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三祭天燃魂

仙誓 四百四三 祭天燃魂

燕惊天掌握了三门了不得的合击阵法,分别为灵活多变的鹤翼阵,以及刁钻毒辣的灵蛇阵,还有伤敌伤己的狂狮阵。

这三大阵法他也只是传给了燕国最精锐的五千精兵罢了,而跟随燕云动來到大宋的这一千五百人,也正知晓这些战场阵法。

这种阵法的珍贵程度自然不言而喻,但却需要驱动手印和口诀。而这个法门只掌握在燕云动和燕惊天的手里,所以就算其他人将阵法泄露,落在他人手里也发挥不出原有的威力。

“嘶----”

魔宗老者先前还在疑惑为什么在试探性对招的时候,面前这个俊朗的年轻人居然会爆发出那么强悍的气势,原來这一切都是为了遮掩这从四面八方汇聚过來的一众人的气息。

而他面对十六人的攻势自然不敢分心,因此在这种沒有丝毫光亮的情形下,被一千五百余人摸到了身前,魔宗老者也并沒有发现。

直到燕云动冷厉的话音传出,魔宗老者方才乘着这个空挡四处扫了一眼,这一望之下,便直接让他骇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密密麻麻的围上了一大群人,而且瞬间便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这千余人看似修为都不高,但魔宗老者却依然面色大变。

在燕云动等十六人身形就要有所动作的时候,他终于是回过神來,便想要出手阻拦。

不过却已经是为时已晚,燕云动以及另外十五名将领,协同一千五百士兵,结成了一个从高空看时,仿佛似白鹤一般的战阵。

所有人脚下都随着燕云动的手印而动作着,一千五百余人如同洪流一般,但却给人一种诡异到极点的协调感,仿佛所有人都是一体的。

“看老夫如何破掉此阵!”

魔宗老者眸中闪烁不定的光芒持续了良久,终于是直接朝着燕云动迎了上去。

他先前之所以观察如此之久,便是想要看看,这战阵是否对他会有威胁。但观察了片刻,他却感觉到战阵根本沒有散发出丝毫的危险气息。

这样一來,魔宗老者便决定不顾一切,只要灭掉作为核心阵眼的燕云动,那么这个所谓的鹤翼阵自然也就不攻而破。

虽然依靠着阵法会让他受伤,但只要灭掉这唯一的一个周天大圆满境的修者,那么其余所有人都不足为虑。

魔宗长老既然敢动手,自然便有着自己的手段。

祭天借命神通,祭天魔道一脉,燃烧自己的神魂和寿命,以此來让实力大增。

不过这种神通,对于修者的损失,可以说是极重的。但有这样一个杀手锏在,也就让魔宗长老有了充足的信心和勇气。

但魔宗老者觉得凭借这样一个战阵,或许在战场上对拼之时会占到不少便宜。但面对他这样的周天晶障级强者,却只能起到细微并不明显的作用。

所以他根本就认为自己那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神通,决然不会有用出來的机会。

(果然……上当了么?)

燕云动的手势在魔宗老者决意动手的瞬息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底却是平静的暗念一声。

战阵的根本不在于其他人,而是阵法的核心。

燕云动眸子里的光芒闪烁不定,看起來给人一种有些凛然的凉意。

战阵之所以称之为战阵,便是聚千万人之力,集于一人之身,以求得能和敌人匹敌的实力。

鹤翼阵的主要特征是灵活多变,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便是一种可以作为尖兵四处乱撞的阵法,因为它几乎能躲避掉无数敌人的攻击。

当然这个敌人的实力,要处于相近的地步。鹤翼阵不同于直來直去硬碰硬的那一类战阵,它的核心理念是平衡和灵动。

因为当人数多到一定界限的时候,如果想要保持住灵活这个特性,那么所有人的修为就不能相差太多。

周天境的修者和炼髓境的修者,两者之间的反应能力和执行能力就算在意识上相同,但放在身体上,就会出现偏差。

因为实力差距太多,等到真正体现在外的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巨大的错差。

而失去了这种均衡,那么战阵就不能称之为战阵了。因为连协调都做不到,又怎么能同时做到同一个目标,來让战阵维系住。

解决这个问題的,还是平衡两个字。依靠战阵,來让所有人的修为通过阵眼连接在一起,而后在一瞬间拉低或增加至同一个水平线。

这样一來,所有的一切问題自然迎刃而解。

可就在魔宗老者欺身上前的一瞬间,燕云动整个人的身体上,却轰然冲出无数道真气气旋,而后轰然在他身周炸裂,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狂狮阵!”

狂狮阵,才是真正结合千万人之力于一人之身的战阵。

当燕云动捏出印诀的瞬息间,另外一千五百余人尽皆停下脚步,通过战阵的连接,将自身的一部分力量涌入了前者的体内。

燕云动气势轰然冲天而起,几乎同魔宗老者在一瞬间爆发出自己所有力量的气势一般无二。

片刻之后,这股气势不再飙升,却已然压住了魔宗老者的气势。

轰咔----

燕云动面色涨红,看着先前攻势未尽的魔宗老者,居然是直接一掌拍了过去。想要依靠体内这股暂时增加到极限的力量,将其打一个措手不及。

但魔宗老者毕竟不如晶障境已久,对气机的感悟何等灵敏。几乎是在燕云动气势开始飙升的瞬间便察觉到了不对劲,此时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祭天燃魂!”

猛的咬了咬牙,知道自己若再不动用神通,只怕被这一掌拍实,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但在这种情形下,受重伤与死却是无异的,无非就是让对方再补上几下罢了。

“无知后辈,胆敢对老夫动手,今日必然教你饮恨当场!”魔宗老者头顶上似乎升腾起一抹虚幻的灰白色火焰,他的神情也在这丝灰白色火焰飘然消逝后,一下子萎靡了无数。

但他整个人的精神和气势却变得振奋到了极点,那原本还稍弱一筹的气机,在使用了神通之后,居然和燕云动依靠上千人所凝聚的气势堪堪持平。

由此可见周天晶障境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燕云动集合一千五百人的力量,虽然暂时的在气势上压倒了他。

不过在魔宗老者动用的秘法之后,居然瞬间将局势拉平。也就等于,他一人之力不过比这一千五百余人的力量,稍稍弱了一筹而已。

沈言一边威胁着严青制衡严影,一边看着长发直接在周身气势爆出体外时高高扬起的魔宗老者,忍不住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这简直是非人之力。

魔宗老者居然仅仅凭借着气势的力量,就不自主的从地面之上漂浮了起來,在离地至少数丈的半空之上,他因为燃烧神魂而失去血色的唇角方才微微勾勒起來,苍老的面庞之上掠过一丝血腥冷漠之色。

“你们……所有的人,都要死!”

燃魂之法,简直是用刀子将他身上的肉割下來一般。疼痛倒是其次,那种损失却足以让任何修者难以接受。

在这燃魂之法结束之后,因为神魂虚弱的缘故,他的修为少说都要倒退一个层次。

神魂虚弱,想要再站在晶障的这一边,看到另一边的情形,似乎也已经有些不现实。若是运气不好,说不定直接跌落到小圆满之境,也是极有可能的。

“惊世帝皇拳!”

燕云动根本沒有从地面跃上半空的意图,他直接仰头望着凌空而立,周身卷动起肉眼可见白色气流,散发着森森魔气的苍老身影,而后扬起右拳,忍着体内那种仿佛要爆炸的剧烈痛楚,一拳轰了出去。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声传遍四周,随之便是燕云动右拳之上仿佛蓦然的冲出了一条数丈之长,金光灿灿的龙形拳影,朝着魔宗老者奔腾而去。

“王者龙气?”魔宗老者的瞳孔蓦然一缩。

但他却沒有分毫的迟疑,在那龙形虚影奔腾而出的瞬间,便将双手摊开伸向两侧,而后掌心向上,高高举起,一副沐浴月光的模样。

只是……今夜无月。

因此在他双掌扬过头顶的那一刻,沈言感觉自己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在哀鸣着。而后便是许多灰黑色,黑色的虚影,从地下,从四周阴暗的地方冒了出來朝着那半空中那魔气森然的身影聚了过去。

“怨灵集聚!”

魔宗老者整个人的面庞之上本來便因为燃烧神魂而显得苍白无比,此刻更是给人一种沒有了丝毫人类气息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当那些灰黑色的虚影不断的沒入他体内的时候,魔宗老者的眉头却是不禁的微微一皱。

“怎么此地的怨灵会如此之少----”

他本打算聚集到无数怨灵,而后直接一举灭掉燕云动等人。但却发现此地的怨灵数量,居然和他猜想的有着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差距。

可此地的格局却分明是怨气森森,鬼气凌然之象,这倒是让魔宗老者费解不已。

“不过这也无妨,纵然聚集不了足够的怨灵,老夫也能生生将你耗死!那些不属于你的力量,只怕已快要将你撑爆,老夫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住几时?”

Ps:话说咋就沒人理我捏,一个问題问了两遍都沒人理我~~~~(>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