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四一笔勾销

四百五四 一笔勾销

今日卯时,上云城西城门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上云城城主欧阳岚,调遣近五千兵马,围住了一个年纪至多不过二十上下的男子,

看其模样,似乎正处于动手与不动手之间挣扎着,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西城门无数的修者,无论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亦或是刀口舔血许久的独行侠,此刻都在心底呐喊道,

惊骇欲绝,

真的可谓是惊骇欲绝,若非欧阳岚并沒有其他举动……这些修者怕是会以为妖兽准备进犯上云城了,

欧阳岚调遣兵马围住沈言,也是灵光一闪之下做出的决定,

他不敢想象若是再任由沈言这般发展下去,下一次后者会不会直接就将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欧阳岚毫不怀疑,以沈言那种能退能进的性子,会将他们之间的所有矛盾都抛诸脑后,

实际上欧阳岚虽然觉得沈言打伤管家,抢夺丹药让自己颜面大损,但到了这种地步,其实他和解的念头已经大过了让后者付出代价的念头,

可沈言会同他和解么,

且不说万剑宗上的事情,单单沈家被灭族,就足以让沈言彻彻底底的与他对立起來,

当时欧阳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愣了半响,因为他沒有那个本事,也沒有那个手段能在挥手之间彻底冰封整个沈家,

但欧阳岚也清楚,照实告诉沈言这些,后者决然不会相信,反倒会将沈家灭族之祸的源头全部归结于他,

灭族之仇,和解,简直是开玩笑,

欧阳岚不相信沈言会同他和解,甚至于他觉得后者此时都还不知道沈家被灭族的事情,否则只怕早就同他打起來了,又哪里会如此平静,

但调遣兵马将沈言围起來之后,欧阳岚却又纠结了,

现在该怎样做,杀掉沈言,他并不认为在五千黑云军的包围之下,对方还能活命,

可现在沈言的神色未免太奇怪了些,沒有慌乱,也沒有诧异……反而是平静到了极点,就仿佛有着什么底牌,根本不畏惧着一切一般,

正因为这样的神色,让欧阳岚迟迟不敢动手,

万一沈言真的有本事,拖着身陨也要让他和这五千士兵重伤,那又该如何,

但就这样让沈言离去,他又有些担忧,对方的成长速度实在超出了他的预想,欧阳岚甚至感觉,这已经是他灭杀对方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若是错过,他便再沒有能够威胁到沈言的机会和手段了,

正在欧阳岚纠结不已的时候,却发觉一个面容清俊的青衫男子正一步步的朝他走來,

即便面对着近五千兵马,这个沒有丝毫真气气息外泄的青衫男子也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

欧阳岚被这么一个小插曲弄得微微一愣神,却也沒有阻拦对方的打算,

他拦住沈言是一件事,但紧闭城门将所有人都挡在城内又是另一件事了,他也沒有这样的打算,因而看那青衫男子似乎像是要出城的样子,他也就视而不见了,

沈言此时也感觉到了身后那些修者的呼吸声略微顿了顿,数千黑云军的目光也稍稍的散乱了片刻,当下便是转过了头去,

(徐帘,他怎么会在此处,)

还不待沈言出声,徐帘便直接站定在他身侧,离欧阳岚约有三十步的地方,

“欧阳城主有礼了。”徐帘的声音让沈言心头一清,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欧阳岚本就将半分注意力落在徐帘的身上,此刻看见对方抱拳淡漠的招呼他,当下便是再度愣神了片刻,

这是什么情况,欧阳岚纳闷的心中暗问自己,我认识这家伙么,不认识……这是显而易见的,

“……你是何人……”欧阳岚心中虽然疑惑,但仍是扬起目光看向徐帘道,

“徐帘。”徐帘的声音沒有半分波动,“沈言是我的朋友。”

沈言起先自然也是疑惑徐帘为何会跑來跟欧阳岚打招呼,不过却沒有想到话都沒有说到几句,这家伙居然直接就将两人的关系给报了出來,

果不其然,欧阳岚的面色瞬间便是一滞,声音也顷刻间变得低沉了下來,

“哦,听你此言,莫非你要同沈言一起与我作对不成。”

徐帘似乎是被这冷冰冰的声音吓到了一般,连忙摇了摇头,

“当然不是。”虽然他摇头的动作很急切,但诡异的却是他的声音仍然平静到极点,

欧阳岚一听此话顿然放心,他看这青衫男子虽然沒有丝毫修者气息显露在外,

但世间隐藏修为的秘法多了去了,对方如果也是周天境的修者,他察觉不到对方的修为,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放肆,,。”徐帘刚刚摇完头,在欧阳岚的思绪甚至都沒有转过弯來的时候,他便蓦地沉下眉头,而后怒声冷喝道,

同先前的平静所孑然不同的是,这声音中蕴藏着无尽的怒意和杀机,

因而欧阳岚**的暗夜香驹直接便被惊吓的扬起前蹄,而后发出了一声恐慌的嘶鸣,

“与你作对,你欧阳岚不过上云城一城主耳,即便是赵家人见了我,也得恭恭敬敬的称一声徐先生。”

“我与你作对,哼,,倒要看你欧阳岚承受的起么。”

赵家,徐帘眉宇间的杀机和傲然尽显无疑,他话音落罢,欧阳岚却是差点沒有一下从马背上跌落下來,

他不相信对方是在说假话,毕竟监天阁监察天下,提到赵清虚的名讳便会被监天使注意到,可想而知用赵家皇室來撒谎的人,得有多么大的胆子,

可这也并不代表欧阳岚就相信了这离谱,甚至荒谬到极点的话,

将信将疑,欧阳岚此时几乎都后悔自己莫名其妙的抛出那句作对的话來干嘛,

朋友……也有一般朋友和生死之交的分别,对方说不定压根就沒有牵扯进这件事的想法,却被他自作主张的给牵扯了进去,

沈言却是被徐帘的一句话给惊的差点将下巴跌在了地上,后者居然跟赵家有关系,

但他想一想徐帘当时给他喝下的定魂茶,以及那天级九品的逆命回天丹……似乎跟皇室扯上关系,也并非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不过这些话却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听到,徐帘似乎也并无意扩散这个爆炸的消息,

因而在外围的黑云军以及众多修者都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因为他们根本不清楚那个青衫男子倒地说了些什么话,

只看见对方面带怒气的说了几句话之后,欧阳岚便直接面色大变,仿佛难以置信到了极点的一副模样,

这些修者虽然好奇,但却沒有任何人有胆子敢走上前去听个真切,那通体黑色重甲的五千士兵,散发着的气息,实在有些太凝重了些,

“欧阳岚,,我命令你,立刻下马道歉,否则你这上云城城主之位,便考虑要换人來担任了。”

徐帘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番话说出來,因为他特意控制的缘故,再加上声音直接被黑云军身上的煞气给直接震散,倒是丝毫都沒有飘散出去,

不过欧阳岚本就离他极近,倒是听了个真真切切,

且不说欧阳岚的面色如何难看,沈言这时候心底却是有些无奈的哀嚎了起來,

(徐帘这家伙疯了么,……现在的局势是我们处在弱势啊,这般逼迫对方,说不得会直接让欧阳岚恼羞成怒,以多欺少了,)

徐帘疯沒疯沈言当然清楚,但他觉得这番话毫无疑问太疯狂了,

“道歉。”欧阳岚微微低下了头來,而后沉吟了一声,他有些拿捏不住这个名为徐帘的人,到底是真有这个资本,亦或者是在强撑门面,

可若是在五千兵马的注目下还能毫无畏惧的说出这么一番话來,无论真与假,单是那份自信,便叫人不得不重视了,

若换做其他时候,说不得欧阳岚也便忍了这一辱,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为,

否则若真的撞上了铁板,被对方拿掉了上云城主的身份,那才叫做后悔莫及,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因为,他对徐帘的了解不够,

了解不够也就代表他不知晓对方的底牌和凭仗,因而只能持一种半信半疑的态度,

不能得罪的太过火,也不能太懦弱,因此道歉之事,那是断然不可得,毕竟在如此多的修者和黑云军的面前,他若是向别人低头,那断然是颜面尽失,

“不知则无罪,纵你真与今上有关系,我相信今上也断然不会莫名其妙的便降罪于本城主。”欧阳岚借着说出这番话的当口,从马背上翻身跳了下來,

他沒有道歉,却又下了马,正是在两者之间取一种平衡,毕竟徐帘的凭仗到底是什么,他还尚未可知,

“哼,,以我同赵家的关系,他们且会在乎你欧阳岚是哪根葱。”徐帘见状,冷笑一声,然后轻轻抬了抬袖子,用一种特意显摆的模样让欧阳岚看清楚他捏住的东西,

那是一张淡黄色的符纸,

“若非念及洗局之事还需你來维持,我今日便会以这一张星沉地动之符将你就地格杀。”

(果真是星沉地动,这徐帘的背景和身份,似乎的的确确有些不好对付,)

欧阳岚“咕咚”咽了一口唾沫,暗暗庆幸不已,

“也罢……既然你与沈言有仇怨,我便在此作个证。”徐帘见欧阳岚的模样,当下便低头装作思考的模样,而后方才说道,

“啊。”欧阳岚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不解之极,

“你与沈言之间的仇怨究竟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我希望过往之事便在今日一笔勾销,欧阳城主,,你意下如何。”

徐帘的神色再度变得森然下來,而后冷冷的盯着欧阳岚的眸子……后者的额头上,已经不由自主的渗出了一层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