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二意外之后的意外

四百五二 意外之后的意外

沈言本以为送自己进入山腹的阵法,依然会将自己送回骆驼山巅,

可当他踏进山腹内的阵法光圈后,却发现自己居然直接出现在了御寒草原,

而且还是在离上云城门不远的一处,并非是了无人烟的偏僻地带,

被莫名其妙的送到这个地方,沈言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所幸此处离城门虽近,但也沒有近在咫尺,因而也无人主意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想來那阵法应该是随机选择一个地点來传送的,只是碰巧我运气好,居然跑到了死对头的地盘來,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那欧阳岚很可能已经回來了……”

沈言愣神的状态也只是持续了少顷罢了,而后他便苦笑了起來,

“不对……”沈言的苦笑忽然一滞,然后用一种莫名其妙的语气反问了自己一声,

“我为什么要怕他呢。”

对啊,沒必要担心欧阳岚了,以他现在周天境大成的修为,实在沒有必要惧怕后者,

毕竟欧阳岚的实力,还沒有上升到先前那魔宗老者的程度,也不需要沈言如燕云动那般找來一千多个修者结成战阵來对付,

退一万步來说,以沈言此刻和天地的沟通,欧阳岚想要困住他,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已经來了,倒不如去上云城探探消息,看看欧阳岚回來沒有……”

沈言筹思片刻,再加上此时还未到卯时,天色依然有些昏暗,于是他便决定先去上云城走一遭,

如果欧阳岚回來的话,那么估计各方势力这会儿也已经忙着去应对势力洗牌的事情了,

若是沒有回來那自然最好,还有着一大把的时间足够他做足准备,

实际上沈言原本是打算探察一下其他势力的情况,但谁能料到接二连三如此多的事情,直接就将他所有的计划全都给打乱了,

雪云沼泽里的赤幽玄,以及那些对大长老不敬的弟子引申出的九峰碑之战,甚至于还莫名其妙的被魔门之人算计,沈言觉得自己根本想象不到下一秒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既然决定入上云城一探,沈言也不再迟疑,直接就朝着不远处的城门走去,

大宋朝城池村镇无数,有些城池夜晚实行宵禁,城内之人不得活动,城外之人也不得入内,但有些城池,却日夜通行无阻,

上云城便在此例,

之所以如此,不外乎上云城本身有这个资本,因为它乃是边关重城,其内的护城大阵,威力绝伦……所以这些禁令,根本就毫无作用,

更何况上云城如此重城,每一天的人流量何等巨大,夜晚关闭城门反而得不偿失,

“沒想到一來二去居然会來到这个本來应该最不可能來的地方……”沈言望着近在咫尺的城门,不由的苦笑出声,

因为他所处的地方乃是东城门,因而甚至都沒有看见守门的兵士和修者,

东城门和西城门对比之下,简直就足以称的上荒无人烟了,

(杀气……)

沈言刚刚踏入城门的范围之内,踩在了那大理石地面之上,瞳孔便蓦然一缩,

他丰富的战斗经验让他顷刻间便相信了自己的感觉,龙象金身决运转开來,身形已是朝右侧暴退了十数丈,而后方才落地,

他甚至沒有转过身來,眉头便紧紧锁在了一起,仅仅是先前被那一道真气擦过,便让他气血有些沸腾,

不过仰仗着龙象金身的强悍,即便是被人从背面偷袭,沈言也压根沒有受到重创,

这点细微的伤势,倒还不能影响到什么,

但当他落地的瞬间,身后便传來了一声惊疑的呼声,那声音……沈言很熟悉,

“欧阳岚,,。”

沈言瞳孔猛地紧缩在一起,直接转过身來怒斥一声,

两人相距不过二十丈的距离,欧阳岚本來就被沈言那暴涨的修为给震惊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此刻听到这么一声怒吼,直接便是愕然的望了望声音的來源,

沈言看他模样,却是冷笑一声,他知道这家伙此刻连思维都已经有些混乱了,

但莫名其妙的被对方偷袭,沈言怎么可能不怒,但现在两人既然已经照面了,那么他总不可能在偷袭回來吧,

更遑论此地是欧阳岚的主场,是战是留都由不得沈言,他也不可能意气用事到冲上去和对方一战,所以只能作罢,

不过沈言也并非肯白白吃亏的人,于是他选择了最无耻的一招,

“欧阳岚,你果真是一条不折不扣的老狗,连叫都不叫就乱咬人,难道你不知道羞耻二字如何写么。”

沈言一边嘲讽的笑着,一边道,

“当心这般乱发狗疯,某天就被人几刀剁了,煮成一锅狗肉尝鲜。”

“你,。”欧阳岚虽然被沈言的修为给震惊到了,但他却沒有傻,

此刻听到沈言如此辱骂于他,直接便扬起手指着他,只说出一个你字,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

毕竟他比沈言年长无数,而且又是一城之主,此刻却是偷袭在先,无论如何似乎都站不住一个理字,

可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他察觉出了沈言此时的修为,,周天大成,

他已经沒有取胜的把握了,

(该死,这个小畜生的修为怎么提升的如此之快,周天大成……我当初足足花了二十九年才从小成境跨入大成境……)

欧阳岚虽然面上气愤无比,但心底却还是不断的在暗自道,

沈言辱骂虽然令人愤怒,但毕竟他也是活了数百年的人,自然不会连这么几句辱骂的言语都放不下,

而且沈言修为突破到大成境给他的震撼,却是比辱骂于他更让他在意的事情,

(为什么当初不直接顶着得罪大长老的压力灭杀了他……此番他成长到了此等地步,即便是想要取他性命,都已是不可为之事了,)

“沈言,本城主不同你争执。”欧阳岚听着沈言的声音顿了顿,直接便是抢过了话茬,

虽然被骂上几句算不得什么,可他又不是喜欢被人骂……因此自然直接出声打断了沈言,

“欧阳老狗,你偷袭我在先,还敢说不与我争执。”

沈言似乎也知道这般辱骂无济于事,因而也便停了下來,只是用一种不屑的目光望着欧阳岚,然后沉声道,

“本城主怎知是你,虽临近卯时,但天色毕竟未亮,你鬼鬼祟祟在城门之处,我只当你乃探察上云城底细的细作,或者是盗取御寒草的蟊贼……”

欧阳岚嘴角一挑,然后细细道,

“因而才会以雷霆之势出手,欲要将你直接灭杀,莫不然真若被探察到了我上云城的某些机密,那自然算是本城主的失责了。”

沈言的神色微微一滞,

欧阳岚虽然不可能如同他那般破口大骂,但明嘲暗讽一番,却也无妨,

更何况对方如此说法,沈言该如何回答,直接反驳我才不是什么盗贼和细作,

如果他这般说法,说不得欧阳岚会直接來一句是与否还要请你合作,让侍卫调查一番才是,

因而沈言的神色才会有些不自然,这欧阳岚毕竟是上云城城主,并沒有被他三言两语激怒,反而是一句话直接将他说的有些下不來台,

“唔……这样啊。”沈言瞳孔转动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直接走上前去,

欧阳岚见他收敛了自己的真气,倒也沒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朝自己走來,

看似沒有防备,实则欧阳岚的眸子一直都落在沈言的身上,只待他一有动作便能做出反应,

二十丈的距离很近,沈言片刻之后,便站在了欧阳岚的面前,然后他做出了一个让后者面色剧变的动作,

沈言伸出自己的右手來,直接朝着欧阳岚拍去,

他的右手之上沒有丝毫真气,欧阳岚的面色一变在变,终于是在沈言手掌快要落在他肩膀上的时候,蓦地退后了一步,

沈言的手掌一下子拍了个空,不过他仍是借着惯性装作在先前欧阳岚肩膀停留的地方轻轻拍了两下,

“原因是这样的啊,倒是我错怪欧阳老‘狗’城主了……”狗字被沈言咬的很低,不细细去听,根本就辩驳不出來,

欧阳岚面色直接沉了下來,

刚刚那退后的一步只是一个很正常的动作,但如果加上两人之间的修为对比和敌对关系,却足以让他羞愧和悔恨之极,

先前的动作,明摆着说明了一件事,他怕沈言会动手,

但问題是沈言压根就沒有出手的打算,这自然算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

因此沈言越显得无动于衷反云淡风轻,也就表明了他先前的动作越发的可笑,也从侧面反映出他的谨慎和小心,

谨慎和小心原本是很好的,但搁在这种情况下,却要换一个说法……那就是沒胆和懦弱,

他上云城城主欧阳岚在一个修为比自己弱,年纪比自己轻的修者面前退了一步,他怕了一个比自己要年轻无数倍的后生,他连让对方的手掌碰到自己都不敢,

一瞬间欧阳岚心中思绪万千,因而听到沈言对自己带有侮辱性的称呼,也并沒有勃然大怒,

他正要说些什么话的时候,沈言却是直接转过了身去,朝着上云城内走去,

“那么欧阳城主,再见了……上云楼的点心倒是不错,既然路过此地,我总要去品尝一番的。”沈言的声音很平淡,仿佛根本沒有将先前的一切放在心上,

言及此处,他忽然又回过头來,

“对了,你要一起去么,我请客……”

欧阳岚愣在原地半响,方才摇了摇头,

直到沈言露出一丝笑意后再度转过头去之后,他的神色方才一下子阴沉了下來,

拿起他偷袭之事破口大骂引起争端的是沈言,放下这短暂的针锋相对跑去上云楼吃东西的也是沈言,

拿得起放的下的都是对方,那么他欧阳岚自然就是拿不起放不下的那一方了,

换句简单的话來说,在和沈言的口舌之争以及对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上,他欧阳岚,,完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