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六徐帘的解释

四百五六 徐帘的解释???

沈言与欧阳岚和解了

用徐帘的话來讲这其实就是一种必然因为无论是沈言亦或是欧阳岚都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形下与一个自己都有些摸不清底细的周天境强者相斗

因而在徐帘这个“先生”的见证之下沈言和欧阳岚都表明愿意放下这些恩怨

在让一众黑云军尽皆散去之后欧阳岚似乎也不愿意面对沈言等人直接便一纵身形往城主府而去

沈言虽然看见了青萝等人但却直接和徐帘走出了城门

毕竟身后无数修者惊奇讶异的目光也是让人有些不自在的

青萝等人见状也是明白了过來当下便紧步跟了上去

在离开上云城一段距离之后沈言方才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身后……那些修者如狼似虎的好奇目光仍然让他感觉有些心惊胆颤

他甚至怀疑再停留片刻他们会不会被一众好奇和惊异莫名其妙的分子给撕成碎片來研究一下

这倒也不怪那些修者如此模样毕竟和欧阳岚针锋相对了近乎一刻钟而且后者还下马对其中一人拱手最后更是灰溜溜的散去了五千黑云军

无数的修者心中都有着一个疑问就是那一黑衣一青衣的两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这些疑问所有人也只敢藏在心底罢了毕竟好奇归好奇却沒有人有那个胆量上去询问一番

那些修者中无人敢问却并不代表沈言不敢将自己一肚子的疑惑问出來

“徐帘……你这厮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來也便罢了刚刚那些话却又是什么意思”

徐帘本还若无其事的往前走着听到沈言的询问却是脚步一顿

“你指什么”他的声音根本沒有丝毫慌乱和诧异完完全全就如同在说我要吃饭喝水一般平淡

敞若与他说话的是叶东來保不准又要被他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弄得郁闷不已

但沈言却偏偏对他这一套就不感冒直接斜着眼瞟了瞟在他看來佯装平静的徐帘

“你说我指什么赵家……你什么时候和皇室扯上关系了”

“皇室”徐帘一愣旋即用一种白痴般的目光望着沈言“我何时说过我与皇室有关”

“你还说你沒有……”沈言微微一滞不过旋即话音一转 “那为什么欧阳岚对你如此恭敬”

“我的谎话吓到他了而已”徐帘苦涩一笑而后摇头“赵家……这天底下姓赵的又并非只有皇室之人”

“若是我认识的一家寻常的赵姓百姓不在乎他欧阳岚是个什么东西却也是极为正常的毕竟寻常百姓只怕连欧阳岚是谁都不知晓”

青萝和寒碑颂等人倒也罢了但亲身经历先前之事的沈言却是双眼一瞪

“这么说來你就是在骗欧阳岚”

“你如果想要这样理解的话那也沒有错”徐帘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是骗他为什么还要我与他和解还什么你做见证你连我跟他的恩怨到底是……”

徐帘直接扬手打断了沈言的话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收起你的愚昧我只说见证……见证便只是见证我也并未保证过你自己不去找那欧阳岚的麻烦至于和解与否在于你而不在于我”

沈言的一下子张开了嘴巴眨巴了一下眼睛心头的疑问却是消散了大半

但却不由得更是暗自心惊起來徐帘这家伙三言两语就打掉了蠢蠢欲动的欧阳岚那种运筹帷幄的姿态委实让人赞叹不已

“不对……你先前言语之间自称本殿绝不像是再说谎”沈言忽然灵机一动直接便大声喊了出來

这番话倒是让叶东來等人尽皆侧目本殿这种称呼绝非一般人所能用那么徐帘的真实身份也就很值得考量了

“本殿”徐帘喃喃自语了一句而后方才恍然大悟般“我是天机阁的人天机殿的殿主就是我我自称本殿好似也沒有什么不对劲的”

原來如此沈言心头一阵恍然所有的不合理和疑惑尽皆在徐帘的一番解释之下烟消云散

这是什么样的智慧沈言本以为今天这一战根本是无可避免哪里能料到徐帘竟能将上云城主欧阳岚玩弄于鼓掌之间

比之他起先在城外偶遇欧阳岚之时的口舌之争却不知强了多少倍

“天机殿难道洞天机前辈的传人很多么”叶东來忍不住插了一句话问道

徐帘耸了耸肩

“要那么多干嘛收下如同你们这般愚昧的弟子來辱沒中神策的名头么”

“唔……至于天机殿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切沈言忍不住的撇撇嘴他只当那洞天机门人极多岂料竟然是个光杆司令毕竟徐帘这家伙并不承认自己是对方的弟子

敞若真是这样……那个洞天机也算抱憾而终了连一个弟子都沒有

不过徐帘这厮言语之间丝毫不将对方放在眼中却不知道他和中神策的两者的手段到底谁比较高一些

可惜现在中神策已逝却是无从比起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徐帘的声音蓦然一冷然后森然的望着沈言道

叶东來心头沒由來的一滞面对这个时冷时热而且心湖古井无波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的家伙他沒由來的有些怵

怎料沈言却直接无视了徐帘的目光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后者的肩膀上

徐帘被这一股巨力直接拍的弯了弯腰冷漠森然的气势一下子尽皆坍塌

沈言顿然大大咧咧的嘲讽了起來

“小帘子你这身体不够结实啊不过我还是承认你的智商是比我要高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啦”

青萝见他这般模样却是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心底暗道一声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徐帘阴沉着脸露出仿佛吃了一只老鼠般的无奈神情

“对了不知道你跟洞天机两人谁的本事高一点”沈言刚想抬手在拍拍徐帘的肩膀但刚刚扬起却又给收了回來

他可不想这一巴掌下去直接将徐帘给拍倒在了地上

本來徐帘的面色虽然阴沉但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听闻沈言的这个问題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傲然和不可置疑起來

“中神策一人可抵百万兵马”

“百万……人”沈言等人尽皆倒抽了一口凉气而后相互对视了一眼

先前那五千黑云军已是让众人明白了什么叫做皇朝的正规军队仅仅洞天机一人便可抵百万兵马这又是何等样的不可思议与骇然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徐帘暗自叹了口气

“那你呢那你呢”沈言好似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连连追问道他倒是想知道徐帘这厮将中神策放在了那样一个高度上又会怎样去评价自己

徐帘淡漠一笑而后忽然将背负在身后的右手扬了起來在面前的半空中画出了一道大大的弧线

“只我一人可拥苍云逐苍澜夺六十五州吞大汉并南秦……乃定天元”

“噗”沈言一个沒忍住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后指着一脸傲然的徐帘

“逐苍澜夺六十五州吞大汉乃至定天元……你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就你……我看还是算了”

徐帘神情一滞嘴唇嗫嚅了半响分明是死死望着沈言但却仍然什么话都沒有说出來只是很平静的转过了身去

“喂你不是生气了”沈言见徐帘这家伙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走急急忙忙的一边跟上去一边喊道

“生什么气”

“生我的气啊难道你不是生气了么”

“和你只等愚昧之人无须计较这些”徐帘一拂衣袖一副不与竖子为谋的模样

青萝等人先后跟了上去只留下叶东來一人站在原地愣了半响

(怎么感觉有些冷飕飕的……徐帘这家伙话然这样说但我怎么感觉他好像的的确确惦记上沈言了呢)

叶东來沒由來的心中一冷而后暗自嘀咕了起來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但总感觉被徐帘惦记上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

雪云山脉极深处那高无以计的雪天穹孑然而立

那雪白的山体之上布满了夹杂着血色的金色印痕那黑色的雾气也已经消散了开來

雪天穹之巅直入星穹因而即便在白日也是只有星星点点的辰光闪烁着

只有在靠近山巅的地方方才能看到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但也已经很淡很淡若不仔细探察根本便不可能现

在无尽的星辰光芒照耀之中雪天穹之巅那盘膝而坐的身影终于是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眸子

“此举逆天此举竟逆天”那须皆白的男子原本是青年模样但此时蓦然抬起头來借着漫天的星辰却能看清楚他面庞之上那深深的、岁月雕刻下的印痕

孤寂、孤苦、落寞、凄然……无尽的悲凉和怆然将他笼罩这似乎便是一个垂暮老人

风烛残年都不能形容其万一

他周身的皮肤干瘪的如同枯树全身已经沒有了丝毫的血色连带着面庞都是灰白无比

“本尊镇压雪天穹为天下苍生天道何以如此无情断定本尊此举逆天而为这便是你所谓的规则这便是你所谓的规矩”

苍老的声音在整个雪天穹之巅回荡却充斥满无奈和凄凉

“哈哈……哈哈……心头仅剩一滴精血修为尽去……本尊本就乃一必死之人却阴差阳错活了下來可这雪天穹本尊仍要将其镇压永世不得翻身”

“苍天无道不知是非逆天……咳咳……逆天又如何……”

白男子忽然站起身來他身形干瘪的犹如一根麻杆让人不敢直视他本想声嘶力竭的将这一番话吼出來但却仅仅只换回了一声剧烈的咳嗽

他悲戚一笑轻轻抬了抬手

雪天穹上方的星辰他仍触摸不到

ps:嘿嘿其实徐帘真沒什么了不得的背景什么本殿啊赵家啊都跟他沒关系啦on_n)o

世纪文学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