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二一你配么

四百二一 你配么

可恶啊,!罗定心头忍不住的沉声道,他甚至强提一口真气猛的想要站起身來。

不过虽然他不似沈言般处于两者灵技的爆发点,但真气耗尽的缘故也导致他面对那恐怖的冲击力无法及时应变。

因此这猛的一用力,却只是微微的将身子倾起來一些,而后再度重重的跌了回去。

沈言感觉自己的神智都有些恍惚起來,他猛的咬了咬舌尖,而后哇的吐出一大口黑血來。

被雷霆和火焰烧灼成焦黑的血液中甚至还夹杂着肺腑的碎片,散发着阵阵的焦糊味。

远处的苏怡在沈言身形倒飞出擂台的一瞬间便纵身从石台上跃起,仿若一只展翅的火风般滑翔而來。

在看到沈言侧身躺在地上,蓦然吐出一大口黑血后,苏怡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紧。

当她的身形落在前者身边的时候,面上的神情再度恢复了清冷和高傲。

蝶依的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來,眸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冷笑看着倒在地上的沈言。

心道这家伙自己给自己惹下的麻烦,这会儿总算是要倒霉了。

而罗定还有诸峰的一众弟子也不由得将尚处于惊骇中的目光落向了此处,旋即都是在心中暗自为沈言祈祷起來。

苏怡洁白的脖颈再度高高扬起,半响后方才俯视着沈言。

后者此时早已是血肉模糊,常人看见怕不要心悸不忍,可偏偏这个鸾凤般的女人面上,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丝挥之不散的尊崇和傲气。

似乎她站在这个地方看沈言一眼,就好似给了对方极大的尊重一样,。

此刻的气氛原本应该是沸腾的,因为沈言做到了剑刻九峰碑的壮举,可因为苏怡这有些莫名的态度,却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以这个女人高傲和受不了侮辱的性子,会不会在沈言落得如此下场后冷嘲热讽一番。

正因为所有弟子都不约而同的沒有发出丝毫声响,那原本准备宣布结果的长老也适时的体顿住了自己的话语。

宣布结果与否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先前两者落地的顺序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因为沈言离两者真气爆发的范围最近,所以被抛飞起來的高度也要比罗定更高上一些。

正因为这一点细微的差别,虽然导致沈言的伤势至少要比罗定重了数倍,可终归还是取得了胜利。

苏怡虽然摆出了一副俯视的姿态,但片刻之后,她却发现瘫软在地的沈言,目光只灼灼的看着远处那一方刻着狱剑二字的血浸石。

无视。

沈言虽然知道苏怡站在自己身边,但对方既然摆出了那样一副高傲的性子,他只会以无视的态度來还击。

因为此刻他几乎沒有了丝毫的战斗力,所以想要再如同先前那般对付苏怡,却也是做不到了,不过他的无视,却并沒有让苏怡勃然大怒。

在无数弟子以及罗定幸灾乐祸的注视下,苏怡樱唇微启,一句话却让众人尽皆愣住。

“沈言,等你伤好后,我们便拜堂成亲。”

苏怡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面上的高傲沒有分毫收敛,仿佛她能嫁给沈言,是无比屈尊了自己一般。

一众弟子皆是满面的不可置信,但看苏怡言语并非有假,当下心底沒由來的便是一阵惋惜,。

毕竟虽然沒有哪个人能顶住被无数弟子口口声声议论的压力,和苏怡结成道侣,但多少心底还是对这个天之骄女有一丝幻想的。

譬如发生一些什么暧昧的事情,亦或更甚者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但显然所有人都是在异想天开,高傲如苏怡,又怎会看上任何一个人……若非沈言强吻了她,她又怎会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般轻贱自己的言语。

不过以苏怡的念头,沈言必然会满心欢喜的答应下來,因为无论是从外貌,亦或是实力和资质上來看,她都具备让人垂涎的资本。

“咳,。”沈言咳嗽了一声,不顾从嘴角溢出的焦黑血迹,而后挣扎着用血肉模糊的胳膊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他环顾四周,看到无数弟子妒忌,惋惜,艳羡不一的目光,不由得在心头淡淡一笑。

触及罗定那择人欲噬的目光时,沈言脸上的苦笑倏然收敛,毫不掩饰的一眼回瞪了过去。

罗定对于苏怡的感情,只能算作虚荣心和占有欲占了大半,因为整个万剑宗能配上他,而且年龄合适的女修,似乎也只有后者了。

因此苏怡说出这番话來,因为有先前沈言强吻在先的事情作为铺垫,所以罗定并沒有觉得多么难以接受。

他之所以憎恨,只是觉得沈言抢走了原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疯女人,还不帮我一把。”沈言瞪了罗定一眼后,终归发现自己沒有能力从地上站起身來,于是只能对着远处准备看他笑话的蝶依喊了一声。

不过因为触动了伤势,所以吃痛之下,他又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说谁……”蝶依本來还噙着一抹冷笑,听到沈言在众人面前仍不改口的如此称呼她,顿时柳眉倒竖嗔道。

不过话还沒有说完,却见沈言的神色略微一沉。

蝶依心头沒由來的一紧,然后竟然不由自主的轻移莲步,而后将满身血肉模糊……几乎被灼烧成糊状的沈言给搀了起來。

沈言被蝶依搀起來的时候,发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不能动了一般,只是有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已经麻木的体表直接深入到了骨髓。

他不由猛的一颤,差一点便再度跌了回去,蝶依微不可查的轻呼一声,搀着沈言臂膊的双手微微用了些力气,方才将其稳住。

她能感受到沈言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因为她此刻触碰到后者的皮肤时,方才发现几乎完全成了炭状物,根本感受不到丝毫的温热。

究竟是怎样的毅力,才能硬生生的忍住如此恐怖的伤势沒有痛呼出哪怕一声,蝶依心头有些不自禁的悸动。

相比之下,远处只因为真气消耗殆尽而乏力的罗定,因为撞击而受到的一点点伤势简直就是轻的不能再轻了。

“疯女人,带我去峰碑处。”

沈言有些奇怪,为何那个万剑宗的二长老楚青衫沒有出面……不过这似乎并不重要。

总之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此战的的确确是他胜了,楚青衫不出面的情况,或许也正是因为有要事而脱不开身。

“不如我帮你……”蝶依刚刚发出声音,却见沈言猛的转过了头來,眸子里的冷光森然闪烁,让她心头猛的一颤,接下來的话也不由得收了回去,。

“我沈言做事,必有始有终。”沈言因为伤势的缘故声音并沒有多大,但却仍然让在场的所有弟子听了个真切。

而那先前主持战斗的内长老可能也接到了楚青衫,亦或是衍天辰、凌霜等人的示意,因此眼见着沈言准备朝血浸石走去,也并沒有出言阻拦。

罗定倒是有心想拦,可却是无力之极。

他的意志毕竟还比不得沈言,此刻身体乏力之下,又怎么可能硬生生的依靠毅力从地上挣扎着站起來。

不过罗定丝毫沒有觉得自己比沈言的意志力差,他认为后者绝对是因为大长老所教授的玄术太过厉害,所以体内的真气还有剩余。

其实他压根就沒有想到,沈言体内的真气不是还有剩余,是几乎沒有动用过多少。

不过爆体三阶段的力量的的确确超乎了沈言的想象,在那极限的力量结合了雷霆之力的一拳挥出去后,他瞬间便从爆体三阶段的状态中脱离了出來。

而此刻所受的伤势,若是放在常人的身上,只怕能将对方生生的痛死。

不过沈言因为以极大的毅力让自己完全忍受住了这种痛楚感,所以在众多弟子的眼中,只道是他外表的伤势看起來恐怖,实则沒有多么严重。

不过无论他人的看法如何,沈言终归是不在意的,他所在乎的,是自己终于是做到了整个万剑宗从未有弟子做到过的事情。

剑刻九峰碑。

此后只要万剑宗不灭,那么九峰之上……便永远都有着“紫薇”二字,等到下一次再出现这样的绝师天才,也许才会让这些字迹统统被抹去。

虽然结局尚能入目,但沈言却觉得自己的的确确太丢人了些,。

敞若大长老出手,怕是只需要一个眼神,万剑宗便无人是其一合之敌。

不过沈言知道,到了大长老这样的层次,根本不可能会去争执这些无谓的虚名。

沈言忍着咽喉中的灼痛感,唤了一声疯女人,示意她搀着自己走到天狱剑峰的峰碑之下。

蝶依虽然心中略有些嗔怒,但在这种事情上也沒有和沈言争论……虽然无论后者是不是惜诵之主,但此刻似乎也已经不重要了。

至少蝶衣从沈言的身上,发现了第一个优点,,坚毅不屈。

从某种程度上來说,她与沈言、叶东來以及寒碑颂等人也已经能算得上朋友了,既是朋友,那在这种时候,她也沒有道理去落沈言的面子。

但就在两人迎着无数弟子的注目下准备踏出步子的时候,苏怡却猛然身形一动,穿着一袭红裙的傲人娇躯便挡在了沈言的面前。

“你还沒有答应我所说的事情。”苏怡面上的神情依旧高傲,甚至带着一种鄙夷,仿佛同沈言多说一句话,都是后者莫大的荣幸般。

沈言面色终究还是冷了下來。

他望着女子那张精致到能让无数女人黯然失色的绝美脸庞,良久方才漠然的嗤笑出声。

“娶你。”

苏怡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她还沒有说话,沈言却“呸”的一口唾沫直接吐在了那一双用金线绣着两只鸾凤的绯红色绣花鞋上。

“你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