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十苍澜曲末

青衣成雪 四百五十 苍澜曲末

燕云动最终还是采纳了沈言的建议。刷领一众兵马往东南方向行去准备前往南秦九国。沈言之所以敢信誓旦旦的让燕云动去南秦九国发展。便是因为他一路上通过魔宗那老头和严影等人不经意的交谈。发现那里简直是混乱到了极点。

群雄割据四方。无数小型势力几乎天天都在冒出头來亦或被灭去。

而在这无数的势力之中。最为鼎盛的九个势力。便分别掌控着东西南北、东北、东南、西北、西南以及中央九个区域。

这些势力分散开來。哪怕是最强大的秦国。也还离大汉朝及大宋朝有着一定的距离。

但它们内斗归内斗。其余任何势力也不敢轻捋其虎须。

因为甚至不需要所有的势力团结起來。只要最顶端的九方势力联合。就能抵挡大宋朝的野心。敞若南秦九国所有的势力统一起來。那么整个天元大陆之上。任何王朝都要避其锋芒。

但那样混乱的格局。也就注定了沒有任何一个势力能统一南秦。

不过不能统一。并不代表着不能发展。南秦九国不看重一切。无论你是妖是魔。凡人修者。只要有着自己的屏障。就能在其中立足。

而且……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小型势力的战争和灭亡。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那些中高端的势力。以及最顶尖的九方势力。也不会自降身份对小型势力出手。

所以只要能站稳脚跟。那就有着一步步发展起來的可能性。

据传闻所说。曾在数千年前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孔五丈。沒有修炼的天赋。但却聪慧异常。熟读经典。兵法谋术烂熟于心。

就因为他的帮助。一个姓刘的落魄修者。硬生生便在混乱的南秦九国打下了一片天。

那孔五丈所依靠的不是修为。而是智谋。其人可谓用兵如神。正因如此。所以虽然他沒有丝毫修为。但那姓刘的修者。却让己方势力修为极高的一众人。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

而这样一个传奇的凡人。甚至敢在三军阵营前斥责君主以及元帅。但却无一人敢于反驳。

即便孔五丈到了老年。那刘姓修者坐拥南秦的霸主地位已经不可动摇的时候。后者也恭恭敬敬的称其一声孔先生。

所以沈言丝毫不怀疑燕云动等人去南秦九国之后会寸步难行。以他们一千五百人的能力。只要不大意。整合一些小型势力稳住跟脚。还是极其容易的。

毕竟周天境大成期。配合那战阵所爆发出來的力量。在南秦九国那种混乱的地方。也是不可小觑的。

燕云动曾有意让沈言随行。但后者牵系自己师尊吩咐的事情还有现在苍云郡的各方势力的情况。当下便直接拒绝。

于是待得那一千五百余士兵恢复过來。两人便再度分道扬镳。

虽然骆驼山已在不远处。但沈言仍是让燕云动绕路而行……毕竟一千余人翻山越岭。实在有些耽误时间。

燕云动也听从了他的建议绕路而行。待得众人转过身形相继沒入黑暗中的时候。沈言方才考虑起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來。

(燕云动此番前去南秦九国。虽有风险。却也有着大机缘。更重要的是他的性格。的确是天生的将帅之才。)

若是三五个人。沈言或许指挥调节一下还沒有问題。但敞若给他数百人。甚至数千人。他知道自己绝沒有那个本事让所有人有条不紊的运转起來。

(严青虽然逃掉了。但以他的修为却也不足为虑。)

沈言想了想。却是做出了决定。

“也罢……现在便先回万剑宗去。我这突兀的离开。只怕他们也瞒不住青萝多么长的时间。好在此次总算是有惊无险。反而因祸得福一举步入了周天大成境。”

沈言眉头微微一挑。从先前的凝重和谨慎中稍微解脱了那么片刻。眉宇间尽是神采飞扬的自信和傲然。

沒有其他原因。只是他的修为达到周天大成后。沈言顿然觉得自己便有了底气。

纵然先前乃是神醒境。可他知道自己凭借着龙象金身诀的炼体之威。出其不意方才击杀掉了李敬之。根本就谈不上所谓的战斗技巧和经验。

全部是因为李敬之轻敌。否则若是对方直接以最强的力量轰杀他。沈言除了同归于尽外。却也沒有丝毫其他的办法可想。

不过对方给不给他同归于尽的机会。却也还是两说。

毕竟在万剑宗那一次爆发出杀气。所有人都被突然出现的变化惊呆了……当反应过來的时候。已经被那股斩魔族无量的杀气。给彻底的震在了原地。

但沈言自家事自家明白。如若一个周天大成境以上的修者。并且对他有防备的话。只怕他连杀气彻底从体内爆发出來。都做不到。

因为对方和天地沟通。就能察觉到他想要做些什么。必然会在他实施自己念头的一瞬间。将他轰杀成渣。

(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些什么……)

沈言刚刚踏出数步。心头却是沒由來的一跳。当下暗自嘀咕了起來。

(难道是修为突破的太快。所以有些患得患失。……不对。这种感觉……)

沈言忽然一滞。因为他感触到了断天刀魂的跳动。仿佛在身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一般。

如果说在这一个世界上。沈言心底最重要的人是沈如烟以及沈正天的话。那么他心底最重要的伙伴。便是断天刀。

虽然断天刀魂跳动感极其微弱。而且传递给他的意思也是模糊不清。仿佛不敢肯定那里到底有沒有他想要的东西一般。但沈言仍然决定先去查探一番。

他此时修为周天大成。不消两刻钟便能从此地御空而行。到达万剑宗的地界。即便耽误了时间。却也不会耽搁的太过严重。

(不过断天刀魂到底察觉到了什么。)

沈言虽然转过了身去。朝着骆驼山脉的方向行去。但他的心底仍是充满了疑惑。

骆驼山脉高不过八百余丈。山体并不高。反倒是山脉的长度可谓是连绵不绝。

更何况那里气候也不好。灵气也并不充沛。所以人迹罕至鸟兽无踪……沈言却是不知晓。断天刀魂到底会在那个方向感应到了什么东西。

先前因为那魔宗老者怕泄露自身魔气的缘故。所以一直采取着步行的方式。因而他们行进的速度才会如此之慢。

不过沈言此时御空而行。虽未尽全力。但也在盏茶功夫之内。便出现在了骆驼山巅。

因为离这个地方越近。断天刀魂的感应似乎变得越发清晰了起來。甚至有着一种淡淡的欣喜感。

沈言先是悬于半空扫了眼骆驼山巅。发现和当初他第一次來到这里的时候。并沒有多大的不同。不过此时却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缓缓散去真气。沈言的衣襟被风扬起。轻飘飘的落在了骆驼山巅。而后顿住脚步。

断天刀魂的跳动。蓦地停滞了。

(断天……你让我來此到底是为何。此地的灵气也并无变化。也沒有什么天材地宝的气息。你到底感应到了什么。)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苦笑。

说到底。断天刀魂虽有灵。可毕竟无智。所有的一切都凭本能行事罢了。

因而这传递给他的信息到底是错误的还是正确的。也是未尝可知的。

断天刀魂的跳动就仿佛是一个小孩子般。有时候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表达些什么。

孩童都是懵懂的。断天刀魂也是类似。所以只是略微感觉到了些什么。便迫不及待的拦住了要离去的沈言。让他來此探察一番。

虽然并沒有收获。但沈言却也沒有丝毫恼意。

为了不因为粗心大意而错过些什么。沈言再度凝神转动目光。而后在山巅转悠了一圈。方才摇了摇头。

“丑时了么。”沈言看了看天色。仍是夜深如墨。因为今夜无月。连带着骆驼山巅的积雪。都反衬不出丝毫的光亮。

“也不宜在耽搁了。势力洗局之事只怕已经很快便要开始了……师尊交代给我的事情。总要办的妥妥当当才是。”

沈言一边沉吟着。一边轻轻纵起身形。而后再度升腾到半空中。朝着來时的方向飞去。

不过就在他刚刚飞离骆驼山地界约有十里距离的时候。断天刀魂再度跳动了起來。

而且这一次传递给他的消息很确切。也很肯定。就在他先前所在的那里。断天刀魂的的确确是察觉到了些什么。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苦笑起來。

倒不是不信。不过断天刀魂这未免也太马后炮了些……所幸只飞离开十里。

于是沈言便转过了身躯。也不过三五息的功夫。便再度出现在了先前所站的地方。

骆驼山脉名为骆驼山脉。但骆驼山就只有他脚底下这一座。

“断天……你到底感应到了什么。总得告诉我那东西在哪里吧。否则即便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可我也寻它不得啊。”

见断天刀魂只是不断传递着急切和欣喜的讯息。沈言不由得摇了摇头。一脸无奈之色。

这种颤动和韵律深入灵魂。也只有他能感触到断天刀魂到底在表达些什么。那断天刀魂里……所存在的灵性。

“你是说……”

沈言一边点着头。一边用真气将周遭的积雪荡开。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不多时。他便來到了山巅的另一侧。断天刀魂的那种律动再度蓦然一滞。而后更为剧烈的跳动了起來。

沈言荡开面前的积雪。然后说道:“这里。。”

话音甚至都未落。他的面色。蓦然变得古怪和疑惑之极。

ps:就这样吧。今天还是沒法补更。明天正式步入第四卷。。青衣成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