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四陪你打

四百一十四 陪你打

当沈言踏进天辰殿之内.却不由得微微愣了愣.

因为凌霜.以及衍天辰.还有浅雨潇等人都在此地.

虽然凌霜看到他的时候狠狠的瞪了过來.但沈言倒是沒有在意对方对自己的看法.

不过他奇怪的地方确实这些人让观战的弟子离开却是个什么道理.莫非是主动要认输么.

沈言虽然并沒有猜对.但实际上离具体的答案也相去不远.

衍天辰自然不是第一次听说沈言的名头了.毕竟万剑宗内对大长老不感冒的人也许很多.但他绝不是其中之一.

那一个神一般的男人的弟子.自然也会让他多注意几分.

当然衍天辰已经自我选择的忘却了当初沈言所展‘露’出來的漫天杀意.他虽然已经从凌霜处知道了后者的修为.但此刻仍是被惊了一跳.

这么短的时日.从塑体阶到神醒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衍天辰只怕会直接给说出这番话的人一个大耳光子.

但他仍然‘露’出了一丝和煦的笑容.实际上衍天辰在万剑宗上下的眼中.无疑是个老好人.

沈言虽然有些纳闷之极.不过对方笑面以待.他总不可能大骂对方装神‘弄’鬼吧.

更何况能翻手将他料理了的万剑宗强者.衍天辰赫然正在其列.

周天小圆满巅峰的修为.足以轻轻松松的让沈言翻不起丝毫‘浪’‘花’來.

圆满.就是完美.虽然比不得‘阴’阳相合的大圆满之境.但对于一方天地的掌握已经达到了很强的地步.

也就代表着沈言只要走入了他所能沟通的一方天地范围内.便是必死无疑.

纵然他神醒境界同样可以沟通天地來影响对方所利用的天地威压.但那只是针对非圆满的周天境界.

无论是周天几重天.亦或是九重天后的小转大转.小成大成之境.在沟通天地的时候.终归还是有着疏漏的.

沈言以神醒境的修为沟通天地.自然并非直接硬碰硬破掉对手的.而是钻对方沟通天地时候的空子.

而当修为达到了周天境圆满之后.这种疏漏就不存在了.

至少对于沈言來说是不存在了……都圆满了.你还怎么找漏‘洞’.那么破不了天地威压.你进入神醒境界的意义其实也并不是很大.

所以一般周天境的修者.大成期以下是一个阶段.大成期本身是一个阶段.而圆满就又是一个阶段.

每一个阶段的差距.就如同并济境和神醒境的差距一般.看似一步之差.实则天遥地远.

正因如此.莫说衍天辰笑面相迎了.就算对方一脸苦大仇深.沈言还是得静观其变.

毕竟他可不是笨蛋……虽然年轻弟子一辈中他并不怕任何人.但天辰峰和天狱峰的两位首席似乎都深不可测.

如果在这个当口被衍天辰‘阴’一把.沈言可能就‘欲’哭无泪了.

周天小圆满巅峰的修者想要施点手段.让他在短时间内真气紊‘乱’还是很容易便能做到的.

而这种沟通天地所作出來的小动作.就算身边的蝶依能在战斗力上比拟衍天辰.但因为境界不到.也是不能让其恢复正常的.

更何况……就算是叶东來只怕也不敢妄言必胜衍天辰.换做这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可能就更不用妄想了.

因此深知打得过就上.五五开就拼.当然能跑还是要跑……沈言可不是那种不知变通的白痴.死了一切介休.

至于衍天辰对他动手的可能‘性’实际上一点都不大.更遑论凌霜也在此处.就算叶东來沒跟着他來.也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沈言很清楚.凌霜虽然有些小心眼……但对于大局还是拿捏的比较清楚的.

“紫薇峰首席……”于是乎在一瞬间沈言心中闪转过万千念头.而后在外人看來他就是一进‘门’便拱起手來做出一副后辈的模样.

不过他话还沒说完.衍天辰就苦笑着打断了他.

“行了.凌长老已经跟我说过你的事了……能将他骂成厮人的你.在我面前也不必装出这么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了.”

沈言心头一滞.略有些尴尬.不过以他的厚脸皮.自然不会将心底的想法在面上表‘露’出來.

“厮人是骂人的话么.我一直以为那是对前辈的敬称……”

沈言的语气很诚恳.但这番话却连带着他身旁的蝶依都忍不住的心头一蹙.

太无耻了……那厮虽然并非能一概而论为骂人的话.但你对凌霜这种修炼了上百年的家伙用这种称呼.简直就等于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一般.

但沈言现在的模样还偏偏就无法让人在这一点上指责他.毕竟不知者无罪.你总不能因为我不知道这一点就断定我有什么罪吧.

不过到底他是真的不知还是假不知道.众人心底都是跟明镜一样.

衍天辰面上的笑容微微滞了滞.凌霜的嘴角也是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至于他们浅雨潇则是一脸魂不守舍的模样.她在沈言进‘门’之前就一直望着他身后.可惜并沒有看到那个让她羞愧‘欲’绝又满心紊‘乱’的人影.

叶东來早在天月剑峰时就不知道为什么而离去了.所以浅雨潇在这里守株待兔自然也是见不到他的.

正因为心底有事.所以沈言这一番话对她的影响反倒是最小的.

“行了.你是大长老的弟子.我也懒得跟你胡扯……”凌霜挑了挑眉头.语气有些冷冷的.

如果沈言只是个普通弟子.他非得脸厚着让衍天辰出手擒住这个小子.然后让他在天霜剑峰背上一万遍宋律不可.

之所以让衍天辰出手.是因为凌霜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稳稳的吃定沈言.不要到时候擒人不成反被擒.那可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但可惜这只是凌霜的臆想而已.沈言毕竟是大长老的弟子.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乱’來.所以这些假设自然不成立.

“有什么话你们直说不就成了.‘弄’得我提心吊胆的.”

沈言看到凌霜翻白眼的模样.心中一下大定.于是佯装出一副怕怕的模样拍了拍‘胸’口.

蝶依看着沈言这‘女’‘性’化的动作.有些惨不忍睹的闭上了眼睛.心下不由再度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惜诵之主绝不可能是这家伙.

衍天辰一口气差点都沒有缓上來.不过总算是在爆发的当口上强行克制住了.

毕竟他天辰剑的名头可从未受到过一个小辈的无视.可偏偏沈言的后台太硬了.

至少在万剑宗太硬了.知道的人怕的要死.不知道大长老厉害的人跳的比谁都欢.万剑宗长老一派的两极分化.就是这样严重.

但衍天辰毕竟还是能拿捏住分寸的人.所以也就打断了凌霜赌气般想要骂沈言几句的意图.

毕竟他们是长老.和一个小辈如此计较.实在有失威严.

打断了凌霜的话之后.衍天辰顿了顿.方才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在去思索怎样的说辞好听.而是直接全盘托了出來.

他算是意识到凌霜口中所谓的‘精’明和谨慎到底是什么样了.知道自己哪怕将话说的再漂亮.如果对方不买自己的账.也是毫无用处的.

“其实……你之所以沒有看见观战弟子的缘故.是因为我下令让他们全部去天狱剑峰等着了.”衍天辰也不待沈言询问自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而之所以让他们在天狱剑峰等你和罗定一战的缘故.则是因为付宁被半步小圆满境的赤火玄牛打成了重伤.”

“所以我的想法是……不如这一战便等同于你胜吧.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衍天辰说到此处.方才抬起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沈言并不在先前的位置上.

他目光转动了两下.才看到沈言.不过却发现对方在不远处的桌上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尽.刚刚将杯子放下.

“打了一路.渴死我了.”

沈言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然后方才一脸纳闷和疑‘惑’的转过了头去.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衍天辰和凌霜两人同时成了雕塑.齐齐的愣在了原地.然后不可思议的对视了一眼.

不过蝶依掩藏在面纱下的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弯起了一个弧度.她倒是看出來衍天辰虽然面上和气.但其实是强忍着怒火罢了.

这一点倒是不如凌霜.毕竟他都是将对沈言的喜怒全部表‘露’在脸上的.

虽然看出來了.但蝶衣却沒有想到沈言居然会这样不给这名长老的面子.

其实蝶衣等人全部都认为沈言是故意为之.就是为了落一落衍天辰的面子……其实沈言压根真的只是口渴而已.

至于沒听清衍天辰言语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的缘故.却是因为他倒茶的时候发现屏风后站着一名气息有些紊‘乱’的弟子.

衍天辰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以他的心境虽然怒.但压下这一丝怒气还是轻而易举的.

“本长老的意思是.你同天辰峰首席付宁的一战……”

从话语中就可以看出來衍天辰有多么生气.对自己的称呼也变成了本长老.

不过这一点沈言却不在意.衍天辰的实力比他高.愤怒也好辱骂也罢.他也就只当做沒有看见装无辜了.

毕竟万一真的动起手來.虽然大长老是他的坚强后盾.可当下吃亏是必定的事情.

所以沈言这一次倒是认认真真在听了.但殿内那屏风后的弟子却突然走了出來.

“师尊.此战无可避免.此子分明有意辱沒于你.何苦与他纠缠不清.弟子就算身受重伤.但对付这样一个仗势欺人的下作之徒.也不过是手到擒來.”

沈言听到这霸气凛然的话语.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付宁.此战我不允.”衍天辰眉头一皱.先前付宁要在此处旁听他沒有拒绝.怎料在这个当口又出了‘乱’子.

“师尊.”付宁的脸庞很‘精’致.给人一种帅气富家子弟的感觉.敞若放在俗世.也必然是一浊世佳公子.

但他的脸上同样有着一种傲气.和苏怡有些不同.付宁的高傲是目中无人.而苏怡却是自视甚高.

“天辰峰的首席付宁是吧.”沈言站到了他的面前.一脸真诚的笑容.

“是又如何.”付宁微微一愣.似乎沈言的笑容让他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对于他师尊都不假以颜‘色’的人.似乎沒有必要对他如此做派.

“听你师尊说你受了重伤.”沈言面上的笑容微微敛去.然后一副关心的模样.

“就算受了伤.我也要同你一战.对付你这样的无耻小人.我付宁何惧之有.”付宁高傲的扬起了自己的头.鼻子里发出了一身冷哼.

“无耻你个鸟啊.”沈言身形一晃.须臾青天步运转之下.加上出其不意.竟是连衍天辰都來不及阻拦.

啪..

他一巴掌删在了气息紊‘乱’之极.根本连真气都沒有办法调动的付宁脸上.后者直接滴溜溜的打了几个转儿.脸颊一下子高高肿了起來.

本來他修为尚在或许还能同沈言打上一场.但此刻却根本不是一招之敌.

“你..”付宁的口齿有些不清.他无法动用真气.所以这一巴掌直接让他的脑海有些‘迷’糊了起來.于是好不容易清晰了片刻.便直接指着沈言的鼻子怒声道.

他完全懵了.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沈言居然敢当着衍天辰和凌霜的面出手.

“你个鸟啊你.你说你他~妈受了伤好好呆着不成么.非要跑出來装模作样.你不是要打么.老子陪你打.”沈言言语之间.直接一脚踹了出去.

嘭..

付宁撞翻了数张桌椅后.方才轰然落地.身体‘抽’搐了几下.终究还是沒有能爬起來.

毫无疑问.这一下子他的伤势更重了.只怕沒有几日修养连下‘床’都难.

沈言不讨厌别人装模作样.但问題是……你得有实力啊.就比如衍天辰再怎么样.他都沒什么脾气.

人家厉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偏偏你付宁受了伤.而且还一副眼高于顶的姿态.甚至还出言不逊.沈言对于这种人.沒有二话.既然打得过又能乘着对方手受伤的时候欺负人.那自然不会手软.

衍天辰面‘色’一沉.倏然出现在付宁身边.探了探他的气息.方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天辰殿乃是天辰峰议事重地.你竟敢肆意出手.简直放肆...”

衍天辰面‘色’‘阴’冷.看着沈言那张消瘦的脸庞.眸中带着一丝愤怒难息的意味.

“弟子知错.还请天辰长老责罚.”

沈言一听这话.顿时急急忙忙的认错道.反正人也打了……认个错对他來说.简直跟喝水一样简单.

蝶依和正准备看戏的凌霜顿时全傻了眼.虽然知道沈言无耻……可问題是.这尼玛也太无耻到沒有界限了吧.

这……衍天辰好不容易提起來想要教训沈言一番的勇气.终于是全然奔溃.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一脸讪笑.真诚赔罪的无耻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