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二十胜

四百二十 胜

一招定胜负。

罗定的念头便是如此……他从沈言躲避的身法便看出來自己若是不动用真正的杀招,很可能两人之间会打得难分难解。

身法秘技,恐怖之极,凭借他周天境的修为也不敢说无视这玄级身法秘技的能力。

因此,试探性的招数结束后,罗定连任何的起手式都沒有,直接便是绝命杀招。

照常理來看,沈言只能选择认输,而后控制战局的长老便会出手救下他的性命。

但沈言从不是一个按常理的出牌的人,在半空中火焰尽皆转为湛蓝色,而后盘旋纠缠着仿佛从空中倾泻而落的时候,罗定的神色倏然滞住。

“爆体一阶段。”

沈言的身躯在话音落罢,肉眼可见的膨胀和凝实了起來,整个人至少要健硕和强壮了三分之一,浑身上下,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威慑之力。

而罗定眼中的嫉妒简直都凝如实质,他的声音甚至都带上了一抹颤抖。

“铸体玄术。”且不论罗定的猜测到底是错还是对,但他颤抖的声音却仍然让无数对玄术知晓一二的弟子心头一蹙。

玄术能和神通相提并论,自然威力绝伦。

而铸体玄术则是完全针对于肉~体,除了某些锻炼肉~体的体修外,其他诸如剑修等等,都是以真气和灵技为主。

这样一來肉~体自然孱弱之极,这也是为什么神醒境一下如果拥有高阶秘技或者灵器,便可以很容易跨境界战斗的原因。

肉~体孱弱,若是不小心被对方的秘技或者灵器打中,那可就不定会落得个什么结果。

虽然只要高出一个境界,单单论速度來说,修为低的也不一定能打中修为高的修者。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万一对方学会高阶的身法秘技,亦或者战斗意识太好……那胜负也是不好说的。

只有到了神醒境,同天地建立沟通后,才可以完全压制住神醒境之下的修者。

神魂初醒,沟通天地,这样一來只要对手不达到同样的境界,那么他的身法亦或者战斗意识再好,在天地面前也是无所遁形的。

所谓料敌先机,大致也不外如是。

可无论什么境界,除了体修以外,真修所滋养肉~体的几个境界,大抵在塑体、锻骨、炼髓等境便已经臻至巅峰了。

等到血脉入灵后,对肉~体的锻炼也大抵只能依靠体内真气來慢慢的滋养了。

不是修者不愿意去让自己的肉~体变得更强,而是因为沒有时间……另外便是因为,锻炼肉~体的玄术实在太过罕见。

更何况一般來说,如果真气修为相错太多,那么肉~体之力即便再怎么强悍,似乎也不可能单纯的依靠身体去抵抗对手的灵技。

但这并不代表肉~体强悍就沒有用处,因为当铸体玄术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后,甚至连一般的灵器都难以击伤。

对于寻常修者來说,单纯以肉~体去抵挡灵器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但正因如此,才越发的表明铸体玄术的珍贵。

虽然并不知道沈言所修炼的“爆体”是什么级别的铸体玄术,但这也足以让无数弟子艳羡不已了。

而罗定更是嫉妒中夹杂着怨怼,他不知道为什么大长老将如此珍贵的铸体玄术和身法秘技全部传授给一个资质根本不能同他相比的家伙。

可即便拥有铸体玄术又如何,神醒境与周天……那是怎样的差距,想要逆转局势,简直是痴心妄想。

心中的妒忌也只是一闪而逝便被罗定藏匿了下去,反而是勾起苍白的嘴角冷笑了起來。

他此刻虽然连动一动都难,可想到沈言接下來被举火燎天剑烤成乳猪的场景,就忍不住的想要猖狂的笑出声來。

“沈师兄似乎危险了……”

“我就说么,虽然打败了七峰首席,但对上罗师兄,这个紫薇峰的大弟子也还是要惨淡收场的,周天境和神醒境的差距太大了……罗师兄果真不愧是我辈中的第一人。”

“话不能这么说,沈师兄面对周天境修者这么恐怖的杀招都不退半步,反而是准备正面相抗,换做是你……你敢么。”

那先前还嘲讽出声的弟子顷刻间沒了声音,毕竟那漫天漂浮燃烧的湛蓝色火焰,威慑力实在有些太大了些。

对沈言担心的人有之,但更多的人还是幸灾乐祸。

相对于这些弟子來说,先前对于沈言和罗定的言语争执,只是让他们在心底对后者多了一分鄙夷罢了。

可现在如果其中一方败了,其实也就是寻个乐子看个笑话……至于失败的那一方,谁又会管你是死是活。

但不得不一提的却是众多弟子中,沈言还是有着一部支持者的。

罗定太强势了,强势到了让这些人看不到丝毫曙光的地步……而沈言就是打破这种强势的奇迹,剑挑九峰,连破八峰。

不可思议却又让人热血沸腾,若是沈言真的能败了罗定,那他的名字注定要被万剑宗的无数弟子铭记。

敞若沈言此刻回过头去一看,便会发现极远处那个原本高傲到连多看任何人一眼都欠奉的红裙女子,此刻却是满脸的踌躇和担忧。

苏怡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希望沈言胜还是败,但她心底却并不希望后者输给罗定。

也许是那个可恶的家伙强吻了自己,也许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不过苏怡也明白,自己鸾凤剑的名头,放在两人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场战斗无论沈言是赢还是输,她们这些各峰首席都沒有任何资格去嘲笑对方。

因为周天境的杀招,所谓举火燎天……即便隔着如此之远,苏怡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她尚且如此,那就更遑论修为还要尚低一些的慕芝涵等人了。

“他如果真的受了重伤,甚至修为尽废……我还要不要嫁给他。”

苏怡绝美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而后有些不知所措的喃喃自语道,她知晓以沈言比他还要受不得半分侮辱的傲骨,根本不会退却半分。

但正如先前所说的一般,这周天境的杀招的的确确太过恐怖了些。

若是沒有意外的话,哪怕此刻沈言展露出了铸体玄术,整个人的气势丝毫不殆,也沒有谁敢妄他能毫发无伤。

苏怡是高傲的,所以她思索了半天也沒有个头绪……因为沈言如果修为尽废,那么以她自己的性子,能嫁给一个废人么。

恐怕倒时终身不嫁的可能性会更大。

当然,可能在某些人的眼中看來,被一个男人强吻……就算在万剑宗因为众目睽睽而无法和别人成为道侣。

那么等待日后修为精进后,远离此地,沒有了风言风语,选择道侣似乎也是顺利成章的。

可对于苏怡來说,既然沈言已经吻了她,便等于辱沒了她的清白,这一生一世,她也决然不会作他人之妇。

要么和沈言结为道侣,要么两者天涯陌路,而她则终生索道。

不过想來以她的性子,沈言敞若真的修为尽废,两者间也是断然不会有可能的。

这种融入灵魂中的高傲,不容许自己要嫁的人比自己还弱,甚至于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虽然结局还沒有定论,但苏怡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抉择,她眼中的踌躇倏尔消散,而后便怔怔的用一对眸子望着擂台上那个消瘦的身影。

至于蝶依虽然也有些紧张,却沒有苏怡那般复杂的心理。

在她看來,沈言这厮要是沒有半分把握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根本白痴似的站在这里跟那个叫做罗什么的家伙硬碰硬的。

如果真的有危险,沈言绝对溜得是最快的一个……比如在面对赤幽玄的时候,或者是在天辰剑峰上所做的事情,都很好的表现了这一点。

其实蝶依倒也猜的不错,可她压根就不知道,沈言虽然性子谨慎,但到了这一步也是决然沒有退路的。

而且罗定的修为虽然比李敬之低,可一上來便是全力出手,所以沈言此刻所面对的压力,比在雪云沼泽和赤幽玄对话时还要严重。

毕竟此刻稍有不差便是万劫不复,而他不可能投降,那自然是非死即残。

若非龙象金身诀力量大增,换血之境的时候更是以神象之灵融入血脉的话,他此刻连半分把握都沒有。

此刻沈言是有把握,可也仅仅只是五五开而已。

他从來就不是一个在危险面前退步的人,何况此时的几率一半一半,有什么不敢赌,反正罗定所面对的也是同样的几率,又有什么可犹豫和退让的。

但显然,在龙象金身达到荒兽云纹虎之力后领悟的爆体玄术,仅仅施展出一阶段根本就无法让他以神醒境的修为接下这一招來。

“那么这是……爆体二阶段。”

沈言牙齿将嘴唇咬的渗出血來,体内的力量开始无穷的增长,他的体形沒有再膨胀,所有的力量都被他硬生生的均衡控制在了体内。

此刻他的手指轻轻一颤,几乎都能听到滚滚的轰鸣声。

究竟肌肉与筋骨凝实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而沈言裸~露在外的手臂和脸庞之上,鲜血沸腾中将肌肤映衬成血色,连带着经络似乎都膨胀到仿佛要炸裂开來一样。

还不够。

沈言猛的将舌尖咬破,硬生生的忍着这种爆体而亡的剧烈疼痛感。

爆体爆体,便是将体内荒兽云纹虎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來,增强数倍,甚至十数倍……但这玄术伤人伤己,根本就是自残的招数。

“爆体三阶段,,。”

嘭嘭嘭,。

沈言的衣衫轰然炸裂开來,整个人身周猛的爆发出一层无形的气浪,雄浑的战意和凌云冲天意傲啸而起,直入天穹。

那无形的气浪扩散出去,无数弟子的脚步都开始散乱起來,甚至有些弟子在东倒西歪的倒退出几步后,便被这股气势给掀翻在地。

沈言周身的细微血管、皮肤和血肉都炸裂开來,几乎都成了一个血人,全身上下根本沒有一处完整的地方,让人望而生畏。

力量……力量,恐怖无匹的力量感让所有人震撼。

虽然这具躯体鲜血横流,遍体鳞伤,但所有人都能察觉到隐藏在其中的爆发力。

苏怡俏脸蓦然变得苍白起來,她的眸子中带着一种震撼,仿佛根本沒有料到沈言竟然会这样的渴望战斗和胜利。

“雷动九天。”

雷芒闪烁,沈言仿佛一株苍天古树般扎根在擂台之上,而后在天空湛蓝色火焰落下來的一瞬间蓦然出拳。

灿烂的雷霆迅速从他的身体之内席卷而出,那携带着荒兽云纹虎之力的一拳,硬生生卷起了一阵狂风。

湛蓝色的火焰噼里啪啦的在雷霆中炸裂和沸腾着,沈言的拳头几乎是在一瞬间接触到那火焰的时候,便成了焦黑色,连其上蔓延而出的鲜血都被烧的焦枯。

轰,。

恐怖的雷霆火焰风暴不知道在擂台之上倾泻了多久,所幸那周天大成境的长老沟通天地,牢牢的将威力控制在擂台之内,否则下方的众人只怕都要遭灾。

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声,罗定不可思议的看着天空中的湛蓝色火焰和那纠缠在一起的闪烁雷霆相继爆炸成漫天的光斑。

还未等他反应过來,便感觉到一股以他此刻虚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抵御的冲击力,而后直接被掀飞了开來。

沈言的身形也在这一瞬间同时倒飞了出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看着那两个仅仅只用了一招便似乎要决出胜负的人。

啪,,啪,。

罗定的身躯落在地面之上,猛的被弹起数尺,而后又跌落在地,他感觉自己的骨头仿佛都要摔断了一般。

但在周围的寂静中,下一秒传來的落地声,却让他的面色变得阴沉无比。

沈言那几乎已经成了焦炭的上半身落在所有人的眼中,某些女弟子甚至都露出了骇然和心悸之色……

他的身体似乎是在无意识的抽搐着,但却连丝毫的声音都发不出。

此战,两败俱伤,不过终究还是……沈言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