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六劫起于此

独步苍澜 四百三六 劫起于此?

上云城某处普通的客栈厢房之内。徐帘等人正看着刚刚外出归來的叶东來。

后者的面庞上带着一丝凝重。目光中还带着些微的震撼和难以置信。

“我得到消息。昨日凌晨十分。城主府通过阵法传递下消息來。让各方势力往雪云边境东北方向移动。而后合力剿灭自在魔门。”

徐帘面上的神色很平静。仿佛并不意外这样的一个消息。

“那叶师兄你的意思是。欧阳岚应该很快便会赶回上云城了。”

倒是青萝悄悄的看了他一眼。见后者并沒有开口的意思。方才樱唇微启道。

叶东來点了点头。旋即面露一丝苦笑看向了徐帘。

“欧阳岚应该便会在今明两日之内返回上云城了。至于他前去领城耽误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却是不得而知。”

或许叶家知道这其后的某些隐秘。但却不会告诉叶东來。

因为他此刻明摆着站在了万剑宗一方。那么让他知道领城的算盘。也就等于和皇室作对……纵然以叶家这样的豪门。也根本不敢在这种问題上越雷池半步。

“你不得而知……并不代表我不得而知。”徐帘突然若有所思的笑笑。然后道。

众人的目光瞬息落在了他的身上。叶东來倒也沒有觉得徐帘是在肆意妄言。

因为当他得到消息的时候。聚在雪云的无数势力。已经尽数往自在魔门所在的地域赶去了。

而徐帘言语中所谓皇室对各大势力的洗局开始的意思。岂非正是指剿灭自在魔门。

剿灭魔门。看似多方合力围而歼之……但自在魔门作为苍云郡顶尖宗门。又岂是等闲之辈。

皇室的目的很简单。根本就不是什么正义心泛滥要除魔卫道。因为自在魔门地处苍云郡。也在皇室的掌控之中。

无论正派亦或魔道。只要是修者。人类那在皇室心中便都是同等地位的。

所谓正邪。也无非是人心罢了。不过魔道功~法大多讲究速成。动则残杀黎民百姓以血魄灵魂增进修为。所以口碑比之正道修者自然要差上许多。

皇室这一次的主意明摆着就是要正魔两方的势力互相残杀。而后等着收拾残局便是。

自在魔门既是魔道修者的门派。那皇室的一切决定便不会有丝毫的违和感。正魔不两立。虽然真正的情况。一般正魔的高层都是相安无事。但既然皇室发了话。那不打也得打。

魔门胜。那自然是苍云郡等无数势力尽皆被灭。魔门被灭。苍云郡一众势力也决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要知道皇室所下的命令乃是让他们前去自在魔门的宗门处强攻。而非是在两方天时地利相对等的情况下开战。

单单自在魔门的护宗大阵。便绝非是好相与之物。保不准在这一处关隘就要死伤无数。

面对一些邪恶到极点。类似以万魂祭灵一类的阵法。敞若沒有上境强者以力破法直接将其打碎。那么便整整需要近万灵魂去硬生生的填出一个空挡來。

而已魔门的手段。在自己的门派中立下这样残忍无道的阵法。也绝不是什么稀罕事。

所以皇室下令。让诸多势力去剿灭自在魔门。便是这一次对各大势力洗局的开始。

因此徐帘在万剑宗胸有成竹的一番话。转瞬间便实现。

所以当他这一次有些莫名其妙。甚至几乎是让人觉得他异想天开的说出这句话时。包括一切以证据为重的叶东來。都不自主的选择了静观其变。

当然。他不选择静观其变也沒用。难不成还要去嘲讽对方不要异想天开么。问題是就算他这样做。徐帘八成是连面上的神情都不会改变分毫。

“欧阳岚此去领城。能有那个本事让他耽搁如此之久的人不出一掌之数。”

徐帘顿了顿。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于是换了一个比较通俗易懂的方式。伸出手掌道。

“赵清虚算一个。神秘的老天尊算一个。苍澜领的领主于训算一个……不过以于训的身份。在这种时机实在沒有任何理由需要留下欧阳岚。”

叶东來疑惑的思索了片刻。旋即又有些不解。

“于训沒有理由留下欧阳岚。那今上和你口中的那个老天尊就更沒有可能了啊。”

叶东來虽是叶家嫡子。但根本不知晓监天阁之事。毕竟叶家只能算是苍木州级的世家。放眼整个大宋。还沒有那个资格跻身进顶级家族之例。

“愚昧……”徐帘苦笑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我的意思是。于训的身份刚刚好处于不上不下的位置上。说他位高权重。不过一领主而已但以他的实力和身份。是绝不可能因为私事而留下欧阳岚的。”

“因为以欧阳岚的实力。于训显然不可能有什么事需要他的帮忙。若不是私事。那后者也沒有那个胆子敢下令拦住他了……”

叶东來又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还是一副半知不解的样子。

虽然青莲和蝶依也是有些疑惑。但却沒有如同叶东來这般显而易见。至于寒碑颂。却仿佛根本沒有注意到几人在谈论的事情一般。

“……”徐帘看着叶东來的模样叹了口气。“你的思维可以不要纠结在于训的身上。换个角度去想。为什么他沒有胆子在公事上留下欧阳岚。那是因为洗局一事乃是皇室对自己权势定期的一个收拢。在这种情况下。一切自然以它为重。”

“到了这里矛盾就又出來了……既然以洗局之事为重。那前些日子既然多方势力齐聚。为何皇室便直接就下令让他们去剿灭什么魔门。”

“很简单。发生在意料之外的某些事情。让皇室自己都乱了阵脚。”徐帘言及此处。眸子里闪烁出一缕精芒。

叶东來此时倒有些听明白了徐帘的意思。于是他自作聪明的接过了后者的话來。

“你的意思是在这个时间段发生了一件让皇室措手不及的事情。然后今上下令。让各地郡城的那些城主等候消息。”

“你倒是够聪明。”徐帘笑笑。转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蝶衣和青萝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他当下就是抚额长叹起來。

“我的意思是。你还真有够白痴的。”徐帘叹息罢。直接就怒喝了一句。倒是让叶东來的神色一下子滞住。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欧阳岚是个什么东西。赵清虚有必要跟他们这种档次的人直接下达命令。”

“你给我闭嘴。”看着叶东來嗫嚅了一下嘴唇。徐帘直接一眼瞪了过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问題是于训他有那个胆子敢私下命令。”

“综我以上所述。事情其实很简单。一件让赵清虚阵脚自乱。不得以放下对各大郡地洗局的事情刚刚好在这个时间点发生。”

“而等欧阳岚等人赶到苍澜领城的时候。于训根本就是因此事而脱不开身。”

“于训脱不开身跟欧阳岚有什么关系……”叶东來有些委屈的为自己辩驳了一句。似乎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很白痴。

“用一句最直白的话來说。欧阳岚等一众城主根本沒有见到于训。而后者因为脱不开身。同时也沒有得到上面的命令。因此也不敢下令让他们回去告之各方势力这一次洗局的规则。”

“所以欧阳岚这段时间其实一直都被晾在城主府。压根就沒有见到于训。”

徐帘自信满满的给出了最终的答案。敞若欧阳岚在此处听到他的一番话。只怕直接就要骇的面无人色了。

因为徐帘所猜测的一切。竟是沒有分毫误差。

当然那让赵清虚都不得不慎重对待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欧阳岚也好。于训也好。根本就沒有得到丝毫的消息。

徐帘言及此处。目光却是突然落向了雪云沼泽所在的方向。他的头高高扬起。透过窗户似乎看到了那直入云端的一座山峰。

(妖现。大劫将起……劫起于此么。)

徐帘看着远方那碧蓝的天空。心中暗自低声呢喃道。

“好吧。”叶东來点了点头。示意徐帘说的很对。当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自己也不清楚。姑且也就认为后者分析无误了。

“那现在的问題是。欧阳岚回上云城之后。我们该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在城内躲着。”

但以欧阳岚的性子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绕过沈言。所以就算徐帘、青萝等人并非万剑宗的弟子。可既然跟叶东來走在一起。那自然是宁杀错不放过。

欧阳岚很可能做的事情就是将他们其中的某些人抓起來。以此來逼迫沈言露面。

而在皇室对各方势力洗局。依靠各大城池的军队准备收尾工作的时候。以叶东來的身份。决然不适合跟欧阳岚大打出手。

可他如果不动手。徐帘等人只怕根本就不是欧阳岚的对手。

因此叶东來此刻倒是萌生了起來的念头。以他的心思。觉得现在去自在魔门所在的地方。都比呆在上云城好得多。

毕竟沈言就算能脱困。那么自投罗网跑回上云城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相反因为大长老的吩咐要帮助万剑宗度过这一次的洗局之难。那他赶往诸多势力的战场似乎更合理一些。

“我不是说过了么……凡事静观其变就好。”徐帘扬起眼帘。那种云淡风轻的笑容再度浮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