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八王战

独步苍澜 四百一十八 王战

“看來罗师弟这修心养性的功夫还得好好练练……”沈言嘴角微微弯出一个弧度來。而后讽刺了一句。

这么一來。不是明摆着让人认为他罗定是个心胸狭隘之辈么。居然因为这么一两句争执便气的吐血。必然不会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不劳沈师弟操心。”罗定压抑了一下心头的怒意。在如此多弟子的注目之下。他自然不大可能做出落人话柄的事情。于是还是保持着一副和气的模样。

沈言心头自然有着自己的计较。罗定眼中的阴寒之意也尽皆被他收入眼底。

“操心你妹。罗定我说你可真够不要脸的……居然这样都能忍得下來。我的确是不知道该说你心机深沉好。还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已经达到一定境界了……”

罗定瞬间再度愣在了那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再度怒骂出口。毫无神醒境修者气度的沈言。竟是半响连一句话都沒有说出來。

“望望望。望你妹啊你。别一副无辜的模样。你那点心思不单老子清楚的很。在场的众多师弟师妹们。又有哪个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沈言鄙夷的道。

罗定因为被沈言接连不断的一番言语给直接说懵了。因此竟然沒有反击。

而落在众多弟子的眼里。这自然便是心虚了。所以罗定的名声可谓是在这一瞬间便一落千丈……错就错在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跟沈言斗嘴。

因为无论是赢还是输。对他來说都是不利的。

赢了别人会说他仰仗修为用口舌辱骂刁难沈言。而输了直接就更惨……现在就是最好的例子。被沈言三言两语下了几个套。他罗定直接就变成了好色之徒。牙尖嘴利。嫉贤妒能而且还心机深沉。简直是冤到沒边了。

不过沈言却是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他。直接便几个起落纵身跃上了天狱剑峰的擂台。

“行了。我也懒得同你这种虚伪之人牵扯过多……既然你是我为紫薇峰正名的最后一个阻碍。那便唯有被我击败。”

沈言衣襟随着山巅的冷风猎猎作响。他的眸子里。终于泛起一丝郑重。

纵然激怒了罗定。但其实作用并不大……这一战他不能输。不过罗定乃天狱剑峰首席。更是楚青衫的关门弟子。若说他身上沒有什么跨境而战的宝物。那是决然不可能的。

因此他不得不慎重。因为一个不小心。就算罗定不敢真下死手……但被打成重伤。更甚者直接被废了丹田也是不无可能的。

至于为什么要用言语下几个套将罗定激怒。是因为修者在愤怒中。露出破绽的机会绝对要比一直处于冷静中要高。

不要认为沈言这番话有些过了。直接便让一大部分弟子的心中都对他有了芥蒂。

但罗定又何尝不是如此……敞若他并非一开始便咄咄逼人。直接就用一句话将沈言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后者也不会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针对他。

霸气。

众多弟子看着孑然而立擂台之上。面色沉静的沈言。心中顿时赞道。

如此一來和下方面色铁青的罗定。却是形成了更加鲜明的对比……而沈言也绝对沒有想到。自己不过只是和对方言语争执几番。竟然让绝大多数弟子在心中改变了支持的人。

“。。狂妄之至。不要以为你打败了王震岳、苏怡等人便能在我面前猖狂。”事已至此。罗定自然也就暂且压下了其他的念头。

毕竟这是一个一切用实力说话的世界。现在之所以别人会在心底对他有些怀疑。也不过是因为沈言和他是处于一个同等阶层上罢了。

但如果他直接将沈言击败。从剑刻八峰的神坛之上打落下來。便会让一切怀疑消失。就算其他的弟子仍然听信前者的鬼话。也决然不敢在他面前显露分毫。

实力至上。

绝强的武力可以换來一切。如果他的实力是小登天境。也就是俗称的上境……那么就算是苏怡这样的天之骄女。他也能肆意**。甚至都无人敢替她出面。

如果他的实力超越了小登天境。达到了木州令那样的层次……整个苍木州的女修。他看上了谁就算光天化日下扒了对方的衣服直接扑上去行那和~合之事。那么别人就算看见了。也只得当做看不见。

所以对自身实力有着绝强信心的罗定。丝毫不担心自己失去人心的事情……在他看來。只要打败了沈言。便无人敢有二话。

“苏怡。王震岳。”沈言笑笑。“想來你同他们二人的实力差距。也大不到哪里去。”

沈言虽然精神力强悍。但他毕竟沒有修炼类似天眼。洞悉之术等等神通。所以也看不出罗定的具体修为。

毕竟修者如果存心隐藏自己的修为。那么除非两者实力相错太多。否则绝对不是那么容易便能辨认出对方具体实力的。

一般來说。也就是从对方的生命气机还有散露出來的气息來推测一下大致的修为罢了。

只有修炼天眼、洞悉术亦或者类似的神通。方才能明确的知晓对方的实力到底在什么阶层。

当然……如果是上境强者。那自然又不同。因为只需要一眼望过來。无论是沈言还是凌霜这种强者。都会无所遁形。

所以沈言此刻猜测了一下。罗定的修为应当跟他相错不多。

他现在还处于神醒境第三重。罗定应该是在四重天到六重天之间徘徊。

“哈哈哈。。无知。”罗定仰天长笑了起來。而后周身气势在一瞬间开始攀升。直接压制住了沈言那逐渐开始凝聚的惊人战意。

远处的苏怡心头猛地一紧。一直落在沈言身上的目光也是稍微泛起一丝担忧。

蝶依虽然也有些担心。不过并沒有像苏怡一般……毕竟她的实力摆在这里。加上离擂台也很近。就算出了什么问題。也可以轻松救下沈言。

她二人的念头和想法且不提。在一众弟子最后方观战的各峰亲传弟子以及首席……都是满面的骇然之色。

“周……周天……”白廖的神色一滞。连语气都有些结结巴巴了起來。不过眸子里却满是艳羡和惊叹。

慕芝涵却是黛眉一蹙。不着痕迹的看了白廖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那个在她眼中消瘦的身影。曾经原本弱小到甚至一巴掌就能拍死的地步。但此刻却并沒有因为罗定的气势攀升上周天境而露出丝毫异色。

沒有震惊。沒有胆怯……那冲天的战意竟是硬生生的撕裂了周天境强者的气机锁定。在半空中形成一道耀眼的雷霆凌云冲天意。和罗定分庭抗礼。

有了这般强烈的对比。白廖的震惊和艳羡。甚至于上升到妒忌的神色……在慕芝涵看來自然有些刺眼。

她心头却也不由得有些轻声叹息起來。谁能料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当初那个在登天台上举步维艰的男子。竟然成长到了这样惊人的地步。

虽然他的资质看似平庸。但此刻所做的一切……却让人很难将这两个字与他联系在一起。

开玩笑。不足十七岁的年龄便步入了神醒境。放在整个苍云郡。都可以算是天才了。

苍澜领那些大家族的子弟。若不是借助丹药以及功法甚至于各种天材地宝的帮助。只怕在这个年龄段也很难达到这样的境地。

对于领城里的豪门。甚至于整个苍木州的那些庞然大物……对于凡境的修者其实并不看重。哪怕是周天境。也不过尔尔。

只有上境强者。才能有让人重视的实力。

不过周天晶障却是一个修者极大的阻碍。否则也不会说破障则登天了。

有许许多多的天纵之才。短短百年便能踏入周天境。而后数十年就能触摸到周天晶障。但其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要老死在这一步。

沒有莫大的机缘。想要破凡境而登天。那是痴心妄想。

但万剑宗不是领城的豪门。也非是苍木州的顶尖家族。所以沈言十六七岁的年纪却有着神醒境的修为。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动容。

如慕芝涵这等原本常人眼中高高在上。仙女一般的人物。也只能远远的关注着沈言罢了。

后者同罗定交手的擂台。就是整个万剑宗年轻一辈的巅峰战场。

这就是一场王者之战。胜了便是整个万剑宗当之无愧的天纵之才。年轻一辈第一人。败了。声名扫地。一切都是为胜利之人做嫁衣。

莫看现在诸多女修望着沈言和罗定的身影都是一副情愫暗生。芳心萌动的模样。但只要其中一个人落败。便必然会被所有人无视。

纵然落败之人的天赋很高。修为也很厉害……但败了就是败了。这些女修不会容忍自己和一个失败者在一起忍受其他人的嘲讽目光。

其实慕芝涵心中却还是有着一丝异样情思的。毕竟沈言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是极其深刻的。

(若是我早生的十年。怕也会舔下脸來想要与你结成连理吧……)

且不提慕芝涵认为自己心中的念头有多羞人。只是她直端的认为。自己配不上沈言。

也许不久前可以。但现在两者相差的太多了。

修为沈言比她高出两个大境界。年龄足足比她小了近二十年。慕芝涵虽然面容不过二十余岁。但实际年龄却已经三十有五了。

虽然修者之间年龄根本不算多么重要。但慕芝涵却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若是换做苏怡……慕芝涵心头一跳。对方不过是双十年华。更是天资过人。国色天香。和沈言却是极其般配的。

更何况那日在天月峰……慕芝涵心中乱七八糟的思索了起來。不由得将目光朝苏怡望了过去。却见后者虽然用满是仇恨的目光望着沈言。但眸子里的那丝情愫。却怎么也掩藏不掉。

慕芝涵粉嫩的樱唇微不可查的叹息了一声。不由得暗道自己竟然会如此恬不知耻。去想着和一个比自己小了近二十年的男子结成道侣。

当然她的念头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若是沈言知晓……只怕会目瞪口呆半响。对自己的魅力而感到骄傲了。

“挑峰战上。不得性命相搏。点到为止。”

当沈言二人展露出气势后。那一直站在擂台旁准备主持战斗的长老。至于开口道。

至于两人的言语之争和弟子们的看法。这位长老却是沒有心思去管。

众多长老也在各处观战。只不过所在的地方比较隐秘而已……更何况各峰弟子之间的争斗越多。他们也越希望看到。

毕竟若是死水一潭。那就绝对不可能让弟子们奋起修炼。

罗定嘴角阴沉一笑。对着那修为足有周天大成巅峰的长老点头示意了一下。而后终于是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天狱峰首席弟子、绝命剑、楚青衫首徒罗定。。这便请教师弟高招了。”

沈言撇了撇嘴。这家伙报了这么大一串名头还是有些作用的……沒看见下面那些弟子都一副艳羡之极的模样么。

不过他似乎前几场都是直接打过。倒还沒有郑重的介绍过自己。只是让那些输了的弟子以后称呼他为沈师兄。所以只怕大部分还是只知道他姓沈而已。

当下沈言沉吟片刻。便准备开口让自己的名姓响彻整个万剑宗。但在一瞬间他却微微愣了愣。旋即终于是洒然一笑。

“紫薇峰首席弟子、大长老之徒沈谪仙。。不介意指点罗师弟一番。”

思索了片刻。沈言的声音中还是传了出去。整个万剑宗的弟子。也在一瞬间知晓了紫薇峰那个沈师兄的名姓。

其实对于沈言來说。他原本的名姓就是沈言……更何况在沈正天死的时候。也表示他日后成年所用的名字便是沈言。至于谪仙便作为小字。

沈正天为了顺从他意愿。并沒有按族谱给他取名。但在这万众瞩目的一刻。沈言仍然是将这一世的父亲所取的小字报了出來。也算是慰藉前者的在天之灵了。

罗定面色一沉。差一点又是被勾起了火來……他说请教只是表示礼貌而已。沒想到沈言居然真的舔着脸说指点他一番。

该死的。跟这个家伙还讲究什么礼貌……罗定心头暗骂了自己一句不识好歹。

两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报峰头以及名号之后。便要正式开战了。

就在两人摆好架势的时候。却沒有任何人发现……人群之中。一个身影在听到沈言说出沈谪仙三字的时候。微微颤抖了一下。眸中也是泛起一丝恍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