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八抓出那人

四百五八 抓出那人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那个几乎将各方势力 的讯息了解六七成的人,应当是打着作壁上观 的主意了。” 徐帘见沈言打断了他的思绪,倒也没有说些什 么,当下也便顺着后者的话,开始谈论起有关 于万剑宗的出路来。

“作壁上观?”沈言略微沉吟片刻,“这个意思 我明白,可即便有某方势力的人知晓了其他几 方势力的深浅,他又凭什么能控制住局势的走 向呢?”

徐帘这次倒是并未嘲讽于他,但眸子里还是露 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以对方的手段,怕也只会想出来一个办法 了。”

“是什么?”沈言很是配合的询问了一句。

“很简单,只需要派出去一些人将一部分势力 的根底全部当做谣言散布出去就可以了。”

“比如在自在魔门地界的一共有一百个势力的 存在,只需要让其中百分之三十势力听到有关 于自己这一方实力高低的谣言,便足以挑起剧 变。”

沈言眉头一皱,他有些想不通其中的关键点。

“……如果你是那百分之三十的势力之一,听到有关于自己,以及另外二三十个大大小小势力的各种谣言。你会觉得是另外百分之七十的人 已经联起手来,并且通过一系列的调查摸清楚了另外百分之三十势力的根底,还是会相信这就是一个谣言?”

“当然是……”沈言刚要开口,却是一愣。

在这种情况之下,弱势的一方很明显要做出一个选择来。

“那么到了抉择的时候了,你是会在其余百分之七十的势力对自己动手之前搏一搏,还是束手待毙,亦或者选择去探察消息的真假?”

“只要选择了动手一搏,那么那些散布出去的消息就会立刻被其余百分之七十的势力认定是真的!因为若是假的,那么那些谣言中所提到 的势力,显然都会按兵不动!”

“如此一来……所有势力混战的局面就已经注定了。”

沈言忽然想起另一个疑点来。

“作壁上观等同于局外人一般,但在这种环境之下,那知晓各方势力根底的势力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就算他们想置身事外,怕也是不可 能的吧?”

“你的思维方式有些错误,以对方的手段,定然知晓在战斗开始前将所有人分散开来,敞若再换上几件已经身陨甚至被灭掉的势力之人的 衣服,那就会被以为是已经被灭掉势力漏网的几条小鱼!”

“虽然有斩草除根这一句话,但显然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并不适用。因为没有人会为了追杀这些漏网的小鱼而主次不分!” 徐帘的声音很平静,就如同根本没有参与在这洗局之事中一样。

“待得各方势力斗得七七八八,而后再将那分散出去人集合起来。而后将苟延残喘,侥幸留下来的一些势力灭掉,在削弱一下留有余力, 但也已是伤痕累累的一部分势力……”

“战斗结束之后,即便欧阳岚赶来……但也已经不影响什么了!那个脱颖而出,成为领地级宗门的势力,必然只会是在残余实力中最强,而 且暗地里引导着战局的那一方势力手中!”

“那自在魔门呢?”沈言微微一滞。

“自在魔门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幌子,皇朝想随意消耗一下诸多势力的力量罢了。但既然已经削弱到了这样,那所谓的自在魔门剿灭与否, 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可按照你的话来说,这些势力轻举妄动,岂不是违背了皇朝的意思?”沈言疑惑道。

“敞若苍澜领领主于训没有发话之前,那么这些势力这样做,自然会被全部打压!可现在……于训已经下了令,也就等于苍澜领下的各方郡 地的争斗,在他让各方城主赶回来维系大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 徐帘淡淡的笑了笑。

(苍澜领的领主叫做于训……么?) 沈言暗暗记下了这个几乎是苍澜领权势最巅峰的人的名字,至于徐帘如何知道对方叫做什么那并不重要。

毕竟大宋朝的皇帝叫赵清虚,所有的百姓都知道。可要让他们说出手底下的那些臣子叫什么,或许知道的人就少了。

但以徐帘的眼界和他自认为高人一等的智商来说,如果连苍澜领领主的名字都不知道,那才叫做奇怪。

“欧阳岚来与否根本不重要,所谓的维系,也就等同于只要他看见了各方势力的消耗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可以让所有势力收手了!”

“自在魔门所起到的也就是消耗这一个作用罢了。但当欧阳岚赶来此处发现一切早就结束,所有势力的消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之时, 反而会乐意见得如此!”

“不费吹灰之力,那一方可能原本连名额都争抢不到的势力,便能轻而易举拔得头筹,成为领地级的宗门。”

“听起来好厉害呢!”青萝虽然先前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此时徐帘的分析,她可听了个真真切切,待得后者话落,当下便赞叹 了一声。

“愚昧至极!”徐帘冷笑一声。

沈言本还想跟着赞叹一声,听到徐帘丝毫不给面子的骂了青萝一句,当下嘴唇一张一合,终究还是没有将赞叹的话说出口来。

他愚昧的地方已经够多的了,再被徐帘这样骂几句,可就真的不是白痴也是白痴了。

青萝被徐帘冷声一骂,顿然微微一愣,旋即却是黛眉微微一蹙,但看见后者那冷冰冰的仿佛没有丝毫感情的脸庞,又嘀咕了一句什么,却 也没有跟他计较的意思了。

“愚昧?我反倒觉得此人已经足够厉害了,毕竟仅仅只是占了一些信息上的先机就能将各方势力原本的意图全部破碎,让他们顺着自己布 下的局走,简直可以算作不可思议了!” 沈言虽然没有赞叹的意思,不过还是出言抵了徐帘一句。

“敞若这都算作不可思议的话……”徐帘冷冷哼了一声,却见沈言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其实沈言对徐帘此人也是极其佩服了,毕竟他从头到尾对所有事情都不知道。雪云沼泽和边境发生的一切,他也没有身处其中。

可仅仅就是依靠着猜测,便让人有一种拨云见日般的感觉。

而且对那个隐藏在暗地里的“聪明人”,他也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揣摩和推测,便将对方前后所有的谋划全部说了出来。

不好说这些谋划到底是对是错,但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让沈言对徐帘的谋算感觉到了惊骇,这简直已是非人之智了。 怪不得以那个布下此局,让无数势力不知不觉的开始争斗,而自己却作壁上观之人的谋略,也仅仅被徐帘称了一声聪明人罢了。 不过佩服归佩服,但挤兑一下徐帘的事情,沈言还是很乐意去做的。

“既然你这么看不起对方的谋略,那如果你是那个隐藏起来的势力之人,又会怎么做呢?”沈言见徐帘开口,立刻摆出一副怀疑之极的模样 道。

“这种一眼便能看穿的把戏也能称之为谋略?你简直是在用自己的愚昧在侮辱我的智慧!”徐帘似乎最见不得别人怀疑自己,当下便直接停 下了先前的话茬漠然道。

“敞若我是那个人的话,只需要……”见沈言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徐帘直接停顿了下来,“罢了,与你这愚昧之人计较个什么。”

沈言一愣,旋即却见徐帘直接便从草丛中站起身来,而后径直朝前方右侧那毫无遮掩的峡谷走去。

“喂!你干什么?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你这样出去若是被发现了该怎么办?” 沈言见自己喊了一声徐帘却是头也不好,只好无奈的紧步跟了上去。

青萝和叶东来等人见状,也是站起身来,跟随二人朝着不远处的峡谷走去。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最外围的地方应当是不会有人了!至于干什么,当然是……”徐帘头也不回的道。

“没有料错没有料错!敞若你真的料错了怎么办,就算你自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要想想我们会不会在乎!”沈言见徐帘一副毫无所谓的 模样,一改先前的模样直接厉声吼了起来。

“你如果真的觉得自己的性命是可以随意挥霍掉的东西,那就请你走得远远的……免得日后次次都要提心吊胆担心你一不小心就丢了性 命!”

“也许你是不在乎!可我在乎!我们大家在乎!所以..你能不能等我们知道的情况稍微多一些了再行动?” 见他这幅模样,青萝黛眉却是一紧,没由 来的有些心悸,似乎察觉到了沈言心底那有些无法用言语名状的伤处。

至于叶东来和寒碑颂,以及连口都没张开过的蝶依却是微微一愣,旋即沉默了下来。

徐帘似乎是第一次看见沈言发怒的模样,于是乎他有些诧异的转过头来,当看见后者眸子里的愤怒与藏的极深极深的关切之时,却是轻轻的笑了笑。

虽然依旧云淡风轻,但似乎又多了一丝正常人的烟火味。

“没有不在乎。也不会料错……所以你的担心根本不成立!”徐帘话音落罢,连给沈言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自顾自的再度朝前走去。

沈言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满心的怒意却是直接被徐帘这种态度弄得烟消云散开来。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不在外围呆着想办法却计划着跑进后面的战场里,你到底准备做些什么?”沈言只好无奈的看着徐帘的背影,然后一边走一边问道。

“此去……当然是……抓出那个人来了。”徐帘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触之如初雪,虽凉却不冷。 来的有些心悸,似乎察觉到了沈言心底那有些无法用言语名状的伤处。 至于叶东来和寒碑颂,以及连口都没张开过的蝶依却是微微一愣,旋即沉默了下来。 徐帘似乎是第一次看见沈言发怒的模样,于是乎他有些诧异的转过头来,当看见后者眸子里的愤怒与藏的极深极深的关切之时,却是轻轻 的笑了笑。 虽然依旧云淡风轻,但似乎又多了一丝正常人的烟火味。 “没有不在乎。也不会料错……所以你的担心根本不成立!”徐帘话音落罢,连给沈言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自顾自的再度朝前走去。 沈言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满心的怒意却是直接被徐帘这种态度弄得烟消云散开来。 “那你总得告诉我,你不在外围呆着想办法却计划着跑进后面的战场里,你到底准备做些什么?”沈言只好无奈的看着徐

其实沈言对徐帘此人也是极其佩服了,毕竟他从头到尾对所有事情都不知道。

雪云沼泽和边境发生的一切,他也没有身处其中。 可仅仅就是依靠着猜测,便让人有一种拨云见日般的感觉。 而且对那个隐藏在暗地里的“聪明人”,他也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揣摩和推测,便将对方前后所有的谋划全部说了出来。 不好说这些谋划到底是对是错,但即便是这样,也已经让沈言对徐帘的谋算感觉到了惊骇,这简直已是非人之智了。 怪不得以那个布下此局,让无数势力不知不觉的开始争斗,而自己却作壁上观之人的谋略,也仅仅被徐帘称了一声聪明人罢了。 不过佩服归佩服,但挤兑一下徐帘的事情,沈言还是很乐意去做的。 “既然你这么看不起对方的谋略,那如果你是那个隐藏起来的势力之人,又会怎么做呢?”沈言见徐帘开口,立刻摆出一副怀疑之极的模样 道。 “这种一眼便能看穿的把戏也能称之为谋略?你简直是在用自己的愚昧在侮辱我的智慧!”徐帘似乎最见不得别人怀疑自己,当下便直接停 下了先前的话茬漠然道。 “敞若我是那个人的话,只需要……”见沈言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徐帘直接停顿了下来,“罢了,与你这愚昧之人计较个什么。” 沈言一愣,旋即却见徐帘直接便从草丛中站起身来,而后径直朝前方右侧那毫无遮掩的峡谷走去。 “喂!你干什么?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你这样出去若是被发现了该怎么办?” 沈言见自己喊了一声徐帘却是头也不好,只好无奈的紧步跟了上去。 青萝和叶东来等人见状,也是站起身来,跟随二人朝着不远处的峡谷走去。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最外围的地方应当是不会有人了!至于干什么,当然是……”徐帘头也不回的道。 “没有料错没有料错!敞若你真的料错了怎么办,就算你自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要想想我们会不会在乎!”沈言见徐帘一副毫无所谓的 模样,一改先前的模样直接厉声吼了起来。 “你如果真的觉得自己的性命是可以随意挥霍掉的东西,那就请你走得远远的……免得日后次次都要提心吊胆担心你一不小心就丢了性 命!” “也许你是不在乎!可我在乎!我们大家在乎!所以..你能不能等我们知道的情况稍微多一些了再行动?” 见他这幅模样,青萝黛眉却是一紧,没由来的有些心悸,似乎察觉到了沈言心底那有些无法用言语名状的伤处。 至于叶东来和寒碑颂,以及连口都没张开过的蝶依却是微微一愣,旋即沉默了下来。 徐帘似乎是第一次看见沈言发怒的模样,于是乎他有些诧异的转过头来,当看见后者眸子里的愤怒与藏的极深极深的关切之时,却是轻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