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二去上云城等

四百三二 去上云城等

魔宗老者爆发出那么明显的森然魔气,在万剑宗极深处的那些隐世长老自然不会察觉不到。

但等一众或年迈或美艳的老者与美妇出现在叶东來面前的时候,他只是从鼻中发出了一声冷汗,旋即直接留给了众多隐世长老一个略带讥讽的背影。

不过却无人敢有半分颜色,叶东來的身份在底层弟子之中可能还算秘密,但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就根本不算什么秘密。

苍木叶家嫡子,万剑宗沒人能动的起。

就连魔门的那些人,如果并非必要,在知晓了叶东來身份的情况下,也还是会不自觉留手几分的,因为一旦杀掉这个叶家家主的嫡子,便等于同整个叶家站上了对立面。

魔门虽然敌人不少,但也绝不会愿意平白无故的再多出一个死敌來。

杀伐果断的魔门尚且如此,万剑宗一众长老的态度就自然可以想象了。

因而叶东來大摇大摆的直接穿过人堆御空离去,却仿佛被众多长老视为了空气一般。

以至于本想抓住个不长眼的家伙发泄一通的叶东來,只能憋着一肚子的火往自己居住的小峰而去。

至于身后那些长老们到底谈论些什么,他显然沒有兴趣知道,该打的时候不來,人都抓走了才到,还真如同徐帘那家伙所说的一样,,也就顶个屁用了。

“事情似乎变得有趣起來了呢?”

回到叶东來居住山峰上的徐帘露出了一丝有些玩味的笑容,然后蓦然站定。

“你指什么有趣的事情。”叶东來刚刚好落在峰巅,听到了他的声音,不由得有些沒好气的问道。

“苍云郡势力的洗局,,开始。”徐帘微微眯起了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许久许久以后,直到叶东來都等的有些不耐烦后,他才猛地沉声道。

“你,。”叶东來忍不住的抬起了眉头,似乎觉得徐帘有些莫名其妙了,连他嘱咐叶家在不会影响到局势的情形下在雪云四周探察的那些侍卫都沒有通报给他任何消息,怎么这家伙站在万剑宗就能如此信誓旦旦。

不过还不待他想要嘲讽徐帘的一番话出口,便看见青萝、希麟和寒碑颂三人顺着山峰的台阶一步步的攀爬了上來,而她们后面居然还跟着蝶依。

“咦,你什么时候回來的,沈言呢?”蝶依一脸奇怪的表情,叶东來将沈言直接用律令之符带走之后,她回到这里却发现众人都不见,于是乎就在万剑宗四处找了起來。

“沈言被大长老带走了。”叶东來神色一紧,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如此说道。

“碑颂、青萝……你们三人哪里去了。”他斟酌了一下语气,却发现青萝三人都是一脸的茫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蝶依,这是怎么一回事。”见青萝三人的模样,叶东來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叶东來说沈言被大长老带走一事,蝶衣倒是不疑有它,所以也就沒有再在这个问題上纠缠下去。

“她们。”蝶依回想了一下:“我记得是在天、天……天意剑峰找到他们的。”

“李敬之,不过他已经死掉了,看來应该是有人从中作梗。”叶东來心头暗自沉吟了起來,有些疑惑青萝等人此刻的状态。

“青萝,你们怎么会跑到天意剑峰去的。”思索了片刻,叶东來为了稳妥起见,还是询问了一声。

青萝三人皆是对视一眼,旋即都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

“我只记得有人來跟我们说一位姓沈的公子有情,然后我们就跟他到天意剑峰上去了。”

青萝歪着头沉思了片刻,然后极其肯定的道。

叶东來将目光转向了寒碑颂,后者沒有表示其他的意见,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明显他也感觉出此事并非那么简单了。

“那人是谁。”

原本在一旁低头沉思的徐帘忽然出声,倒是让众人的目光都在一瞬间聚焦在了他的身上。

“……咦。”青萝檀口刚刚张开,却是蓦地一愣:“那个人……我记不起來了。”

“我也是。”

寒碑颂同希麟异口同声道,旋即对视一眼,眼底都是震惊,很明显到了这个时候,再白痴的人都能想到这件事背后隐藏的东西并不简单。

“该死。”叶东來低声暗骂了出來,面上是掩藏不住的颓然,不过想來也是,对方既然能放掉她们,自然有办法防止己方的人不暴露。

“徐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叶东來心头暗呼一声无奈,只好将问題抛给了徐帘。

他相信就算这会儿前有万丈深渊,后有千军万马,徐帘这厮挖地道都能给他们找出一条能走的路來。

“两条路。”徐帘抬起手指,叶东來神色一松,暗道这厮果然足够奸诈狡猾。

“一条就是静观其变,坐等万剑宗被灭,至于沈言我们自然用不着担心他。”

“放屁,这条路行不通,敞若万剑宗被灭,我那一株凡梨树就直接被毁掉了,近八年苦守付诸一炬,你负责的起。”

徐帘神色一滞,旋即嘴角微微抬了抬,似笑非笑。

(凡梨树,想要这种东西开花,可比得到一部天级法诀还要困难的多,)

心中虽然如此思索,但徐帘却并沒有直言,既然叶东來坚持,那肯定就代表着这株凡梨树上牵扯着他的梦想,他自然不会出言让其破碎。

“好吧。”于是顿了顿,徐帘耸了耸肩:“第二条路就是我们去上云城。”

“去上云城,你是在开玩笑么,我们去那里做什么,万剑宗此番赫然在弱肉强食的洗局名单之内,和上云城在某种程度上是处于敌对方的。”

叶东來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虽然对方的谋略的确让他佩服,但某些一眼就能看出是与非的事情,实在是不需要过多的去思考。

“而且沈言和上云城的关系势同水火,去那里岂非自投罗网。”叶东來的话并沒有说完,他的意思是,如果他们去了上云城,那么沈言知道后,肯定还是会赶过去的。

所以这个自投罗网并非指他们,而是指沈言。

“非也。”徐帘摇了摇头:“我们去那里只有一个目的。”

“什么目的。”叶东來诧异道,去那里还有目的,你真当上云城的欧阳岚是摆设不成,真正动用了护城大阵的对方,根本就是上境之下无敌的存在。

“等。”徐帘莫测高深的一笑。

“等谁。”

“除沈言外,还有何人。”

“这不可能。”叶东來本來还稍有兴趣的神色倏然消散开來,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吼出了声:“沈言怎么会出现在那里,那些人只会觉得离苍云西郡越远越好。”

青萝听到此处,黛眉已然紧紧的蹙在了一起,等叶东來的声音稍微停顿下來后,她便樱唇微启的轻声问了出來。

“叶师兄,沈大哥他到底怎么了,你说的那些人又是谁,是他们带走了沈大哥么。”

“沈言同他师尊在一起,谁又有那个本事能带走他。”

叶东來正有些犹豫,不知道应该怎样作答的时候,徐帘却突然出声道。

“……可那些人……”青萝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唇角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

“那些人是魔门孽障,沈言的师尊带他去除魔卫道了。”徐帘一脸正气盎然的模样,分毫沒有说假话的觉悟。

叶东來愕然的眨巴了一下眼睛,这也行,不过青萝关心则乱,听到徐帘的回答总算是安心了下來,一时之间倒也沒有发觉其他。

“好了,回归正題。”徐帘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眉头舒展开來的青萝,而后将目光收了回來,再度望向了叶东來。

“我仍然建议去上云城等沈言。”

“去那是自寻死路,你这简直是胡闹。”叶东來顿然嚷嚷了起來,丝毫沒有给徐帘面子的意图。

“不去便罢,那就坐等万剑宗被灭,雪云势力格局重新分化,到时什么时间能见到沈言,那可就不一定了。”徐帘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叶东來啼笑皆非,又无奈又愤怒,不过他本心还是觉得去上云城并不稳妥。

因为雪云诸多势力齐聚,纵然徐帘所说的洗局之事还沒有开始,但也决计不会远,那么也就代表这一件事,欧阳岚很快就会回到上云城。

所以去上云城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说不定还要让众人都因为这样一个错误的决定而受到牵连。

“我想知道,沈言出现在上云城的把握有多大。”寒碑颂倒是并沒有被叶东來影响到,思索了片刻,沉吟着出声道。

“完好无损的可能性七成以上,重伤的可能性两成五,见到尸体的可能性只有半成。”徐帘自信一笑,沒有丝毫停顿的说道。

青萝心头一紧,忍不住的将目光落在了叶东來的身上,关心则乱,她此刻已经失去了自己应有的判断能力。

(百分之百么,好恐怖,就不知此人是否在肆意放言了,若不是的话,这种程度的推理如果成立,这简直就是非人之所能,)

听到徐帘的回答,寒碑颂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略微平复了一下,他方才点了点头。

“我同意他的意思,去上云城等着。”

叶东來张了张嘴,发觉自己除了自投罗网和未可知的危险以外,实在沒有什么其他的理由不让众人去上云城了。

“我也一样,与其在这里干等,倒不如去上云城走一遭。”蝶依点了点头,先前她一直沒有出口,此刻却是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也只能这样了。”叶东來看了看青萝,见她虽然沒有表明态度,但也明显支持徐帘的意思,于是只能颓然的点了点头。

徐帘朝着他得意的笑了起來,一副毫不掩饰的小人得志姿态。

“即如此,事不宜迟便即刻动身吧。”徐帘笑罢,面色一正对着众人道。

“你……”叶东來有些为难的看着希麟,不知道怎样安排对方的去处,毕竟沈言交代了他要照顾对方的,可后者的修为实在不够看。

“我修为尚浅,此番便不跟着诸位去以身试险了。”希麟似乎看出了叶东來的迟疑,当下便是爽朗的笑了笑:“既然万剑宗也不安全,我就不在此等候沈兄了,这便离开此处。”

“你若是不介意,可以带着我的腰牌前去苍木叶家,虽无法进入核心子弟的圈子,但内族外姓子弟的修炼资源,也可以分配给你一份。”

叶东來想了想,将自己的腰牌摘了下來,然后递给希麟沉声道。

“既然如此,那希麟便却之不恭了,叶师兄大恩,日后必会相报。”希麟迟疑了少顷,并沒有去拒绝这份天大的际遇,反而是郑重的接过了叶东來的腰牌。

他不必沈言有着一个极其强大的师尊,虽然身体之内开辟了寻阴窍穴,但修为进展仍然太过缓慢,此番进入叶家内族,自然有着一番天大的飞跃。

不过希麟并沒有顺杆爬拉关系,他可以称呼沈言为沈兄,后者也可以称呼叶东來为叶兄,但他和叶东來的交情只能算勉强,因此才会唤一声叶师兄。

希麟接过腰牌,见众人都跃上了半空,也不再停留……免得迟则生变,而且听那个名为徐帘之人的言语,似乎万剑宗不但是不安全,而且很有可能要倒大霉,他可不愿意久留此地,免得受到池鱼之殃。

转瞬之间,希麟便顺着台阶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叶东來心头还因为徐帘的挤兑和小人得志的模样暗自不爽,于是当先便直接破空而去。

蝶依倒是有些疑问想询问他,于是便第二个提身跟了上去,寒碑颂一副酷酷的模样,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衫上的褶皱,方才纵身跃上半空,踏着真气旋流而行。

因为修为还不支持御空而行的缘故,所以青萝便被留在了山巅之上。

她正转头求助似的看向徐帘之时,却发现后者的眸中掠过一抹精芒,而后缓步朝她走了过來,青萝心头微微一凛,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莫急……我有一事问你。”徐帘嘴角泛起一丝莫名的笑意,而后漠然出声道。

PS:本來打算再写两章的,但只写了一章,不过有四千字,那么还有一章放进明天,继续两更,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