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一如斯低价

四百一十一 如斯低价

苏怡落地之下虽然并沒有受伤,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坠落在地,却是让她感觉脸上有一种火辣辣的刺痛感。

咬着樱唇迟疑了半响,苏怡面若寒霜的一纵而起。

她体内那火红色的真气席卷天地,仿佛化为了一只火凤在她身周翱翔飞舞。

当苏怡整个人重新以傲然的姿态立于擂台之上时,沈言却是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因为他从这个女人的眼里,看到了某种叫做憎恨的东西。

能不憎恨么,沈言先前所做所谓先是辱沒她的青白,而后又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擂台之上毫无风度的掉了下去,苏怡自然会无比的愤怒。

而苏怡愤怒之后的所作所为很简单,那就是要狠狠的教训面前这个一脸得意笑容的家伙。

沈言的苦笑,在她看來却是对自己的嘲笑。

“火凤燎云。”

一声清冷的凤啼传遍天月剑峰,这似乎是苏怡的厉喝声,又仿佛是她手中鸾凤剑所斩出那一道火红色剑气释放出的铮鸣。

“龙象金身……镇压万物。”

沈言心头一声低吟,却是沒有丝毫轻敌之意。

苏怡与天霜剑峰的成浩与灵植剑峰那些弟子不同,她是真正的领悟了并济境界的真意。

并济巅峰的修为,沈言并不能轻而易举的忽视。

因此他并非直接托大到单纯用拳掌去迎接这一道如火凤虚影般的剑气,而是直接运转起龙象金身诀來。

虽然他是神醒境界,但修者之争,绝非单纯的武力对碰便能决出胜负。

譬如最直观的一个例子便是李敬之,以周天境大成巅峰的修为,仍然陨落在了沈言的手里。

鸾凤剑苏怡虽然清高自傲,但能打出自己的名头,也绝非易于之辈。

就算她的实力比不上沈言,敞若手中拥有着某些可以逆转局势的东西,那又自然另当别论。

比如所谓的律令之符,亦或者疯魔暴血丹,天魔大~法一类可以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和秘技。

沈言从不会轻敌,哪怕对面的苏怡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轰,。

在一片灿烂的蓝白色雷霆之间,沈言的右拳悍然轰出,直接让那凝成火凤虚影的一道剑气爆成了漫天的光斑,而后倏然消弭殆尽。

苏怡俏脸蓦然失色,转瞬之间却是抽身暴退。

她心头却是骇然到了极点,甚至以她的性子,根本便沒有料到沈言竟会这般毫不留情的对她出手。

因为以往的比试,哪怕是天狱剑峰的首席罗定,都会对她象征意义上的忍让几分。

但沈言这直接而彪悍的一拳,却在一瞬间,将她所有的高傲和对自己容貌的信心轰成了渣滓。

不过虽然如此,但苏怡却不会因此而失去理智。

她在自己挥出的剑气化为漫天光斑后便抽身暴退出十数丈,便是察觉沈言的近战能力,简直强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苏怡借用真气之力倒冲地面悬于半空,沈言一动也不动。

沈言从灵植剑峰、以及天霜剑峰上下來,再來到天月剑峰时,已是晌午。

加上一系列的事情和此刻的战斗,夕阳竟然渐渐泛起暖暖的橙红之色,在夕阳跌落到某座连绵的山巅时,一阵直射而來的光芒让沈言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

“凤翔天落。”

苏怡眸中灵光闪动,体内真气再度变得汹涌起來,整个人又往上拔高十数丈。

待得自己的身体跃上半空,达到了一个特定的高度后,苏怡猛的举起手中那通体如玉,如同红色晶体般的鸾凤剑,清声啼道。

戾,。

一只火凤倏然在她身后凝形,双翼蓦然展开,翎羽栩栩如生,而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在一瞬间变得炽热起來。

苏怡整个人便如同一只高傲的雌凤般不可一世,她蓦然将手中高高举起的鸾凤剑朝地面斩下,她身后的火凤倏然一声长鸣,而后轰然朝沈言俯冲而去。

苏怡娇躯一软,差一点便从高空直接坠落下來,所幸她猛的咬了咬银牙,勉强控制着自己立在半空中。

以她这只鸾凤的高傲,纵然真气消耗过大,身体脱力,也绝不会将这种丑态显露人前。

“动真格的,杀招。”

沈言眸中掠过一丝杀意,此刻这只凝形的鸾凤比先前那虚影何止真实了数倍。

那俯冲而來的火凤席卷而來的热浪,几乎让沈言的皮肤都泛起了微微的刺痛感。

至于周围的众多弟子,自知实力不够的已是在战斗爆发的一瞬间退到了极远处。

但即便还能站在此地观看两人战斗的弟子,也已是满头大汗,面色惨白的看着朝沈言俯冲而去的那只火凤。

所有弟子不由得扪心自问,若换做自己……能否接的下苏怡大师姐这一招凤翔天落。

但得到的答案,毫无疑问都是一致的。

不过沈言却是真的有些愤怒,他在天霜剑峰和灵植剑峰听到了众多弟子冷嘲热讽,甚至对他和大长老出言不逊,但他仍然只是将众多弟子扔到一旁。

但这苏怡却是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便将体内真气耗费的一干二净,使出了如此恐怖的招式。

若换做寻常内息境,甚至是弱一些沒有能应付这一招灵技的弟子,只怕会直接陨落在这一招之下。

而他和苏怡两者之间,分明无冤无仇,顶多只是一些口角之争而已。

这女子形貌如鸾凤,心肠却未免有些太过狠毒,此招分明便是连她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剑招,却敢堂而皇之的将其使出來,根本就视同门性命如无物。

“怡儿……不可。”

在沈言心思电转之间,远处的天穹极快速的传來一道流光,与之同时传來的,却是一声急切的轻呼。

敞若说苏怡的声音犹若鸾凤清啼,那么浅雨潇的声音……就似空谷幽兰,池里青莲。

苏怡在将手中之剑落下后,身躯一软之时,就已经隐隐有了一丝后悔之意,但以她的实力还根本无法让此招收放自如。

不过当她透过俯冲而去的火凤剑气看到流露出一丝森然杀意和厌恶的沈言,心中那一丝后悔也转瞬间烟消云散。

死了活该,苏怡冷傲的抬起了自己的眉头,心中冷冷的道。

“区区火凤,也敢妄图碰触本尊……自寻死路,,。”

一种奇特的韵律颤动着,亘古沧桑的气息仿佛在所有人的耳边怒喝着这样一句话。

所有的弟子,已经刚刚赶到峰门之处的浅雨潇,尽皆抬起了自己的头,在四周细细的探察起來,但却沒有看到任何有人说话的迹象。

沈言的双眼在直视到那只火凤的时候,心头忽然一滞,仿佛天地都静谧了下來一般。

那只火凤分明是虚幻的,依靠真气形成……但因为灵技凝形的缘故,显得极其真实,所以竟然导致他识海深处的神象之灵,散发出了一种让人心悸的律动。

沈言的头颅本然高高的扬起,但却在瞬间垂落了下去。

周围的热浪将他头上那代表着紫薇峰弟子的木钗吹落,而后扬起他的长发,不过因为沈言望着地面的缘故,沒有任何人能看到他的神色变化。

杨怡却是在心中暗自恨恨的鄙夷了起來,认为沈言恐怕是真的感觉到了危机,所以害怕的连自己的头都低了下來。

至于沈言的性命,则根本不在她的念头之中,苏怡认为擂台之战,生死无论,如果这个让自己丢进颜面的家伙死在此处,也是他自己活该。

浅雨潇在一刹那间便已经准备出手,但就在瞬间,沈言蓦的抬起头來。

风,仿佛在这一刹那间彻彻底底的凝固住,沒有了丝毫的声息。

沈言眼底再无愤怒,冷漠,厌恶……此刻他眸中一片平静,似是时光流转岁月不息,又似沧桑亘古深如潜渊。

“吼,。”

沈言猛然吸气,瞬间而已,在他的嘴中仿佛形成了漩涡……周围空气在一瞬间甚至扭曲了起來,被他吸入了自己的口中。

下一瞬,沈言蓦地一声怒喝……一阵肉眼可见的音波气浪,随着他的声音,层层叠叠的朝四周扩散而去。

轰轰,,嘭嘭,。

擂台之上的白玉地面不断的崩裂,发出了让人心悸的响声。

峰门处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众多弟子,听到这吼声的一瞬间……便蓦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便倏然倒飞了出去。

还能勉强立于原地苦苦支撑的,也仅仅只有数人而已,分毫无事的,便只有观战台上的一众内长老,以及叶东來、浅雨潇和蝶依等人罢了。

勉强立于半空上的苏怡,俏脸在瞬间变得一片惨白,而后在高空中撒下大片鲜血,而后轰然坠落在擂台之上。

她的面庞之上满是难以置信和震惊,一身红裙被嘴中喷出的鲜血染的更加鲜艳……那染血的唇角,却终于让她从一只高傲的鸾凤,变成了一个有些凄楚,让人我见犹怜的女子。

沈言缓缓将口中最后残余的气流吐进,对擂台四周的倒飞出去的一众弟子视若无睹。

就连观战台上因为苏怡从高空坠落而面色剧变的几名内长老,也沒有引起他丝毫的注意,至于浅雨潇……也同样彻彻底底的被沈言无视了。

他此刻的眼中,只有苏怡。

沈言一步步的朝苏怡走去,脚下踩着碎裂的白玉石……发出阵阵吱呀的轻响。

所有人仿佛都被这种一瞬间的逆转局势给惊呆了,因此根本沒有反应过來。

只是数步的功夫,沈言便站在了一脸苍白的苏怡面前,嘴角带着一抹余怒未消的邪笑,而后蹲下身來。

“你……要做……做什么。”苏怡有些大惊失色,忍不住偏过头去躲沈言朝她伸來的手。

但这根本就是徒然,沈言的右手猛的捏住了她的脸颊,而后将她的脸庞提到了自己的面前。

两人离得很近,沈言几乎能嗅到苏怡那如兰般的呼吸。

沈言看见这张绝美的脸庞,心头那种厌恶沒由來的升起……但他绝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因此在苏怡惊惧的目光之下,他猛的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了这个女人的樱唇之上。

温软湿滑,还有一丝腥甜的血腥味。

沈言的亲吻很重很重,几乎恨不得将苏怡的唇角咬破……片刻之后,他终于将自己的嘴唇挪开,而后狠狠的将后者仰起的上半身摔倒在地。

“你的骄傲与尊严……在我面前,如斯低价。”

沈言看到沒有看苏怡一眼,冷冷的留下这样一句话,而后有些索然的转身离去。

苏怡呆呆的瘫倒在地上,她看着那个头也不回便离开的男子,目光复杂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