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七执着的南酒仙

独步苍澜 四百三七 执著的南酒仙

“小姑娘。你真的不考虑考虑老夫的提议么。”

一处荒无人烟的平原旁。一前一后有着两个身影迎着夕阳朝远方行去。

前方的女子听到身后传來了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的苍老声音。有些颓然的停下步伐回过头去。在老者那期待的眼神下。她也沒有答话。只是挪动有些疲乏的身子依着路边一株孤树坐了下來。

“如果不能救天下苍生。就算是能凭借自己的意愿行事。入得了天下得了海又算什么……胸怀大志的人不少。你大可以去找他们做你的弟子。”

沈如烟歇息了片刻。方才有些气喘吁吁的道。

她此刻越发觉得这老头有些不正常。而且很可能是一个骗子。

因为昨天傍晚看见一只小狐狸。居然就将他吓得差点沒趴在地上……如果真的如他自家所说的那么厉害。也不会纠缠自己这么久了。

沈如烟实在沒有弄明白。这老头到底是看上了自己哪一点。非要收自己做他的徒弟。

不过就算对方真的是什么声名显赫的南酒仙。她也沒有要去拜师的打算。

以她看见朔云城的战乱祸及周边。便一路走來一路跪拜而來的悲天悯人之心。又如何能修炼的了那些伤人性命的功~法秘术。

“你成了我的弟子。便会知晓有着一身惊世骇俗的修为到底会有多妙。”

南酒仙一路跟來。从头到尾就沒有想过要放弃这么一个从灵魂到身体都纯净到极致的弟子。所以继续循循善诱道。

“就比方说你现在要去找你的弟弟。等到你步入炼髓境。行走起來足下生风。一日千里。敞若踏入神醒境。便可御空而起。纵是一日看尽千山都不足为奇。”

“若再进一步。悟透着体内本源。修的五行之精。更是阳寿大增。已然踏足苍云郡上层修者之例。”南酒仙口沫横飞的又说道起这些好处來。

说完这句话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发觉沈如烟正用一对眸子盯着他。只道自己说的话稍微起了点作用。于是更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來。

“待得本源通明。体内真气循环周天生生不息……而后再破周天大成境。破大圆满境……直到轰碎晶障。一举登天。”

南酒仙说到此处。面色终于是变得凝重和期待起來。

他几乎可以想象。面前这个灵魂纯净到这种程度的女子。一旦修炼起他手中的那些天级秘法。究竟会有着怎样的进境。

“等到那个时候。你便真正的拥有了在整个苍澜领说上话的权力。你的弟弟。你的家族都会因为你的成就。而一跃成为整个苍澜领城的豪门世家。”

南酒仙言罢。偏过头去似乎想要看看沈如烟的表情有沒有变得更向往一些。

不过他却发现。女子居然是整理一下自己那朴素的灰色长裙的裙摆。然后站起身來。又缓步朝着远处走去。

“喂。。你等等啊。你到底考虑好沒有要不要做我的徒弟。”南酒仙愣了愣。而后急急忙忙的站起身來。再度跟了上去。

他虽然大抵知道又是这个结果。但还是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以他南酒仙的身份。又何曾受到过这般冷落……不过沒办法啊。谁让他遇见了这样一个错过之后。可能终生都不会遇见第二个的好苗子呢。无论怎样他都只能忍了。

当然沈如烟的心性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这一路行來对于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女子來说。简直是苦到了极点。

可南酒仙却从未听到过沈如烟叫一声苦。喊一声累。

这样的信念还只是为了寻找她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弟弟。心地善良不说。还又重情又美丽。这样的好弟子要是错过。简直是要被天打雷劈啊。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南酒仙和沈如烟又保持着一前一后恒定的速度在这片荒无人烟的地段上行走着。

夕阳渐渐跌落远山。夜幕很快降临。沈如烟抬头看了看越來越暗的天色。以及再往前不远处。似乎不得不进入的一处峡谷。只好再度停下了步伐。

今夜无月。

因此原本想接着月色赶路的沈如烟也不得不想办法在原地休息一夜了。只不过还得找个背风的地方。免得翌日醒來着了凉。

“你要去哪里。”南酒仙见沈如烟突然停下脚步。然后朝前方右侧走去。不由得出声道。

“那边有条小溪。应该是从山峰上留下來的。居然汇成了泉。那儿树木也不少。应该可以挡一挡夜风。今夜就在那里休息吧。”

如果不牵扯到拜师这个问題。沈如烟倒也沒有表现的多么不近人情。本來她就是一个除了自己的原则底线意外。对于其他事情都比较不在意的人。于是也不介意南酒仙一直跟在自己身旁了。

当然若是这个老头不整天的纠缠着自己拜他为师的话。那就更好了。

南酒仙探头看了看。却是在心底暗自苦笑。夜里歇息居然还敢选择这附近唯一的一处水源旁。果真不愧还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啊。

这些地方无城池。也无任何宗门。那么铁定便有着妖兽甚至隐匿在山林间的魔门散修……夜里出沒的妖兽也不少。保不准去喝水的时候就直接顺便一口将你这小女娃娃给吞了。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南酒仙心底的念头罢了。沈如烟既然做出了决定。那他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以他的修为稍微散露自己的一些气息。根本不会有任何妖兽敢于接近。

“昨天那只小狐狸……”南酒仙正一边思索着一边跟在沈如烟的身后朝那处山上留下的小溪汇聚成的湖泊走去。却突然听闻女子惊喜的轻呼声。

沈如烟自然很高兴。昨天这只狐狸不知道被荆棘还是什么给弄上了后腿。所以她就简单的给包扎了一下。然后就看着这只白色的小狐狸跑的沒了影儿。

沒想到今天居然又看到了它。沈如烟对这么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自然是爱心泛滥。所以便想要低声将它给抱起來。却不料身后传來一声仿佛猫儿被踩着尾巴一般的尖叫。

“啊。。狐……狐狸……”南酒仙有些瑟瑟的站在沈如烟的身后。看着她面前那一脸萌样的白色狐狸。不由颤颤巍巍的道。

小狐狸扬起萌萌的脑袋。用一种很疑惑的目光望着沈如烟。似乎不知道这个老头不喜欢自己。于是便“嗷嗷”的叫了起來。

“别……别……”南酒仙立马被惊吓了一大跳。然后猛的后退了一步。

“酒仙爷爷。你怎么会怕小白的。”沈如烟将白狐狸从地上抱了起來疑惑问道。小家伙一脸享受的腻歪在了她的怀里。

“我记得上一次你在城里看见耍猴戏的带着几只棕色狐狸。也沒见怕成这样啊。”

南酒仙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和沈如烟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沒……白色的。我就怕白色的狐狸。”他望着沈如烟怀中的白色狐狸。不寒而栗的颤声道。

沈如烟见他模样一时觉得好玩。便抱着白狐狸往前走了一步。然后还将它朝前送去。做势欲咬南酒仙。

“别。离我远点。”南酒仙的神色之中闪过一丝惊惧。然后周身气势凛然而发。沈如烟轰的一声便被震飞开來。然后啪的一声跌在地上。

本來她的身躯便已虚弱的紧。这般从两丈來高的地方衰落在地面。吃痛之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后。便沒有多余的力气再发出什么其他的声音了。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真的很怕白色的狐狸。”沈如烟稍稍恢复了片刻。想到的居然不是南酒仙的气势掀飞了自己。而是为自己先前的举动道歉。

“嗷嗷。。”在她衰落在地上的时候。那只白色的小狐狸也从怀中滚落了出來。它从不远处跑回沈如烟的身旁。紧接着便是一脸敌视的望着南酒仙嘶哑咧嘴起來。

“沈姑娘。。你沒事吧。”南酒仙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气势。然后有些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是怕自己这番模样被其他人瞧了去。

“我……沒事。”沈如烟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來。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摇了摇头。不过这个动作。似乎又触动了背后的伤势。让她不自主的扯了扯嘴角。

“别动。我帮你看看。”南酒仙此刻似乎平复了一下心情。加之小狐狸还站在地上。所以他便稍稍靠近了沈如烟一点。

“等等。就算你帮我治好伤势。我也不会因此而答应做你弟子的。”沈如烟面上先是闪过一丝感激。旋即又警惕道。

“我不会用这个來威胁你。”南酒仙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无奈之色。而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还沒对方想得那么卑鄙。

他只是探出手去。真气流转片刻。沈如烟便感觉自己背上那淤青红肿的地方一下变得清凉起來。片刻之后再伸手去触碰了一下。却发现已然察觉不到分毫疼痛了。

不过她身上的疲惫却仍然存在。并沒有因为酒仙的真气隔空在她体内流转了一圈便驱散了她的匮乏。

当然要这样做也是可以的。但沈如烟毕竟沒有修炼过。南酒仙若是动用自己的真气來压榨她的精力。显然是治标不治本。

“小白乖。别盯着他了……他不是故意的。”沈如烟见白色的小狐狸还在原地。于是又将它抱了起來柔声道。

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感觉到了沈如烟身上温暖的味道。小狐狸眼中的敌视消散开來。又享受的腻在了女子的怀里。

“酒仙爷爷。咱们先去湖边喝口水。然后再看看哪里适合做晚上歇息的地方。”沈如烟安抚好了小狐狸。然后又转头对一脸莫名之色的南酒仙道。

虽然和沈如烟朝着湖泊走去。但南酒仙面上的神色却有些凝重。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