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五徐帘先生

四百五五 徐帘先生

欧阳岚听到徐帘的这番话.其实已在心底暗自将对方的身份摆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因此他才会倏然间冷汗涔涔.

因为如果不是身居高位.亦或者背景惊人.谁又能如此轻而易举的说出一笔勾销四个字來.

不问缘由.不问因果.只是一句话便下定了结论.他已经很难对徐帘的身份起疑了.

话说回來.此事若当真能一笔勾销的话.他又岂会纠缠不清.可问題是他欧阳岚愿意……但是那沈言愿意与否.却还是一个未知数.

“唔.欧阳岚……莫非你的意见与本殿相左不成.”徐帘见他半响未答话.却是眉头一挑.直接冷声道.

“……若徐先生真能作证那沈言日后不与我纠缠不清.那我自然乐意将这些仇怨一笔勾销.”欧阳岚斟酌了一下言语.还是放低了姿态称呼了一声徐先生.

他害怕徐帘记仇.

虽然对方说是沈言的朋友.可欧阳岚却认为不过是徐帘看好后者罢了.

否则又怎么可能连问都不问沈言的意见.就直接让两者同时表态.这般姿态.毫无疑问绝非易于之辈.

反正称呼一声徐先生也损失不了什么.相反先前不知道徐帘的身份也便罢了.此时再继续强硬下去.那就真的白痴到家了.

(徐帘这厮……问都不问我.便擅自做出这等论断.简直是……)

沈言心头一滞.却也沒有想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來.

“沈言……你的意思呢.”徐帘转过头來.看了他一眼.而后平淡道.

这般模样却是让欧阳岚心中更是坚信不疑.因为徐帘这种不在乎沈言看法的姿态.只表明了一件事.

敞若你沈言不愿意和解.那就不必和解了.料欧阳岚也不敢将你怎样.

这种自信.能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具备的.

沈言暂且放下心间的不解.看了看四周那数千黑云军.当下却是暗自叹息了一声.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即便他有后手.但最终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沒有意见.”正因为处于这种考虑.沈言当下便点了点头.而后又加了一句.“但我有一个要求.”

徐帘眼睑微微抬了抬.而后将目光落在了欧阳岚的身上.

“欧阳岚.你听见了.你俩的仇怨自此便烟消云散.不要再让本殿知晓你为难沈言.莫不然后果自负.”

徐帘的声音虽然很平静.但欧阳岚却沒由來的一阵心惊‘肉’跳.

沈言的条件都还沒说.对方就直接就将两者间的恩怨下了定论.也就表明是告诉欧阳岚.这条件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什么条件.”欧阳岚的心头无奈之际.只盼沈言的条件不要太离谱便是.

“当初你遣人前去我沈家……”沈言刚开口.欧阳岚的神‘色’便是一惊.

“那都是我的孽子擅做主张.此事我也是到最后才知情.”欧阳岚当下便接过了话茬.将欧阳立派人去沈家的事情解释了一番.

“到底是谁的主张我沒兴趣知道.”沈言摇了摇头.“但你却要将姐姐的消息告诉我才是.敞若她真的被卖到了羯罗.那这和解之言.自然也算不得数.”

沈言虽然念及沈如烟便杀机凛然.但还是按捺住自己不能冲动.

他动手也便罢了.但若是牵连到了徐帘以及青萝、寒碑颂等人.却是罪该万死了.

“你姐姐.”欧阳岚两眼一瞪.却是失声道.

“沈如烟.”沈言死死的盯着他.做出一副只待从对方口中冒出任何沈如烟不测的言语.便要以命相搏的姿态.

“……或许.”

徐帘看见欧阳岚愣神的模样.却是嘴角一扬.而后出声道.

欧阳岚本來正要说些什么.可听到所谓的“徐先生”发话.当下也就先将注意力转了过去.

“我知晓你们两的恩怨到底纠结于何处了.”

沈言本來还一副一眼不对便要刀兵相对的模样.听到徐帘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却是直接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见鬼的模样.

(你又知道了.)当然这番话.他也只是在心底暗自嘀咕一番罢了.

“你之所以针对沈言.无非便是颜面受损.但现在却也觉得如此针锋相对实乃沒有必要的事情.因而才会愿意将这些恩怨一笔勾销.”

“可沈言与你不同……至于他对你的误会.想來也便是处于那个名为沈如烟的‘女’子身上了.”

欧阳岚面‘色’一怔.暗自心惊不已.对方三言两语之间.便将他颜面受损一事和此时不愿意与沈言为敌的心理分析了个一清二楚.自然让他惊讶不已.

“误会.”沈言眉头一皱.忍不住的出声道.

徐帘点了点头.

“……只怕欧阳岚连你那姐姐沈如烟长什么模样.都沒有见过.”

“徐先生此言正是.”欧阳岚一听此话.急急忙忙的点头应道.

“怎么可能.若不是他们……我怎么并沒有在沈家发现姐姐的踪迹.”沈言却是摇了摇头.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

“愚昧.愚不可及.”徐帘冷笑一声.“若你姐姐真在欧阳岚手中.以你的‘性’子他若是直接威胁你.你会不会束手就擒.”

沈言本來正要出生反驳.但听到后一句话.却又顷刻间默然了.

以自己的‘性’子么……沈言心底略微一愣.敞若欧阳岚真的用沈如烟來威胁他束手就擒以命换命.他真的能做到如同对柳霓裳般无顾生死么.

“徐先生说的沒错.你姐姐的的确确并不在我手中……而且我那逆子派去沈家的人也并不多.我并沒有听见.有任何一个沈家之人被抓……”

欧阳岚被徐帘那带有深意的一眼看的心惊‘肉’跳.当下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道.

“那我姐姐呢.”沈言愣住了.然后瞳孔蓦然变得通红:“那你告诉我.我姐姐呢...”

第二句话他是直接吼出声來的.倒是让徐帘侧目过去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

“徐先生.你看……”欧阳岚无奈的摇了摇头.面对沈言这种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为好.

但徐帘给他的感觉太过深不可测了.因而他也不敢随意违背自己的话.认为这和解只是可有可无的事情.

说不得今日之事一个处理不好.他欧阳岚上云城城主的位子也就做到头了.

“你姐姐现在的情况.无非有两种可能‘性’罢了.”徐帘见沈言不知所措的模样.略一沉‘吟’便如此说道.

沈言的神‘色’猛的一滞.旋即怔怔的望着他.

他原本以为沈如烟的消息可以在欧阳岚那里得到.可现在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断了……他‘迷’惘了.因而才会如此癫狂.

徐帘此刻的声音.却一下子让他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第一种可能‘性’……她在沈家身陨后被葬.所以你才沒有寻到她的踪迹.”徐帘的声音中沒有一丝感情.仿佛在叙述一件事实.

“徐帘.你他~妈再说些什么.”沈言的神‘色’一下变得森然起來.然后直接冲着徐帘怒吼道.若非时间与地点都不对.只怕他早就一拳砸过去了.

“当然你姐姐身陨在沈家的几率很小..大概只有三十分之一.”

徐帘却是如同沒有看到沈言那怒气冲冲的模样一般.若无其事的继续道.

“徐先生.那第二种可能‘性’呢.”见场面变得有些奇怪.欧阳岚只好出言问道.毕竟他可不想因为沈言‘乱’发疯而让这个越來越看不透的徐帘“先生”迁怒于他.

“第二种可能.你姐姐在城主府的人來到沈家之后.便先知先觉逃离了沈家.而她在离开沈家之后.最有可能做的事情.便是..去万剑宗找你.”

沈言本來还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不想听徐帘这家伙满嘴胡言.但当对方开口之后.他的注意力却是沒由來的全部集中了过去.

“她去万剑宗找你的可能‘性’足有..九成以上.”

“你的意思是.姐姐可能去万剑宗找我.”沈言直接便呆滞在了原地.被徐帘这么一点.他也觉得以沈如烟的‘性’子.这是极其有可能的.

念及此处.沈言忍不住轻轻‘摸’了‘摸’怀中那印着如烟二字的丝绢.而后鼻子一酸.

“可是姐姐她沒有丝毫修为.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一个.从紫云城到万剑宗.便是千难万险都不为过.只怕……只怕……”

沈言的声音都带上了一抹哭腔.但却沒有丝毫办法.

毕竟沈如烟走了多久.从哪条路赶往万剑宗的……这些东西他都不知晓.就算想要去寻找.也是无从找起.

“只怕什么.她在來的途中便遭遇不测.一命呜呼了.”徐帘冷笑一声.

“收拾起你那愚昧的姿态吧.你姐姐既然能从沈家逃离出來.显然不会如你这般愚昧.只要稍微有些头脑.即便这路上再艰难.却也不是必死无疑的.”

“相反一个凡人.比之修者可是要安全的紧.”

沈言却是摇了摇头.一脸的黯然.

“你姐姐的容貌较之常人.要好上许多.”徐帘见他模样.略一沉‘吟’便直接道.

“算是吧.”

“只怕你是担心以那沈如烟的容貌.会让这本就难走的一段路程变得更为艰难.”徐帘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摇头不已.

“她只要不是太笨.便会知晓将自己的容貌遮掩一二.她若是再聪明一点.便只会借路小村小镇.末流城池.将遇到危险的几率降到最低.”

“只要做到了这些.那沈如烟莫名其妙遭遇不测的可能‘性’只有三成左右罢了.”

徐帘解释完.却见沈言用一种非人的目光看着他.

“那我姐姐能找到我么.”

“……能吧.”徐帘一愣.旋即点了点头.

“既然能.那你为什么要转过头去呢.”

(那沈如烟即便真从沈家逃了出來.找到你的可能‘性’.也还是连一成都不到.太多的变数.太多的不可测.太多的未知……不会遭遇不测.并不代表她轻而易举便能与你相见啊.)

徐帘心头暗自叹了一声.却并沒有将这番话说出來.破坏沈言那好转了许多的心情.

“徐先生.你看我二人之间的恩怨……”等到两人‘交’谈完毕.在一旁越听越震惊的欧阳岚.此刻更是一脸谨慎的询问徐帘道.

“哦.对了.还有这件事……沈言.既然你姐姐并非在欧阳城主手中.那你们两人之间的恩怨.便就此作罢如何.”

“既然欧阳城主都决意放下恩怨.我自然也不会有二话.”沈言虽然并不想根欧阳岚这家伙和解.可现在的局面似乎并不能让他肆意妄來.

加上得知沈如烟很可能会去万剑宗找他.沈言就更沒有心思和欧阳岚纠缠不休了.

因而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便在他这句话落下之后.倏然消散了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