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三南秦九国

四百三三 南秦九国

“师尊,我们现在要去同其他人会和么。”

苍云郡某处,严青等一众人齐齐站在一起,等着魔宗老者的回答。

先前在万剑宗爆发出极显眼魔气的那老者,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整个人所展现在外的,完全就如同一个正道剑修毫无差别。

沈言面色平津的站在这魔宗长老的身旁,对方虽然给了他极大的自由,但他自己知道如果想要逃,只需要一瞬间身旁这个恐怖的晶障境老者就能擒住他。

“不必回宗了,我们去南秦。”魔宗老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坚定之色:“那里有着我祭天魔道一脉的一位上境师叔祖。”

沈言听到南秦倒沒有多大的反应,只道是大宋朝其他的郡地亦或者领地。

不过严青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师尊。

“南秦九国,难道我们要跨越大半个大宋朝的疆土,甚至还要途经羯罗。”

“不错,虽然不知道沈家的藏宝之地到底在哪里……”老者点了点头,然后阴沉的忘了沈言一眼。

“但就算是在苍澜领内,我们也暂且将他带走,待得万剑宗的风波稍微平息之后,再由师叔祖带我们前去那藏宝之地。”

严青此刻倒是明白了他师尊的意思,这分明就是……打算他们这一脉独吞了这些利益。

所以去南秦九国不单单是为了躲避一下风声,也是为了避开其他的魔宗之人。

而去南秦九国寻找的那上境强者是自己的师尊的师叔祖,那么也就等于是自己的太师叔祖,所有人都是同出一脉,那沈家秘宝全部落在己方手中,总好过与他人分羹。

“而且留在大宋朝我总有些不安心,我们能寻到沈家秘宝的消息……和那藏宝地图的所在,沒有理由其他人便不知晓。”

见严青恍然大悟的模样,那老者又解释了几句。

“数千年前沈家鼎盛的时候,甚至能与皇室以及另外两大世家形成四方之势,可想而知他们留下來的秘宝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吸引力。”

“万剑宗那些人起了贪念倒也罢,就怕惹出來领城的豪门,那时候我们再想染指就等于是拿自己的性命去玩了。”

严青嘴唇嗫嚅了一下,最终还是道出了自己的担忧。

“师尊……此举无论之后的结果如何,势必要与宗门反目成仇,那沈家秘宝有这个价值最好,怕的就是这家伙发现的藏宝之地只存留着一部分沈家的秘宝那就糟了。”

严青的担忧不无道理,敞若他们日后找到的藏宝之地是最重要的那自然就藏有无数珍宝,可要是次要的,亦或者根本就是用來扰乱视听的,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不过这只是对于一般的藏宝之地來说,对于当初与皇室都能分庭抗礼的沈家并不适用。

因此老者听闻严青的担忧,不由得抚须大笑了起來。

“你根本不明白当初的沈家有多么恐怖……他们留下來的东西,莫说得到一大部分,就算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甚至是十万分之一,都是我们得天之眷了。”

严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很自然的在自已脑海中勾勒出一副金山银海,天材地宝堆成了大山的场景。

沈言却只是冷笑。

“你TM笑什么呢?”严青看见沈言的笑容,似乎觉得自己刚才发呆的模样被他看去很丢脸一般,直接便过去踹了他一脚。

沈言小腿上传來一阵轻轻的触感,很淡很淡,他修的乃是肉体,严青又沒有动用体内真气,这一下毫无疑问如同在给他挠痒痒一般。

严青的眸子里满是不屑和傲慢,和当初所见那种伪装出的平和迥然不同。

沈言也不由觉得这厮的演技实在是好,也怪不得他当初感觉严青言语和行事之间总有种奇怪的不协调感。

看來无论怎样去装模作样,一个人的本性始终还是改变不了的。

啪,。

念及此处,沈言嘴角的冷笑毫不掩饰的扩散起來,在严青恼羞成怒,准备再一次踹出一脚的时候,一声脆响却直接让场面凝滞了下來。

严青呆滞了片刻,方才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沈言沒有动用真气,所以连那老者都沒有察觉到他出手的意图。

不过这一掌沈言虽然只是动用了半成不到的力气,但落在沒有丝毫防备的严青脸上,直接就让后者的脸颊变得极度红肿起來,甚至还直接抽下來两颗牙來,让其一张嘴便是哇的一大口鲜血涌了出來。

周天境又如何,只要不用真气防备,沈言用尽全力之下,绝对能一拳就将其灭杀,当初自大轻敌的李敬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何况李敬之的修为是周天境大成都不幸殒命,更遑论不过初入周天,连小转境都沒有达到的严青了。

“司准(师尊)……丢(爹),哈觉眼胡跟大娥,(他居然还敢打我,)”

因为两颗牙被抽落下來,加上半边脸完全失去了知觉,所以严青的话根本就听不清楚。

但这并不代表严影沒有动作,他看到自己儿子的惨状,几乎是立刻便准备对沈言出手。

后者嘴角的冷笑一直保持着,看见周天境小圆满的严影准备动手,他却干脆将双手环抱在胸前,连动都懒得动了。

虽然严青那一脚他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可对方是个什么东西,以沈言的性子,受到的侮辱自然要十倍还之。

就算是正面打不过要逃,他也会暂且记在心里,等过后再去找人麻烦的。

而沈言之所以敢在这种情形下出手,完完全全就是吃准了那老者对所谓沈家秘宝的看重,根本不可能让严影出手惩处他。

毕竟此刻还沒有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逼问秘宝的下落总归也要來个先礼后兵,沈言知道那老者不会笨的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

他不乘机击杀严青,也正是出于这个道理,他打严青一巴掌倒不会有事,但击杀了对方之后,只怕会瞬间让双方矛盾激化,将所有事情都放上表面來谈了。

“严影,出手。”果不其然,在严影真气都萦绕在手中的瞬间,那老者终于是沉声道。

他的眸子里泛起一丝冷冽的光芒死死的盯着沈言看了一眼,旋即看向了一脸不甘之色的严影还有满是愤慨的严青。

“长老,为什么不……”严影犹豫了半响,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必再说。”老者摆了摆手,一脸的森然。

“我不管你有什么自信,但此事作罢并不代表你就可以肆无忌惮,我会约束好严青不刻意针对于你,但你也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沈言出乎意料的收回了自己的冷笑,然后点了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在和你们去那个什么南秦九国的路上,我也不会刻意对这家伙动手了。”

那长老虽然诧异,不过还是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似乎是觉得自己一两句话让沈言的态度发生这般改变很是了得。

(沈家的铸体玄术果真名不虚传,不过这些东西,最终都会成为我的,)

老者心头暗自心惊刚刚沈言在一瞬间爆发出來的肉体之力,周天境修者的身体素质居然如此不堪一击,可想而知两者的差距有多大。

不要认为周天境修者肉体就不强悍,他们经历强身塑体,锻骨炼髓等等境界,早就将自己的肉体打磨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境地。

可这一切在专修肉~体的龙象金身面前,不过如微尘一般不值一提。

“从这里开始到南秦九国的路上,你好好的想一想到底要不要告诉我们沈家藏宝之地的所在,如果你愿意合作的话,我并不介意让你成为祭天魔道一脉的弟子。”

老者心中念罢,装作一副对沈言的态度很满意的模样点了点头,而后方才沉声道。

沈言心头却是不耻之极,这老东西倒还懂得攻心之术,提前把话放出來,但偏偏又不说不愿意合作的后果,那就只能由自己去想,但绝对只会越想越是提心吊胆。

但这一切对他其实并沒有起到丝毫的作用,沈言心底其实根本不觉得沈家祖坟就是数千年前那个大宋三世家之一的沈家藏宝之地。

毕竟沈家祖坟真墓里的宝物也算是不错,但离这魔宗长老口中的情况似乎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不过无论如何,沈言也沒有打算强硬到底。

他此刻只是顺其自然的拖时间罢了,至少对方决定要去南秦九国找那个什么师叔祖,就暂时不会对他动手。

等到了南秦九国之后,必须要做出抉择的时候,只要说出这个秘密对方便不会取他性命,那沈言也不会做什么宁死不屈的事情。

因为他从前世到今生都只相信一个道理,只要活着那就有机会。

玉霄天帝能以神霄天雷让他來到这里,但只要他还活着,那就绝不能说他沒有分毫的机会有踏上凌霄宝殿的那一刻。

哪怕这个几率只有百万分之一,亿万分之一,可它终归存在。

“我会考虑的。”于是沈言点了点头,做出一副自己会认真思考的模样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便起行吧。”老者点了点头,也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所以并沒有从此刻便开始对沈言威逼利诱。

从这里到南秦九国的路程还很长,总得有一个过程來潜移默化让沈言的坚持和信念奔溃,只要做到了这一点,想要从他的嘴里撬出來沈家藏宝地的下落,简直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不行,这家伙刚才踹伤了我的腿,我走不动了。”见老者转过身去准备赶路的模样,沈言赶忙摇了摇头,一副信誓旦旦自己受了伤的模样。

仍捂着自己脸颊的严青还有余怒未消的严影皆是一愣,旋即都怔怔的看着咬牙切齿,一副自己很受伤很痛苦样子的^H小说?沈言。

这……也太无耻了吧。

ps:先更这一章,小仙继续去码,不过下一章肯定在零点之后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