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零我们是过路的

青衣成雪 四百六零 我们是过路的

(过路的。)

兰花公子看着面前一脸从容。仿佛根本不将周围的一切放在眼中的徐帘。当下心头却是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我们乃是狂沙宗的弟子和外门长老。想來诸位也当是知晓了皇朝让各方势力争夺进入领地级宗门的事情。”

兰花公子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敞若对方开口便是不清楚亦或不知道。那便明显是有备而來。他便不得不对这几人上心了。

虽然看对方的气度不像是寻常修者。保不准便是那些來头背景惊人的贵族子弟。可一个人的气度虽然不是那么容易培养出來。可要短暂的模仿也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徐帘听闻此言。却是顷刻间眉头一跳。旋即眉眼间满是感兴趣的神色。

“哦。苍云下郡的洗局战场。被选择在了这里么。”

也不待兰花公子答话。他的眼角便是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刚好此次出來也无事……”徐帘嘴角喃喃了一句。也不顾兰花公子又惊又急的面色。转过了头去望着已经走到了近前的沈言。

“不如我们便去那里玩玩如何。”

沈言刚走到徐帘身后。便听到这家伙问出这么一个问題來。

他可不清楚两人到底交谈了些什么。可听到徐帘说玩玩两个字。却是差点沒把他吓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跟着徐帘去玩。玩什么。玩命不成。

“你连峡谷内有人沒有人都不知道。就敢一头冲进來。现在还想去玩玩。去哪里玩。我觉得我们还是办正事的要紧。”

沈言咬牙切齿的道。好歹是沒有吼出來声來。

兰花公子一听却是心头暗喜。这几个不知深浅的人放进去他也觉得有些麻烦。

而且最令他心惊的还是那个青衫男子对苍云郡的称呼。带了一个下字。纵然是领城的人。也不会如此称呼自己的下属郡。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人是州级宗门亦或者家族的子弟。身份背景简直大的吓人。

“随你。”徐帘淡漠的摇了摇头。然后随意的看向兰花公子。

“这里有多少势力。”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兰花公子心底却满是冷汗。犹豫了片刻。在徐帘的目光变得凌厉之极的时候。他方才开口。

“此地共有大小势力二百余个。”

兰花公子沒有报出准确的数量。只给了一个大概数据。但他也沒有说谎。徐帘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而且他觉得这几人根本不在乎所谓“苍云下郡”的洗局之事。

尤其是那青衫男子身后之人。背着一柄木剑的男子藏而不露。那两名女子也是天姿国色……他觉得自己回答的时间晚一些。可能都会召來杀身之祸。

徐帘漫不经心的撇了撇嘴。

“二百余个。有上境之人么。”

兰花公子这时却是心头疑虑尽去。因为一般修者称呼上境强者都是口乎尊者的。

而且提起上境之人还能保持这般不屑姿态的。若非背后的背景惊人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兰花公子不知道对方是从哪里拥有这样的信心。

“……公子说笑了……”兰花公子微微一愣。却是发现自己压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于是乎只好用了一声对贵胄子弟的通用称呼。

徐帘却是面色大变。本來还云淡风轻的声音忽然冷若九幽之冰。

“我姓徐。你可以称呼我为徐先生。亦或徐帘。公子此衔。下不为例。”

兰花公子几乎是顷刻间便抱拳致歉。他心底几乎已经奔溃了。

称呼对方为先生。而且还直接可以唤其姓名。这等同于说对方乃是州级势力的座上客。连那些大势力的高层都要恭恭敬敬对待之人。

直接叫对方为徐帘。难道是嫌自己命太长么。

“徐先生恕罪。”兰花公子见身后的乘龙真人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他却在背后暗暗的摆了摆手示意另外三人不要轻举妄动。

“不过此事确是沒有上境尊者插手。”

开玩笑。你以为那是州级势力的对碰啊。上境强者哪里是如此容易便能遇见的。兰花公子心头虽然如此道。但面上却根本不敢有丝毫的违逆之态。

“沒有上境的家伙。那就好办了……否则还得……”徐帘用一种刚刚好可以兰花公子听见的声音喃喃道。不过转瞬间便顿住。

“我们走!”徐帘朝着兰花公子微微颔首点了点头。而后直接带着面上那丝丝缕缕了欣然之色往峡谷的另一边走去。

“徐帘。你给我站住。”沈言却是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这倒是让兰花公子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

“何事。”

“一头扎进那里。别人可不会拿我们当成看戏的。”沈言沒好气的冷哼了一声。好似根本沒有看见徐帘眸中的淡淡无奈之色。

“无妨。”

徐帘摇了摇头。直接就如同先前一般留给了众人一个背影。

草。沈言暗骂一声。却是再一次的跟了上去。他现在完全搞不清徐帘到底在做些什么。每次行事似乎都是如此的不经过思虑。

待得众人渐渐走出峡谷。步入了另一端。兰花公子才赫然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浸湿了。

他太紧张了。

似对方那种身居高位。背后背景惊天的存在。莫说这二百八十多方势力。即便是整个苍云郡。都是抬手便能将其翻覆。

尤其是最后徐帘说出无妨二字的时候。那种虽然话音平淡却毫不掩饰的狂妄与傲然。更是让他知晓了面前这些人拥有着怎样的力量。

“花龙。便这样放他们六人入内。真的妥当么。”乘龙真人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出声询问道。

这一次成。那整个百龙窟立刻就是正统领地级宗门。只要臣服于皇室。那么发展自然一日千里。敞若败。只怕是保住性命都难上加难。

他是整个百龙窟的头领。自然最为担忧任何可能出现的变数。

“沒有关系。”兰花公子的眼睛已然紧紧的盯着峡谷的另一头。那里已经彻底看不见沈言等人的背影了。

“更何况以对方所展露出來的强势。就算我们都是周天境的修为。只怕也是无法将对方全数留下來的。只要跑掉一个回去给他们身后的势力报信。只怕整个苍云郡都要天翻地覆。”

乘龙真人还是极为相信兰花公子的。见他如此说法。当下也是心中大定。

……

“沒有谋划什么……也沒有算计……”徐帘摇了摇头。这是他第三次以同样的话和语气來回答沈言的问題。

“可是我还是觉得……”沈言刚刚张口。便听见一声剧烈的轰鸣。

轰。。

随着声音传來。远处的平原之上。却是冒起滔天的热浪和漫天的剑影。沈言细细看了看。却发现那剑影并不似万剑宗之人发出的。于是便打算绕路而行。

毕竟周天境强者之间的争斗他此刻虽然不惧。但也沒有必要刻意掺和进去。毕竟节省真气和体力应付接下來可能发生的一切。也是极其重要的。

“草。徐帘你他~妈疯了。”沈言刚刚准备开口说咱们绕路走吧。避开这正在战斗的两方人。便看见徐帘面不改色的直接朝前走去。

他的目的明显就是冲着远处那两方人的战场。似乎就是想掺合掺和此事。

“我沒有疯。我只是想过去问他们几个问題而已。”徐帘摇了摇头。步伐却沒有丝毫停滞。

“要问问題难道找另外的人问不可以么。你非要……”沈言刚说到这里。却见徐帘已是走出去了数丈。当下便直接喊了一声而后再度无奈的跟了上去。“你等等。”

“这二人……”叶东來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是沒有说些什么。他倒是沒有其他的打算。无论是沈言还是徐帘做出的抉择。他都不介意。

不过从心底深处來说。他还是更倾向于让徐帘决定所有人的动向。毕竟以沈言的头脑似乎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略微有些不够用了那么点。

“我倒觉得沈大哥和徐先生的关系很好呢……”青萝摇了摇头。清清冷冷的声音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温柔意味。

因为徐帘多次让外人称呼他为徐先生。因而青萝也就如此去称呼对方了。

“沈言这个家伙。似乎总能很快速的和别人建立起友谊來。”寒碑颂的声音有些低沉。不过却是让叶东來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错。我当初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身上天生有着一种名为凝聚力的东西和让人信任的韵味。”

“一见钟情么。”蝶依却是抿嘴一笑。当真是万种风情。可惜叶东來意不在此。寒碑颂压根是心无旁骛。倒是根本无人注意到。

叶东來愕然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难以相信从头到尾都冷冰冰的蝶依也能说出这样调侃的话來。不过片刻之后却苦笑着摇了摇头。

“咦。怎么停手了……”青萝的声音再度响了起來。叶东來定睛一看。却是在徐帘二人离那两方战斗的势力还有十余丈距离的时候。后者便停下了手來。

“赶紧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东來面上划过一丝疑惑。而后出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