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七判断错误

青衣成雪 四百五七 判断错误

“看來……”自在魔门地界的一处森林之中。沈言等人蹲在地上。借着周围的杂草遮掩住自己的身形。

他们此时刚刚从上云城赶來此处。因此还并不清楚此地的局势到底如何了。

但徐帘在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后。略微沉吟了片刻。便张开了嘴。他的眸子里。还掠过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神情。

“我判断错了一些东西。”

沈言听到这话。却反而有些震惊了起來。以徐帘的手段。他都承认自己判断出了错。那么这个错误之后所代表的意义。也就可轻可重了。

“你那是什么神色……”徐帘见沈言模样。却是无奈的摇头一笑。

“不过这倒也无妨。若是想要凭借自己的手段在这场斗争之中混的如鱼得水。倒要看看他是否具有这样的手段了。”

青萝、寒碑颂以及蝶依。若非沈言之故。却也不会关心什么万剑宗的死活。

因而此时徐帘的话虽然前后不接奇怪之极。但居然沒有一个人放在心上。包括叶东來。也只是眉头微微一挑。也换做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停停停。。你先说明白。那个他是谁。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沈言见徐帘露出些许的感兴趣之色。当下便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

“唔~那个他。那个他想來你们应该也见过了。”

徐帘莫测高深的一笑。见沈言还想要问些什么。他便直接再度开口。

“这些都是次要的问題。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现在所有的势力。应该都被逼了出來。”

“什么意思。”沈言被他的话弄的一滞。面上的神情却是愈发的疑惑和不解起來。

“徐帘你这家伙说话能不要说一半留一半好不好。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一次性的给我解释清楚不就好了。有必要如此麻烦么。”

“你能别打断我的话么。”徐帘忽然脸色一沉。然后吼了沈言一句。

“明明就是你说的那些我都听不……”沈言瘪了瘪嘴。却也明白现在想要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似乎只有从徐帘这里寻常答案了。

“听不懂那只能代表你愚昧无知。”徐帘又气又笑。却只好冷冰冰的哼了一句。

“什么啊……不信你问问看叶兄和碑颂他们。大家肯定都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总不可能我们的智商都有问題。都是愚昧无知的吧。”

沈言自然不愿意被说成是愚昧无知。他在神州见识的也不少。怎么到了徐帘这里。就感觉好像是个连字都不认识的小孩子呢。

他话音刚落。徐帘的眼皮微微抬了抬。然后轻描淡写的扫了正因为沈言的询问而愣神的青萝、叶东來等人身上。

于是乎沈言便看见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蹲在地上的其他几个人。居然尽皆齐齐的摇了摇头。以此表示自己其实明白徐帘在说什么。

“你……你们……”沈言结结巴巴的看着众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们只是在表明一个事实而已。”徐帘耸耸肩膀。见沈言的神色有些愠怒。当下也便不在继续在这个话題上纠缠下去。

“当然这不是问題的关键。我之所以会断定所有的势力已经被挑动了起來。只是根据周围环境的一个判断罢了。”

叶东來沉吟片刻。旋即目光落在了徐帘身上。

“怎么说。”

徐帘伸手指了指周围。而后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言语。

“所有的势力被一个命令聚集到了这个地方……但因为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沒有哪方势力敢擅自动手。毕竟如果某一方势力隐藏着的牌。比明面上的要强大太多。那么冒出头去。就等于出局。”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所有的势力唯有一个选择。等待。等欧阳岚到來。便是一个契机。到时所有的人同时在皇朝的命令下统一开始对自在魔门的征讨。也就不必在乎先后顺序了。”

沈言虽然对徐帘暗自报复他先前出上云城之后的举动暗自腹谤不已。但还是仔仔细细的听对方将这一番话讲完。

不过他反而是更疑惑了起來。只好顺着徐帘正好投过來的目光点了点头。

“你这样说应该沒有错……但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你又为什么说这些势力会在欧阳岚还沒有赶來的时候。就直接开始针锋相对呢。”

徐帘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能别打断我的话么。不是我话说一半。而是你直接扼杀了下一半。”

“啊。。”沈言一惊。

徐帘平淡的扫了他一眼。那丝无奈转瞬即逝。也并未和沈言计较什么。

“对。先前那番话自然沒有错。但这些都是基于一个最关键的点上的。那就是所有势力对彼此的知晓都是对等和均衡的。”

“而我判断错误的地方也正在于此。……这诸方势力内。有着一方。至多两方。掌握着其他势力的许多讯息。比如他们的尖端强者。到底处于一个什么地步。來了几人……”

“是否在洗局前奏之上。受了足以影响战局的伤势。”

沈言见他言语丝毫沒有停歇的意思。急急忙忙伸手打断了他。

“等等。。你所说的前奏。是指什么。”

“前奏。那自然是洗局之前的准备了……比如说。你们在雪云沼泽时发生的事情。”

“雪云沼泽。”沈言双眼一亮。旋即又摇了摇头。

“可惜……我偷偷溜进去的时候并不知道当时在雪云边境还有着何人。按道理说那些势力应该都在当时跟随着蝶依跑进雪云沼泽之内。为什么还有势力肯留在外面。难道仅仅是为了观察冒出头來的各方势力强者。便要放弃那可能会被人捷足先登的机会么。”

徐帘仔仔细细的听他将话说完。而后便沉吟了起來。半响之后。他方才回过神來。

“这也正代表那方势力有着一个稍微聪明些的人。他很明白洗局一事。决断的权力根本不在你自己的手中。而是在皇朝的手里。”

“就算所有的势力在当时都跟着蝶依进去了雪云沼泽。他也无须担心。毕竟皇朝还沒有下达正式的命令。这些势力便擅自行动。简直是罪该万死。”

“幸好这诸多势力的修者也不算太愚蠢。毕竟还沒有胆量敢在雪云沼泽正式开战。如若当时这些势力在雪云沼泽之内开战。那么现在想來也已经因为违逆皇朝命令擅自行动这个罪名直接被瓦解掉了。”

沈言越听眸子便越明亮。听完徐帘所说的一切。他一下子便恍然大悟。

“皇朝的手段还真是够厉害的……”

“你是白痴么。”徐帘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重点不在这里。皇朝为了维护自己绝对的统治权。胆敢越权私自行动的势力。被瓦解是必然的事情。”

也不待沈言有任何的反应。徐帘却是再度喃喃自语了起來。

“但我很好奇。在雪云沼泽那种地势之内。多方势力相遇。怎么可能会沒有战斗发生。而在那种情形之下。只要有任何一场中小型的战斗。那么便会彻底引燃整个雪云沼泽。将那里变成诸多势力自以为是最终战场的地方。”

沈言张了张嘴。却见叶东來也是如此模样……当下他不由得闭上了嘴。让后者來述说那时候在雪云沼泽所发生的事情。

岂料叶东來见他闭嘴。神色之间微微一愣。只道沈言不愿意将大长老的消息说出來。也便同时将还未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其实他根本就不知晓。沈言压根就沒有将那通天彻地的剑雨和无上威能与大长老联系起來。

徐帘的眉头一下子紧锁了起來。片刻之后。他的神色再度恢复了平静。

“如果我沒有估计错的话……那么雪云沼泽当时的中小型战斗实际上触发过不少。但之所以为沒有将战局彻底引燃的原因便是。。”

“当时有人以莫大能力将诸方势力完全镇住。以至于连互相拼杀之事。都暂且抛却在了脑后。”徐帘的声音虽平淡。却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自信。

(不是吧。这都能猜到。)沈言心头暗自一颤。

(这家伙。难道是我真的太愚昧了么。)叶东來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而后心头暗道。

(徐帘他当时应该不在雪云沼泽吧。怎么知道的一清二楚呢……)青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一开始就沒有注意徐帘在说些什么。不过此时却听到了这番话。当下心中暗自有些疑惑。

(这徐帘……太恐怖了……简直太恐怖了。)蝶依的面色都略微有些变化。心头几乎都已经开始呐喊了起來。

(他们在说些什么。)寒碑颂暗自嘀咕了一句。又沉下了心神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徐帘对众人的表情却是视若无睹。他在说完先前那一句话之后。却是再度沉吟起來。

“而那个人……为什么会突然对整个雪云沼泽的一切势力。或者说一切生灵出手呢。”

沈言听到徐帘的嘀咕声。直接喊了一声。

“你别想那些有的沒有的了。就算是有人出手要抹掉雪云沼泽。也跟我们沒有关系吧。你还是继续说说。怎样才能让万剑宗能顺利破局而出这件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