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四严影的无奈

四百三四 严影的无奈

无论如何,在此刻这种仍在苍云郡内的情况下,魔宗的那老者还是不敢堂而皇之御空而行的。

因为他一旦真的动用体内真气,就会因为控制不住的缘故,让自己的伪装消弭,从而一路都会散发出森然的魔气。

被万剑宗的那些隐世长老追上來缠住,纵然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但也绝不是魔宗老者愿意看见的事情。

毕竟现在仍然秉持着除魔卫道四个字为己任的宗门,已然很少了。魔门、妖族以及正道虽然对立,不过大抵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动手。

除非遇见那些门规仍以斩妖除魔为重的门派修者,否则就算严青这一伙人和万剑宗打的不可开交而后引起了其他修者的注意,但看热闹的也必然占了绝大多数。

不过你却不能否认无数人中总有那么一些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心理泛滥的家伙,等到时候被众多修者围攻,同样那些看热闹的修者也不会错过一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而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沈言不愿意走,老者也沒有了办法,因为总不可能强行逼着他走吧?还是那句话,沒到必要的时候,两方都不愿意太早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因此在嘴角抽搐了一阵后,老者终于是冷冷的留下一句话來。

“严影,你背着他!”

严影面色一僵,见到沈言得意的笑容,忍不住的便对着老者的背影动了动嘴唇。

“长老,你难道看不出來他是在说……”谎字还沒有出口,背对着众人的魔宗长老便是直接一拂衣袖,而后冷声厉喝。

“休要再议论此事,我教你如何去做你就如何去做便是!”

严影被训得周身一颤,沈言却是在暗自笑了起來,这家伙还真有够白痴的。

谁看不出來小爷是装的?可问題是你这厮脑子就沒有那个老东西好使,居然还敢质疑人家的决定,实在是自己找骂怨不得旁人。

于是乎不管严影和严青如何忿然,但在魔宗长老的强势之下,却不得不一一照做。

沈言被严影背在背上,还特意的加大了自己的力量。以他肉~体的素质,这轻微用力之下,落在后者身上的,便是足有上万斤的恐怖的力道。

直观体现在外的便是严影刚刚背着他走了几步,便被突然加大到上万斤的力道一下子差点压的瘫倒在地。

所以严影只好运转起自身的真气來,他本來就是为了魔宗在苍云郡安插进正道的人,所以并沒有修炼祭天魔道功~法,因此倒并不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祭天魔道本身就是以人,以物,炼至极处甚至以己血祭天道增加修为。所以那魔宗老者在明知道万剑宗那些老东西会追來的情况下,是决然不会动用修为,免得直接就被那些很可能就在他们不远处的万剑宗长老察觉到。

严影和严青二人虽是魔宗之人,可修的却是剑修功~法,因此倒是可以御空而行。

不过连这老者都只能依靠一些不需要动用太多修为便能施展出的轻身之术用双脚去赶路,他们二人又怎可能大摇大摆的飞上半空?

且不说沈言的做法让严影多么郁闷和无奈,在他们一步步越來越远离万剑宗的时候,徐帘等人也终于是來到了上云城。

上云城靠近雪云边境的那一方城门仍然是塑体阶到炼髓阶修者的聚集地,人潮人海的模样比之沈言來时并未有过多的不同。

而当徐帘、蝶衣以及青萝等一众人來到城门外,赞叹的看着这巍峨雄浑的城池时,那在城门处徘徊,或者大肆吹牛的众多散修,也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他们一行人身上。

蝶依和青萝自然不是吸引目光的原因,而是众人身上那些在低阶修者看來如同珍宝一般的东西。

那个婀娜的女人戴着的面纱是传说中的冰蚕丝织成的么?那个背着一柄古朴木剑的家伙腰里挂着的,居然是清酥暖玉?

开什么玩笑?这么珍贵的东西,居然就被他们当做废品一般的遮挡一下容貌,亦或者挂在腰间当个装饰品?

城门口的一众修者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几乎嫉妒的发狂。

但这些刀口舔血的人很谨慎,他们知道敢随身带着这种珍宝还大咧咧的显于人前的修者,不是家世惊人就是自身的武力惊人。

若是前者,对于他们这些浪迹天涯的家伙绝对起不到什么约束。但若是后者的话,保不准冲上去就会成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例子。

更何况,如果是家世惊人而自身修为又不怎么样的世家子弟,那么他身边跟着的人,应该都有着极其恐怖的实力來防止意外的发生。

而这个最恐怖的人……所有的修者沒有看向如一朵清莲般的青萝,也沒有看向超然脱俗,虽戴着面纱扔散发着魅人气息的蝶依。

他们同一时间都将目光落在了那个一袭青衫,长发末端往上一寸有余的地方束扎着一条发带的男子身上,而后一瞬间齐齐的收了回來。

因为这些不断在生死之间历练的修者从那面色最为平静,最为淡然的青衫男子身上,嗅到了一种让人骇然的气息。

不是强悍到极点的威压,而是一种绝对的掌控力。仿佛他身周的一切,亦或者说跟他有关的一切,都尽在掌控一般。

先前望了他一眼的修者,只是瞬间而已,便发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所有秘密,都如同在一瞬间败露在对方眼前似的。

这种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掌控的压迫感,让所有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认为这些世家子弟贪玩甩脱了保护自己的人的修者,全部都打消掉了自己的念头。

如果这个青衫男子不是那种绝世强者,怎么会有如此让人无助的感觉?这些刀口舔血,经常在妖兽爪子底下拼搏的修者,根本不怀疑自己一瞬间的感受。

虽然下一秒再望过去,那个青衫男子身上所有的神秘感和掌控力都消失了一样,但沒有任何一个修者再敢生起分毫的贪念。

于是直到叶东來以及徐帘等人走进上云城内,城门口所有的修者都仍然屏着呼吸。

当徐帘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这些绝大多数都是亡命之徒的修者眼中的时候,空气中那种莫名的凝滞感仿佛才倏然消散了开來。

ps:好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