霜不想管。他自然也不会做这个出头鸟。

这样的后果不过就是沈言爬上灵植峰赔罪。抹去那紫薇二字的时间要稍稍延后罢了。

沈言撇了撇嘴角。暗暗嘀咕了一声无趣。旋即指尖轻动……如同先前一般凌云剑气冲霄的紫薇二字。便出现在了天霜剑峰的峰碑之上。

“叶兄……还有那个谁。咱们走吧。莫要理会这只缩头乌龟。”

沈言吊儿郎当的话让蝶依秀目一滞。而后森然的扫了他一眼。

至于气的浑身发颤却仍然克制着自己怒意的凌霜。显然被她给直接无视了。

不过显然。后者那一个妩媚的白眼沒有任何的杀伤力……但在这种情形下。显然蝶依也不会去争执而落她的面子。

因此在叶东來用一种满含深意的目光看了凌霜一眼后。众人转过身去。相继跟在沈言身后有条不紊的离去。

在天霜剑峰上一來一去。竟仿若散步游玩一般。

待得沈言的身影终于消失在所有人面前。杨和志方才有些疑惑的望了望面色难看到极点的凌霜。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出声來。

“凌长老。你为何……”

“你以为我是单纯的怕那叶东來。”凌霜鄙夷的看了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头儿一眼。

“叶东來虽然是叶家的人。但他毕竟不能堂而皇之的插手我万剑宗的事。”

“你不要忘了那个沈言的身份。他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杨和志是和绝大多数长老一样。对常年无踪影的大长老不感冒的人之一。

不过以凌霜的脾气。在这种被人骑到头上的情况下却硬生生的忍住。显然不会无端端的拿他开涮。

所以杨和志问了一个白痴。也有些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題。

“大长老他……”

他的问題还沒有问出口來。凌霜就仿佛用一种傻子般的目光看着他。直到望的杨和志差点老羞成怒后。方才冷冷的甩出一句话來。紧接着便拂袖而去。

“他一剑就能灭了整个万剑宗。”

凌霜和杨和志的交谈自然是沒有落入众多弟子口中的。所以他们只看见两位长老低声交谈的几句。而后杨长老便一脸难以置信的呆滞在了原地。

杨和志不信。但不由得他不信。

凌霜是怎样一个人。他还是清楚的。至少以他对宗门忠心耿耿的态度來看。在这种事上自然不可能开玩笑。

那么他说大长老能一剑灭了整个万剑宗……那就必然是一剑。而不可能是两剑三剑。

待得想明白了某些关键之后。杨和志的眼底终于泛起一丝惊惧。

他此刻心头的那一丝愤怒也算是渐渐变淡了。如果大长老真的有那样强……那么紫薇剑峰的位置。哪一个剑峰又能坐得稳。

连凌霜都只能忍着怒气往肚子里咽。他杨和志又能做些什么。

杨和志思索了半响之后。终于还是决定这事儿静观其变为好。

他是不相信这从未有人能做到的剑刻九峰碑。能在沈言的手上变成现实。

那么只需要等着后者功败垂成。回來擦去自己峰碑上的紫薇二字。再过些时日。那么今日之耻也就自然而然的会被其他人慢慢淡忘了。

等到杨和志以及凌霜相继离去后。白廖和慕芝涵方才对视一眼。而后无比震撼的看着那两个凌云傲意冲天而起的字迹。

他们直到此刻仍然感觉先前一刻钟之内所发生的一切仿佛是在做梦一般。以他们并济境。内息境的修为。竟然连对方一掌都接不下。

那个当初不过才强身阶的青年。现在又应当是怎样的实力。

他们修炼了多少年。凭借自身无比强悍的骇人天赋……不过才是一个步入并济境。一个仍在内息境徘徊。

而对方不过才入门多久。竟然直接以一种傲然的姿态立于人前。而他们这些天子骄子。竟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沒有。

是真真正正的。毫无反抗之力。

在接触那一掌的时候。白廖和慕芝涵甚至认为。就算是一座山在对方这一掌下。只怕都要变成齑粉。

当然……白廖和慕芝涵不知道。其实在沈言神魂觉醒。神象入灵的时候。一座连绵的山川就在瞬间化为了碎片。

等到真正的龙象金身修成。十座山在沈言的一掌之下。恐怕都要化为灰烬。

不过这一切显然还太过遥远。沈言此刻……距离一头镇天神象的力量还不知道差了多远。用天差地远來形容都不为过。

更遑论是真正的龙象金身。所谓十龙十象之力了。

天霜剑峰排名仅在灵植峰之上。排在倒数第二的位置。

而天霜剑峰之上。便是一个全部由女修组成的天月剑峰了。

天月剑峰虽然弟子全部都是女修。不过因为有首席弟子鸾凤剑苏怡的存在。所以硬生生的压了天霜剑峰一头。

沈言既然想要将紫薇之名刻画在九峰之上。那自然要一峰接一峰的打上去。

天月剑峰。自然也在此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