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二人多势众

独步苍澜 四百四二 人多势众

燕云动身为周天大圆满境的修者。反应不能谓之不快。

几乎是在沈言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并且喊出声來的一瞬间。他便立刻顿住脚步。

而后在前者飞身跃过來的一瞬间。便想要纵身跃起为他制造机会。但在魔宗老者这恐怖的晶障境前。却仍然慢了一步。

瞬息之间。在沈言的身体刚刚离开地面不足三尺的时候。便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直接抓住了脚踝。而后蓦地将他从半空中拉了下來。啪的一声直接摔在地上。

魔宗老者的面上满是厉色。因为他沒有想到。沈言居然敢有如此大的胆子在他的眼皮子弟下耍花招。

不过……那该死的藏宝之地的消息啊。他此刻离开万剑宗的消息肯定已经被魔宗的其他弟子传了回去。所以已经沒有回头路了。

赌上这一切他还不就是为了当初那大宋三世家之一的沈家秘宝。若非那地方现在只有沈言一人知道。他恨不得一掌直接灭掉这个奸猾无比的小子。

可无论如何。在沒有从沈言口中得到确切的消息之时。他即便再如何愤怒。也只能选择暂且的忍耐。

毕竟虽然可以用搜魂的方式探寻沈言的一些记忆。可那种方法得到的信息很可能不完整。万一有了差错。而导致沈家的秘宝之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根本无法显露人前。那亏的便不是一点半点。

纵然他去了南秦九国有着上境修为的师叔祖照看着不会有危险。但和付出的东西却不成正比。他在魔宗经营的所有一切。全部都在他叛变的那一刻化为了乌有。

敞若不能得到一部分沈家秘宝。那么在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在那个除了自己已经逝世的师祖以外。不讲任何人放在眼中的师叔祖面前。根本不会有半分地位。

只有拿出一部分能让对方动心的利益。方才能将两者间的师叔祖与师侄这个关系牢牢绑在一起。所以沈言无论如何猖狂。至少在他沒有得到藏宝之地的消息之前。一切他都只能忍了。

燕云动在沈言被魔宗老者瞬间从半空拉下來摔落在地的时候。便顷刻间抽身暴退。而后和身后的十五人汇合在一起。

“沈家的小娃娃。老夫劝你还是乖一些的好。虽然你知道我不会杀你。但断掉你的手脚。然后再给你接回來的事情。我也不是干不出來。”

魔宗老者此刻。也不在意什么留一份颜面日后好相见之内的话了。所以直接便被摔落在地。看似极其痛苦的沈言冷声威胁道。

沈言怎么可能会感觉到痛苦。虽然这老不死的用真气阴了他一下。让他不能用真气防御之后将他给摔在了地上。

可他本身的肉~体之力。比修为要强悍出不少。所以这么些微的碰撞。几乎连让他皱一下眉头都不能。

甚至于。沈言身下的几块碎石。都被他那强悍的肉~体给直接压进了地面里。

沈言聪明的只是咧着嘴做出一副强忍着疼痛的模样笑了笑。却沒有白痴到在这种情形下。还去出言激怒这老者。

在两方实力不对等的情况下。他的那一点筹码只能保证他的性命无恙。

但并不代表他有着可以和魔宗老者正面硬憾的本事。对方若真的将他的腿打断。然后在接回來。那么他又能如何。

而现在这样佯装疼痛却强忍着笑出來的模样。却会让那老者在心底认为他是在硬撑。便只会在心底冷笑一声。而不会再无聊的出手针对他。

“阁下何人。敞若与沈兄并非深仇大恨。不若与吾等行个方便。”燕云动的手指微微在身后动了动。面上却满是凛然之色。

“老夫之名。尔等还不配知道。”魔宗老者冷笑一声。然后暗自分析着眼前的局势。

(一个周天境大圆满。可以让严影先行拖住他。以我的实力。另外的十五人。只需要须臾功夫。便能让他们彻底丧失战斗能力……)

“阁下实力虽然强上不少。但毕竟吾等人多势众。动起手來谁胜谁负却也还是两说。”燕云动的神色闪烁了片刻。然后一副随意的模样。

他之所以打定了主意要帮沈言。乃是有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念头。这也是燕惊天从小到大一直以來的为人处世之道。也因此这些将领才会如此不离不弃的追随着他的父亲。当然现在换做了他。

(这老者的实力很强。而且刚才动用真气擒住沈言的那一刻展露出了极强的血腥杀气。想來战斗的经验也极其丰富。)

魔宗老者在不断的思索着。燕云动眸子里的光芒闪烁不停。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计较。

(他的修为我隐隐约约看不透。而他显然不会是上境强者。否则哪里会与我这么多的废话。想來他的修为应该是晶障境界。而与我说这些话的原因。就是在。。)

燕云动念及此处。面色猛然一紧。果然看见了魔宗老者面上一闪而逝的决然之色。

(分析局势。然后通知身后那个比我稍弱一筹。但也处于周天大圆满的境的中年人。)

“动手。”几乎是同时间。魔宗长老和燕云动同时出声道。

虽然现在的局面离燕云动所想的还有一些差距。但若是失了先手。被对方逮住机会打出了气势來。可就沒有分毫的机会了。

所以不管如何。先拼一场决然无错。虽然燕云动自己。对这一场战斗的结果也不是很确定……或者说。他也知道输的可能性极大。

“你的对手是我。”

在燕云动以及身后的十五名将领真气轰然爆体而出的时候。严影也同时和魔宗老者迎了上去。而后冷厉的喝了一声。便是直接挡在了要同那十五人形成合为之势的燕云动身前。

燕云动面色一变……他沒有料到那魔宗老者居然会如此谨慎。沒有选择直接出手对付修为最强的他。还是选择了对更弱一些的十五位将领出手。

这样一來。他所构想的局面。依靠他和十五人合力拖住魔宗老者以及那个中年人的想法。便直接落空了。

他沒有实力直接解决掉同为周天大圆满境的中年男子。但那老者却有能力瞬间灭掉另外十五人。到时候就是对方两人同时对付他一人了。

念及此处。燕云动正准备出声让众人不要恋战迅速撤退。然后再找寻机会合力迎敌。但蓦然间却听到了一声似笑非笑的熟悉声音。

“严影。。给小爷住手。”

沈言一根手指之上。沒有丝毫的真气。但却仿佛散发着让人目眩神迷的灿然光芒般。抵在了严青的后颈之上。而后懒洋洋的道。

话音落罢。局势倏然为之一滞。

严影猛的转过身來。看到这一幕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便是面色大怒想要朝沈言袭來。却听闻一声惨嚎。

“爹。。别。他真敢动手。”严青感受到自己后颈处那杀意凛然的一根手指。丝毫不怀疑一动之下就算他是周天境。也会瞬间殒命。

“來。你动一个给小爷看看。”沈言挑了挑眉头。嘴角泛起一抹有本事你试试的笑容。

“铸体玄术。竟然如此恐怖。。”严影强忍着自己将这个可恶的小子撕成碎片的念头。低沉着声音说道。

他根本沒有料到。再被老者直接以真气震散了经脉内真气的沈言。居然仅仅依靠着肉~体之力。便不费吹灰之力的擒住了自己的儿子。

魔宗老者也沒料到。他震散了沈言经脉内的真气。后者如果沒有丹药的话至少也得数个时辰才能恢复过來。但现在的局势。却直接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仅仅是在略微一愣之后。燕云动便和那十五人聚在一起。而后同时朝他攻來。

纵然是周天晶障。可他毕竟不是上境……更遑论他的肉~体虽然比寻常人要强上无数。但若是被三个神醒境。十二个内息境。以及一个周天大圆满的修者给打实在了。就算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但只要小心一些。稳扎稳打。魔宗老者也并不担心自己会输。达到了周天晶障。他所能沟通的天地范围和沟通程度上。都要胜过其他人不止一筹。

慢慢的磨下去。一个个的杀掉内息境的这些人。最后的胜负也不会有多大的变数。

只是一开始原本就是很轻松便能做到的事情。却因为沈言的突然爆起。一下子就变了味道。魔宗长老此刻。已经决定在战斗结束后。定然要废掉这个小子的修为……否则再这样下去。指不定这一路上。会莫名其妙的发生多少意料之外的事情。

“给小爷安稳点。”沈言指尖猛的一颤。那刺入骨髓的恐惧让以为两者交谈有空子可钻正准备反抗的严青瞬间安静了下來。

他此刻已经沒有了反抗的心思。因为他也明白沈言不敢杀了他……否则也就沒有必要威胁严影了。

“此时罢手。老夫既往不咎。”虽然有把握。但魔宗老者并不想无谓的争斗下去。因为这对他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于是心思电转之下。一边试探性的和燕云动等人过了几招。一边淡漠道。

“只要你放掉沈兄。此事便作罢。”燕云动压根就沒有和对方动手的原因。完完全全就是因为沈言。所以他便这般说道。

沈言听到此话。却是暗自摇头。若是有的选。他只怕也不会让燕云动掺和进來。

毕竟胜负太明显了。至少在他看來也是如此……不过拼一拼倒也无妨。等到最后敞若燕云动等人落败。他也有信心逼迫魔宗长老至少放掉燕云动一个人。

除非魔宗长老不想知道那藏宝之地的消息。否则再不甘心也会放掉燕云动。至于其他十五人。沈言却是沒有将他们救下來的办法。

“痴心妄想。这小子与老夫有深仇大恨。岂能是你说放便能放。”魔宗老者冷笑一声。然后气势陡然爆升。

“吾等虽有十六人。但妄图以此对付老夫。那是不知天高地厚。修为境界碾压之下。人多势众又有何用。”

燕云动的面色一紧。紧接着一滞。却是变得更为凛然。

“人多势众。我便叫你知道。什么才是。。人多势众。。。”

“鹤翼阵。。。”

PS:这是第二更。第三更应该在零点之后了O(∩_∩)O~话说怎么沒人猜猜青 衣 成雪到底是在指谁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