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六心思

四百一十六 心思

沈言从天辰剑峰溜走,却是沒有躲着衍天辰二人的想法,。

于情于理,到了这个地步,两人对他出手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在暗里地被抓住可能还要吃些亏,但敞若在明面上,他去天狱剑峰同罗定一战的时候,万剑宗应当也不会有人敢随意阻拦。

所以沈言从天辰剑峰之上跑下來后,思索了片刻便悠哉悠哉的朝天狱剑峰而去。

与罗定的一战无可避免,而且他只能赢不能输,。

罗定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虽然是弟子的身份,但实力境界必然是长老级。

一般周天境九重天,亦或者大转周天境的长老只怕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从灵植峰一路打过來,沈言也多少从诸多弟子对这个万剑宗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称赞之中,察觉到了他强悍的实力。

虽然与罗定一战可能胜负不定,但沈言却并沒有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在他看來,既然要战……那要将输赢抛诸脑后,置一切若未闻,方能脱颖而出。

沈言的心思全部都围绕在天狱剑峰的一战上,至于蝶依现在如何了,却并不是他说关心的事情。

虽然那个女人确实胸大无脑了一些,但毕竟实力还是摆在那里的,自己要走,衍天辰如果察觉的早,只怕留下自己并不困难。

可蝶依如果成心要走,那么除非衍天辰抱着两败俱伤,而且是重伤的觉悟……否则还真沒有多大的可能性不付出任何代价的留下一个周天大成境的修者。

周天大成,李敬之同样也是这样一个境界,但他却输在轻敌和对局势的错误估计上。

如果拉开距离,沈言压根就无法用肉身之力触碰到对方,自然不可能将其一举击杀了。

周天大成境界的修者如果和周天小圆满境界的修者拼死相斗,那么死的一定是前者。

但如果大成境的修者一心要逃,那么单单凭借更圆满的与天地沟通这一个优势,小圆满境的修者,也是无法留下对方的。

……

天狱剑峰,山高八百仞,其巅坐落宫殿建筑群无数……这座剑峰完完全全是一座孤峰,唯有山脚处盘旋围绕着的一条小径直通山巅,。

而这座剑峰上的弟子以及长老,不同其他剑峰将住房及宫殿修筑于半山腰各处……只因为这座山巅完完全全被楚青衫在一百多年前削成一片平整的地面。

正因如此,天狱剑峰山巅之上,此时已经密密麻麻的聚集了无数从各峰赶來此处的弟子。

这些弟子都是为了等待着见证那个几乎让人窒息的紫薇峰首席与万剑宗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战斗,到底谁胜谁负。

他能否完成剑刻九峰碑的壮举,亦或者爬回另外八峰赔罪。

罗定一身灰色长衫显得朴素之极,但他的眼眸深处却藏着淡淡的阴郁之色。

万剑宗内女性修者是决然不会少的,单单天月剑峰,适龄女修便不下数千人。

毕竟多年的门派传承,纵然因为王朝维系平衡的缘故不得肆意收取弟子,可若是加上一众外门弟子,也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但以罗定的高傲和修为,又怎能看上寻常的女修。

毫无疑问……在这种情况下,同样在年轻一辈中有着极大名头的苏怡、慕芝涵、方琳方能让他刮目相看,有同对方结成道侣的念头。

可慕芝涵的性子实在有些过于冷漠,方琳又好斗喜欢历练……这两种性子对于罗定來说,都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再加上苏怡的那份高傲和眼界,也绝对比其余两女给人的征服欲更大。

苏怡有着鸾凤剑的名头,而慕芝涵与方琳却并未打拼出自己的名号,从这一点上便可见一斑,三人的差距也是极大的,。

但罗定却在不久之前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而且还被无数的弟子议论着。

苏怡被紫薇峰那个首席弟子给玷污了……而且是还是当着无数人的面强行亲吻。

同门之间的争斗,罗定都会极有风度的同苏怡斗过数百招后方才侥幸取胜,便是为了给后者留些颜面。

否则以他的实力,哪里用的着如此麻烦,就算换做是付宁,罗定都有信心在一百招内可以击败对方。

可现在被沈言这么一吻,早就将苏怡试问自己囊中之物的罗定怎会不怒。

他虽然在外历练也遇见过不少修为尚可的女修,但姿色好些的,大抵都委身了一些修为高些的强者,免得平白落得个清白不保的结果。

在欲~望比俗世更赤~裸,更明显的修者界,这些事情并不少见。

更何况罗定知道自己日后定然是要接替自己师尊的位置,成为天狱剑峰峰主的。

若是能同日后必定要继承天月剑峰峰主之位的苏怡成为道侣,倒也是一桩美事。

更遑论苏怡虽算不得倾世之姿,但至少也是国色天香,罗定心头更是火热。

但这个女人实在太高傲了……傲到罗定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轻而易举的囊获她的芳心,所以只能徐徐图之。

可在天月峰上沈言的所作所为,让他往昔的风度和坚持全都变成了无用的东西,连带着那一丝得逞所愿一亲芳泽的幻想,也化为了泡影。

罗定原本只是将沈言视为一个对手,只需要打败他保住天狱剑峰的名头,而后让他乖乖爬回去给其余诸峰赔罪便是,。

但此刻罗定心头早已经将沈言视为染指自己禁脔的敌人,纵然苏怡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轻薄,他也沒了和对方结为道侣的心思,但对沈言的惩戒必不可少。

苏怡是一个女人,但此刻在罗定的眼中却是贞洁已失,玩玩尚可,不过结为道侣却是决然不可能的。

更何况女人在罗定的心里,终归只是玩物,想要与人结成道侣也不过是因为双修之道可以让修为精进几分而已。

不过自己看中的女人被紫薇峰那个家伙给侮辱了,罗定自然不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沒有发生一般,尤其是那么多的弟子目睹的情况下。

所以为了展露出自己的威严和风度,罗定直接便站在了山巅峰门口等待着接下來的一战。

因为天狱剑峰整座山峰地势的特殊,所以峰门也便直接象征性的立在了从山体上盘旋而至山巅的那条小径末端。

这条小径是直接在山体之中开凿出來,所以如果不经过峰门上山巅的话,周遭便全是山石了,孤身一人站在小径出口的地方等着沈言,罗定的傲气和自信可见一斑。

而他身后,却是无数的弟子。

沈言一路打來,虽然昨日尚声明不显,但到了今日已经是名震万剑宗了。

这些弟子自然不会错过紫薇峰首席和天狱峰首席的战斗,这简直是平常想都不敢想的际遇。

类似于罗定这种神醒巅峰的修者,一战之下必定可以让他们平日里的许多困惑迎刃而解。

否则若是沒有好处,只怕來此观战的人也会少上一些。

毕竟虽然大战谁都爱看,但那些毅力极强,拼命修炼的人也不少,。

正因为所有弟子都知道,罗定和紫薇峰首席的一战绝对比某些内长老讲述的经验要宝贵的得多,所以整个天狱剑峰峰门周遭,几乎已经围满了人。

虽然天狱剑峰之巅乃是平平整整的地面,但离战场近一些,自然也就更加容易体悟到神醒境强者那种沟通天地的气息。

这种经验绝非谁言语说说便能教导别人的,所谓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就是这个意思。

在无数弟子将罗定围绕起來的圈子最后,方才零零散散的站着一些面容各异的弟子。

慕芝涵、白廖、成浩等等,皆在其中……沈言已经从灵植峰打到了天辰峰,而且因为付宁受伤的缘故,这一战势必只能取消。

那么他剑刻九峰碑的壮举成败与否,也尽在与罗定的这一战而已。

赢了,那么天辰峰一战也就无所谓了……因为付宁不是罗定的对手,那么自然也就不可能胜过沈言。

输了,那就更简单……要么食言,要么爬回去赔罪,无论选择哪一条路,都足以让紫薇峰名誉扫地,而沈言所营造出來的强势和威名也会在瞬间坍塌。

不管在什么时候,人们所能记住的,总是更强者,成王败寇,莫过于此。

慕芝涵等人心中都是极其复杂,患得患失。

因为敞若沈言能完成剑刻九峰碑的壮举,那么势必会成为万剑宗无数年來的第一人。

不是弟子一辈,而是真真正正的第一人。

剑刻九峰碑,这种事情换做更强者來做或许很容易……但摆在同辈之中,简直可以称之为不可能做到的奇迹,因此即便冷漠如慕芝涵,也是芳心怦然而动,。

慕芝涵等人所站的位置虽然在人群圈子的最外围,但却并沒有多么和其他弟子疏远开來。

不过在无数弟子身后极远处,一块测验拳力的石台上端,却站立着一个身着一袭红裙,茕然而立的绝美女子。

苏怡面上的高傲已经很淡,因为她这一天一夜听闻到了太多弟子的议论……心中悲痛之下,那一缕高傲也不由得被她掩藏了起來。

而以她的目力,自然能看清前方人群中无数的内门弟子都在不时的悄悄打量自己。

被那个不可一世的男子强吻之后,自己鸾凤般的高傲和尊贵似乎在一瞬间被撕裂的粉碎。

苏怡从许多的弟子的眼中,看到了窃笑和鄙夷……无论是男弟子还是女弟子,都沒有例外。

或许在别人的眼中,她那种高傲和对男人的不屑一顾,根本就是伪装,但实际上……她当时的的确确已经沒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

但这些妒忌和艳羡并重的弟子,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解释,而苏怡本身也不屑去解释。

那些弟子等待之时的议论,她也只得当做沒有听见,但苍白的面色,还是显露出她那并沒有多么平静的心绪。

不过饶是如此,苏怡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小径出口的峰门处……陡然间,她的眸子微微一亮。

峰门中豁然走出了一个消瘦的身影,不羁而狂妄。

ps:一句对话都沒有⊙﹏⊙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