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八因祸得福

四百四八 因祸得福

(不是吧,居然吐血了,)

沈言微微一愣,却是在心头暗自嘀咕道,不过这个结局却也不例外,毕竟燕云动先前所展露的力量,也足以造成这样的后果了,

(无论如何却是不能放过他了,否则日后必成大患,)

沈言的眸子里闪过一缕寒光,他清楚的看见了魔宗老者面上的惊恐,当下在心头暗笑起來,

(你这老东西也会感到害怕么,……不对,)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沈言脑海中的断天刀魂蓦然的跳动起來,如同当头泼下一盆冰水,

沈言几乎顷刻间便是要暴退开來,但他眼角的余光,却已然看见了魔宗老者那原本惊恐的神色转为了决然,

一种要即便是死也要拖着他一起的决然,

“吞魂噬魄。”魔宗老者的声音虽然虚弱,但随之便是一股滔天的凛然之意朝着沈言席卷而來,让他呼吸都为之一滞,

吞噬生灵魂魄原本就是从根本上违逆了天道,魔宗老者之后修为谪落和受到反噬几乎已经成了必然,

但他此刻再度使出这恶毒的秘法,所面对的便必然是天道谴责,

修为降低是天道对这种行为的第一次警告,但魔宗老者此刻连这警告所带來的修为降落的后果都沒有尝到,便再度用出了这一招,

之后到底是会直接修为跌落到一种不可置信的地步,亦或者直接被天谴灭掉,都未尝可知,

但却不得不叹一声这魔宗老者的果决,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沈言都不可能放过他,倒不如拉着对方一起死,

沈言虽然在他神色变化的瞬间便察觉到了危险,但却已然沒有了反应的时间,

而到了这样的境地,魔宗老者面临生死,自然也不会去在意所谓的沈家藏宝之地了,所以也断然不会留手,

一股几乎可称之为浩瀚的精神力量,从魔宗老者那看似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之内迸发出來,而后汹涌澎湃的朝沈言涌來,

修习此类功~法,魔宗老者的神魂强度,自然要比许多周天晶障境的修者还要高,

所以先前的严影连抵抗的机会都沒有,就被对方直接吞噬掉了他的三魂七魄,

以至于沈言的身形刚刚退后一步,便被潮水般的黑暗和杀意所吞噬,魔宗老者此刻仿佛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威慑力,让人根本生不起丝毫的抵抗之力,

他苍老枯竭的脸庞上也因为自己的神魂之力触碰到沈言的识海而露出了一丝笑意,可就在下一秒,魔宗老者面上的神情已经变成了极端的恐惧,

他的双眼瞪得滚圆,从喉咙中发出了咯咯的声响,但片刻之后整个人的身躯,却完全软到在了地上,再沒有了分毫的生机,

沈言被识海之内那股粉碎一切的森然寒意弄得全身一阵凛然,在魔宗老者软到在地的同时,他也啪的一声跌倒了下去,

“嘶……”还沒有來得及震惊这一系列的事情,沈言便紧咬牙关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即便这样,他仍旧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这……这纯粹的魔道气息,居然被断天刀魂给彻底的净化掉了……他体内的真气和精血,以及神魂,竟然反而被断天刀魂给吞噬掉了,)

沈言颤抖着身躯,但心中却已是惊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断天刀魂居然在这种情形下再度觉醒,而且还是以雷霆之势,瞬间粉碎了那魔宗老者托着沈言一死的歹念,

开玩笑……有断天刀魂在体内,魔宗那老头竟然敢公然将自己的神魂之力探进沈言的识海,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燕云动的一千五百余名属下尽皆因为真气的衰竭而晕厥了过去,甚至还有着一部分人因为先前那冤魂传出的尖啸而直接被震散了神魂,就此陨落,

即便是处于周天境的燕云动,也是因为战阵的奔溃和自己身体上的疲惫而一直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中,

此刻他却突然睁开了一直紧闭着的眸子,稍微动了动瘫倒在地的身躯,却看见沈言的身周散发着一种凛然的寒意,竟然在短短的瞬间便凝聚出了无数朵霜花在周围飘荡着,

而处于冰晶和霜花中的沈言,却是身躯颤抖,牙关紧咬……最重要的,却是他整个人的气息,居然以一种让人目瞪口呆的速度攀升了起來,

原本还停留在神醒境的沈言,居然瞬间便突破到了本源境,而他身上散发着的真气光芒,原本是以水蓝色为最,但其间也夹杂着青色,火红等等斑驳的其他本源属性颜色,

但恍惚之间燕云动却仿佛看见沈言身后突然凝聚出了一柄刀的虚影轻微颤动了一下,当他回过神來,却发现后者身上散发着的本源真气颜色,已经彻彻底底的转为散发着森然寒意的幽蓝色,

但这种变化却还沒有停止,沈言的修为跨进本源境还不到片刻,便在魔宗老者毕生修为和周身精气的冲击下,轰然踏入了本源境二重天,

燕云动的眼睛甚至都來不及眨动一下,沈言周身的气势再度上升,

本源境三重天……本源境四重天……本源境五重天……饶是他仍然瘫倒在地面之上,此刻也不由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虽说本源境在郡地之中已算是高阶修者,但王朝疆土无垠,天才无以计数,在沈言这种岁数突破到本源境,周天境的人也定然有许多,

可燕云动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未见过,听说过有谁可以在一刻钟之内,从神醒境破入本源境,然后直接踏进本源境九重天巅峰的,

这简直是……

(我应该是在做梦吧,沒错……应该是,)

燕云动在心底呢喃了一声,然后微微闭上了自己的眸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再度将眸子睁开,

“噗,。”

他虽然先前也受了伤,但却并沒有魔宗老者那般油尽灯枯的感觉,可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直接一口血便喷了出來,

“周天境。”燕云动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紧闭着双眼,身躯的颤抖幅度也越來越弱,似乎适应了这种剧烈痛楚般的沈言,

而沈言自然不知晓燕云动如何震惊,因为他此刻已经被断天刀反馈回來的纯净元气差一点给撑的经脉爆裂开來,

但好在修为突破的太快,经脉在破裂之后便会被突破时的能量所修复,

待得突破到周天境后,体内真气循环不休,沈言终于是将断天刀魂净化掉魔宗老者毕生修为和全身精血反馈给他的纯净元气控制住了,

经脉上的疼痛稍稍敛去后,沈言便发觉自身的真气,居然从蓝色转为了幽蓝色……深邃的仿佛藏匿着一切,却又清澈到极点,

(这是断天刀魂在净化我的本源属性么,)沈言心头暗道一声,然后估量了一下体内还沒有完全被吸纳赶紧的纯净元气,

(这些剩余的元气,应该能足以让我突破到周天境五重天的样子……)

周天境九重天,是整个周天阶段中最弱的一个阶段,等到周天九重天之后,才是周天小转,所以周天境五重天,相较于周天大成,差距还是极大的,

不过沈言却沒有丝毫可惜的感觉,能在这种必死的局面之中突破到周天境,简直已经是撞了天大的际遇了,

……还能在离谱点么,

燕云动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好像在这半刻钟不到的时间崩塌了一样,沈言的修为就这样眼睁睁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直接从神醒境突破到了周天境五重天,

不过好在到了这个地步后,沈言身上的气息终于是平稳了下來,那一直散露在外不断攀升的气势,也终于是归于平静,

燕云动总算是松了口气,若沈言在这样突破下去,他害怕自己会因为心跳的速度太快而硬生生的昏厥过去,

(这一次,绝对可以称之为因祸得福了……在刚刚那种情形下,若是换做其他人,哪怕修为到了周天大圆满都是必死无疑的,)

沈言心有余悸的回忆了一下魔宗老者先前散发着的气息,暗自庆幸道,

(那吞噬魂魄的神魂之力,我根本就无法抗拒……虽然我的心境修为比那老家伙还要高,但毕竟修为太浅,这种神魂上的对拼,在我沒有相应的神魂类秘技的时候,根本只能束手待毙,)

沈言念及此处,仍是忌惮无比,若是被吞噬掉三魂七魄,这六道轮回就不可能再有他的丝毫踪影,连投胎转世都不可能,

(好在我的识海之内有着断天刀魂的守护,虽然它的本体毁灭,我也无法拥有足以催动锋芒九式的修为……可用神魂侵入我的识海,只怕那些所谓的上境修者,都要饮恨而亡,)

一般來说,直接用自己的神魂侵入对方的识海进行攻击,是非常罕见的,

可这魔宗老者先前明显是孤注一掷,因而选择了这样极端的手段,也是不无意外,可惜他遇到了所有神魂侵入别人识海的死法中,最为凄惨的一种,

也即是对方的识海中有极其厉害的东西守护着,反吞噬掉一切的外來神魂之力,

沈言虽然身后沒有什么背景和高阶法宝,但断天刀魂对他识海的守护,也可谓是固若金汤了,

(來自于那魔宗老者的精气被净化后,居然只够我突破到周天境五重天……想來他的毕生修为里,驳杂的气息实在太多,那些气息吸收了反而有害无益,)

沈言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可惜还差一点点,就能再进一步进入六重天的境界……算了,做人也不能……怎么回事,)

心中刚刚冒出有些可惜念头,刚刚准备站起身來的沈言便再度死死的闭紧了眸子,因为从他的丹田深处,再度涌出一股几乎比刚才浩瀚了十倍的药力,

那原本不知隐藏到身体何处的九转金丹,居然再度的浮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