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一再遇

独步苍澜 四百四一 再遇

“太子。方远五百里内已然被吾等肃清。所以就算有其他的势力注意到了我们这一千五百人的存在。但短时间内也无法摸清我们的动向。”

朔云城楼之上。燕云动面色沉静的听着一位将领的报告。待得对方话音落罢。他方才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千五百人。断然不会引起一些强大势力的注意。毕竟人数太少。实力也太弱。之所以将周围修者与普通人驱赶离开。是因为现在我们赌不起任何的变数。至少在去到其他领地之前。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掉以轻心。”

燕云动顿了顿。方才将目光落在了身周的十五位将领身上。

“想要有回到大汉朝重振我燕国的资本。尚还需要我们在大宋朝的疆土上奋斗十数年。乃至数十年……这期间一步都不能走错。否则便是万劫不复。”

“现在方圆五百里内。应当是不会有任何势力的存在了。待得明日日出之际。我们便分散开來。在苍云城境内聚合。商定接下來的路线。”

“燕九。你和燕七两人各领十五人在城头上巡逻。若是发现可疑人物……”

燕云动话还沒有说完。瞳孔便是蓦然一阵收缩。目光凌厉的望着远处。那里隐隐约约的有着四个人的身影。而且步伐稳健。显然不是寻常百姓。

“太子。。”

周边的其他人当然也发觉了远处的动静。当下便是转过头去等燕云动下令。

“我本來料定从现在到明日不会有人再出现在方圆五百里内。却沒有料到居然还真的好巧不巧碰到了外來之人。”

燕云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自然不会优柔寡断。

“若是时间上不是如此巧合的话。倒是沒有必要管这一群人到底要做些什么。但现在周遭势力和修者。以及普通百姓几乎绝迹。在外人看來必然奇怪到极点。”

“所以这四人。。留不得。若是他们不入城便罢。入得城來。便教他们有來无回。”

燕云动身旁的十五位将领皆是流露出一丝慎重之色。自然也明白这四人知晓了朔云城完全成了空城之后。出去宣传一遭。保不准郡城甚至领城就要派人查探一番。

这样一來对于他们是极为不利的。等到他们离开此处之后。查不查倒也无妨……可绝不能在他们还沒有离开之时。便让人将此地奇怪的现状散布出去。

“太子。看模样他们四人。的的确确是要往朔云城而來了。”燕九的脸颊很消瘦。透露着一种精明干练的气息。

“燕三。燕五。燕八。你们各领百人。以前、左、右方向。形成三面围攻之势。我观那四人气度。并非易于之辈。”

燕云动听到燕九的话。心底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來。倒也怨不得他了。

“属下得令。”燕三等人同时应声。而后各自以腰间军令传讯。让三百人兵分三路集合。

“慢。。”

待得远处那四人再走近一些。借着登楼远望之利。燕云动却是看清了几人的模样。

“沈言。”燕云动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如此一來倒是不好抉择了。

毕竟当初沈言等人也是将他从雪云沼泽带了出來。否则此刻他还不知道在何处呢……但现在的情形。却有些棘手。

因为另外三人看模样似乎是沈言的朋友。若单单只是后者一人。说不准燕云动还会邀请他來饮上几杯。

“罢了。”燕云动眼神明灭不定了片刻。终究还是叹息一声。

“不必出城诛杀他们四人了。其中有人乃是本太子的救命恩人。所以应当无碍。”

燕三等人本來听到他说不必出城诛杀來人。便是面色一变想要出声说些什么。可听到燕云动说里面有人是他的救命恩人。当下这些人也便打消了其他的念头。

毕竟他们能得到燕惊天的信任。让他们跟随燕云动來到此处。显然沒有人会是无情无义之辈。对自家太子救命恩人出手的事情。倒也无人干的出來。

虽说那个救命恩人。只能算勉强是罢了。不过若是在雪云沼泽停留的久了到底会遇到什么危险。连燕云动自己的也不是很清楚。所以说是救命恩人。虽然勉强了些。可也并不为过。

“随本太子出去迎接。”

燕云动虽然有着燕国太子的尊贵。但对于沈言。却也还持着朋友之礼。虽说众人只是在雪云沼泽有着些许交情。不过毕竟也能算作朋友。

而且他也感觉沈言、叶东來等人都并非无情无义之辈。就算知道了他的秘密怕也只会报以一笑。否则只怕还要思量一番到底要不要和对方见面。

燕云动一众十六人便在城门口站定。看着不远处那四人离此处越來越近。

且说燕云动等人站在城门前。加之城门旁建筑中的一些烛火都还亮着。因而离此越來越近的沈言几人。也是看见了城门口的十六个身影。

“一个周天大圆满。三个神醒境。十二个内息境。”魔宗老者乃是晶障境界的半步上境强者。自然很容易的便在彻底看清楚十六人相貌的时候。感应出了他们的修为。

毕竟燕云动等人也沒有修炼过隐匿自身修为的秘术。所以很容易便被高他们一筹的魔宗老者查探出了真实实力。

“这几乎是一个弱一些的郡地级一流门派一半的实力了。这个偏僻城池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强者。”魔宗老者面色一紧。心下便是谨慎了几分。

不过害怕倒也不至于。对面十六人虽然实力都很强大。联手之下对付两个周天境大圆满的修者。也许都有可能取胜。

但他却是半步上境。已经看到了晶障另一面世界的强者。自然不是两个周天境大圆满联手便能对付的。

所以即便燕云动等十六人联手对付他。魔宗老者也自信有能力将他们全部灭杀于掌下。更遑论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同为周天境大圆满的严影。那胜负几乎就是既定的事情了。

因此魔宗老者只是心头微微一滞。稍微谨慎了些。却也沒有顿住脚步。依然往城门处走去。

实际上他宁愿相信这十六个人压根就跟他们无关。毕竟万剑宗就算再厉害。在察觉不到他们气息的情况下。同为周天晶障的万剑宗隐世长老。也沒有法子能这么快找到他们的踪迹。

更何况还是在他们的前路上布下的埋伏。那就更不可思议了。

“燕云动。”沈言心头蓦然一跳。几乎差一点惊呼出声來。对方在出了雪云沼泽之后便毅然离去。怎料好巧不巧的在这个地方相遇。

看见对方的目光似乎有意无意的落在了他的身上。沈言立刻暗叫糟糕。

他一人在魔宗手中。就算到了南秦九国会遇见上境的魔门老怪物。但只要在他沒有说出藏宝之地下落的时候。就几乎不太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可现在若是燕云动突兀的和他打招呼。亦或者出现在城门处真的是为了迎接他的话。那么很可能会让魔宗老者认为。。

燕云动等人是为了对付他的。而已身旁这些魔门之人的性子來看。一旦发现任何不对劲。几乎就不会给任何人反映的机会。

说不定等燕云动刚刚迎身上前说出“沈言。又见面了”这句话。魔宗老者以及严影便会以雷霆之势动手。而后瞬间灭杀掉数人。

这样一來。可就算是沈言对不住燕云动的一番热情了。

不过现在他却沒有任何办法去提醒对方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说不定里应外合之下。阴掉严影。然后再合力对付魔宗长老。还有可能脱身。

思索之间。众人已经是踏足了朔云城门的范围之内。几乎借着城门那细微暗淡的烛火。都能看清城头上那硕大的“朔云城”三个字。

到了最后不足五十米的地段。魔宗老者沒由來的感觉到身边沈言的呼吸似乎变得有些紊乱。因此他心头的疑虑和困惑更甚。处于谨慎之下。几乎连步伐都稍稍的变慢了一些。

“沈兄。。”

燕云动不在局中。自然沒有发现魔宗老者等人不自然的面色。更是不清楚沈言此刻的复杂心理。见众人已至身前。便直接迎了上去。

虽然他有些奇怪。为什么沈言一直都偏着头。似乎根本沒有看见他一般。

他这番举动。几乎和沈言所想象的局面差不多。而后者也在瞬间察觉到了魔宗老者气势的细微变化。表明了对方已经在暗自蓄力。似乎打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念头。

毕竟魔宗老者现在完全就是用一切再赌。背叛了魔宗。在沒有去到南秦九国之前。都仍处于危险之中。由不得他有半分懈怠。

敞若燕云动此举便是为了靠近前來偷袭。也许就在他分神和迟疑的一瞬间。严青亦或者严影便要付出性命。亦或者重伤的代价。

沈言蓦地将头转了过了。看见一步步朝众人走來的燕云动。瞬间做出了决定。而后纵身便朝后者跃了过去。

他准备搏一搏。看看能否和燕云动等人聚在一起。所以在朝后者跃去的一瞬间。他便蓦地大声喊了出來。

“燕云动。。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