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一念在尔等初犯

四百六一 念在尔等初犯

“來者止步.”

徐帘似乎是有意在等着叶东來等人走到近前.而后方才朝那已经停手且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两方势力走去.

几乎是在他迈出步伐的同时.两方势力中一中年男子和一老者便同时开口厉声喝道.

若非在这种两相敌对的情形下.而且观徐帘等人气度不凡.莫不然只怕这老者和中年男子也不会只是出声厉喝.而是直接动手了.

毕竟只要灭掉一个敌对势力.那就等于自己多了一分机会.

徐帘听到这话.先是微微一愣.而后用一种疑‘惑’到极点的目光望着那中年男子和老者.

直到后两人的面‘色’有些细微的变化之后.徐帘方才转头看向了沈言.

“他们刚刚说什么.”他言语间的模样.分明已经是‘迷’惘到了极点.

沈言撇了撇嘴.有心不理会越來越莫名其妙的徐帘.但看到后者依然是这种表情.他只好装作沒看见似的摇了摇头.

“他们说什么关我屁事.徐帘……你若是再接二连三的耽误下去.可不要误了正事.”

“是啊.”

徐帘很满意他的回答一般.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往前踏出一步.

只在这一步踏出之后.原本还云淡风轻徐帘面‘色’便蓦地森冷如冰.

“你们说什么.在我看來都是在放屁而已.止步.我倒要看看.这苍云下郡.到底有何人敢让我徐帘止步.”

徐帘的身上忽然暴起一股凌然的气势.沒有丝毫真气外‘露’.却偏偏令人无法忽视.

“敢问阁下是……”那老者和中年男子似乎是暂且放下了两者间的仇怨.而后同时出声询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为何而來此.就凭你们两人.还未有资格知道.”徐帘冷哼一声.却对两者那又羞又怒的面‘色’置之不理.

问題是偏偏在这种情形下.这老者和中年男子连发火都不敢.

以面前这个青衫男子莫名其妙的脾气來讲.只怕他们稍微冲动一些.便直接就会和对方站到对立面.

在这种原本势均力敌的情形之下.无论是那中年男子还是老者.都是不愿意见到局面变成这般模样.

“哦.”徐帘冷漠的面‘色’却并沒有因为面前两人默不作声的变相忍让而改变.反而是轻轻扬起头來.凛然的哼了一声.

“如此神‘色’.莫不是对本殿之言有所不服.”

那中年男子和老者听到他的自称以及对苍云郡的下郡之称.更何况还是在这样不能招惹太多强敌的情形下.哪里又能强硬的起來.

因而在徐帘话音落罢之后.两者皆是摇了摇头.

“不敢不敢……我们又哪里敢质疑……”一边摇头.一边两人还解释道.

虽然他们两方之人加起來足有七八十人.可面对这样一个不知深浅.而且拥有州级宗‘门’或贵族背景的人.谁又能知晓对方拥有些什么底牌.

最主要的还是众人都同时确信了一件事.显然这一行六人并非是属于哪一方势力.应当正好路过此地罢了.

“不敢不代表不想.不敢不代表对本殿心悦诚服.”且料徐帘还不待两人将话说完.直接便栗然出声将其打断.

沈言却是心底忍不住的猛然跳动了一下.这徐帘言语之间可谓是半点不饶人.却不知这般咄咄‘逼’人到底是为了些什么.

虽然他装模作样起來的确让人难以看穿.可站在沈言的角度.还是觉得徐帘这种态度有些太过不拿自己的‘性’命当做一回事了.

(不对……这家伙连我们的‘性’命也沒当做一回事过.这厮根本就是个疯子.难道说……)

沈言一边在心底胡‘乱’的思索着.一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我的智商还比不过一个疯子.可问題是……徐帘这家伙到底在做些什么.他莫非还真的想跟这些人打起來.)

沈言倒不是怕.以他和叶东來以及蝶依三个周天境强者联手之下.却也是无须惧怕这里任何一方势力的.

可问題是不惧怕并不代表非要挑起事端.毕竟会耗费真气.会受伤……这样想來.若非必要的情况下便和其他势力动手.却是有些得不偿失的.

不过显然现在的局势太巧妙.加上徐帘这装模作样的功夫也的确到了一定的程度.因而那老者和中年男子只是微微一滞.但却理智的沒有反驳.

若是先前对徐帘的身份只有三五成相信.那么此时在徐帘这般的姿态下.却已经上升到了六七成.

因为若非真正的贵族子弟.谁又敢在这样的情形下.面对近百个修者的目光羞辱两个周天境的修者还面不改‘色’.

“看來你们还是不服.”

徐帘瞳孔蓦然一阵收缩.仿佛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一般.然后直接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

“沈言.替本殿教训他们..”

嘎.沈言直接长大了嘴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徐帘一眼.疯子……这家伙彻头彻尾的就是一个疯子.

到了这种地步就算他有什么话想要问对方.似乎也应该很容易就能问出來了.

沒想到徐帘这厮竟然将事情直接闹到了这种不可开‘交’的地步.教训对方.若真的在这个地方开战.对他们六人來讲.绝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徐帘.你稍微冷静点好不好.难道你忘记了正事.你在这里耗费时间能起到什么作用.”沈言皱了皱眉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徐帘让他教训对面两个周天境修者的提议.

那本來已是面‘色’略微有些‘阴’沉的中年男子和老者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实在不知道对方如果真的上前來“教训”自己.他们又该如何是好.

动手与否.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难題.

而此时听到这个一袭黑‘色’衣衫的青年言语间有正事两字.倒也是让两方势力不少人都是心中大定.

这种背景惊人的豪‘门’子弟既然有着“正事”要办.显然來此只会是因为好玩罢了.如此一來.倒并不能影响到局势的发展.

“正事.此二人不服我所言.若人人如此.这天下还有我徐帘容身之所.”

徐帘却是目‘露’凶光的看了沈言一眼.而后冷声说道.

沈言倒是被他的目光看的微微一愣.不过转瞬之间却是有些心惊‘肉’跳.他越发的感觉这家伙可能间歇‘性’的在发疯.

哪里有这样的说法.别人不服气你说的话.你就非要让别人心服口服.至少也要让你感觉到对方是心服口服的.

还什么所谓的再有其他人这样.连容身之所都沒有.这也太夸张了点.换句话说.简直就像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半大孩子一般.

叶东來等人虽然也是心中暗自不解.但却比沈言这种关心则‘乱’的模样要好了很多.

可他仍然沒有开口.

既然从一开始就决定了将话语权落在了沈言与徐帘的身上.那么除非必要.他也沒有心思想要打破这种平衡.

更何况徐帘这家伙的意图.似乎只有沈言能勉强的‘逼’他吐‘露’出那么一两个字來.换做叶东來.绝对是在那张平淡到如同一张白纸的面庞上碰一鼻子的灰.

虽然沈言让徐帘开口说出的那些讯息.也是压根就不能让人理解他在干什么.可总比看着徐帘‘露’出一丝笑意之后.就莫名其妙的留给众人一个背影.甚至连他准备做什么都不知道來的要好很多.

那中年男子和老者早被这种诡异的气氛还有徐帘那种姿态和狂妄‘弄’得有些进退失措了.

该出声反驳辩解亦或者冷嘲热讽也罢.却沒有人在徐帘冷漠的眼神下说出半句他言來.

因此场面一时之间就静谧了下來.

连徐帘也是用一种愤慨难平的模样望着沈言.等着他回答自己的话.

“你脑子沒‘抽’吧.”沈言嗤笑了一声.直接一句就抵了上去.却是让那老者和中年男子都是眼角一蹙.

他们此刻已经认定了.这一行六人之中.唯有开口的这两人背景惊人.其余人虽然也是气度不凡国‘色’天香.但终究还是沒有人敢出言相‘激’这个青衫男子.

唯有这个一袭黑衣的青年敢.这已然就说明了一切.

“本殿不与你这愚昧之人计较.”

徐帘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沈言片刻.而后一拂衣袖.直接再度转过目光去望着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紧张无比的中年男子和老者.

“念尔等初犯..”徐帘一边沉声说道.一边迈动着步伐朝着两人走去.

后者沒有从他身上察觉到任何的真气‘波’动和杀机.因而对视了一眼.终归还是沒有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來.

沈言听到徐帘的话顿然便是苦笑了起來.搞了半天这家伙还是沒有疯狂到不知轻重的地步.

所幸此刻还知道说一句念在你们初犯变饶了你们的话.否则沈言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