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六魔气萦魂

四百四六 魔气萦魂

某些魔道功~法修炼起來,进境比之正派法诀要快上许多。

虽然祭天魔道的修炼功~法并不讲究这个,不过所谓的秘法和灵技却完全看自己掌握了些什么。魔宗老者所使用的吞魂噬魄,便是强行夺取别人的一种邪技。

这种夺取比之燃烧冤魂却是更为歹毒,因为冤魂毕竟乃怨气凝聚而成的灵体。

但吞噬一个人的魂魄,等于从六道轮回中将对方本该经历的因果全都抹去了。

等于说有可能严影气运不错,能成长到小登天境乃至更高。可就这一次劫难,就让他万劫不复。

六道轮回的规则体系很明显,真灵不小心被打散,而后七魄消散,只留下三魂,便会进入鬼道。

而现在严影三魂七魄被吞噬,命数已绝,偏偏他连最重要的命魂,也称之为人魂都被吞噬掉,就算剩下真灵,也只会在不久后便消散个一干二净。

因为命魂被吞噬,承接六道轮回规则的真灵就等于沒有了寄托的地方,那自然会消散的干干净净。

严影之后的气运到底如何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的选择导致他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敞若他先前做出的抉择乃是出手破阵,那么有可能日后还会陨落,但至少不会在今日便死在魔宗老者的手里。

还是三魂七魄尽被吞噬掉,简直是惨的不能再惨。

所有的一切仅仅只是发生在沈言一个眨眼的瞬间而已,直到现在他还沒有弄明白为什么魔宗老者会突然对严影出手。

这也是他刚刚为什么沒有因为看见对方冲过來而躲避的原因,虽然他和严影处于一条直线上……但那个时候,他明明已经惊讶到了思维都有些紊乱的地步好么?

躲避,能在这种情况下用这么短的时间反应过來,沈言已经觉得自己的心性够坚定了。

不过他反应过來貌似也沒有什么用,因为在这短短的眨眼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好像如同既定的事实一般……呸,怎么又是既定的事实。沈言暗自骂了自己一声,却是不知觉间变得谨慎了一些。

先前他肯定魔宗老者不会对他出手,可那一切是基于对方思维正常的情况下。

毕竟那个什么沈家的藏宝密地,比杀了他发泄自己的愤怒似乎要重要上无数倍。

可问題是,现在的魔宗老者还像是处于一个正常人的状态之中么?分明已经情绪混乱,甚至于到了癫狂的地步了好不好?

看着对方手中的严影身体内三白七黑的十团模糊雾气被魔宗老者享受的吸进了自己的体内,沈言已经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三魂七魄,这是真正的将严影体内的三魂七魄给抽离出來而后吞噬掉了。

到了这种境地,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从今往后这个世界里就不可能再有你这个人的任何踪影了,连转世轮回都不可以。

而严影的身躯中虽然被抽离了三魂七魄,但这还沒有结束,因为他已经毫无生气的躯体开始迅速的干瘪起來。

沈言定睛一看,那魔宗老者竟是直接张嘴咬在了严影的脖子上,吸收起对方体内的精血來。

在这种恐怖的情形中所造成的不仅仅是沈言因为看到对方那嗜血的眸子心头一跳,而是魔宗老者的实力,居然开始了疯涨。

燕云动眼中的金色光芒直接就刺破了数十丈的夜幕,他的右拳也仿佛一条奔腾的金色巨龙般,狠狠的朝着魔宗老者撞了过去。

“好美妙的感觉,老夫的实力,又开始增加了……”

魔宗老者舔了舔嘴唇,然后做出一副回味无穷的表情。他随手将已经干枯的严影扔了出去,然后一脸血腥邪异的望着那袭來的龙形虚影。

一种撼天动地的气势虽然从其上迸发了出來,但此刻的魔宗老者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一样。可这并不代表他的实力,就沒有增加。

魔宗老者硬生生的吞噬掉一个活生生的修者,绝对是有违天道的。

虽然天道不会去管顾有任何辩解或回转余地的善于恶,但魔宗老者此刻的做法,完完全全的已经与善多恶少亦或者恶少善多无关了。

绝对的善于恶这句话毫无疑问在大多数时候是对的,但在现在这就是一种绝对的恶,被天道规则,乃至于六道轮回规则承认的恶。

吞噬修者的魂魄,断了气入轮回的机会也就等于间接的挑衅了六道轮回。

虽然天道规则不会直接出手灭绝他,但这种邪恶功法之后所要付出的代价有多重也是可想而知的。

魔宗老者自然也知晓。

此战他无论胜败,至少要从晶障境的修为,跌落到周天小成,甚至更低。而且在晶障境,以及周天圆满等境的那些领悟,也全部都会被剥夺掉。

吞噬掉对方的魂魄,本身就是一种连天道都要背弃的行为。但这偏偏又附和规则中所谓的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之道。

因而修为掉落,领悟消失,乃至落下更多的隐患,是魔宗老者施展这种邪恶灵技后必然要面对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都是之后才会面对的,魔宗老者此时更在意的便是将眼前的这一千五百余人全部撕成粉碎。

尤其是这个借助战阵,硬生生的让自己使出这种降落修为,被剥夺领悟的灵技來,简直是不可饶恕。

他此刻的领悟且不提,但单纯论修为,再吞噬了严影的三魂七魄加上以秘法炼化后,竟然又反超过了燕云动。

但也仅仅只是一线而已,两者之间约有百分之七左右的差距。

还是那句话在这种层面的对决上,百分之七的修为差距已经是极大的了。

先前燕云动比魔宗老者强了约有百分之三十左右,换做实战也就代表着如果后者沒有其他底牌拉进这种差距的话,战斗会在不出百招之内便出现结果。

现在的差距虽然缩减到了百分之七,可这个时间也仅仅是从百招,上升到了五千招罢了。

五千招内,魔宗老者有着把握灭掉燕云动。他吞噬魂魄虽然会有反噬,但他相信自己的反噬一定來的比燕云动要迟。

只要对方坚持不住被他灭杀,那么之后即便反噬來了,却也是无伤大雅的。

“炼魂祭天!”魔宗老者见那金色虚影越來越近,在沈言的目光都沒有看清的瞬间,便一掌印了过去。

此刻燕云动的身躯足有一丈多高,那恐怖的龙形虚影也是足足跨越了十数丈的距离。

赔上他眸子里那刺破数十丈夜幕的金光,简直如同临世战神一般。不过修者比的不是视觉效果,而是最纯粹的修为。

尤其是当两者的灵技差别并沒有想象中大的时候,更是如此。

惊世憾龙拳,地阶下品灵技,自然是燕惊天的看家本领之一。身为燕国皇子,燕云动自然也是熟稔于心。

而炼魂祭天则是魔宗老者的杀招,而且还是根本不会动用的底牌之一。

因为炼生灵之魂魄的负面效果和反噬是在有些太大了,大到了一战之后连他都难以成承受的地步。

不过面对此刻的燕云动,敞若不兵行险招,那他几乎是必输无疑。

随着一掌落下,无穷无尽的黑色雾气以及刚刚吸纳的一个周天境大圆满修者全身的血气完全从魔宗老者的手中涌动了出來。

连带着燕云动浑身散发的金光,都被这种黑色的雾气弄得黯淡了不少。

先前吸纳严影全身血气,根本就不是为了吸收……因为两者之间的血脉之类相差太多,直接吸收简直是找死。

炼魂乃是功~法自然无妨,炼化掉三魂七魄中的记忆用來祭天,自然不会影响到他自身。

至于修为的反噬,那是功~法本身的缘故。也正是因为三魂七魄乃是炼化祭天,而非自己吞噬壮大神魂,否则魔宗老者就不是什么修为跌落,而是直接被抹杀了。魔宗老者的掌中喷涌出无穷的暗红色血雾与黑色的森然魔气夹杂在一起,他整个人居然在金光烁烁的燕云动身前,仿佛沒有了踪影一般。

不是消失,而是沈言看到那黑色和血色夹杂在一起的阵阵雾气,便感觉到一种森然无比的气息,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魔气萦魂!”

魔宗老者的手指轻轻一弹,似乎什么东西的盖子被打开了一般。而后沈言便直接啪的一声半跪在地,而后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他的脑海之内断天刀魂不断的颤抖着,方才保证了他头脑中的那一丝清明。

先前看到那森然魔气和血气,虽然心中跳动的厉害,可并沒有这样的感觉。

但在魔宗老者使出自己的杀手锏后,沈言眼前却是唰的一下出现了无数冤魂山呼海啸一般凄厉着从前者手中的玉瓶中奔腾而出。

那足有数十万,乃至更多的普通冤魂,甚至是修者死后的冤魂所凝聚在一起散发而出的凄声惨嚎,简直足以让任何一个周天境的修者瞬间奔溃。

魔宗老者隐藏在黑色魔气下的脸庞沒有任何人看的清楚,不过他的身躯却是在急速的颤抖着,最终还是勉强给出了这些冤魂一个攻击的目标。

他存储的这些冤魂,是他无数年方才积累下來的。毕竟他虽是魔宗之人,但也不可能去做出灭杀数万,十数万人的事情來。

因而边关战场,被妖兽袭击的某些城池,才是这些冤魂的主要來源。

但修炼这种炼魂,收魂甚至于吸纳怨魂的魂力壮大己身的法门,也不是他一人会。因而这无数年來,他也仅仅收纳了一百七十多万普通人的冤魂,九万多修者的冤魂罢了。

因为这些冤魂是自然死亡,所以可以炼化吸收壮大己身神魂,不会触犯天道规则。可问題是这种凝练神魂的秘技,魔宗老者也根本沒有。

因此他收纳这些冤魂的原因,也仅仅是为了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将其全部爆发出來而已。

若非先前吞掉了严影的魂魄,只怕他自己都会被这些冤魂给袭击。不过好歹还是勉强掌控住了些许,让这些冤魂在魔气的萦绕以及一个周天大圆满境修者血气的指引下,朝着燕云动发动了攻势。

那滔天的鬼气以及凄厉的惨嚎传遍了整个朔云城周边,但此刻又哪里有修者敢來查探,所以沈言他们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还沒有发现任何人踏入方圆百里之内。

(好恐怖的精神冲击,这些冤魂虽然单体的力量很弱,但同时呼啸着从封印他们的灵器中被放出來的时候,那种凄厉的惨嚎却是诡异的凝为了一股!)

沈言的心神终于是在那凝为一股的厉嚎渐渐变弱后慢慢的恢复了过來,他苍白的面上,却是闪过了一丝骇然之色。

扫了一眼身旁的严青,沈言却是暗自苦笑了起來。对方因为心境太弱,所以竟是在那冤魂惨叫声响起的瞬息间就晕倒了过去,所以居然沒有承受到这后续的折磨。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问題的时候,因为战斗还沒有结束……沈言强打起精神抬起头來,却是顷刻间便将眉头紧锁在了一起。

因为燕云动右拳之上萦绕的金色龙形虚影虽然足有十数丈,动作之下也能随意灭杀掉数百冤魂,可这些东西的数量实在太过于巨大。

如果任由这样消耗下去,可以预见的是燕云动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落败。

不过他知道,燕云动自然也知道,可仍然沒有停歇的在冤魂中利用惊世皇气來剿灭前赴后继扑上來的冤魂。

沈言虽然忧心,却也毫无办法。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魔宗老者身上的时候,神色却是微微一动。

因为他发现那老东西身周的魔气居然在缓慢变淡,显然是被这无数的冤魂给吸收着。而且他的身躯似乎也在不断颤抖,仿佛是在极力控制着什么东西一样。

(看他的模样……应该不会错了,虽然这近乎数十万乃至百万的冤魂是他放出來的,但他却也控制的极为费力!甚至于燕云动支撑下去,未必他就能继续钳制这些冤魂继续攻击,说不定待得他不支之后,这里的大部分冤魂都会四散而去了……)

(可现在的问題是燕云动……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沈言再度望了一眼因为维持着高度消耗的惊世皇气,且还在不断挥拳抵挡前赴后继涌上來的冤魂燕惊天,对方的动作明显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干涩起來。

冤魂被魔宗老者喷涌而出,纠缠在燕云动身周的大圆满境修者的血气弄得不断的朝他涌去,而后者却只能一拳接着一拳不断的灭杀这些能影响他心智的冤魂。

一旦他的攻势停止,心神哪怕动摇一瞬间,对面的魔宗老者只需要一拳,就能让下方的沈言为他收尸了。

这种借助于战阵的力量,果然还不是支持长久战斗的好方式。沈言心头暗道一声,却只能看着多番转变的局面,再度在这种诡异的情形下,回归到了对峙的阶段。

不过此刻,谁撑不住,便定然必死无疑,沒有任何转圜的余地,这局势……已经经历过所有一切可能的变数,到了现在连沈言都不需要考虑便懂得,此时已唯有等待这一条路了。

PS:各位高考的童鞋,你们解放啦~O(∩_∩)O~还是那句话,希望所有高考的朋友能如愿以偿的步入自己想去的学府。

话说过几天就粽子节了,童鞋们是准备了豆腐馅儿的,还是糖醋馅儿的,亦或者老鼠馅儿⊙﹏⊙b的粽子來请俺尝尝呢?(靠,我肿么这么虚伪……如果是这些馅儿的话,还是你们留着自个儿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