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三罗定

独步苍澜 四百一十三 罗定

天狱剑峰。绝命殿。

绝命殿在天狱剑峰的位置很特殊。在所有人天狱剑峰弟子的眼中。是毫无疑问的禁地。

并非此地有多么危险。而是其中所住着的人。

罗定。万剑宗二长老楚青衫的关门弟子。也同样是天狱剑峰的首席。

若说鸾凤剑苏怡的名头只是在苍云郡年轻一辈之中显赫之至。那么罗定绝命剑威名的影响力甚至能上升到凌霜这一辈的修者。

绝命殿修葺的很朴素。仿佛就是很随随便便的用青砖堆砌起來一般。

而此时坐在绝命殿正殿之中的男子。也如同殿内那朴素的装潢一样。他的头发并不长。仅仅只能勉强延伸到耳垂处罢了。

一袭灰色布衫显得很干净。但配上他的面孔却只能让人感觉到普通。是那种放在人堆里。就根本不会引起人注意的普通感。

这样一个普通到根本不会引人注意的男子。正是绝命剑罗定。

此刻罗定正用右手揉着自己的额头。显得有些无奈之极。

他坐在正殿主位的椅子上。以这个动作思索了片刻。方才再度看向了下面前來通报的侍女。

“好吧。且不管其他。他此刻已经到哪里了。”

“应该是在天辰剑峰。毕竟李长老座下的王师兄已经败了。”那侍女想了想。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虽然先前一刻沈言还在和王震岳打着。但后者已败。那依她得到的消息來看。那人只怕会一鼓作气完成这剑刻九峰碑的壮举吧。

“王震岳。”罗定抬起眼來。然后喃喃道。“按他的性子來讲。应该不会忍受被人在峰碑之上刻下紫薇二字的耻辱。”

“那么想來他虽然用尽全力。也还是沒有动用手里的律令伪符了。”

恭恭敬敬站在厅中的侍女赶忙摇了摇头。

“王师兄已经将使用掉了那律令伪符。”

“用掉也还是输了。”罗定终于是蓦地从椅上站了起來。眸中光芒闪动不停。

“不错。非但如此。王师兄还被沈师兄碎掉了丹田……”

罗定眼中的莫名光芒瞬然转为了阴厉。他怎能料到那个姓沈的弟子。竟然如此狂妄。

但他却明白。在这种比试之中就算失手杀了人。也是不会受到惩处的。更何况仅仅只是废掉了对方的丹田。不过罗定的的确确的愤怒了起來。

从根本上來说。他还是心向宗门的。所以虽然并不将任何其他峰的弟子放在眼中。但也绝不容许别人敢下如此重的手。

至于那个姓沈的紫薇峰首席。他先前根本就是连听都沒有听过。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罗定阴沉这眉头思索了半响。而后挥了挥手道。

那侍女心头一颤。不由小心翼翼的应了一声然后缓缓的离开了这个有些压抑的地方。

不过在她的心理却是有些震惊。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喜怒不露于色的罗定师兄露出这样阴沉的神色。

但其实让她心底最好奇的。还是那个敢于做出剑刻九峰碑壮举的沈师兄。半天一夜。硬生生的从灵植峰打到了天辰峰。

连破七峰。而照这个趋势。只怕和王震岳实力相差并不算多的付宁也不可能是对手。

而这不可思议的一切早就在沈言破掉天月峰。并且狠狠吻了苏怡之后传遍了整个万剑宗。

几乎无数的弟子都朝着沈言的下一个目标走了过去。与其说是观战。不如说是想要看着他落败。而后爬回去赔罪。

但毫无疑问的。沈言是引人注目的。从一开始的一名不文直接上升到了与罗定、付宁、王震岳等人相提并论的程度。

较之苏怡被轻薄之后更劲爆的事情。还是沈言直接废掉了万剑宗年轻一辈中佼佼者王震岳的修为。现在整个万剑宗。几乎人尽皆知。

紫薇峰出了个沈师兄。实力之强劲骇人听闻。从灵植峰打上天辰峰。都无人见他动剑。

挡在面前的一切。都是以拳破之。那闪烁着耀眼雷霆的右拳。足以让无数女修的放心怦然而动。

至于对苏怡所做的一切。那些女修则认为这是他们沈师兄所表现出的洒脱和傲然。说后者无耻下流的。也多是一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男弟子罢了。

不过王震岳修为被废却是让众人不解之极。因为虽然沈言的实力强悍。但除了杨怡出手不分轻重惹得他动怒外。其余几峰都沒有伤到任何人。其实沈言原本也沒有废掉王震岳丹田的意思。不过事情却出乎他的意料。

原本这只是一个他自己都快要忘却的小麻烦。当时在药园帮刘平处理了罗寒山的事情。但对方的背后居然还站着洛成与王震岳。

洛成和他拼了个两败俱伤。加之后來沈言又去了雪云沼泽。所以王震岳根本找不到机会教训一下这个不给自己面子的家伙。

不料两人的相遇却是如此的直接。王震岳也告诉了沈言一件让他有些难以忍受的事情。就是那个药园的弟子刘平竟是被他虐杀掉了。

但此事也并非是一切的导火索。沈言还沒有善良到跟个圣母似的。

可王震岳快要输掉的时候突然动了杀机。直接用出了李敬之赐给他的一道律令伪符。

沈言差一点直接就被那恐怖的力量绞杀。所幸龙象金身的恐怖使得他全身只出现了无数道密密麻麻的伤痕。

既然对方动了杀心。沈言自然也就不会再度留手。

更何况王震岳乃是有意。苏怡乃是因为高傲而无意。两者间的性质不同。所以他处理的方式尽然不同。

前者直接废了修为。而后者只是狠狠的羞辱一番。

沈言受的伤看似很严重。其实也只是很疼痛而已。

龙象金身诀的威力太过于恐怖。因此他的肌肉骨骼都是无比坚硬的……真正脆弱的。还是他的五脏六腑。

也幸亏王震岳手中的律令伪符是只针对一个人的刀锋之阵。而并非星沉地动那般直接能依靠浩瀚的能量。透过筋骨将沈言腑脏生机震死的律令之符。

侥幸之至的同时。也使得沈言对接下來面对天辰峰付宁的战斗态度变得谨慎了许多。

付宁能排在万剑宗弟子第二的位置上如此之久。只会比王震岳更强。

而沈言的目标是剑刻九峰碑。从他选择的那一刻就已无退路。因为他不可能跪着回去赔罪。那就只有一死。

所以就算是说每一战都关乎他的生死也不为过。

天狱剑峰的罗定。他早就问出了对方的大致情况……但这个人给沈言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很厉害。

无论是他万剑弟子第一人的名头。亦或是绝命剑的威名。都告诉他人。这个看似普通的男人。其实棘手之极。

第一。是一个最特殊的位置。他代表着最强。

第二第三。终究还是差了一筹。这一筹。便可能是天堑之别。能稳坐钓鱼台。可想而知。当他面对罗定的时候。将遭遇到怎样艰难的一场战斗。

李敬之虽然是长老。但沈言却打听其实罗定已经足以与对方斗上一斗。

李敬之因为狂妄和自信。所以來不及动用律令之符。让沈言绝地击杀。但这种事情放在谨慎到极点的罗定身上。却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此时沈言刚刚步入天辰剑峰的峰门。奇怪的是。竟然沒有看到任何人。

而他自己也早已疏散了兰维等人。叶东來早在天月剑峰时就莫名其妙的离去了……所以此刻跟在他身旁的。便只有以轻纱遮面的蝶依而已。

“奇怪……人呢。”

沈言有些纳闷的挠了挠后脑勺。这倒是与先前迥异之极的情况。毕竟从天月峰之后。几乎每一次的战斗。都是无数弟子旁观。所以现在的局面。让他一时半会难免有些错愕起來。

不过他却沒有退路。无论前方是陷阱还是绝路。都只能继续往前走。

直到……在天狱剑峰的峰碑之上刻下紫薇二字。才算功成圆满。

沈言不知道那些长老到底会遵守所谓的规矩多久。但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对自己动手……恐怕自己也是无法抵抗的。

周天圆满。无论是小圆满周天。亦或是大圆满周天境。都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境界。

这种级别的修者。根本不是周天大成的李敬之可以相提并论的。比如衍天辰……比如楚青衫。都可以轻轻松松的将沈言玩弄于鼓掌之间。

王震岳修为被废他沒有受到任何长老的责难。一个是挑峰战中的规矩。毕竟前者根本就无意认输。沈言下这样的重手。也无人能指责他。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凌霜也在天意剑峰之上。那些想要出手制止的长老。都被他给拦了下來。

毕竟沈言所作所为虽然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对于凌霜來说……却比大长老发怒这样的结果要好了无数倍。

更何况在楚青衫以及衍天辰这样级别的人物出手之前。那些所谓的内长老。只怕也根本不是沈言的对手。

凌霜不知道这一点。但毫无疑问知道与否对他阻拦这些长老们对沈言出手的影响并不大。

“算了……想來也无人敢在这里耍手段。且先去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沈言思量了半天。终究还是不得所获。于是只能如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