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七彼时

独步苍澜 四百四七 彼时

“怎么……怎么可能……”

魔宗老者身周的黑色雾气已经越來越淡薄。因为燕云动此刻的情形虽然狼狈。但的的确确一直撑了下來。

可现在的问題是。他有些抵不住了。这无数冤魂在吸收掉他故意萦绕在燕云动身周的血气后。便已经不安分的想要突破他的封锁。

这种直接作用在精神上的冲击虽然弱小。但无数冤魂合起來却仍然让魔宗老者疲于应对。

“……不……”魔宗老者终于在时间的流逝下忍不住的身躯一颤。然后便是一阵恍惚。虽然顷刻间便恢复了过來。但他却仍是面色大变。

漫天的冤魂突破了他的封锁。而后朝着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但仅仅只是这瞬间对他造成的影响。便让他结结实实的被燕云动那泛着淡淡金色的右拳直接砸在了胸口之上。

咔咔的声响让沈言听了个真切。而魔宗老者也因为这打击而一下子将周身那薄弱到极点的魔气给散了开來。

以至于沈言很清晰的看见他的胸口处。已经凹陷了下去。

“老夫是晶障境的大能。寿命近乎数千年……老夫不甘心。不甘心啊。。。”魔宗老者体内的真气早已消耗殆尽。他的神情有些颓然和落寞。

但即便在他这句话说完半响后。燕云动的下一拳仍然迟迟沒有落下。

魔宗老者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面露狂喜之色。

因为面前悬浮于半空的燕云动。先是身躯蓦然缩小。而后就是周身细微血管尽数炸裂。几乎变成了一个血人。晃晃悠悠的从半空中跌落了下去。

那一千五百余人。也因为体内的真气被战阵消耗一空。在燕云动的身躯砸落在地溅起一地尘土后。竟是齐刷刷的瘫倒一地。

可即便此时的情形已到了这种地步。但魔宗老者却仍然不敢掉以轻心……他正要动用体内的真气想要给地上近乎昏厥的燕云动致命一击。可刚刚运转起那仅剩的一缕真气。便感觉到脑海中一阵刺骨的疼痛。旋即也是脚步一颤。从半空中摔落了下來。

啪。。

听着耳畔传來的轰鸣声和落在身前仅一丈远地面上的那个苍老身影。沈言的神情已经变得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沒有料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戏剧化的一个结果。

正要言语之间。沈言却发现那尖啸着冲向四面八方的无数冤魂。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齐刷刷的停顿在了四周。

数十万的冤魂沒有形体。仅仅是灰色。黑色的虚影模样。但即便这样。这些冤魂聚集在一起形成的黑雾。也让人心中沒由來的泛起一阵凉意。

“……这些冤魂敞若就这样逃出去。虽然对于修者來说并无大碍。但对于寻常百姓來说可就是一场灾难了。”沈言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过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沒有任何解决的办法。若是换做大长老。或许只需要一个抬眼。这天地间的冤魂便会被肃之一清吧。

冤魂死在边关战场。亦或者一些发生过战争的地段。因为战场上的煞气等一系列的缘故。几乎就被硬生生的困在了那些战场之中逃窜不得。

但现在被魔宗老者收进了自己的灵器之内。却又控制不住。自然也就沒有可以抑制它们的办法。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些冤魂逃掉了。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

正在沈言疑惑无数的冤魂到底为何而停顿住之时。却听到了一阵恢弘庄严。不知从何处來。却又似响彻这天地间的声音。

这声音庄严肃穆。无喜无悲。给人以大慈悲。大智慧的感觉。沈言的目光开始四处探寻起來。入目之处却沒有看见任何踪影。

“如是我闻。不垢不净者。怨憎嗔会者……无所处。无所归。所以怨怼。憎恨……心中种种执念……”

随着这唱诵声。沈言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波动在这天地间颤动着。

这不是真气。也沒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力量。可偏偏在这种大光明。大慈悲的阵阵波动前。他生不出丝毫的抵抗感。

不抵抗却不代表臣服。沈言的眸子一如既往的清明。他体内的断天刀魂。也在无时不刻的颤动着。维持着他心底的清明。

“彼时四方。魂消魄去。”

这肃穆的唱诵声落罢。沈言沒由來的感觉天地间仿佛亮起一道道刺眼的光芒。

那停顿在半空中的无数冤魂仿佛披上了一层层的金色光辉。而后从上到下轰然随风而散。那金色的光芒也随之收敛。

从这声音落罢到数十万的冤魂化为虚无。仅仅不过片刻之间。当沈言回过神來的时候。天地间却再度的暗了下來。只有朔云城的烛火仍然飘摇着。

在许久之后。这似乎依然不停在四周回荡着的肃穆声音终于一点点退散。

如同从沈言身边。一点点的变小。直到这回荡的声音彻彻底底的消失。仿佛从沒有响起过。

沈言本來还沉浸在那漫天冤魂消散的震撼之中。当着声音消失后。他忽然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朝着远处望了一眼。

那里有着一个孤独的与这世界格格不入。却偏偏脚下每一步都走在了光明和净土中的身影。

那个身影的右手中持着一柄锡杖。身披着锦斓袈裟。沈言本该是看不见这个身影的。可他偏偏看的如此真切。

转瞬间。那个身影便消失在了他的眸子里。似乎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一样。

但沈言知道。这不是幻觉。

魔宗老者整个人一直捂着自己的耳朵。当沈言若有所思的从极远处。他根本不应该看到任何人的地方收回目光來的时候。忽然吓了一大跳。

因为魔宗老者眼中。口鼻中流淌出的鲜血。几乎将他的整个脸庞都侵染了一遍。

燕云动等一千五百人却似乎根本沒有察觉那响彻这天地间的佛号一样。因为他们的状态都如先前一样。都萎靡到了极点。

“哇~”

沈言犹豫了一下。眸子便倏然一冷。他并指成剑朝着魔宗老者走去。不管那佛音如何肃穆。但都不能改变他的本心。

留下这样一个半步上境。而且还有着一个上境师叔祖的魔门之人。简直是种下了一颗毒瘤。很可能就是极其致命的。

不过他刚刚走了一步。便发觉魔宗老者抬起一对已经有些浑浊。但仍满是不甘的眸子望着他。可只是瞬间。这个先前还强大之极的老人便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污黑的鲜血來。

……

“从某些层面上來说。现在的局势应该就是这样子了。”上云城一家并不出名的客栈三楼厢房中。徐帘站在窗前。头也不回的道。

“那如果按照你的意思。万剑宗现在的情况岂非很糟糕。”寒碑颂等人倒是沒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叶东來却是站起來走到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的徐帘身旁忧心忡忡的道。

“这个某些层面……指的是欧阳岚回到上云城的那一刻。”

徐帘苦笑着摇了摇头。似乎知道叶东來压根就无法理解一般。继续解释了起來。

“据你所说。楚青衫与衍天辰。万剑宗明面上实力排在第二、第三的两个人都去了自在魔门所在的区域。”

“不过你认为在这种情形下。哪个势力敢先行一步的动手。或者换句话说。当皇室那些人把残留下來的宗门名额限制在一定程度内的时候。夺取到可以直接退出洗局一事的凭证之时。你确定先行抢夺到凭证的势力就可以安然离开。”

皇室到底给了苍云郡势力几个名额叶东來倒是不清楚。毕竟这种事情除了现在身处其中的各方势力。他也是无法确切知晓的。

但徐帘所说的意思他倒是明白。不过他还有些东西弄不清楚。

“那这样一來。岂不是明摆着各方势力在暗地里动作了。亦或者某些势力联合起來。不停的灭杀掉一些阻力……”

徐帘嘴角的苦笑却是消失掉了。他的神色已然是无奈到了极点。叶东來的话刚说到一半。便被他抬起手來打断。

“你的意思我懂。但以你的智商却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信息和利益……苍云郡的势力有哪些。这个势力高端的实力來了多少。以及他们露面多少人。隐藏了多少人。沒有任何人可以弄清楚。”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某个势力有和其他势力联合的心思。也是不敢付之于行动的。毕竟牵扯到最终的名额这个巨大的利益点。联合两个字很可能就等于内斗。”

叶东來张了张嘴唇。半响后方才嗫嚅出声。

“话虽如此……但什么叫做以我的智商。以你的智商也不是还等在这里毫无办法……”

徐帘微微一愣。忽然转过了头來。然后用一种很平和的笑容望着叶东來。

“你刚刚说什么。”

虽然这笑容的确是很平和了。但叶东來的灵魂深处却涌上來一种彻骨的寒意。这是他面对自己的爷爷都沒有过的感觉。

于是乎在一瞬间他立刻站的笔直。然后一脸正气凛然的摇了摇头。

“我刚刚说什么了么。沒有吧……哈……哈哈……”虽然是在笑。但他的声音的的确确隐藏着一种任谁都能听出來的不自然。

徐帘却沒有在意这些。他只是有些疑惑的用手指轻轻的在自己的额头上摩擦了起來。

(难道是我猜错了。沈言已经被那些魔门之人带到了其他的地方。)

心中这个念头刚刚闪烁出來。徐帘便是摇了摇头。

(不会……剔除一切会出现变数的原因之后。沈言來到上云城的可能性仍然高达六成以上。可现在的局面。却有些……)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欧阳岚有三成的可能性会在两个时辰内回來。七成的可能性却是要等到明日卯时之后了。)

徐帘摸着额头的手指按得更紧了些。

(亦或者可以做出另外的选择。先去自在魔门的地域。看看洗局一事的变化。)

(不行。现在自在魔门那里的局势绝对还处于明面的风平浪静之中。在沒有信息和契机的情况下。各方势力十二个时辰之内动手的概率。。几乎为零啊。)

(看來还是要在此地等待着沈言了。如果我的猜测属实的话。那么所有的变数应该都在他的身上才对。那么沈言……尽量快些吧。明日卯时……)

(一定要來到上云城啊。之后我们要一起赶到自在魔门才是。否则北剑仙交代的事情。很可能就会……)

徐帘心中虽然不断的思索着什么。但他面上的表情却分明是一副平静到极点的样子。

以至于近在咫尺的叶东來。也根本不知道徐帘竟然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徐师兄……”青萝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座位上站了起來。但还不等她开口。徐帘却是忽然转过了身來。

“叫我徐帘便是。”

“好吧……徐帘。我想问的是。你们说沈大哥被他师尊带走了。那他们会不会直接就回到万剑宗啊。亦或者沈大哥不会跟大长老一起回去。但他和欧阳岚有仇。若是大长老不跟來的话。他來这里应该是会很危险的吧……”

徐帘看着青萝面上的神情。然后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若你们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可以寻找到沈言的踪迹。那就说出來。若是沒有其他的办法。那就在这里等着……直到明日卯时。一切自见分晓。”

徐帘说到这里。忽然面色一变。

“你刚刚说什么。”

听到徐帘如同先前一模一样的话。叶东來的嘴角沒由來的抽搐了一下。

青萝被他的神情弄的微微一愣。不过还是片刻就反应了过來:“……我说他们会不会直接就回万剑宗呢。”

“最后一句……”

“大长老要是不跟他一起到这里來。以他和欧阳岚的仇怨。他來这里应该是很危险的吧。”

徐帘蓦地转过身去。眸子里的神色不断的闪烁着。

(不错了……危险。危险啊。我怎么会忘掉这一点。沈言虽然不会被那魔门之人直接斩杀。但却很可能因为魔宗之人和第三方的战斗而受到波及。)

(我只想到了好的一点。若是那第三方胜。沈言便会脱离魔门之人的掌控。但我却忘掉了。他若是受到波及。即便不会身陨那也定然有极大的可能性受伤……)

(这样一來。明日卯时赶到上云城岂非就成了一个笑话。)

(危险最大论。既然所有的一切都是既定的……可这既定的结果是沈言有六成以上的可能性來到上云城。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在限定的时间之内來到这里。)

徐帘微微呼了一口气。面庞之上依旧极其平静。仿佛并沒有因为青萝的一番话有所波动。

(时间上的错差。以及伤势严重与否……这些非既定的因素。还真是难以把握。但若是我所料不错。沈言他……那么最终的情况应该也不会太糟。)

心中思索罢。徐帘便再度转过身來朝被他的一系列动作弄得紧张兮兮的青萝笑笑。

“不必担心。沈言是必然会來上云城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话是如此说。但你为什么要转过头去呢。”青萝点点头。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徐帘沒有答话。他忽然在心底叹了一声。

(万剑宗的成败。皇朝洗局这些事都是次要的……但有些事情却是避免不了的。沈言啊沈言。你若是明日卯时沒有归來。我只能尽量保证万剑宗不会覆灭。但想要保存下万剑宗的实力或者让其踏入领地级宗门。只怕是毫无可能了。)

(所以如果你想做到大长老交付给你去做的事。那么明日一定不要受太重的伤。而且带着……來到上云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