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三依徐帘的性子

四百五三 依徐帘的性子

沈言的离去.其实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他并非怯战.而是在这种情况下与欧阳岚发生冲突.绝对是极其不理智的事情.

如果换一个时间段.欧阳岚想要开战.他必然会直接应战.

但现在万剑宗与诸方势力处于胶着状态.那洗局之事关乎甚大.也是大长老交代给他的事情.总不能就直接将这件事给抛诸脑后.

因而如果在此地和欧阳岚开战.那么最后无论输赢.沈言都讨不了好.

毕竟这是上云城.是欧阳岚的主场.

而欧阳岚虽然诧异.虽然暗自后悔先前那退开的一步.但却并未阻拦沈言的离去.

两人的顾忌自然不会不同.都是因为此次的洗局之事.

只不过目的不一样罢了.沈言如此是为了大长老托付给他的事情.而欧阳岚则是秉持着王朝下达的命令.至少也要保持洗局顺利进行下去.

在这里跟沈言动起手來.万一两败俱伤又该如何.他不去自在魔门所在的地界.那些势力怎可能轻易出手对自在魔门发起攻势.

如此一來.两方都颇有默契的当做先前之事沒有发生过.

欧阳岚偷袭在先.沈言辱骂他老狗在后.在某种程度上.倒也算是扯平了.

与此同时.在上云城客栈厢房之中.徐帘也刚刚从**坐了起來.

看其模样似乎是睡了短短的一觉.敞若让叶东來看见.却又不知会如何大惊小怪了.

因为此时叶东來、青萝以及蝶依等人.根本就沒有丝毫的睡意.

“似乎……卯时了.”徐帘洗漱完毕.穿上青衫.而后往窗外看了一眼.低声道.

他话音方落.木质的厢房房门便被人一脚踹了开來.随之就是叶东來的声音.

“徐帘.已经卯时了.沈言呢.你不是说他应该会在卯时到上云城來的么.而且……欧阳岚已经回來了.”叶东來走上前來.毫不客气的端起桌上的茶壶喝了一口水然后接着道.

“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解释的事情.”

“解释.”徐帘愕然的抬起头來.然后不解的看着他.“解释什么.欧阳岚回來的事情.”

叶东來不屑的笑了笑.他此刻觉得徐帘这厮就是一个装腔作势的家伙.前几次那些事情.只怕都是他运气好方才胡乱猜对的.

“欧阳岚回來的事情.笑话……你连欧阳岚什么时候回來的都不知道.还敢面不改色的跟我装糊涂.”

徐帘一愣.旋即苦笑.

“欧阳岚什么时候回來的这一点重要么.既然他沒有在昨日回城.那定然便在今日卯时了.”

“而且他回來的时间.至少已经过去了半刻钟.甚至更长……你得到的消息未免迟了点.”

叶东來被他这番话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了起來.不过转瞬间他却有些纳闷起來.自己是一夜沒睡方才从城主府的喧闹中察觉到了些这些.可问題是徐帘这家伙为什么能如此肯定.

“另外……”徐帘顿了顿.再度看向了叶东來.

“啊.你说什么.”叶东來纳闷之间却是沒有听清他所说的话.端着茶壶再度喝了一口水后.方才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的意思是.今天小二來换水的时候我让他离去了.所以那里面应该是不可能有茶水的……”徐帘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之色.

“不对啊.里面明明有一大壶凉茶.酸酸涩涩的……”叶东來刚说到这里.面色一下子有些古怪了起來.

“这茶水到底放了几天了.”不过待得他抬起头來.徐帘的身形却早已经消失在了厢房之内.

“呸呸”叶东來吐了几口唾沫.然后方才嘀咕了起來.“徐帘这家伙不会是因为被我拆穿了他的把戏.不好意思跟我单独在一起么.”

当叶东來走到客栈前方的大厅时.便发觉徐帘以及寒碑颂等人已经站在了门口.

“走吧.”

等叶东來从后院出來.徐帘却仿佛脑后长眼一般直接淡淡对着寒碑颂等人道.

“沈言沒來就打算直接离开了么.你是不是还欠我一个解释.为什么我们昨天不去自在魔门.偏偏要耽搁到今日方才起程.”

不过让叶东來抓狂无比的是还不待他的话说完.寒碑颂以及蝶依、青萝几人便跟在徐帘的身后.齐齐转过了身去走出了客栈.

“不对……你们等等我啊.”

卯时天色渐凉.叶东來冲出客栈顿然吸了一大口冷风.不过他仍然恍若未觉般追上了徐帘等人的脚步.

“你们是不是又在商量着什么.我怎么感觉徐帘你有事情瞒着我.”叶东來一边凑到徐帘身侧.一边咬牙切齿道.

“沒有商量什么.”徐帘一脸平淡的摇了摇头.

“也沒有瞒着你.”

“话是这么说.可为什么你要转过头去呢.”

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西城门.自在魔门在苍云西郡.往雪云边境深处的山脉之中查探.方才能寻得踪影.

叶东來自然沒有从徐帘那里得到什么靠谱的答.但他也沒有打算追问下去.

现在的情形已经很明显了.沈言既然沒有赶來上云城.那显然就会回万剑宗去.

等到时候他也必然知晓势力洗局的主场在自在魔门的地界.自然也就会赶过去.因此他们几人.似乎也别无选择了.

毕竟现在赶回万剑宗去等.才是更白痴的行为.

说不定沈言便在途中得知了所有的势力都赶往了自在魔门.那么也就不会返回万剑宗了.

正因为等沈言來这里以及不來这里.他们的目标都是自在魔门的地界.所以叶东來才会觉得徐帘多此一举.

“嘶”青萝忽然吸了一口气.发出了一声惊呼.

叶东來只好打消掉自己心头那丝怨念.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原來此时众人已经走到了西城门的地界.离城门处也不过仅仅数十丈而已.

让青萝震惊的不是其他事.而是那整整齐齐排列在西城门城头之上.以及城门前方.城门通道之内的数千兵马.

铁甲黑骑.煞气凛然.

“欧阳岚.”叶东來的目光转动了几下.便很轻易的找寻到了跨坐在一匹暗夜香驹之上的欧阳岚.

虽然后者被密密麻麻的士兵围了个水泄不通.但也不影响任何人辨认出对方的身份來.

“他这是要做什么.带着这些兵马前去自在魔门的地界么.这数千兵马也便罢了.敞若真是王朝的意思.那接下來支援的兵马只怕会是几万乃至十余万之数……”

叶东來眉头微微一皱.却是有些不解的喃喃自语了起來.

动用兵马.很难想象这到底是王朝对洗局之事的进一步控制.还是欧阳岚擅做主张.

但思來想去.叶东來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这种重城之内的兵马一般都是用來镇守城池.一般根本不会离开城池太远.

欧阳岚应该沒有那个胆子敢私自调兵.

那么这调遣兵马的命令.显然也是出自皇室的意思了.看來这一次……皇室是彻彻底底的准备将各郡地大大小小的势力清洗一番了.

“他带着这些兵马去自在魔门做什么.”徐帘听到他的话.却是摇了摇头.

“那你说说这般阵势却是为何.”叶东來嗤笑出声.只差沒直接吼一声‘你又知道什么了.’

“他想留下一个人.”徐帘的目光看的比叶东來稍深一些.因为他直接无视了所有的兵马和密密麻麻的围观修者.

他的目光.看到了最中央的两人.

跨坐在马背之上.鹤立鸡群冒出头來的欧阳岚.以及被黑甲士兵包围起來.几乎看不清身影的沈言.

“留下一个人.你在跟我开玩笑么.以欧阳岚的手段.需要用动用这般阵仗只为了留下了一个人.”叶东來再度嗤笑出声.但却发现根本沒有人理会他的这番话.

当下叶东來便顺着青萝以及寒碑颂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再度望向了城门处.

那里的许多士兵已经分散开來.站到了两侧.因而便留出了一条足以供人通行的通道.

而在通道的两端.一端是刚刚从马背之上跳下來的欧阳岚.另一端则是

当叶东來看清那个一袭黑衣的身影之时.嘴巴立刻大大的张了开來.几乎能直接塞进去一个硕大的鹅蛋.

“沈……沈……沈言.他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不是.他居然真的赶在卯时來到上云城了.不对.他的修为.怎么……怎么是大成期”

叶东來被这一系列的事情冲击的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当下便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了起來.

徐帘定睛望着场中二人.在仔仔细细的端量了沈言的神色之后.他的嘴角便微微扬起.挂上了一抹成竹在胸的笑意.

徐帘踏前一步.直接便迎面朝着挡在城门口的欧阳岚走去.

青萝等人刚要跟上前來.却看见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的徐帘扬了扬手.示意让她们几人留在原地.

“叶大哥.寒大哥……”青萝看着沈言那一如站在木南山面前倔强的身影.芳心早就紊乱如麻.被徐帘抬手拦下.她直接便显得不知所措了起來.当下便求救般的看向了另外二人.

不过叶东來此时尚处于现在的场面与徐帘所说的话分毫不差的震惊之中.自然沒空去理会于她.

寒碑颂略微沉吟片刻.方才出声稳下了青萝的心绪.

“莫要担心……依徐帘的性子.沈言断然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