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四惊世化龙诀

独步苍澜 四百四四 惊世化龙诀

魔宗老者体内逸散出森森魔气。朝他涌去的怨灵。在一瞬间便被吞噬。发出了无数声凄厉到让人骇然的哀嚎。

下一秒他扬过头顶的双手。便从上至下。浮现出无数灰黑色的虚影纠结在一起。汇成一个巨大的头颅。其间无数张恐怖的人脸不断的挣扎着。仿佛要从中突破出來一般。

而这头颅被他手掌压下去之后。那些挣扎着想要从中窜出來的人脸。也仿佛瞬间归于沉寂。被抹去了仅剩下的那一丝怨气一般。

灰黑色头颅携带着滚滚黑色的森然魔气。托着长长的黑色魔气旋流。从半空之上轰然坠落。而后和那金光灿灿的龙形虚影触碰在了一起。

一阵龙吟再度响彻整个朔云周边。而后那巨大的灰黑色头颅便被那虚幻的龙形拳影吞噬。

在龙吟声数响之后。金光灿灿偏又魔气森然的两团虚影终于是纠结着。厮杀着一点点的消逝。而后终于是同时化为了漫天的光斑。

因为魔气的缘故。从天空坠落的并非是纯粹的金色斑点。而是被中和成暗金色的光点。

一场绚烂的烟花雨。便在这样让人心悸的战斗之中坠落。但除了沈言略带震惊的看了一眼外。并沒有任何人去欣赏着曼妙的景象。

燕云动见自己的惊世帝皇拳轻而易举便被破去。却是沒有分毫的意外。对方既然能踏足周天晶障境。那自然便不会是易于之辈。

但对方居然敢吸纳怨灵來减少自己的消耗。简直人神共愤。

不过怨灵本就是六道轮回之中的异类。但佛家之人一般讲究超度。魔门之人却会纳为己用。这便是道的不同。

可天道规则。却也不会因为魔宗长老灭杀了无数怨灵就降下天谴。

因为怨灵本就是怨气太大。七魄不全。偏偏又不愿意进入鬼道的东西。超度也罢灭杀也罢。对于天道來说。都是无所谓有无的。

燕云动倒也不会纠结这个问題。毕竟若是正常的魂灵。自有六道轮回规则去处理。

他体内此刻的力量早就达到了极致。可想要面对祭天燃魂后的魔宗长老。显然还不能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

这样一來。对方只要跟他耗下去。待得他支撑不住。必须要散去阵法的时候。便是所有人灭亡的那一刻。

让对方连神魂都燃烧了。燕云动根本就不觉得两方还有和解的可能性。

但好在严影此刻为了自己的儿子。被沈言威胁着不敢有所动作。否则以对方周天大圆满境的修为。只要对方出手灭掉任何一个将修为依靠阵法贯入燕云动体内的士兵。这阵法顷刻间就会坍塌。

“惊世化龙诀。”

燕云动在两者攻势化为漫天光斑之后。却是连半分的迟疑都沒有。便蓦然的垂下了头颅。眼中顷刻闪烁出一阵耀眼的金芒。

“吼。。”

这一次的龙吟。完完全全就仿佛是从燕云动的身体内所迸发出來的一样。

而他整个人的身上。此时也满是睥睨天下的气势。他的手掌以及脖颈之上。居然浮现出无数金色真气构成的虚幻鳞甲。仿佛一条初化为人的真龙。

既然能在大汉朝立国。无论多么弱小。也是一个国家。更遑论燕国的国力。其实也已经算作不错了。至少比万剑宗要钱强上无数。

燕云动身为燕国太子。怎么可能沒有自保的手段。但此次通过传送阵來到这里。却是意外之事。所以他那些护身灵玉。以及律令之符都沒有带在身上。

不过惊世化龙诀。却是他所修习的惊世帝皇诀中的一门可以瞬间提升自己修为的法诀。

在这样的情形下。他的修为居然因为惊世化龙诀的作用。稍稍的再度膨胀了一些。

在沈言的位置看过去。燕云动整个人似乎在一千五百散发着耀眼金芒的人群中。成为了最健硕的存在。

他的身躯此刻已经完全暴涨到了近乎一丈。整个人看起來就像是一个临世天兵般威武不凡。

不过身处其内的巨大痛苦却只有燕云动一人知晓。惊世化龙诀将他的修为增幅。却让他本身已经被真气撑到极限的身躯再扩张了不少。

所幸因为惊世化龙诀让他暂时性的肉~体变得坚韧了无数。所以倒是沒有直接被撑的爆体而亡。

不过这番变化却惊的魔宗老者直接便是浑身一颤。气息都是一阵紊乱。

因为他感觉到面前这个身体膨胀到近乎一丈。浑身满是金色鳞甲的家伙。似乎已经重新取回了气势上的优势。牢牢的压住了他一头。

“怎么可能。。”

魔宗老者顿然慌了。然后忍不住的便是惊呼一声。

半步上境虽然都是半步上境。但其间的一点点的差别也是极为巨大的。

其实很简单便可以形容现在魔宗老者和燕云动之间的差别。两者原本一个是阴阳七百二十周天周天大圆满。一个是七百二十周天圆满。并且看到了另一面天地的某些东西的晶障境。

现在就将他们两者的所有领悟和对天地的掌控完全剥夺掉。而后其中一个的力量比另外一个要强了一些。

力量上的差距是最明显的。只要战斗之下必然立见分晓。

短暂的依靠阵法提升修为也就导致了燕云动不可能会任由魔宗老者拖延下去。所以绝对会來个速战速决。

而对方此刻的模样。似乎也正有这个打算。

魔宗老者的目光微微一凛。然后四处转动了起來。不过却发现四周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根本沒有可能逃避开阵法的笼罩范围。

这样一來。他若是转身逃。那么只会败得更快。

当他发现用手指抵着严青的沈言时。心头却是暗自怒骂一声早知便该将这小子的手脚完全废掉。否则此刻哪里会如此被动。

现在的阵法完全将目标锁定在他的身上。也就是说无论他想要对谁出手。只要在阵法范围之内。都会是变成他和燕云动的直接对碰。

所以只有另外的人才可以破坏掉这个阵法。而且还必须要修为不能弱于燕云动本身的。

那么这个人选就只有严影。且不说沈言不可能这样做。他的修为也比燕云动弱了不少。

“该死。此地的怨灵怎会如此之少。。”魔宗老者先前倒是沒有在意这些事情。但此刻却是差点沒有因为这里的怨灵数量而暴跳如雷。

他的某些神通秘法。能将怨灵吸纳而后爆发出强悍的力量。

可现在。却是成了空谈。

思索半响。在燕云动身上的气势终于不再波动起伏不停。稳定下來后。他终于是将目光落在了严影的身上。眸子里闪过一抹厉色。

“严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