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五变故突生

独步苍澜 四百四五 变故突生

魔宗老者言语之间的意思表露无疑。他明摆着就是告诉严影。你动手从外破掉这阵法。

而你那儿子的性命。就不必去管了。因为他感觉。若是再这么拖延下去。就算最后燕云动被这庞大的力量反噬。他自己也得失去反抗能力。

动手你妹啊。严影几乎便是在心底如此哀嚎了起來。他既然从一开始便被沈言威胁着不敢有丝毫动作。显然是对自己这唯一的儿子看的极重。

现在魔宗老者却是为了自己的安危叫他杀掉自己的儿子。试问严影又如何会这般去做。

这与惧怕和敬畏无关。完全就是一种处于父亲对儿子的爱罢了。

所谓虎毒还不食子。严影只不过是修炼魔道功~法罢了。又怎么会做出这般狼心狗肺之事。

而严青也在听闻这句话后大惊失色。顿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师尊。

看着那张此刻满是血腥。萦绕着无数黑色魔气。看起來让人感觉到陌生的苍老脸庞。

“爹。。”严青只看了一眼。几乎便是大失分寸。怎么办。自己无比敬重的师尊。居然想要舍弃掉自己的性命。

虽然并非直接出手击杀他。但这一切毫无疑问间接是魔宗老者一手将他推向了绝路。

因而早就内心彷徨到极点的严青不由得大声哀嚎了起來。以其能从自己父亲的反应之中。稍微做出一个判断來。

沈言却被这一系列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但他看见燕云动此刻那浑身遍布虚影金色鳞甲的模样。当下便是知晓了大半。

于是听到严青的喊声却也并不加以阻拦。完全任由严影做出一个反应來。

这个时间不会很长。看燕云动气势似乎已经稳定到了一个极限。这并非是他要停止动手的缘故。而是他的气势以不再上升。趋于平稳。

也就代表着体内的力量达到极限的那一刻。也就是燕云动爆发的那一刻。

因为他根本无法依靠自己的躯体去承受着一千五百余人。以及惊世化龙诀同时带來的巨大增幅。

他气势和力量达到极限的时候。唯有两个结果。一个就是在达到瞬间将那无比恐怖的力量完全宣泄而出。另一个就是在达到临界点后仍不停止。下一瞬便爆体而亡。

所以在这样的局面之下。也怨不得魔宗老者心狠手辣。他也乱了方寸。沒有了抉择。

此地怨灵之力太过于薄弱。以至于他的许多手段根本就无法使用出來。依靠燃烧怨灵的力量。但短暂的获得提升。也就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魔宗老者虽不是常人。但面临自己很快就要在燕云动的致命一击下两败俱伤甚至濒死的局面下。他也只想出了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用严青的性命來换取阵法的破绽。而后一举破开战阵。撑着力量反噬之际。便可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燕云动。

沈言之所以沒有在一瞬间做出反应。是他有把握严影无论答应与否……断然只会选择直接去破阵。而不会向他出手。

毕竟他不但掌握着那所谓沈家的藏宝之地的信息。手中还拿捏着严青的一条小命。

尽管对燕云动等人出手破坏战阵。严青也几乎是有极大可能会陨落了。但毕竟还有一线生机。敞若对沈言直接出手。而后再选择去破坏战阵。那么前者近乎必死无疑。

但事情的发展虽然有些迭迭起伏。不过却是因为燕云动那远超于沈言想象的实力罢了。

可在魔宗老者让严影动手。以及严青喊出“爹”的时候。之后发生的事情却已然沒有太过出乎他的意外。

(毕竟这种事情。似乎已经是既定的呢……以严影的性子。敞若一开始便不在意严青。那也不会在乎我的威胁。那老不死的。似乎太低估他对自己儿子的感情了。)

沈言嘴角微微勾勒出一个弧度。却是在心头暗自道。

不过转瞬间他似乎又发现了什么般。不自主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暗骂了自己一声。

(呸。。什么叫做既定的事情。我怎么也学起那个家伙來了。)

沈言心中的念头还沒转完。果真听到严影只是略微一滞。便直接有些难以置信的反驳出声。

“长老。这贼厮利用战阵。毕竟是外力之功。又哪里能长久保持这样的战力。”

严影身为周天大圆满境的修者。眼力劲自然也不会弱到哪里去。虽然沒有被战阵直接锁定为攻击目标。可也能察觉到几分端倪。

一般认为对付这种集合他人之力融于一人之身的战阵。所需要做的只是拖延罢了。

从某种层面來讲。严影此刻的想法并沒有出错。不过他却低估了燕云动惊世化龙诀和一千五百余人力量叠加的恐怖。因而直接认为魔宗老者是想保存自己的力量。

才会让他以最轻松的方式。用外力破之。但这样一來他的儿子却八成会丧命。

试问在明知道魔宗老者保存自己实力的情况下。严影又如何肯安心听他的话。不惜自己儿子的性命。去帮他破掉阵法了。

这一切。实际上都只是严影沒有被阵法威压笼罩所产生了一种想法罢了。

但他若是此刻身处于魔宗老者的位置。才会知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眼睁睁的看着燕云动的气势不断攀升他却沒有丝毫的办法。魔宗老者此刻已经无力到了极点。

而当两人尽皆领悟了大圆满境界的阴阳周天时。看到晶障与否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毕竟晶障所带來的只是一种长远的眼界和不断攀升的基础。直到攀升到晶障所能承受的力量巅峰。那自然便能一步登天。

无论破除这个晶障的是力。还是智。丹道阵法。符道真言……只要当某种力量达到了极致。哪怕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假如他拥有者可以连沒有自我意识的天道都可以算计一番。那直接引诱足以破碎晶障的力量帮助自己的跃升到上境。理论上來说也是可以的。

可毕竟魔宗长老还不是小登天境。因而在燕云动的领悟。和天地的沟通都与他相互抵消之后。那么两者所能比拼的。就只有修为之间的强弱了。

也许燕云动一人之力还不足以让自己的修为跃升到已经在晶障境徘徊许久的魔宗老者这个层面。可集合一千五百余人。以及惊世化龙诀。却不无这个可能。

魔宗老者虽利用燃魂之法压住了一千五百人带给燕云动的增幅。但另一个方面。惊世化龙诀所带來的增幅却无法抵消。

他手中聚集不到丝毫的怨灵。以至于燃魂祭天之法根本无法实施。即便他想要向天借命数。借修为。都成了一种奢望。

难不成他还能燃烧掉自己的灵魂來祭天么。就算能成功。可问題是连灵魂都沒了。那还打个屁啊。

而造成之后一切让人始料不及变数的。也正是严影感受不到魔宗老者此刻内心的无力。

什么怨灵。什么祭天之法。他们虽是魔宗之人。可在万剑宗修的就是正派剑修之道。因而根本就不知晓此地压根连怨气都稀少的紧。更遑论是怨气聚成的灵了。

严影其实不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

或者说。当利益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让他放弃掉自己的儿子也是极有可能的。

但此刻他的心思完全就偏向了另一个方面。他以为魔宗长老完全有着让自己稍微损伤一些的方法來灭掉这莫名其妙出现的一群人。

而之所以让他出手的原因。就是为了消灭严青……至于魔宗老者为什么要害掉自己的徒弟。严影也还沒有想清楚。

但这并不妨碍他认为魔宗老者这接二连三的一番举动。就是为了害他的儿子。亦或者在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将他也给暗害了也说不定。

所以严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敞若他从一开始便知道真相。知道魔宗老者撑不住了的话。只怕无论如何也会从大局着想出手了。

至于严青……只要魔宗老者不是有意害他们父子。那么在沈家藏宝密地的诱惑下。一个天资尚算不错的儿子。舍弃了也便舍弃了。

待得日后他修为做出突破。自然能找到更多魔门那些所谓的圣女。妖女來将她们变成自己的禁脔。到时候要几个儿子沒有。

可自己想通和认为魔宗老者再算计他间接出手杀掉自己的儿子。那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而在自己先前的一番话结束后。严影也不看魔宗老者铁青的脸色。直接毫无所觉的继续说了下去。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严影相信以长老的手段。就算将这一窝鼠辈顷刻之间消灭个干干净净也是不无可能的。但我的儿子却只有一个。所以还望长老不要太过执着于快速的结束战斗。”

“只要拖下去。等到这阵法濒临破碎。那么所有的一切自然就尘埃落定。”

草。。

魔宗老者几乎忍不住的破口大骂了起來。这些东西我难道会想不到。可问題是……这家伙此刻的修为完全超过了我至少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三十是什么概念。在这种级别的修者战斗中。几乎就是三五招内就能决定战局的一个程度了。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当下看见了魔宗老者不断变换的面色。他此刻却也有些摸不准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了。

但他却有些担忧。燕云动现在的局势似乎并不占优。

毕竟他和严影一般。压根不知晓魔宗老者此时面临的压力。以至于他也认为。只要拖下去。那么最后等到战阵奔溃。胜负立见分晓。

但魔宗老者……能拖下去么。百分之三十的修为力量直接对比差距。明显的摆在了他面前。这压根就是无解的。

对方既然连惊世化龙诀这类按自身修为予以巨大增幅的神通秘法都有。所掌握的玄术和秘技自然不会弱于他。甚至可能更为厉害一些。

沈言发誓。他眼睛就不经意的眨巴了那么一下。

然后所有的一切。完全脱离了所有人的掌控。魔宗老者托着浑身的黑色森然魔气。仿佛周身萦绕着火焰一般。朝着沈言。。不。朝着严影电射而來。

而燕云动仍处于最后协调力量的地步。而且魔宗老者并沒有脱离阵法和攻击战阵的意图。因而他居然沒有做出反应。

严影面色一喜。当下便认为老祖是准备帮他救下严青了。

于是乎他在发现那不可一世。几乎膨胀到一丈高的金色人影沒有丝毫阻拦魔宗老者动作的时候。也决定在严青得救的一瞬间破坏掉这战阵。

但当他高高扬起手臂。聚集起真气的时候。燕云动眸中的金色。却仿佛刺破了天际一般。直接穿透了这夜幕的深沉和黑暗。

势成。燕云动身影低沉到了极点。蓦然扬起那足有常人两倍的右拳。而后轰然朝着已经在数丈开外的魔宗老者捣去。

如神龙出海一般不可比拟。那金色的拳影仿佛一条巨龙般。再袭向魔宗老者的瞬间竟迸发出一种巨大的。仿佛穿透了某种细微阻隔的空爆声。

“惊世憾龙拳。”

“唔呀呀呀。。气煞老夫。”魔宗老者此时完全状若疯癫。他直接在严影不可置信的目光。以及沒有丝毫防备的情形下。握住他的喉咙。一把将他提了起來。

“吞魂噬魄。。。”

PS:

青色与素色。月白色多是比较淡雅脱尘。附和君子。雅士之风的么。另外就是。貌似小仙记得沒咋介绍过人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啊。就是有些稍微提了下么。比如沈言有时候是黑色的。大长老是白色的。而徐帘才是青衫。苏怡是红色……

好吧。小仙说实话。主要是害怕写的颜色太乱。然后记不住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