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鸾凤剑

四百一十 鸾凤剑

鸾凤剑,苏怡,年仅二十三岁,便历练四方,斩妖除魔,可谓名头赫赫。

而苏怡本人也被多事之人称之为万剑宗的凤女,实力与美貌并存,敞若万剑宗还有人能与她在容貌上一教高下,怕也只有她的师尊浅雨潇了。

“紫薇剑峰,莫不然都是些徒有虚名之辈,我天月剑峰的苏怡师姐摆下擂台要与尔等一战,莫非你们便无人敢于迎战。”

不得不说,天月剑峰的众多女弟子真的很聪明。

在听闻天霜剑峰连一刻钟的时间都沒有撑住后,直接便做出了决定,不加以阻拦,直接给闯峰的紫薇峰弟子放行。

至于苏怡,身着一袭红色锦缎长裙,其上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配上她那融入了骨子里的高傲,常人一眼望便要自卑不已。

此时开口说话的正是站在擂台之下的一名天月峰女弟子,她言语间甚至泛着一种浓浓的不屑,这一切,自然是因为苏怡的实力。

天霜剑峰虽然同她们天月剑峰仅仅一线之差,但苏怡却是并济巅峰的强者。

而且还在外出的历练的无数次战斗中,领悟了刚柔并济的真正含义,比起白廖那个有些言过其实的并济境修者,不知道要强悍了多少筹。

擂台很高。

所以沈言站在擂台边缘,甚至需要抬起头來,才能看到那个一袭红裙的女子。

他明明是在仰视,但眸子里流露出的神色,却如同当日神象入灵时,自己站在云端一般

俯瞰众生。

苏怡如一只高傲鸾凤般的眸子微微抬了抬,当看到站在峰门前,直面望向自己的沈言,唇角微微上扬,或许在她看來,这一切不过是一场闹剧。

她缓缓的从檀木雕成的凳子上站起身來,玉手微微一撩,将散落在身后的青丝简单的挽起,而后将一直清雅的白玉垂心凤钗戴上。

直到这一刻,苏怡身上那恐怖而又凝视的气息方才缓缓逸散了出來。

但她身上由骨子到灵魂深处所散发出的那种高傲却沒有分毫淡却的意味,纵然是身后观战台上的数名长老,都不由暗暗心惊。

其实这一次的挑峰战,本身便是一个闹剧。

针对紫薇峰,试探大长老的闹剧,沈言绝对不傻,他听叶东來说完前后因果,便自然知晓某些剑峰长老,似乎有些坐不住了。

既然你们想让我师尊丢面子,那我便要狠狠落你们的面子,这就是沈言的想法。

天月剑峰本身排名便低,再加上全是女修,哪一个剑峰的弟子会无趣到挑战她们。

所以连带着天月剑浅雨潇都根本不在峰内……所以此刻,仅仅只有那象征性质的内长老在宗内罢了。

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全是在于紫薇峰的首席弟子和天月峰的首席弟子,到底谁胜谁负。

无论这场挑峰战到底是某几个剑峰长老想要干干脆脆的将紫薇峰从第一的名头上掀下來,亦或是真真正正的剑峰排名战。

这肖老都是不可能堂而皇之插手的,毕竟规矩总是规矩。

苏怡的高傲与那绝美的容貌夹杂在一起,可以激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征服欲。

她知道就算是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们,在看到自己的时候,都会在心中幻想着这种事情。

不过因为她的天赋与实力,沒有哪一个长老或弟子胆敢堂而皇之的胁迫她做任何事。

当沈言颤巍巍的用手搭在擂台边缘,慢慢的爬了上來后,苏怡听到无数悦耳的笑声,但她这个天月剑峰的首席弟子,却沒有笑。

她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面前这个青年在望向自己的时候,那淡漠的眼神甚至连丝毫的波动都沒有出现过。

就仿佛她是一个普通人……不,或者说就像是一块普普通通的青砖一般。

但苏怡相信,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无论他是故作高傲,亦或是心潮迭迭起伏都不会令人惊讶。

可古井无波的心境,却反而是最不应该出现的一种情况。

所以苏怡在看到沈言的第一眼,就在心中下了一个这男人不正常的定义。

至于是心理还是生理,她自然是不清楚的。

“这就是紫薇峰的首席,单从模样上将倒也算个俊秀小哥儿……就是这身板儿稍微瘦了点,怎生得上个擂台还要爬上來。”

一个年级约莫二十七八的天月剑峰女修咯的笑了起來,言语间虽然嘲讽之意甚浓,但她仍然忍不住的用桃杏般的秀目在沈言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沈言只看一眼,便在心中暗道此女眼如桃李,俏面含春,准是个浪荡货。

不过他只是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一脸傲然站立在原地的苏怡,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我说小妞儿,头扬那么高你累不累。”

沈言的眼中突然泛起一抹调侃之色,懒洋洋的语气中也满是戏谑。

苏怡娇躯一颤,面上好不容易维持的傲然姿态差一点便直接奔溃,所幸她心境修为尚且算不错,于是只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发出了一声冷哼。

“不知廉耻。”

苏怡很愤怒。

周围的天月峰女弟子则是一片哗然,至少她们还从未听到有人敢对苏怡这般言语。

至于蝶衣,则似乎有些酸溜溜的瞪了沈言的背影一眼,仿佛听不惯他这种非要口花花來损人的言语。

“廉耻。”沈言伸了个懒腰,收起自己懒洋洋的姿态。

“你身为天月剑峰弟子,难道不晓得尊卑礼仪,我乃大长老坐下亲传,紫薇峰首席大弟子,于情于理,你是否应当恭恭敬敬,欠身行礼……称呼我一声师兄。”

“你,。”

苏怡毕竟只是女子,虽然手中鸾凤剑在年轻一辈中名头甚是响亮,但毕竟是打出來的。

论起言辞犀利损人赞己,她这种未入门前出身名门,入门后被师尊视为掌上明珠的天子骄子,自然是比不上沈言的。

“我什么我,还不快叫声师兄來听听。”

沈言眉头轻轻挑了挑,心中却在不断的摇头。

这女人看似高傲,实则根本就是个脆弱的瓷器,而他最不喜欢也最看不惯的,便是别人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苏怡很美,加上那种高傲的气质,更遑论还有着鸾凤剑这样的名头,这种女人简直对于男性修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登徒浪子,不与谋也。”苏怡看着沈言的神情,忽然变得冷静了起來。

她此刻认为沈言先前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罢了,这会儿几句话之间,便完全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苏怡殊不知自己在沈言的心头,压根就是一个自以为是,认为全世界都得围着自己转的白痴女人。

对于这种女人,沈言心头别说好感,沒上來直接开打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毕竟无论怎么说,对方始终还是个女子,沈言觉得最好还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为好。

“登徒……浪子。”

沈言身形一动,蓦地踏前一步。

在所有人看來似乎出现了一道黑色影子瞬间掠过自己的眼眶,待得回过神來,沈言竟然已经悠哉悠哉的站在了苏怡身前不足三尺之地。

苏怡刚刚抬起玉手,便发觉面前那个人的速度快的自己根本來不及反应。

待得沈言出现在她身前一尺之内的时候,苏怡绝美的脸庞一下大惊失色,竟是忍不住猛的往后退了一步。

“师姐小心,。”数个天月峰的女弟子看见她的动作,急忙喊道。

为了显示自己的高傲和绝代的风华,苏怡先前摆放檀木小凳的位置,原本便在擂台的最边缘,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将峰门前的情形一览无余。

而她在看到沈言之后站起身來,却也并沒有挪动位置,所以大惊失色之下,竟然是直挺挺的朝约有两丈高的擂台之下坠。

虽然明明知道对方掉下不会受伤,但沈言迟疑了一下……还是身形一动,仿若化为一缕清风,身子探出擂台,一把搂住了苏怡那纤细的腰身。

一种柔嫩细腻的触感隔着红裙传递了出來,沈言同时嗅到了一种如兰似麝的淡淡优雅香味。

这种优雅的香气,非但沒有显得与苏怡那高傲的姿态格格不入,反而让人心神沉醉其中。

“龌龊。”蝶依紧紧的捏了捏自己的衣角,眼中泛起一丝淡淡的不愉,然后暗自啐道。

至于紫薇峰上的两位弟子,以及兰维三人则是直接看傻了眼。

这……是天方夜谭么,大师兄竟然将万剑宗无数弟子的梦中情人,苏怡这只金凤凰给揽在了怀中,而且后者的脸……居然红了。

此刻根本无人注意到苏怡那惊艳到无以复加的美态,反而是被沈言揽着她的场景惊讶到合不拢嘴,甚至一时之间思维都变得紊乱起來。

叶东來敛着衣袂,孑然而立,仿佛站在这个世界之外,他的眼中,只有平静。

沈言佯装出的不羁和懒散,在接触到苏怡那充满弹性,温软的玉体之时,顷刻间转为了尴尬和不知所措。

苏怡此刻也算是终于从羞怯和愤慨中回过了神來,接触到沈言歉疚的目光……她却仿佛是被踩到了猫儿的尾巴一般冷厉的喝出声來。

她的声音很清脆,仿佛杜鹃轻啼,不过此时却带上了一分冷厉的气息。

甚至可以称之为杀意。

“你这下流之徒,还不快快收回你肮脏的手将我放开。”

沈言目光微微一滞,心头反倒是自嘲一笑,自己多此一举干嘛?这不是闲着沒事儿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于是乎,他的双手蓦然一松,收回身后,负手而立。

而苏怡的娇躯,直接在众人尚未反应过來的目光之中急速的坠落在地,轰然溅起了一地飞扬的烟尘。

ps:先表明一件事,沈言真的不强,弱爆了他,另外,沈言这一次的爆发,合理也罢不合理也罢……实际上都是他自己被打压的太狠,而众多长老想要试探试探大长老的行为碰巧在他实力大增的时候触怒了他,成为了他爆发的引火线而已,就这么简单。

能打的过的咱就狠狠抽脸,打不过的咱就装小乖乖……比如夸夸赤金蛟混一滴血什么的。

很快很快,小仙会将一个超级大坑和无数个小坑同时填上,大家就会发现实在是太奇妙了,oo~

可能很多朋友不喜欢在章节后加ps,但小仙每一章的字数都是足够三千字,这些溢出的字数是不算钱的,另外就是,咱仙誓的书友,应该不讨厌小仙在章节后面卖个萌,剧个透什么的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