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一十九举火燎天

独步苍澜 四百一十九 举火燎天

强。很强。

沈言在罗定动手的一瞬间。心中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他沒有丝毫的犹豫。身形在擂台之上倏然暴退。

轰。。

只是刚刚退开不足两丈。先前所站立的地方。便直接被一片苍蓝色的火焰吞噬。

其间的空气仿佛都燃烧的一干二净。火焰刚刚燃起。便倏然消弭。但沈言仍能感受到那扑面而來的热浪。以及其中所蕴含的恐怖杀机。

他的眸子蓦然变得凌厉。罗定……根本沒有丝毫留手。

他小看了罗定的自尊心和报复心理。但毫无疑问。对方有这个资格。沈言此刻都兀自有些难以相信。这家伙居然比李敬之所展露出的实力都要更高一筹。

李敬之是名副其实的周天大成境。虽然可能在和沈言战斗的时候有所懈怠。但也绝对可以碾压一切初入周天的修者。

这样一來。罗定的修为只怕根本沒有局限在周天九重天之内……反而是步入了小转境。更甚者再恐怖一些达到小成境也不无可能。

“哦。”罗定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转瞬却是更为凛冽和毫不掩饰的杀机。

纵然他不能取沈言性命。也必然要废掉这个三番五次辱沒自己之人的丹田。

不过沈言躲掉了他蓄势良久和毫不留手的一招。却是让罗定觉得有些可惜。

如果这家伙稍微托大一些。去用平常心对待这一招的话。那么他留在其间的后手……可能便会直接决定胜负。

不过此时沈言避让开來。那些所谓的后手自然而然也就只能作罢。

“入了品阶的身法秘技。黄级还是……玄级。”罗定心头也是有些压抑。甚至还有丝丝缕缕的妒忌。

大长老的手笔果然是大。黄级甚至玄级的身法秘技。都能随随便便的传授下來。

要知道秘技都是阶级分明。凡灵两阶都是未入品。到达了黄级之后。才算真正的登堂入室。

天地玄黄四阶都是入品战技。但其中的差别却是巨大无比。

黄级。只能算是门槛。万剑宗内的黄级战技还是很多的。但玄级却只有十二剑峰的真传弟子和长老才能修习。

八门玄级战技。五门是攻击。两门防御。一门辅助……这就是万剑宗的全部底蕴。

战技的品阶如果一样。那么防御的肯定要比攻击的珍贵。而身法。则是比两者都要珍贵。

而辅助类型的秘技。则要看其效果。

有的辅助类秘技可以增幅修炼之时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有的却可以加速体内真气的恢复……种种不一。

罗定之所以嫉妒。则是因为连他这等天纵之才都根本沒有学习到玄级的身法秘技。

不是楚青衫不给他。而是根本沒有。玄级身法秘技放在苍云郡里。那就是人人眼热的宝贝……甚至能与黄级九品的神通玄术一教高下。

也许在苍澜领某些大势力举行的拍卖中可以看到这些秘技。神通的踪迹。可问題是。万剑宗谁能拿出來那么多的灵晶购买或者用等价的东西去交换。

因此沈言的身法秘技在先前的战斗中沒有展露便罢。此时一旦显露人前。莫说是罗定和众多弟子……便是那些暗地里观战的长老们。都是一脸的垂涎之色。

若非还知道什么叫做耻辱。加上顾忌那个“貌似”徒有虚名的大长老。只怕这些长老可能直接就等着战斗结束后。威逼利诱让沈言将这身法秘技交出來了。

大长老虽然“徒有虚名”。但毕竟万剑宗宗主和凌霜、衍天辰等人的告诫还历历在目。所以虽然将信将疑。可各峰长老也不敢做的太过了。

逼迫紫薇峰从第一的位置上下來。就是试探大长老的态度……就算后者动了雷霆之怒。那么也还有挽回的机会。

但要是威逼他这个唯一的弟子。那一旦出了事儿。可就是不死不休了。

师徒之间的关系。在修炼界有些时候。甚至比道侣都要來的密切。

“天级的。”沈言脚下真气萦绕。随时准备利用小范围闪转腾挪极为厉害的白云无定天步法躲开罗定的攻击。

听到对方的疑问。他不由的扯了扯嘴角。而后出声道。

呸。。蝶依忍不住在心头啐了一口。天级……你怎么不说你还会仙神秘法呢。

沈言的模样落在罗定的眼中却是对他的鄙夷和嘲讽。因为天级秘法……后者相信就算是连大长老。都不可能拥有。

如果万剑宗真的拥有天级秘法。那么迎接他们的绝对不是蓬勃发展……而是灭顶之灾。

不单整个苍澜领会爆发一场血雨腥风。就连苍木州的某些家族。只怕都难以忍受这种诱惑。

天级。就是参天之道。蕴含了真正天地法则和领悟的秘法……这种秘技。绝对是某些修为达到了至强境界的大能才能创造出來的东西。

而这种大能。陨落的可能性简直小到了极点。所以这些天级法诀只可能在那个大能的手中。或者大能所在家族的高层间流通……

流落在外的。一般只会是从远古天级秘境之内带出來。亦或是近古远古某些强悍家族分崩离析之后。方才传入世间的瑰宝。

物以稀为贵。反过來说也一样。贵物便稀。

珍贵到了这样的程度。可想而知天级秘法稀少到了什么地步。所以沈言的笑容。在罗定看來就是赤~裸裸的蔑视和挑衅。

“不就是玄级。何以猖狂如斯。看我举火燎天剑。”

罗定面色一沉。蕴养在身体内。一柄闪耀着森然寒光。其上勾勒着一圈圈神秘血色花纹的长剑蓦然铮鸣出窍。

他身周数尺内。飞沙走石狂风大作。脚下的玄青重石也崩裂出无数裂痕。

这玄青重石放在俗世那是价比紫金。它的特性就是坚硬……但在罗定的气势之下。竟然仿佛普通的砖石一般。可想而知周天境强者的气势有多么恐怖。

此时离擂台稍近一些的弟子尽皆忍不住蹬蹬倒退了开來。修为稍低一些的。甚至口鼻之中都不由的溢出了鲜血。

罗定根本沒有丝毫控制自己气势的意图。两者之间的战斗……气势与修为。秘技与灵器。一切的一切都要较量。

敞若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偏差。都可能造成败局。

更何况这些弟子。天资低下修为也不高竟还敢离擂台如此之近。便是不知天高地厚。

对于这类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罗定从不会在意。

因为天赋好。修为高的那些内门。首席大抵都知道轻重。在看清罗定周天境的修为后。直接便退的远远地。

所以根本不会被他气势伤到。这样一來罗定更是无所顾忌。

就算某些弟子不小心被他的气势震成了重伤。甚至直接修为尽废……长老们也决然不会惩罚于他。

一个天才的作用。远远要比一大群庸才大得多。

就拿天狱剑峰來说。若让楚青衫做个选择……他宁肯峰上的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死个干净。也不会愿意让罗定出任何事。

这不是冷血。而是大局势使然。当然这种选择是基于生死存亡之际。并非说罗定就可以肆意滥杀剑峰上的弟子了。

毕竟天赋再高。如果不存怜悯之心。那也终究只是一个嗜血之徒罢了。

而此刻擂台边缘被震伤的诸多弟子。却是自己凑上來受的伤……罗定在战斗中显然不可能分心。那自然不会有长老降罪于他。

随着罗定手中长剑燃烧起耀眼的湛蓝色火焰。他身上的气势也在不断的攀升着。

整个擂台边缘甚至已经沒有了任何弟子敢于立足……但在擂台下主持大局的那名长老。却恍若未觉。

毕竟周天大成境的修为摆在那里。罗定的战斗力再强。单单依靠气势也不可能影响到对方。

只要同是周天境。那么想依靠气势压人。除非是大圆满境对上小成境以下。否则单靠气势绝对不会取到多大的作用。

若是达到上境。却又不同了。小登天境的强者踏上登天之途第一步。纯粹靠气势就能让周天晶障的修者一动不能动。

沈言死死的盯着剑身之上缠绕的那湛蓝色火焰。嗅到了一种危险之极的气息。

而所谓的具举火燎天。也决然不会是让剑身上萦绕火焰这么简单。

他体内的雷霆真气汹涌澎湃。雷动九天拳法在一瞬间便打出了起手势。那丝丝缕缕在拳上乱窜的电芒。却是让人骇然无比。

罗定却是不屑一笑。而后猛然将长剑“唰”的扬起。直指天穹。

剑身之上的湛蓝色火焰瞬息便纠缠盘旋绕到了剑尖。而后居然脱离了剑尖。跃上了天穹。

那些火焰在罗定头顶数丈处盘旋着。勾勒出无数玄奥之极的纹络。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空中的火焰纹络慢慢变得清晰……而后那湛蓝色火焰开始一分为二。化二为四。四裂为八。

只是短短瞬息。半空中就仿佛成了火焰的海洋一样。无数湛蓝色的火焰纠缠着。舞动着……散发着让人心境胆颤的气息。

山巅的冷风仿佛也在这恐怖的高温之下被直接燃烧了一样。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热浪扑面而來。甚至修为稍低一些的弟子。片刻之间便是满身大汗。

那湛蓝色的火焰在沈言略微变色目光注视下开始不断升腾。火焰燃烧的高度也越來越让人惊惧……从数尺的火苗。瞬息窜到了丈余。

这般其实。仿若真的要将这十数丈的天穹直接燃烧殆尽一般。

“死吧。”罗定面色略有些苍白。玄级秘法的消耗极其庞大。但以他周天境的修为。还是足以支撑的。

沈言虽然有玄级的身法秘技。不过这擂台也就不足二十丈方圆。

如果要躲避。肯定是要跳下擂台……那么最差的结果也是他赢。若是沈言执意抵挡。说不定直接便要丢掉性命。

这样一來。就算是连大长老都怪不到他的头上。因为这一招已经不可控了。沈言一头扎进去被一招轰死……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又能怪谁。

当然罗定觉得沈言必然不会硬接。受辱总比丢掉性命要好的多。

但接下來的一幕。却让他略微一愣。旋即猖狂的大笑了起來。

因为沈言竟是猛的踏前一步。周身战意凌云冲天而起。面上一片沉然和冷静。

沒有惧怕沒有退意。但罗定知道自己的招数有多么恐怖……他此刻真气都衰竭。若非这是擂台战而且是在天狱剑峰上。那么他也不敢如此肆意妄來。

沈言就算用玄级秘技硬生生接下。凭借他神醒境的修为也必然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