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十那个地方

四百三十 那个地方

当沈言二人來到万剑宗深处的某一座山峰之上时,却发现青衫男子居然站立在两方人的中间,

左侧是沈言等人很熟悉的楚青衫、衍天辰等长老,右侧却唯有三个人,

其中甚至还有着一个令沈言目瞪口呆的人站在那里,而他身上所散发着的气息,至少比先前暴增了数倍不止,

严青,周天境小圆满的修为,

沈言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个面色阴沉,浑身杀意的青年,根本无法将他和先前的严青联系在一起,

“怎么……很惊讶。”青衫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两人的气息,忽然转过头來淡笑着道,

沈言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落在了严青身旁的两人身上,

一名身上散发着深不可测气息的老者,另外一人则是一袭金丝线镶边,翡翠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他和严青的模样有些相似,不出意外应该便是父子,

“沒必要这副表情,或许我应该告诉你真相了。”青衫男子的神色蓦然一变,直接便是杀意凛然的看着沈言以及叶东來等一众人,

这番变故不但让还处于惊讶中的沈言措不及防的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连叶东來都谨慎的稍微往他身边靠了靠,

甚至于连严青以及他身边的那老者和中年都有些异样,继而皆是有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

“好吧……其实真相很简单。”青衫男子杀意凛然的话语略微一转,再次变成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看你这般惊讶的模样,应当是同这个一脸臭屁的小子是认识的,而且从你惊讶之后转为恍然的表情,便可以猜出你应该在方才还见过他一次……”

“你之所以惊讶的原因,想來应该是归结于先前那个云姓的女子了。”青衫男子话音落罢,沈言眼中的谨慎再度变成了惊骇,这都能推测出來,

不过对于青衫男子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还有心思开个小玩笑弄得他和叶东來差一点忍不住动手,仍是有些啼笑皆非,

“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沈言啼笑皆非归啼笑皆非,但发现严青等三人和似乎受了不轻伤势的楚青衫沒有再度打起來的意思,便出声询问道,

他这句话问出來,严青等三人也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了青衫男子的身上,

“愚昧的人啊……”青衫男子有种无奈之极的感觉,甚至还拉长了声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先前算漏了一点,便是这一点,但从必然的结果上來看,本不该有这一点漏洞,那就只能是你先前去山门处带回云拾霜时所发生的事情。”

“而这个老家伙和这个大叔你显然是不认识的,但看到他却又一副震惊的样子,那就明摆着是告诉我,你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连续见到了他两次……而且他前后的反差很大。”

沈言本还想如同叶东來一般反驳一两句你说谁是愚昧之人的话语,但听到他侃侃而谈,却又不自主的将注意力集中了过去,嘴唇嗫嚅了一下却还是收回了自己的话,

“我所漏掉的一点,并非算漏,而是你压根沒有将该说的东西都告诉我,你遇见他的事,你并沒有告诉我……”

青衫男子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无奈,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推测出一个正确的结果來,

所以现在……他也无能为力了,如果知道先前那个带來消息的女子和除他们以外的人见过面的话,他绝不会冒冒失失的便跑來这个地方,

因为如果那些人的主力仍隐藏在暗处,那么他们为了逼出楚青衫以及和他一起的所有人,必然只会排除无关重要的棋子來探路,

但现在漏掉了如此至关重要的一条信息,就只能是逼迫对方直接站到明面上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手了,

他们的目的是沈言身上或者牵扯到的某些东西,那么只要将沈言擒住就可以直接离开此处……而楚青衫、衍天辰以及那个未曾见过的长老,似乎根本不是严青三人的对手,

万剑宗内,当然不是无人能抑制住这三个人,毕竟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人, 也不过是周天晶障巅峰罢了,说的好听点这叫做半步上境,但真的比起來,周天晶障只能算是渣罢了,

万剑宗内虽无上境强者,但隐藏在暗处的那些隐世长老之中触摸到晶障的人也不少,以多打少之下要留下这些人也是极其简单的事情,

最不济也不可能让他们当着自己的面,将沈言给劫走,

可问題是现在楚青衫三人根本沒有丝毫的机会将消息给传递出去,对方之中那个周天晶障的老者似乎依靠自己的强悍实力,强行抑制住了周围一小部分天地的波动,让他们将消息传讯出去的可能性化为了虚无,

“严影,你身为万剑宗宗主,居然勾结魔门……枉老夫身为万剑宗二长老,竟沒有及时看穿你的狼性联合诸多长老将你弹劾。”楚青衫似乎已受了不轻的伤势,但看见随着青衫男子的话音落罢,严青身旁那老者的神色似乎变得有些难看了起來,当下便是厉声道,

他虽然不清楚这个莫名其妙的青衫人到底是哪一边的,但想來和叶东來两人一起出现,也理应不会和严影等人是一伙的,

所以此刻他做出了一个很正确的,也是青衫男子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拖延时间,

“这么说來……”沈言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和古怪起來,他从青衫男子的言语中听出來了一件事,似乎之所以局面会变成现在这样,完完全全就是自己隐瞒了看到过严青这一件事,

虽然也算不上隐瞒,毕竟他压根就沒有将严青和此事联系在一起,

当然如果沈言再早些时间赶到山门处,他从严青的字里行间就能判断出不少东西,

当时严青因为心急的缘故,在让云拾霜进入山门之后,所说的话是带她前去通报万剑宗宗主……但众所周知,万剑宗宗主其实一直在闭关,

沒料到此番出关,竟然就直接暴露了这位宗主的狼子野心,

沈言话音刚落,那一直沒有说话的老者却突然面色一沉,恍然大悟的厉喝出声,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血腥味,低沉的仿佛夜幕笼罩下一大群的吸血蝙蝠挥动翅膀的感觉,

“拖延时间,想法不错,但似乎在这个时间段,你们所能依靠的隐世长老也根本沒有脱身的机会……”

也不顾自己的一番话让众人面色各有变化,老者的目光忽然便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好熟悉的气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何人之后,但你身上却有着那里的气息,所以今日无论谁來此地,你都必须要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

沈言本來一直都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不过在老者的话音落罢之后,他直接便是冷笑一声,

“好你个痴心妄想的老贼,小爷劝你快快将请青萝和寒碑颂等人放掉,否则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这一番话本该是让一般颇为自负的修者如雷暴跳的,但是当他话音落罢,青衫男子却一下子面色大变,

(愚昧啊……这样一來,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了,你不是明摆着告诉自己很看重被他们抓走的那几人么,)

当然青衫男子只是在心底嘀咕一番罢了,在这个时候他的思绪几乎已经运转到了极致,不断的推算着让局势逆转的可能性,

果不其然,沈言话音刚落,那老者本來阴沉的面色上突然掠过一丝疑惑,不过片刻之后他就转过了头去,

“严影,你们抓了他的朋友。”

那中年男子有些犹豫的将目光落在了严青的身上,后者思索了片刻,旋即恍然,

“回禀师尊,我们的人的的确确是在叶家那个小子居住的地方抓住了三个人,两男一女。”

严青的话刚出口,沈言便猛地攥紧了拳头,而他这番喜形于色的表现,却让青衫男子不由得再度叹息起來,这样一來明显的就是让别人去用那青萝等人來威胁他了,

“哈哈哈哈……小子,听见了么,你的朋友在我们的手中,告诉我你从那里得到铸体玄术是什么,否则我一定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老者听到严青准确的回答,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不过转瞬却又一副阴沉无比的模样,

沈言听到他的话,心头沒由來的一跳,暗道一声铸体玄术,莫非是龙象金身诀,

而叶东來心头也是一突,怪不得当时藏匿在人群中的那个身影会在轻轻的舔舐了一滴沈言的鲜血后面色狂喜,想來应该是从那血液中辨别出他体内那恐怖的生机了,

“你……先放了他们。”沈言思量片刻,终于是咬牙启齿道,

他虽然不愿意将龙象金身决交给这明显图谋不轨,甚至有着其他阴谋的老者,但关乎青萝等人的生死,却不由得他不暂时屈服,

“你沒有讨价还价的资格。”那老者眸中冷芒一闪而逝,旋即又闪烁起明灭不定的精光來,

“看來你并不看重那铸体玄术,想來你在那个地方得到的东西还不少……我改变主意了,你至少要将从那个地方得到的东西交出三样來,少一样我便杀一人。”

沈言蓦的低下头來,站的稍近一些甚至能听到他强自压抑的粗重的呼吸声,他甚至根本不知道对方所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是哪里,

当然如果对方口中的铸体玄术是指龙象金身决,那么“那个地方”应该就是沈家祖坟,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不顾一切答应对方的条件之时,青衫男子却蓦然开口,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那个地方我和沈言都曾有幸入内……”

PS:谢谢霖雅和碑颂的票票~~第二章稍迟了点,因为刚刚雷阵雨的缘故关了下电脑,不过还是更出來了,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