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七怒极攻心

独步苍澜 四百一十七 怒极攻心

当沈言踏入天狱剑峰峰门的时候。沒有被气势巍峨的罗定吓住。也沒有被那密密麻麻的人潮给惊讶到。

但他却被茕然而立在一块石台上的苏怡给吓住了。准确的说……是被这个女人眼中的杀意和憎恨给吓住了。

沈言简直无法用言语來形容此刻苏怡眸子里神色复杂。但最多却是恨意。

这样一个天之骄女。被他在众人面前辱了清白……可以说日后根本就沒有颜面和别人成为道侣。虽然苏怡也并不执着于此。但沈言的的确确让围绕在他身上的无数光环轰然坍塌。

她虽然恨极了沈言。但也知道自己并非对方的对手。而之所以犹豫。也是知晓修炼之路漫漫。尤其是她们这样的天之骄子。寿命更是长久。

她在想自己到底是忍受一辈子的孤独。亦或是给别的修者做妾……还是要跟这个当着无数人侮辱了自己的家伙结成道侣。

苏怡目光灼灼的盯着沈言。后者却只是微微一滞便漠然转过了头去。

在这一瞬。苏怡终于做出了决定。

“若是胜。我便委身于你。若是败……”苏怡樱唇微启。喃喃自语道。

“若是败。想來你也无颜存于世上了。”苏怡的神色很冷。仿佛沈言死于活根本便与她无关一般。

或许沈言侥幸胜出后。他们二人结为道侣。可以日久生情……但至少在目前为止。苏怡的恨意绝对是大过一切的。

但她只要还在万剑宗一日。那便别无抉择。只能委身于沈言。

修者世界虽然混乱之极。但结为道侣却如同收真传弟子一般重要。更遑论沈言所做的一切是堂而皇之。众目睽睽所见。根本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而苏怡如果想要让诸多弟子鄙夷和奇怪的目光快些消失的话。那么就只有和沈言在一起。

只有这样。别人只会认为那一个吻她沒有反抗是早就和沈言郎有情妾有意……而不是认为她生性浪荡。被拿捏住身子便意乱情迷。

虽然那个时候她是真的沒有丝毫反抗之力。但人性总会将事情想得越复杂越好的。

沈言心中却是不由得有些无奈起來。他倒是小看了这女人那与生俱來的高傲。

倒不是怕了苏怡。不过若是这个女人在他和罗定的战斗中捣乱。那沈言可就欲哭无泪了。

毕竟他和罗定之间的战斗。若非抱着两败俱伤的念头……他是不可能轻而易举便能拿下对方的。

更遑论断天刀现在只有刀魂。而且就算他能使出锋芒九式。但他敢用么。沒有断天刀自身本体为引。凝聚空间和时间中所能触及到的一切天地元气。只怕他还沒用出锋芒九式來。自己就已经被吸成人干了。

或者说……连人干都沒有。直接就血肉经脉枯竭。粉身碎骨化为灰烬了。

而八荒五行破天刀。他仍旧不敢用。不要看他以神象之灵融入血脉。但八荒五行破天刀是禁忌招数。是直接抽取人体本源的。

或许用出來不会如同锋芒九式一般直接就连渣都不剩。但至少也会因为血脉枯竭而无力数月。甚至更长的时间。

至于爆发出自身那融入灵魂之中。斩魔族无量的杀气……那就更不敢了。

他杀气谢露出來就算击杀了罗定。但整个天狱剑峰之上的人。更甚者因为他修为变得更强。只怕整个万剑宗都有可能在天谴之下化为虚无。

沒有了前世的气运。以及护佑苍生方才斩杀妖魔的功德……沈言将那足以引起天地震动的杀气泄露出來。决然是自寻死路。

而且一旦被天道给灭杀。那么因为杀孽太重的缘故。说不定就被六道轮回的规则自动给补充进天道之中了。

这样一來连转世投胎都不可能。也就等于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沈言虽不清楚六道轮回本身体系的规则。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于自己泄露出杀气所能造成的后果知道的很清楚。

……开玩笑。百丈方圆的天谴劫云。只要见过一次就算是白痴都能弄清楚这些。

沈言虽然头疼。但想來苏怡就算仇视他。应该也不会做出干扰战斗的事情。所以也就暂且将其抛到了脑后。

他在打量着苏怡的同时。罗定也在打量着他身侧的的蝶依。

虽然以轻纱遮面。但仅仅从那凹凸有致的曲线。以及出尘的气质便能想象到面纱下隐藏着怎样一张绝美的脸孔。

罗定不着痕迹的深深嗅了一口那幽然的香味。而后目光终于是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蝶依感觉到罗定的目光仿佛想要将自己剥个精光一般。于是黛眉微微一蹙。不着痕迹的站到了一侧的高台之上。

她的动作并沒有过多的引起诸多弟子的兴趣。毕竟对他们來说沈言和罗定两人之间的巅峰一战。可比去看一个自己根本不可能染指的美女要重要的多。

罗定却是察觉到了蝶依蹙眉的动作。心中不由得更是阴郁。

看着沈言那消瘦的身形和并不算俊俏的脸庞。罗定吃味之极。怎么能配上自己的女修。都跟面前这个家伙有所牵连。

蝶依的修为是周天小成境界。在承受到了赤幽玄的压迫后方才突破。

但她的战斗力绝不下于一般的周天大成境修者。之所以打不过叶东來……是因为叶东來底牌太多。而且自身修为比她还要高罢了。

所以如果沈言知道了罗定的想法。只怕会暗自鄙夷不已。

你说你看上这个胸大无脑。空有着容貌的女子也便罢了……但问題是你的修为都沒有人家高。还有脸看上人家。你且先问问她看不看得上你才是。

不过沈言自然是不清楚罗定的小心思的。所以他面色倒是如常。并沒有因为罗定几乎堵在了自己面前而动怒。

但罗定可不这么觉得。他只感觉面前这个一脸平淡的小子。简直是故意摆出这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來讽刺他。

“师弟來的好迟。”

不过罗定终归是罗定。如果沒有几分心机。也不可能在众多弟子心中威望与实力并存了。

他只是沉吟片刻。面带微笑的一句话却直接将沈言推到了进退两难的局面之上。

谁都知道天辰峰的付宁受了伤。而且诸多弟子也的的确确是因为衍天辰的通知而來到天狱剑峰等着观战。

那么你沈言和付宁显然是不用打了。但为什么还要來的如此之迟。难不成是要摆着架子。给这众多的师弟师妹们看么。

“打了七场一直沒有停歇。却是有些累了。自然比不得罗师弟你在这天狱峰巅静立良久。享受这和煦的山风畅快了……”

沈言轻轻笑了笑。一句话便挡了回去。

罗定面色一沉……开什么玩笑。从头到尾你怎么不说一句累。偏偏到了我这里便累了。需要休息了。

随着沈言的一句话。他先前的问題。反而更像是在咄咄逼人了。

和煦你妹的山风……罗定嘴角抽搐了一下。很想就这么骂出声來。天狱剑峰高八百仞。又是平整一片。山风简直是刺骨而凌厉。

虽然他是神醒境的修者。但自然不可能一直用真气维持着不让冷风吹到自己。

毕竟沈言也是神醒境。多耗费一分真气。就有可能少一分胜算……而他既然从一开始就站在了这里。那就更不可能半途跑回绝命殿了。

“我说沈师兄怎么会來的如此迟……原本还是以为他有些怯战。沒想到竟然是因为连打七峰都沒有休息过。”

“沈师兄简直是我辈楷模。连破七峰。而且还是半步不停……不过面对罗师兄。他休息一番恢复体力。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看罗师兄恐怕是因为等的时间有些久。对沈师兄有些抱怨……”

虽然众多弟子议论的声音很小。但罗定身为神醒境的修者。哪里有听不清楚的道理。

所以他的面色不由变得更阴沉了些。但仍是冷冰冰的挤出了一丝笑容。一句话顶了回去。

“山风和煦。但我却更羡慕师弟与美同行。便连剑刻九峰碑这等要事。师弟也不改风流秉性。倒真是羡煞师兄了。”

罗定和沈言两人谁都不可能称对方为师兄。于是乎两人都在占着口头互相称呼对方师弟。

不过罗定这句话传了开來。蝶依面色却是微微一滞。耳根处瞬间一片绯红。

至于远处的苏怡……面上的原本便夹杂许多情绪的恨意变得更复杂了些。她的目光看着俏生生而立的蝶依。不由泛起一丝淡淡的嫉妒。

“羡煞你妹。我说罗定你丫要不要脸。老子來跟你是打架的。带着我女人來给我助威有什么不对的。”沈言面上的笑容瞬间收敛。直接指着罗定的鼻子破口大骂起來。

“你他~妈心里少琢磨那些龌龊的念头。老子的女人也是你这等心胸狭隘满脑子**~秽思想的家伙能惦记的。”

沈言倒不是对蝶依有什么想法。他只是对这个胸大无脑一天摆着一张臭屁脸的女人有些不爽。所以在口头上占占便宜罢了。

而好处却不仅仅于此。这么一番话顿然让先前对沈言有些不屑。认为他沉迷女色的弟子顿时转变了念头。直接让罗定的名声一落千丈。

怪不得罗师兄从头到尾语气都有些怪怪的。原來是打着这种龌龊念头啊。众多弟子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一脸鄙夷的看着罗定。

蝶依黛眉一蹙。芳心却是剧烈的跳动了起來。心中又羞又怒……不过让她吃惊的是。自己对于沈言的这番话。好像并沒有多么反感。

(一定是和他斗嘴斗习惯了的缘故……)

蝶依紧紧咬了咬樱唇。为自己找出來一个理由。不过原本平淡的眸子里。却泛出一丝羞怒相间的寒意。盯着沈言的侧脸仿佛要择人欲噬般。

至于苏怡。俏面却是蓦然惨白。不过转瞬间却又变得平静起來。她是何等尊贵的天之骄女。沈言娶自己只会是他的造化。

罗定目瞪口呆。望着沈言的手指。

“你……你……噗。。”颤抖着你了半天。罗定终于还是沒能忍住自己心头的怒意。怒极攻心之下。竟是直接喷出了一口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