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五九对撞

四百五九 对撞

烈风峡谷深处几个身穿狼狈不堪的弟子服聚在一起但若是细看看他们眉宇之间却分明沒有丝毫的慌乱之色

这数人都将目光落在穿过峡谷的另一端平原之中他们似乎能看到那里正在发生着的大大小小而且演变的越來越剧烈的各方争斗

“花龙此举果真妙不堪言”敞若有认识的人在此便会知晓此时一脸兴奋的老者便是苍云郡一等一的闲散势力百龙窟的首领乘龙真人

那兰花公子虽然眉头微微一皱但几经纠正之下对方却仍不改口他也就只能当做沒有听见了

不过虽然如此可还是难以掩饰他眼底深处那一抹傲然之色

“那是自然敞若当时同那些势力进入了雪云沼泽又怎么有机会知晓各方势力派來参与洗局之事修者的实力”

“而且也不知道那雪云沼泽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有着如此之多的势力直接实力大损看來应当是发生了不少的战斗但我所期待蔓延所有势力的大战却沒有发生”

兰花公子皱了皱眉头却是并沒有揣摩出个所以然來

不过这一切显然不重要因为纵然有着小小的变数但他几乎将一半的大局都掌控在了手里

以一方势力能掌控半局这简直已经将他的谋略耗尽而且还是占了天时地理与人和的情况之下

敞若那欧阳岚來的早上两个时辰整个局面便会截然不同也许他们此刻对局势的影响就会被对方的到來削弱到最小

当然不是欧阳岚有这么厉害的威慑力而是对方身后那隐隐约约的皇朝之势

这样一种强大的势落在某个人身上的时候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也有了敢和上境强者叫板的资格

但这并不代表那个普通人自己就能做出些什么威胁到上境强者的事情他所仰仗的就是自己身后那另对方忌惮的势力

同理敞若欧阳岚只是以上云城主的身份而不是皇朝派來维系洗局之事的身份來到这里的话只怕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宗门会卖他的颜面

“先别管雪云沼泽那里的事了……如果此时欧阳岚來了又该怎么办”乘龙真人略带兴奋的打断了话根本心理会与自己毫不相关的雪云沼泽之事

“欧阳岚若他在六个时辰前來足以起到让我满盘算计付诸一炬的作用若是在两个时辰前到至少要将我们好不容易制造起來的谣言与混乱所起到的作用削减六七成”

“但在此时他來与否其实已经关系不大了因为欧阳岚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会做到上云城城主的位置上”兰花公子摇了摇手却发现此时自己扮作别的门派的弟子于是乎手里并沒有折扇当下却是莞尔

“因而此时的局面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他又岂会做出扰乱战局的事情一不小心将自己卷了进去那可难保证会有什么后果了”

乘龙真人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是我多虑了以花龙你的谋略理当是万一失的”

有些习惯真是改不过來呢……兰花公子心底暗道一声

……

“……是啊习惯有些习惯是改不过來的”徐帘见沈言听到他喃喃了习惯二字便出声询问当下也便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

但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却显然让沈言更加迷糊了起來

“他太心急了”徐帘的眸子落在峡谷之内各处七零八落的尸体此地应当是战斗刚刚开始发生的时间因此死伤并不算严重

“将战斗放在这里固然可以借助峡谷的地利让更多的势力不得不卷入其中可同时他也暴露了许多东西……”

这一次不待沈言将心底的疑问抛出來徐帘就稍稍往前走了几步在一处尸体的旁边蹲了下來而后顺着这尸体往峡谷深处望去

不过片刻他的嘴角便微微弯起一丝弧度而后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站了起來

“好了……走吧”

沈言正在疑惑之间听见徐帘的声音却是不由一愣旋即略微沉吟了一下方才开口

“这样大摇大摆的在峡谷之内活动是否有些太过于显眼了纵然那些势力可能都跑到了另一边的平原之上甚至于山脉之内可谁能保证此地会不会有留下來的眼线呢”

徐帘笑笑而后摇了摇头

“沒有人了这个峡谷里……不会有眼线存在的……”

他话音落罢又是如同先前一般大摇大摆的在根本沒有任何遮挡物的峡谷之内走动着

仿佛明摆着不将有可能隐藏在暗地里的那些危险放在心底一般沈言却是略微苦笑一声碰上了这样自信到不可思议的家伙他又能怎么办

跟着走呗总不能让徐帘这手缚鸡之力的“先生”去独自探险吧

于是乎众人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除了沈言一脸的苦笑之外其余人却是满面的平静

显然他们已经见惯了沈言和徐帘两人之间这样的争斗不过每每却也是以沈言的变相服软而结束

……

“其他人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些……我将初步引发战斗的地点设立在这个峡谷就是看重了他的地形简直是一览余……”

兰花公子冷冷一笑一脸的嗤之以鼻似乎对乘龙真人的担心极其不在意

“谁敢有着这样的本事明明看到了一地尸体的情形下还敢顺着这寂静到有些诡异的峡谷走到另一边……”

兰花公子的言语刚说到此处却见乘龙真人以及身旁的另两人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不远处

他抬起头來顺着几人的目光往前一看

兰花公子的眸子倏然收缩在了一起……因为迎面走來了六个人四男两女而且脚步显得极其平稳沒有丝毫的慌乱与怯懦

这是哪一方势力的人

兰花公子第一念头是这个

这一次可谓是英名尽失了……这是他的第二个念头毕竟他刚刚还在说这绝不会有人走进这峡谷的话但转头就有着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來

若非乘龙真人等人对兰花公子的谋略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怕都会以为他是在哪所有人在开涮呢……不过当几人看见他因为惊讶而剧烈收缩的瞳孔时却知道这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

“徐帘这是什么情况……”沈言直接瞪大了眼然后厉声质问道

他已经开始怀疑徐帘这家伙是不是因为太过自信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了或许是他连仔细的判断局势都不愿意直接就凭借自己的直觉赌起几率來

“你他~妈想死别拖着我们”沈言见徐帘仍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其实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当下便气不打一处來的骂了起來

“你死了他死了我们死了”徐帘抬起眼轻轻瞟了他一眼然后随意的问道

“嘎”沈言神情一滞而后却是硬生生的将自己下面的话给憋了回去

虽然徐帘的举动确实有些在赌博的意味可这并不能否认从他们一路走來直到这里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顺着他的思维再走

毫错差

当然除了面前这三个老头与一个青年是他沒有料到的以外这峡谷的的确确是安全比

因为他们只需要绕过这四人再走一小段距离就可以从峡谷之中走出去了

所以从眸中程度上來说徐帘的分析……似乎至始至终仅仅只有这么一个细微失算的地方而已

“不就是几个逃亡的门派弟子和长老么管他们干什么”徐帘若有若的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那依在峡谷边缘的四人而后淡然道

“他们四个是逃离战场的弟子”沈言神色略微一紧然后想起徐帘的话來

他们只需要扮作被灭掉的门派弟子就可以毫发伤的避开这场争斗……沈言念及此处却是心头一惊

这种诡异的情形下结合徐帘的话他觉得面前这几人极有可能就是那隐藏在背后的势力的人

“不用担心……他们真的……只是普通人而已”

徐帘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轻松的笑了笑示意他不用担心

“你想想若是真的隐藏在背后之人又怎么可能会若其事的在这个地方休息显然他们是因为刚刚逃离战场太过疲累才略作停留的”

沈言在面对徐帘的时候发觉自己的思维根本就不够用

因而听到对方的分析他心底一合计发现似乎就是这个道理于是乎心头一松那一丝警惕也不由得烟消云散

叶东來等人至始至终都沒有表态其他人都不是善于决断的人因此就将所有人的方向交给了沈言和徐帘两人

至于他们争论出个什么结果似乎都并不重要

所有人……几乎是蝶依都领教到了徐帘那鬼神莫测的谋略所以刚刚那种直接大摇大摆在峡谷内走动的行为竟然都沒有人出言反对

沈言似乎时时都在反对但他却也时时都在妥协

于是乎这一次他心头刚刚生出的一点疑惑又被徐帘三言两语抹去……只见后者竟是直面朝着明显面目表情有些僵硬的对方四人走去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

在兰花公子等人几乎压抑不住想要动手几乎在倒数着徐帘接近他们的步子时却发觉正当自己数到一的时候那个一袭青衫的男子却是倏然顿住了脚步而后露出了一脸淡然的笑意

“抱歉惊扰诸位了此地应当是发生过战斗……你们应该是其他门派逃出來的弟子吧却不知道诸位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和长老也许在下碰巧听闻过也不一定!”

PS:前一章乱码和空格以及段落不对的问題小仙已经修改了~~ 再次表示歉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