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一互补的阵法

四百五一 互补的阵法

“这……这个阵法?”

用真气荡开积雪后,出现在沈言面前的东西其实他已经见过了。第一次來到这骆驼山,他就看见了这个残缺的阵法。

不过沈言虽然诧异,但也只是微微一愣,便蹲下身來,细细的探察起來。

“果然不错。”他和记忆中的某些东西对照了一下,然后低声呢喃道。

“这阵法残缺的那些痕迹,居然和定云城遗迹那里的残缺阵法对应。”沈言念及此处,眸中闪过一丝惊异。

如果到了这种地步,沈言还不清楚这阵法和定云城那阵法的联系,未免也太愚蠢了些。

“难道……”

他忽然屏住呼吸,尝试着将真气凝在指尖之上,而后凭借着记忆,在那阵法残缺的地方,用手指将那些花纹印记刻画出來。

因为这阵法沒有阵基,似乎是直接印在地面之上,因此沈言觉得,如果定云城遗址那里的残缺阵法,真的和这个阵法有所关联,那么他应该能让其完整的展现出來。

“分毫不差!”沈言散去指尖的真气,而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刻画出來的那些花纹印记,正好将这阵法残缺的地方,彻彻底底的补全了。

“断天的意思,难道是让我记下这个阵法?”沈言倒不去想这阵法能不能用的问題,因为这里连所谓的阵基都沒有,能使用的话那才叫做奇怪。

刚刚疑惑的自言自语出声,沈言的瞳孔瞬间便是一阵收缩,那模样分明已是惊骇到了极点。

面前那些繁缛的花纹印记仿佛活了一般,流光转动着,似乎吸纳起天地间的灵气來。

而后便是闪烁不停的光芒,将夜空映衬的都微微闪烁了起來。

当所有的光芒敛去之后,一道光圈从刻画在地面上的印记中脱体而出,而后升腾了起來,漂浮在离地一寸的地方。

要不要进……沈言有些犹豫。这阵法太过骇人听闻了些,居然能在被人补充完整后,在连阵基都沒有的情况下,汲取天地灵气重新恢复了过來。

“罢了……”沈言微微沉吟片刻,便做出了决定。

或许这阵法之后牵连着的是一场大机缘,但他的牵绊实在太多,赌不起所谓的运气二字。

敞若阵法传送的地方,封印着一个惊世魔头怎么办?亦或者直接便是某个险地……未知就等于一切皆有可能。

因此沈言很快按捺住自己的那一丝好奇心,转过了身去。

他准备离开,机缘机缘,活着才有机缘一说。他连这阵法丝毫的讯息都沒有,又何提机缘二字?说不得反而白白送了性命。

(这种感觉……)

沈言蓦地一滞,而后几乎是瞬间便准备纵身而起。因为从他身后传來了一股汹涌的吸力,让他顷刻间面色剧变。

(草!还有这样强迫别人的阵法么?这一次只怕凶多吉少!)

沈言刚刚抬起脚來,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拉扯到了那阵法光圈之内,而后他眼中的一切,便直接模糊掉了。

不过只來得及在心中一阵大骂,沈言便发觉自己似乎來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凝神细细一看,当下便愣在了原地。

这是一处不知被谁开凿出來的山洞,足有数丈方圆,而且前后左右都被山石封闭着,似乎是直接在山体之内开凿出來的一样。

“这些泥土和山岩的颜色,有些熟悉啊……”

沈言刚刚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便恍然大悟。他知道自己此刻在什么地方了,这阵法传送的地方,居然就是脚下的骆驼山腹之内。

漆黑的山腹之内空无一物,只在前方的山壁下放着三个箱子。沈言稍微往前走了几步,方才定下心來。因为这个距离,他已经能看清那箱子之内堆着的东西,都是死物。

担心陷阱和危险的情形下,这短短不足十丈的距离,沈言足足耗费了半刻钟的功夫,方才站定在三口箱子前。

他的目光投向了第一个半掩着的箱子,而后伸出手去,准备将那半掩着的箱盖打开。

当手指触碰到箱盖的瞬间,那似木非木,似铁非铁的箱子,便直接化为了灰烬。

沈言微微一愣之间,却也看清了箱内的物事。尽是无数的玉瓶,至少有数百个。

他平复了心头的震撼,若这些玉瓶之内装着的尽皆是丹药,那么绝对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在手中确确实实捏住一个玉瓶之后,沈言方才松了口气,虽说玉器不会如先前的铁木一般化为灰烬,但留下这些东西的人敞若真的有什么保护措施导致这些东西被不该來此的人触碰就全部化为灰烬的话,也的的确确有些让人心疼。

可当沈言打开玉瓶之后,却蓦地愣在了那里。

瓶内的的确确是丹药,正是他说熟悉的强身健体丹……

“怎么可能?”沈言将手中的丹药瓶直接扔掉,而后拿起了另外的玉瓶,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开,但他的面色却越來越难看。

塑骨丹,百灵丹,人阶、地阶的造化丹……应有尽有,就仿佛是为自己的弟子留下了修炼到某个境界的所有丹药似的。

但当接连打开了数百个玉瓶之后,沈言终于颓然的放弃了这个举动。

他几乎是在原地闭上眼睛平复了半响,方才稳定下自己的心绪來。可惜,心疼,沈言此刻的心情便是这般。

不过沈言也深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这个道理,因而虽然心疼和可惜,但只是转瞬间也便平复了下來。

他将目光转向第二个箱子,如同先前一般,用手指轻轻一触之下,这箱子便直接连渣都沒有剩下的化为了虚无。

其中的东西也全部出现在山洞的地面之上,是十來本秘籍。

不过沈言看到秘籍的时候,却是苦笑了起來。

因为这些秘籍竟然全部都是纸质的,但只看刚刚那些封存在玉瓶内的丹药全部失去了药力成了废丹,就能想象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

而纸张的保存显然不容易,连箱子都化为了虚无,沈言可以肯定,他一碰之下,这些秘籍也照样会如此。

果不其然。

虽带着一丝侥幸准备拿起一本秘籍,但一碰之下却如那箱子一般烟消云散。

于是乎沈言带着一丝淡淡的愤怒,直接几脚下去将所有的秘籍全部踩成了虚无……虽然他连这些秘籍到底记载着什么功~法和灵技都不知晓。

若非先前那一箱子的丹药实在太过于震撼,沈言只怕也不会在意十余本写纸质书籍上的秘技和功~法。

毕竟大多数功~法秘技都记载在玉简之内,直接便能利用精神力查看,又何必去写在纸张之上。

麻烦且不说,而且还太容易损毁。

沈言叹了口气,旋即直接将随手一碰,然后查看起第三个箱子内的东西。

当他看清楚其中的东西之时,直接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带着身躯都不断的颤抖了起來。

……

上云城。

徐帘站在一家客栈厢房外的院内,借着细微的烛火,仰头看着并沒有月的夜空。

他清俊的脸庞上,沒有丝毫的表情,他心中到底在思索着什么,沒有任何人能猜测的出。

叶东來不知什么时候从房内走了出來,看见站在庭院内一脸臭屁的徐帘,便是一脸铁青。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到了这种地步还能如此的悠闲,若非他沒有其他任何办法,只怕此时早就骂出声來了。

想了想,叶东來还是上前几步,站到了徐帘的身边。

“寅时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欧阳岚应该快要回來了!”

帘点点头,然**院之中再度归于静谧。

叶东來等了半响却不见下,当下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帘的侧脸,不过片刻之后,他却恶狠狠的瞪着后者。

“难道你就沒有什么话要说么?欧阳岚回到上云城之后,我们又该怎么办?他若是去自在魔门的地界,我们又该如何是好?”

“这些问題,我似乎已经解释过了。”徐帘将目光从夜空中收了回來,然后望着叶东來道。

“那就是你的解释?”叶东來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道。

“你所担心的……”徐帘忽然深深的看了一眼叶东來,“应当不是此次洗局之事?亦或者说,万剑宗的灭亡,其实你并不在意。”

“至于欧阳岚,根本也不被你放在心上。而且从一开始,你压根就沒有丝毫担忧过沈言的处境。”

叶东來皱了皱眉头,神色一下子冷了下來。不如同先前那般嘲讽的冷笑,而是真真正正的带上了一抹森然寒意。

“你此言何意?难道是指我并未以真心待沈言?”

帘似乎根本沒有感触到那一丝冷漠,直接便摇了摇头。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來说,我也沒有担忧过那个家伙……”

“我猜想你之所以如此想去自在魔门的缘故,便是想保住万剑宗?”徐帘话说到一半,忽然转到了万剑宗之上。

“若是能保住万剑宗,那自然要保,毕竟我也算是……”叶东來微微一愣,然后一边点头,一边如此说道。

帘扬手,然后讽刺的看了他一眼。

“你算是万剑宗的弟子?这番话说出來你不害臊么?”且不说叶东來的神色如何难看,徐帘的下一句话直接便让他愣在了那里。

“让我再猜一猜……你之所以如此在意万剑宗存亡的缘故,是因为----这是从北剑仙口中交待出的事?”

“亦或者说,你所在意的,根本就是北剑仙罢了!”

“此话……怎讲?”叶东來笑的有些干涩。

“罢了,不提此事。无论沈言來与否,我们总要等到卯时才是……否则你真的以为,我们去了自在魔门的地界,便有着能改变战局的力量么?”

徐帘摆了摆手,示意你的事情与我无关,然后高深莫测的露出了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