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二四律令之符咫尺天涯

独步苍澜 四百二四 律令之符、咫尺天涯

“蝶依。你顷刻前往我居住的山峰。带着青萝等人速速离开。迟则生变。”

叶东來神情凝重的和楚青衫对视一眼。然后利用真气传音道。

蝶依虽然极其不解。但也知晓此刻并非询问的时机。而且她感觉到。所谓的惜诵之主。很可能是她一度认为不可能的那个家伙。

因此叶东來话音落罢。她便沒有丝毫的迟疑的点了点头。

“沈兄之事到此为止。但苏怡我警告你。。下不为例。”

叶东來将沈言托起。而后冷冷的扫了苏怡一眼。话音落罢。却又看向了浅雨潇。

“敞若再有下一次。任谁求情都沒有用。”

苏怡微微张了张樱唇。似是想要说些挽回自己颜面的话來。但叶东來却直接抹出一枚润圆的玉片。其内无数的荧光闪烁。那复杂的花纹也在时隐时现着。

“律令之符。。咫尺天涯。”

随着啵的一声轻响。叶东來手中的玉片蓦然炸开。在一瞬间却仿佛有着一滴血珠随着玉片同时轰然炸裂开來一样。

这并非错觉。而是大长老在其间留下了一道血印。

催动这符印以叶东來的修为尚有不足。更何况只有大长老才知晓天机阁的位置。

因此想要让这律令之符带他们去天机阁。也唯有引爆其间那一滴残留的血印才能做到。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化为漫天玉屑的律令之符竟然散发出点点晶莹的光芒。而后飘然洒落在叶东來两人的身上。

当那晶莹的玉屑将叶东來与沈言覆盖后。前者福至心灵般的往前踏出一步。

而后……倏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楚青衫骇然之余。却又露出了一丝艳羡之色。

咫尺天涯类的神通很多。但既然以咫尺天涯四字单独划分出这一门神通。也可以想象到最高端的地步。便是所谓的一步天涯。

大长老到底能否做到这样的地步沒有人知晓。但楚青衫却知道。大长老既然能以自身精血制出律令之符。可想而知他将这种神通领悟到了怎样的程度。

当叶东來的身影消失后。蝶依略微迟疑了片刻。竟是纵起身形跃上半空。而后直接飘然远去。这场迭迭起伏的戏剧。终于在主角消失后完全谢幕。

众多弟子见沈言离去。罗定也不知何时恢复之后直接离开。终于是回味般的看了看那血浸石上的紫薇二字一眼。

这场动人心弦的战斗。还有沈言那直面烈焰雷霆的身影。或许在数年后。仍会被万剑宗的许多弟子在茶余饭后闲谈乐道。

在无数弟子尽皆慢慢散去后。硕大的天狱峰巅再度空荡了起來。

苏怡呆呆的站在原地。兀自回忆起沈言挣扎从地上站起來。对叶东來大声喊出“放她走”后再度跌倒在地的场景。

想了许久许久。她终于是紧紧咬了咬樱唇。将这一丝淡淡的悸动抹去。反是在心底不断的编排起沈言的不是來。

比如说……若非对方强吻了她。她又怎么可能在众多弟子眼中变成这般无可理喻的模样。

死有余辜。苏怡恨恨的在心中暗道一句。却仍然沒有打消掉自己的这个念头。

“师尊……”苏怡似乎很快从失落和怨恨的情绪中恢复了过來。甜腻腻的喊了一声。

敞若沈言此刻听见这般腻人的声音。只怕会很难将她与那个高傲的鸾凤联系到一起去。

不过苏怡也仅仅只是在自己师尊。又同为女修的浅雨潇面前这样罢了。

此时天狱剑峰之上。目力可及之处甚至连楚青衫都早已离去……在仅剩下她二人的情形下。苏怡倒也沒有在意。

“你啊你……”浅雨潇眸中本來还泛着一丝疑惑和担忧。毕竟叶东來和楚青衫的态度实在有些怪异的紧。

但听到苏怡撒娇的声音。浅雨潇心头那一丝责备也化为了溺爱。

“怡儿。那沈言你万不可再去纠缠于他。否则……叶东來那人绝不会卖为师的颜面。”浅雨潇面上的表情稍稍有些复杂。

言语之间。她竟是轻轻的将玉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似乎能感触到长裙之下那火凤肚兜散发着的温热感。

“那个登徒浪子辱沒我的清白。更让我今日在众位师弟师妹面前丢尽了脸……”苏怡面上的神色一滞。然后紧咬银牙恨声道。

略微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更何况他根本不愿同我结为道侣。难道我便要背负着被她强吻的耻辱让众多师妹们耻笑么。”

浅雨潇明眸微微闪烁了一下。旋即摇了摇头。不待苏怡发脾气前。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此事暂且作罢。但你绝不可再去触怒那叶东來。否则下一次就不会如同今日这般好运了。”

苏怡樱唇微微张了张。似乎想要辩驳什么。但看到浅雨潇眼底深处的无奈和忧虑。只好苍白着脸点了点头。

“敞若……你真想同那沈言结为道侣。倒也不无他法。”

浅雨潇沉吟片刻。忽然望着一脸挫败的苏怡轻声道。

“什么办法。”苏怡蓦地抬起头來。转瞬间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显得太过焦急了。于是不由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

但浅雨潇却并沒有在意这些。毕竟苏怡这样的天之骄女。只要还在万剑宗一日。那便绝难以容忍众多同门用各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因此选择嫁给沈言。也是唯一合情合理解决暗地里无数嘲讽与耻笑的方法。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为师观那叶东來桀骜不驯。偏又有情有义。”浅雨潇迟疑了一下。粉嫩的红唇微微开合起來。

“想來那沈言也理应如此……所以你那不服输性子。也许才是这件事的诱因和根源所在。”

浅雨潇的话比较婉转。因为苏怡的性子根本不是不服输。而是目中无人目空一切……

往常她在万剑宗笼罩万千光环。加上有着天月剑峰首席的名头。这般姿态也不会叫许多弟子觉得别扭和不适应。

至于叶东來。往年哪里会去管顾这些无聊的事情。

不过此次有沈言在。却将苏怡这种目中无人的性子无限放大……最终成为了此事的诱因。

沈言忍不了自然会用自己的方式惩处苏怡一番。而后者却又在他重伤时出手差一点便被绝了性命。所以即便往常只会看着那一株凡梨树的叶东來。也是露出了自己的锋芒。

面对这个人的愤怒。除了大长老。整个万剑宗都无人能承受的起。

所以浅雨潇只能选择让苏怡忍气吞声。而不是卷起袖子去替她报仇和讨回公道。

甚至于先前叶东來的举动。让她刚刚砰然跳动的芳心顷刻间便凉了半截。

因为只有对方心中根本沒有她这个人的时候。才会毫不在意她的看法去对苏怡出手。

这样一來。浅雨潇自然也就明白了自己的话对叶东來并不管用……也许下一次苏怡在这样不知事。只怕真的会被废弃了修为。而后弄断手足经脉。

苏怡虽然有心反驳。但她毕竟还不笨……只是那种高傲已经从出声到现在融入了了她的骨子里。甚至成为了一种本能。

浅雨潇此刻的话明摆着就告诉她你的态度有问題。于是苏怡微微张了张樱唇。想了想却又识相的一言不发了。

此刻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毕竟她现在唯一牵系的到底是怎样才能让沈言那个该死的家伙娶自己。将这件事后续的影响完全消除掉。

“所以……如果想要他娶你。首先就收起你那不服输的性子。稍微忍让一些。”

浅雨潇抬了抬绝美的眸子。望着苏怡的俏脸意味深长的道。

“师尊。你的意思是……”苏怡沉吟了片刻。然后有些颤抖着出声询问道。

“他怎样说你便怎样去做。想要让他娶你。那便要知道你怎样做他会娶你。所以你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性子稍微抑制一些。至少等他回來之后。道歉与认错是一定要的。”

苏怡的酥胸一下子忍不住的上下起伏了起來。在浅雨潇的眼中形成了一道惊心动魄。不断跳动的弧线。

不过她的眸子里却沒有艳羡和垂涎。因为她自己的那一对酥胸。也许比苏怡的还要硕大。还要让人惊心动魄。

“让我去给他认错。不可能。”苏怡使劲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然后直接在浅雨潇面前失态的喊出声來。

“怡儿……”浅雨潇眸中的神色一下变得有些愕然。不知道为什么让她去道歉和认错这般平常的事情。会让苏怡的反应这般激烈。

不过浅雨潇却小看了苏怡的自尊心和那与生俱來的高傲。更何况苏怡此刻心底完全都是沈言那一副对她极尽嘲笑鄙夷的模样。

“娶你。当你某天能收起自己那可笑的高傲和目中无人姿态的时候。再跪下來求我吧。”

该死该死该死。苏怡猛的跺了跺脚。竟是连和浅雨潇道别都沒有。满面寒霜的直接跃上鸾凤剑。顷刻间沒了踪影。

浅雨潇苦笑着摇了摇头。转瞬却又叹息了一声。这些事情也只能任由苏怡自己去解决了。毕竟她无论说些什么。都只能是建议罢了。

因为沈言的身后。有着大长老和叶东來。那么只要他选择不娶……倾整个万剑宗之力。也无法逼迫于他。

更何况。她此刻还心系着楚青衫和叶东來那番神神秘秘的态度到底是为了什么。

于是乎沉吟一番之后。竟然是直接循着楚青衫先前离去的方向架起碧寒光纱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