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二三生机近绝

独步苍澜 四百二三 生机近绝

“你。。”蝶依被这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弄得完全不知所措了起來。直到叶东來从楚青衫手中接过沈言查探起伤势后。她方才不可置信的盯着苏怡惊声道。

苏怡似乎也被那从天而落的血线给弄得心神紊乱。她的神色中满是慌张。

于是在蝶衣近乎斥责般的惊呼一声之后。苏怡竟是不自主的娇躯一颤。仿佛被吓到一般。

不过转瞬之间。她却是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勉强算是镇定了下來。

“他既然不愿意同我结成道侣。就算身陨也是死有余辜。”苏怡在镇定下來后。反而一反先前慌乱的姿态。冷冰冰的道。

她有什么错。局面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完完全全都是沈言自身的问題。

苏怡冷漠的瞟了一眼被叶东來平放在地上的沈言。冷冰冰的眸子深处虽然掠过了一丝犹豫。但却转瞬即逝。

在这瞬间的情绪转变之间。苏怡便转过了身躯。准备离开天狱剑峰。

“伤人在先。便待如此离去。”

蝶依还沒有出手阻拦。叶东來身形一晃。竟是倏然站定在苏怡面前。寒声说道。

楚青衫微微一愣。然后看了看平躺在地上。似乎只剩下一口气的沈言。不由的微微叹了一口气。并沒有去阻止叶东來举动的意图。

叶东來本身只是周天境修者。根本不足为虑。但他背后的叶家。如若剔除大长老……那么就算是十个万剑宗。也只会被对方一根指头给碾死。

而此刻叶东來正处于气头之上。楚青衫出于大局。也不敢随意去阻拦他。

更何况苏怡天资虽然很不错。但比起罗定。付宁等人还是略差一筹的。

这样一想。若是叶东來仅仅是为了给沈言报仇的话。那么舍弃苏怡万剑宗也还是可以接受的。只要浅雨潇不出现。暗里明里的长老都不会去阻止接下來将要发生的事。

“他逞强和罗定两败俱伤。此刻落得个生死不知的后果。完全是咎由自取。你还要我怎样。”苏怡扬了扬脖颈。因为叶东來比她要高很多。

她的言语之间满是漠然。仿佛根本不在乎沈言是生是死。

如果不是知道叶东來隐藏的实力有些恐怖。苏怡可能连这样一句话都不会说出口來。

而且她也相信。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两者在名义上又是同门……叶东來应该不可能会对她一个女修做出怎样不可理喻的事情來。

“我叫你怎样。”叶东來呼吸微微一滞。旋即笑出了声來。但转瞬之间。声音却蓦地冷冽森然下來。

“我不叫你怎样。但此时沈言生死未卜。那我便废了你九成修为。断你手脚经脉……让你也落得这般结局。”

叶东來言至此处。仿佛根本就沒有看到无数弟子目光中的难以置信。似乎很难想象他面对着苏怡怎么会做出这样一个抉择。

这番话落罢。苏怡俏面上也是闪过一缕诧异之色和惊惧。

敞若真的被叶东來废掉九成修为。而且还断掉手脚经脉。那么她的后果可想而知。这一副国色天资。也绝不会是她的本钱。反而会成为灾难的诱因。

修为尽去。手脚经脉尽断。

也许到时候除了她自己的师尊。整个万剑宗不会有一个人对她如此前这般敬重。

那些她曾经鄙夷过。讽刺过的外门弟子。甚至是杂役弟子……说不定便会欺辱到她的头上來。到时即便真的被无数了落井下石之人辱沒了贞节。她又能如何。

念及此处。苏怡面上的诧异和惊惧更甚。甚至原本红润的面庞已经变得惨白。

因为她此时已经感受到了叶东來所散发的恐怖气息。周天境大成……甚至可以说半步小圆满境界。身合一方天地。对付她绝对是手到擒來。

“你以半步小圆满境的修为对同门出手。可还有廉耻之心。”

见叶东來眸中的杀机和寒意不似有假。苏怡急中生智下竟是说出了这番话來。

叶东來周身的气势为之一顿。眸中的杀机和寒意转为了讥讽和嘲笑。

“我总算是明白沈兄为何以这样的态度对你了……”

“周天小圆满境对你出手便是欺压你。那我且问你。沈兄连破万剑八峰。而后同罗定一绝乾坤。身负重伤仍以绝强的毅力完成剑刻九峰碑壮举。。”

“此为以强欺弱否。”叶东來的眸中嘲讽毫不掩饰。声音里也完全蕴藏着对面前这个一袭红裙女子的鄙夷。

“他真气枯竭。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时。孑然立于天狱峰巅。面对灼灼逼人如你。他可曾退却半分。”

“以你半步神醒境的修为。对已经力竭的沈兄出手。难道是所谓的以弱胜强么。”

苏怡面上的高傲和惊慌一下子敛去。她虽然对自己连番做出的两个错误决定。出剑以及击飞沈言有着那么些许的愧疚感。

但以她的性子却又如何会让别人如此斥责于她。是以叶东來虽然言辞恳切。但落在苏怡的耳中。却只听见了对方那沒有丝毫掩饰的嘲讽和鄙夷。

“如何。无话可说了。”

叶东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而后望面色沉静。却根本沒有露半分歉疚和悔意的苏怡道。

“既如此。那便先破你丹田……而后再断你手脚经脉。至少以你这般秉性。纵然步入上境。也必然是祸非福。”

苏怡不置可否的翘起鲜艳的唇角。似乎知道自己无路可退。也沒有了同叶东來辩驳的意图。

叶东來也丝毫沒有怜香惜玉之心的蓦然抬起右手。便准备一掌印向苏怡的丹田。

一旁的蝶依面上虽有不忍之色。但看了看躺在地上似乎已生机尽绝的沈言一眼。终究还是收起了自己那一丝可笑的怜悯之心。

就在叶东來准备落掌之时。天际却突然传來一声清冷的厉喝。

“叶东來。。你意欲何为。”

叶东來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心道这女人怎么也跟來了。

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风姿绰约的浅雨潇已是清清冷冷的落在了他的身侧。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盯着他。不过最多的还是愤怒。

看來叶东來对苏怡出手的举动。确实已经触怒到了她的底线。

“我意欲何为。你且问问你的好徒弟……”叶东來沒有回答。反而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而后竟然是……再度将手掌抬起。

“叶东來。。。”本來正打算出言询问一脸无所谓表情的苏怡。但看到叶东來毫不迟疑的动作。浅雨潇仓促之间猛的迎上叶东來的那一掌。

两者实力虽然有些差距。但叶东來废掉苏怡的修为自然也不需要动用全力。因此同为周天大成境的浅雨潇很轻松的便接下了他这一掌。

在挡下叶东來这一掌后。浅雨潇一边怒火冲冲的用一对俏目盯着前者。一边不着痕迹的挪动脚步。将苏怡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哦。你有意见。”叶东來眉头微微一挑。旋即轻佻的在浅雨潇凹凸有致的娇躯上上下打量着。轻笑着问道。

不过楚青衫却嗅到了他笑容之下的那一抹森然意味。不过苏怡是浅雨潇的弟子。后者也断然不可能袖手旁观。

这样一來只能祈祷不要惹怒这个煞星了。否则叶家一怒。万剑宗绝对会尸横遍野。在一夜之间覆灭。

“意见。”浅雨潇狠狠的瞪了叶东來一眼。“你一出手便想要对付我的弟子。还敢问我有什么意见。”

“怡儿她纵然又错。但她年幼无知。你又怎么能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浅雨潇自然不知道苏怡对沈言所做的一切。所以此刻的一番言语显得振振有词。

不过周围的一众弟子虽然早就被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弄得神经错乱。但听到浅雨潇的话。还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毕竟无论是谁。都能看出刚才沈言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若是按照她的说法。那么苏怡还真的将以大欺小。以强欺弱两者全给占了。

苏怡此时似乎也有些尴尬。不过以她的高傲和自我意识。在一瞬间就将这种尴尬的心理抛诸到了脑后。

“年幼无知。好一个年幼无知。”

叶东來怆然冷笑一声吗。然后猛地侧过身去。伸出右手指着沈言。

“你且看看她所做的一切。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留手。”

不过话音刚落。叶东來的神情却突兀的一愣。旋即面上的冷意尽去。因为沈言居然捂住胸口。而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來。

他先前虽然喂下了一粒复生丹。但也仅仅是让沈言的生命气息流逝的稍微缓慢一些罢了。此时后者竟然苏醒了过來。何尝不令他兴奋。

沈言虽然是从地面上站了起來。但他站起來的一瞬间却从胸口。腹部以及刚才在争夺之时被楚青衫的力道反震到的背部掉下來大大小小的数块焦黑血肉。

他虽然是站了起來。不过身躯却在不断的摇晃着。仿佛下一秒便要再度摔倒一般。

“让她走。”沈言的目光很平静。仿佛这森然可怖的伤口都在别人身上似的。

他勉强适应了一下脑海中的眩晕感。而后看也不看苏怡。只是望着叶东來沉声道。

“可她差一点便让你丢了性命……”叶东來还待说什么。沈言的神色却一下子变得不可动摇起來。

“我说了。让她走……”

沈言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一些。然后猛的朝后倾倒而去。

随着一声轻响。沈言再一次仰面倒在了地面之上。溅起一地飞扬的尘土。

叶东來此时也顾不得苏怡。身形一晃再度出现在了沈言身旁。

他探查了一番沈言体内的状况。本來还因为沈言苏醒的欣喜之色一下子瞬息隐去。

蝶依和远处的苏怡。看见他这幅模样。居然沒由來的同时面色一紧。不过谁都沒有在这个时候问出声來。

“神魂沉寂。生机近乎灭绝……”不过叶东來并沒有刻意卖关子。站起身來之后。沉声将沈言的伤势念了出來。

“那……那该怎么办。”浅雨潇似乎已经知道沈言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自己弟子的缘故。于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询问道。

叶东來沉吟片刻。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传闻洞天机知天晓地。想來一定有办法可保沈兄性命。而大长老也嘱咐他前去寻求洞天机相助……所以我二人这便赶往天机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