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四九大成之境

四百四九 大成之境

燕云动承认自己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在沈言身上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彻底底的颠覆了他的认知。

当衣衫都因为周身那失控的气劲而显得有些破烂的沈言站起身來的时候,燕云动却也是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來。

不过他的腿却一直打着哆嗦,显然有些因为力竭而发软。

而沈言此时方才微微张开了右手轻轻在虚空中抓了抓,然后眸子里闪烁过一阵迷惘,但转瞬却又归于平静。

(这就是……大成境的感觉么?身周天地和我的沟通似乎变得频繁了起來,一个念头就能让天地威压为我所用!)

周天大成境!

九转金丹迸发出一阵几可以成为浩瀚的药力后,便再度隐匿到了身体的某处。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弹指间的功夫里,沈言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沒有……就发现自己的修为一路凯旋,可谓是高歌猛进。

先是轻而易举的踏入周天九重天,而后直接步入小转境,之后是大转境,小成境……直到此时的大成境巅峰,方才停止!

单论修为來说,他已经不下于万剑宗的凌霜。

若是寻常修者突然间得了如此造化,只怕顷刻间就会患得患失,甚至无法掌控住自己暴涨的力量,但沈言却不一样。

他在神州已站上了巅峰,也拥有过渡劫期的力量,按道理说应该也是周天晶障那个等级的力量了……所以他很快就让自己的心神平复了下來。

(沈苦先祖啊,你留给我的九转金丹和九转雷霆诀,到底是怎样逆天的宝物?)

沈言若还认为这九转金丹就单单是那所谓的黄级九品丹药的话,那么他此刻还不如去买块豆腐撞墙算了。

结合九转雷霆诀那恐怖的一气玄元雷,沈言自然而然的便会意识到这颗丹药的恐怖和逆天之功。

谁见过只爆发出一股药力,便能直接将修者从周天境五重天推进大成境的?燕云动毕竟乃燕国太子,虽然震惊,倒也还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情。

但饶是从他虽然极力抑制,但仍不时抽搐的嘴角,便能看出沈言这飙升的修为给人的震憾力度绝不会弱。

沈言感受了一下周天境和神醒境的不同之处,片刻之后,方才回过神來。

不过他四下打量了一番,眉头却是一下子皱了起來。

(严影和那老家伙相继陨落,这下子我所面临的的危机应该是暂时解除了,就是不知晓我身上的秘密,到底还有多少人知道!)

(可问題是……严青呢?)

严青不见了。

这才是他皱眉的原因,不过旋即沈言却又摇了摇头。

(此人心智不坚而且贪生怕死,即便拥有着周天境的修为,却在三番两次大意之下被我算计,因而不足为虑!)

(只怕……不过到时我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会在哪儿,而且等到师尊回來,那魔宗老者的上境师叔祖,应该也不需要太过担忧。)

沈言从不是一个忧心忡忡的人,他所做出的决定和选择大抵都是针对近在眼前的事情。最直观的体现就在于他碰见自己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就会和敌人硬碰硬……若是修为弱于对方,那么他绝对不回去赌那所谓以弱胜强的几率。

他所做出的决定,一般是将自己的生命放在首位的。

而刚刚的情形,却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他不能白白看着燕云动被那魔宗老者突然发动攻势给打懵,所以才会出声直接让两方连对话都省了,便跳入了对战之中。

“今日之事,倒要多谢云动你了!”沈言微微欠身,然后真诚的谢道。

“别……那魔门的老者是被你除掉的,你这样感谢反倒让我有些受不起!”燕云动连忙摆手,示意此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沒有。

沈言心头知道自家根底,当下只是微微一笑,却也沒有反驳。

有些东西沒必要全部挑明,只要记住对方这份人情,待得日后相还也便是了。

“对了,你从雪云沼泽出來之后便和我们分离开來,怎么会千里迢迢跑來此处?”

这到不怪沈言如此一问,毕竟若是要往东方去,可选择的路径极其至多,若非迫不得已而取路骆驼山,否则的话是很浪费时间的。

“这……”燕云动张了张嘴,却是看见身周躺了一地的士兵,当下长叹一声。

“此事倒是说來话长了,我本以为那传送阵法乃是无意间触动,却不料是父亲的安排!只是最后却和部队失散开來,所幸军令有传递讯息的功能,我才能寻到此处來!”

沈言听了个莫名其妙,因为长话短说的缘故,所以燕云动这番话却是有些让他捉摸不透。

不过他也沒打算弄明白燕云动的父亲为什么要将这一千五百人想法设法的送到大宋朝來,这似乎也跟他沒有关系。

就算燕云动打算带着这一千多人在大宋朝搞破坏,他也沒有干涉的打算。

反正大宋朝跟他也沒有半点关系,反而是燕云动间接对他有救命之恩,要帮也是帮后者。

“你沒考虑过回大汉朝去么?”沈言点了点头,虽有些莫名其妙也沒有深究的打算,当下便如此询问道。

“回去……回不去了……”燕云动苦笑一声,而后摇了摇头。

至于为什么回不去,他沒有说,沈言也沒有问。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这一千多士兵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难道你就天天这样带着他们招摇过市?”

虽然大宋朝极大,但一个小型部队出现在任何郡地的视线之内,那郡城的城主都会派遣军队前去围剿。

“……”燕云动沉吟了片刻,却也沒有隐瞒:“我打算往前方探察一番,看看能否找到一处格局相对混乱,势力更替又不会引起注意的地方,來建立自己的根基!”

他和叶东來这种人类似,既然已经选择了相信那便不会再去疑神疑鬼。

而沈言却不同,他相信与否是基于一定的基础之上的……比如和希麟相互将后背托付给了对方一次,亦或者是和叶东來那种与生俱來的熟悉和相似感,亦或者寒碑颂身上散发出的傲气和不羁。

这样的人方才值得一交,敞若换成是那万剑宗的罗定,付宁之流,虽然不是什么心肠歹毒之辈,但沈言却也根据自己的判断认为他们不会以真心待人。

当然也许他的判断不准,甚至根本就是错误的,但沈言只相信自己的感觉。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谈论这个问題的时候,因为沈言听到燕云动的打算,眉头却是忽然紧锁了起來,旋即他便摇了摇头。

“我觉得此举不妥……大宋朝的体制决定了它和大汉朝不同,本土势力更替倒也无妨!但你们这些人,却是不折不扣的外來者。”

“虽然你们可能会隐瞒自己的身份,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事。尤其是你还想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在大宋朝简直是不现实的。”

倒不是沈言打击燕云动,而是事实如此。

大宋朝对势力和地盘,掌握的实在是太牢固了。在这样的格局下,再强势的宗门都得按照规则行事。

所以燕云动若是只想简单安定下來倒也罢了,但沈言却料定他并非甘于平静之人,所以必然无法在大宋朝这样的体制之下打拼出自己的一番基业來。

大宋朝和大汉朝的格局以及体制,毕竟有着极大的差别。

“这……”燕云动來此时间尚短,也不如同沈言见识到了上云城的强势,以及此次郡地势力洗牌的场面,所以当下便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太子,莫要听此人胡说八道,我等只要分散开來各自行事,自然就能一点点的发展起來。”其余一千余人只是脱力,此刻倒也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昏厥中苏醒了过來。

十五位将领中的一位,起先听着沈言和燕云动的交谈倒是沒有插话。

不过此刻看见沈言三言两语就扰乱了自家太子的心绪,当下便是厉声反驳了起來。

沈言倒也不以为然,并不发怒。只是听到这将领的话,他却又是苦笑了起來。

“云动兄,看來你们还是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一千五百人,只能算作一股小势力!若是本土势力,沒有人会去过多的关注你们!”

“你们所要担心的,只是外來者这一个问題而已!你们本身的规模不是引起其他势力重视的缘故,而是你们是从大汉朝的來的罢了。”

“所以人多人少,分散与否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一百人的外來势力和一千五百人的外來势力,在领城郡城这些势力的目光之中,都沒有区别!”

燕云动本來正准备呵斥先前出声的将领,此时听到沈言的话,却不禁眉头一跳。

以他的聪明,自然也能断定大宋朝和大汉朝的格局体系不同,因而沈言的一番话他连思考都不需要,便充分确认了其真实性。

更何况,沈言也沒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去欺骗他。

“分散开來,只是削弱你们自己,以及让你们的势力形成规模的时间变得更长罢了!”沈言眸中光芒一闪,然后做出了结论。

燕云动闻言不住的点头,显然极为认同。

他此时也发现,将势力分散开來,似乎是极其不明智的。因为只要被大宋朝的官方势力知晓了他们的身份,显然分散开來也并不能避免被剿灭的命运。

相反还会导致他们的实力变弱,攻城掠地的时候也会更加的乏力。

“沈兄……你如此说法,是否已有对策?”燕云动发现沈言虽然言语之间极其慎重,但面上的表情却似乎成竹在胸,仿佛已经有了法子一般,当下便期待的望着他。

“太子,你怎能让一个外人來决定我们……”不少已经恢复了意识的士兵和那些将领,当下都市忍不住的出声。

他们觉得燕云动此举,将他们未來的规划和道路都交给了一个外人,实在是有些冒失。

“闭嘴!”燕云动神色一冷,他以仁心带兵,但并不代表自己的部下便可以三番五次的反驳自己的意思。

这冷冽的声音,让众多士兵的身躯不由得为之一凛,场面一下变得有些静谧起來。

沈言却是摆了摆手,然后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无妨……你们不如先听听我的建议。”

他沉吟片刻,然后方才再度开口。

“在大宋朝发展,就算身份在短时间内不会暴露,但在这样的体系格局下,也必然处处受制!我并不反对你们燕国太子的决定,掠夺领地和占领城池之类的事情我也不会反对……”

“但这一切,都要换一个地方才是!”沈言嘴角微微扬起,神色有些莫名。

“换一个地方?沈兄你的意思是指?”燕云动微微一愣,旋即有些迟疑了起來。

“南!秦!九!国!”沈言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他,然后一字一顿的道。

ps:这个月的更新说了会超过十五万,就会超过十五万。这两天回來的有些迟,所以又是一章,但更新的字数绝对不会少的,我会补回來,如果月底字数沒到十五万,小仙就自己扇给自己几耳光。

天天两更沒有保持住,却又不想大家觉得我说话不算话,因此在这里解释一下,希望大家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