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二圣女像

四百一十二 圣女像

沈言一直都窝着一肚子的火。

从青萝莫名其妙被雷劫给虐待了一番,加上李敬之的因素……或者说在诸多剑峰的修者对大长老不敬,还让灵植峰将紫薇峰从第一的位置上掀了下來。

让紫薇峰本就不怎么样的名头更是一落千丈,在这种情况下,沈言一肚子的火气便积压在了一起。

但他却沒有一个地方爆发,毕竟灵植峰和天霜峰的弟子从本质上來说,也是他的同门师兄弟,所以自然百般留手。

不过在看到杨怡在莫名其妙的对自己使出杀招,而后竟然沒有丝毫悔改之意的时候,他一肚子的火气直接便被彻底的引燃了。

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是神象之灵对火凤虚影的蔑视,也是他自己心底潜意识的一种爆发,所以才会造成那样震撼人心的效果。

沈言知道对于苏怡这种人,你跟她讲道理是绝对沒有任何用处的……

针对这样一个高傲到骨子里的女人,沈言选择了最有效最暴力的发泄方法。

那就是将她的尊严与骄傲,狠狠的一把掀落在地,而后再践踏几脚。

沈言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他所显得很简单……你都直接在比试之中动杀招了,那我为何不能让你颜面无存。

那死命的一吻绝对沒有夹杂任何其他的心思,沈言完完全全就是为了粉碎杨怡这个骄傲的如同凤凰般的女人的颜面。

苏怡呆滞在原地,所有的天月峰弟子,也尽皆傻了眼。

他们绝沒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连带着正准备出手阻拦沈言的浅雨潇,都不由得停滞在了半空中。

叶东來悄然将自己手中的真气散去,仿佛根本沒有看到浅雨潇的动作一般。

若是刚刚沈言真的准备杀了苏怡泄愤,他也必然会拦住浅雨潇,这根本无关乎对与错,只是他自己认为应该这样做便是。

“天月峰。”

沈言眼中冷芒如刀,虽然心头窝着的火气全部在刚刚的一瞬间被点燃,但他此刻仍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愤愤然。

或者说是因为对大长老的感激和尊敬,所以让他无法忍受万剑宗众多修者对于紫薇剑峰的态度,想要心头的火气散去,只有在天狱剑峰峰碑之上也刻下紫薇二字。

各大峰碑的式样其实尽不相同,譬如灵植峰的峰碑就是一块普通的石碑,而天霜剑峰的峰碑,却是一块霜玄石做成的石壁。

至于天月峰,则是一块温润晶莹的白玉雕成的圣女像。

天月剑峰进入内门的弟子,都修炼的是与浅雨潇一脉相承的月华剑道,而这圣女像,则正是她们所祭拜的月华仙子的雕像。

圣女像的胸口右侧仿佛花纹一般的雕刻缠绕成两个字迹……月剑。

天月剑峰的峰碑,便是这座圣女像么,沈言的瞳孔微微缩了缩。

雕像位于峰门正前方,而擂台却是在侧前方,也就代表着他只需要跳下擂台,往左侧移~动少许的距离便行了。

沈言的动作自然在一瞬间引起了浅雨潇的主意,她见着前者竟然纵身朝圣女像掠去,心头便是忍不住一颤。

圣女像等同于天月剑峰的颜面,而且天月剑峰的峰碑的的确确与其他剑峰有所不同。

敞若真的被沈言在圣女像的胸口,用剑刻下紫薇二字,那必然是奇耻大辱。

对于浅雨潇來说,这就等同于自己在精神上被人亵渎,被人侮辱。

“放肆,,。”浅雨潇银牙紧咬,而后一声轻吟,便伸出手准备一把擒住双指并拢成剑,准备朝圣女像的胸口印去的沈言。

月华仙子虽然只存在于传说中,乃是月之神,但浅雨潇修炼的月华剑道本就因月华而生,所以毫无疑问已经将其当成了自己的信仰。

本來她只道沈言是用剑刻下紫薇二字,怎料后者竟连剑也不用,而是并指成剑……这简直如同天月峰众多女修,被这登徒子的手玷污了酥胸一般。

以浅雨潇的清高,又如何肯让沈言做出此等足以令她羞愧欲绝之事。

“莫忘了我尚在此地。”

叶东來轻声叹道,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形一晃之间,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半空中的浅雨潇面前,而后一把抓住了后者的皓腕。

“叶东來,,你,,放手。”

浅雨潇面上怒容一滞,旋即又羞又怒的道,饶是以她的修为,此刻也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在众多弟子面前被人如此轻薄,她甚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所幸叶东來背对着众人,加之两人又在半空的原因,所以小部分回过神來的弟子大多却是将目光锁定在了沈言的身上。

毕竟那个飞身朝高达十数丈的圣女像跃去的身形,实在有些太过于夺目了一些。

叶东來轻轻望了一眼身着一袭翠色纱裙的浅雨潇,因为他抓住后者皓腕的缘故,所以女子的身躯不由的有些微微前倾。

于是乎他的眼光不自主顺着那天鹅般的脖颈,玲珑剔透的一片雪白肌肤望了进去。

一抹略有些刺眼的红色,让叶东來平静的神色略微一滞,他的气息不由得有了一些变化。

浅雨潇自然是感触到了他气机的变化,也看到了对方的眼神……本就已经绯红的面颊,一瞬间更是如同要渗出血來一般。

“浅长老……纵然那火凤肚兜功效非凡,你总得祭恋一番再将其穿戴在身上吧。”

叶东來非但沒有松手,反而更是将浅雨潇前倾的身子拉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的唇几乎贴在了面前这个如空谷幽兰般的女子耳边。

一阵阵酥麻的热气渗进浅雨潇的耳中,她不由得娇躯一软,竟是差点便完全跌入了叶东來的怀中。

至于叶东來,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一般,还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轻轻揽住浅雨潇的纤腰,然后隔着纱裙在她的小腹处轻轻抚摸起來。

细微的温热感告诉叶东來,这女人果然是将那火凤肚兜贴身穿戴上了,他的眼角不由泛起一丝莫名的味道,说不出是心动,还是其他的什么。

感受着触摸着腰身的那手掌上传递而來的温度,浅雨潇竟然忍不住微张樱唇,娇吟了一声,所幸她瞬间将这一声未完的呻~吟压回了体内。

在这一瞬间,浅雨潇心中几乎是千回百转,而后蓦地咬住了自己的唇角。

啪,。

叶东來猛的退后一步,眸中第一次露出了一种叫做不可一世的光芒,他的脸颊之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红色掌印。

因为浅雨潇这一巴掌动用了真气的缘故,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加之两者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所以他甚至连反应都來不及。

浅雨潇听到这一声不断在自己耳边回荡的脆响,似乎一下子被吓呆了一般,傻傻的看着轻轻摩擦自己脸庞上那红色掌印的叶东來。

叶东來的嘴角忽然微微上挑,笑容有些邪魅,也有些讽刺和不屑。

“浅雨潇,浅长老……本以为你对我动心了,所以料想能一亲芳泽,沒想到你竟是如此的不知趣。”

叶东來的声音很冷,让浅雨潇的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

“原本你若是有这个意思,那我玩一玩你倒也无妨,但像你这种不懂情趣的女人……我叶东來还真不愿意伺候。”

叶东來似乎有些烦闷,他说完这句话后,居然是再度贴在了浅雨潇的身上。

然后嘴唇轻轻咬着她的耳垂,仿佛是在舔舐一样。

浅雨潇的娇躯一麻,但下一秒,她整个人却直接一颤,而后将手伸进袖中,紧紧的握住那一方碧寒光纱,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这么多弟子和长老的面前,你刚刚的模样,可真够……荡。”

叶东來说完这一句话,竟是直接在脚下凝气成剑,朝远方遁去,仿佛已经根本沒有了留在此地的心思。

敞若此刻浅雨潇仍在他身旁,想必会听到叶东來轻笑着呢喃出的言语。

“在沈言面前还耍什么威风……既然他想要将你天月剑峰的脸上狠狠踩一脚,我又怎会不帮这个忙……”

很简单,叶东來压根对于浅雨潇沒有什么想法,之所以有先前那一番刺激她的动作和话,不过是因为沈言想要让这些高傲的家伙在自己面前收起自己那些可笑的傲气而已。

所以这件事根本就和浅雨潇自身无关,完全是因为叶东來想要顺手帮沈言一个小忙罢了。

而落一落天月剑峰浅雨潇的颜面,自然也就等于让沈言心头因苏怡而起的火气消弭了一大半。

沈言指雷芒如电,蓦然印在那圣女像胸口右侧,而后带起一片残影。

不过少顷,沈言从十数丈的高空轻飘飘的落于地面……那圣女像上仿佛花纹一般的月剑二字旁,也出现了两个剑气冲霄的字迹,,紫薇。

苏怡挣扎着从地面上站了起來,呆呆的看着圣女像上那两个凌厉无比的字迹,仿佛感觉到了它们在嗤笑自己的不自量力一般。

而此刻沈言却已转过身去,走到了峰门口。

浅雨潇还愣在半空中,众多内长老更是不敢违背剑刻九峰碑的规矩,所以此刻,已经沒有任何人敢于阻拦他了。

苏怡呆呆的看着那个背影,樱唇嗫嚅了半响。

仿佛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一般,沈言蓦地转过身來,眸中只有不屑和鄙夷。

“敞若你不服,大可随时來找我……我等着你,,。”

苏怡刚刚站立起來的身躯猛然一颤,而后竟然是再度颤抖着瘫软在地,那种不屑和鄙夷的眼神,几乎已经印刻进了她的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