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二千年老怪物

四百六二 千年老怪物

在这样寂静的场面之下.徐帘的面色却是越來越阴沉.

“尔等两人.莫不然还是不服.”他声音中已经隐隐约约带上了一抹杀意.冷冰冰的打量着中年男子和那老者的神色.

“难道……你们二人还想打回來不成.”也不待两人答话.徐帘直接将手背负在身后.而后一挑眉头.

“我今日立于此处.想报此辱的尽管出手.”

狂妄.这番话分明已是狂妄傲慢到了极处.

可让沈言更为震惊的却是.沒有任何人敢动手.甚至原本还隐隐约约间神色里闪现着怨怼之色的那老者和中年男子.在徐帘这响亮的一巴掌之后.尽是彻彻底底变得恭恭敬敬了起來.

面对着徐帘此时冷漠的声音.他们两人竟是齐齐拱手同时道歉了起來.

“姜山剑宗宗主刘燃无意之间言语冲撞了先生.还望先生恕罪.”

“兵符门长老韩毅知罪.望先生不予我辈之人一般计较.”

刘燃便是那中年男子.而那老者则是叫做韩毅.但此时两人却是沒有分毫的不同.道歉的模样可谓是恭敬到了极点.

所换來的.也仅仅只是徐帘轻轻的一声冷哼罢了.

“无趣.”徐帘的轻声呢喃自是落在了两人耳中.当下便是心头暗松了一口气.知晓这个背景惊人的青年.似乎已沒有了同他们计较的念头.

这是什么.这便是底气……自己等人的反抗和坚持所谓的尊严.在人家看來只不过是极其有趣的一件事罢了.

可想而知先前若他们真的动手.会承受怎样的后果了.

沈言此刻已是被接二连三的变化给惊骇的不知所然了起來.不过此时却也无人理会于他.

因为他眼中只有一丝的迷惘之色.即便那韩毅两人看见.却也不会因此便怀疑什么.

而徐帘轻轻扬了扬嘴角.抛出來的一句话.却更是让韩毅暗自庆幸自己的决定.

“兵符门.以血养兵.以兵炼魂.话说你们这一脉倒是同种胎之术相似.不过都是旁门而已.以兵炼魂融入己身.但天地二魂常在外.便只能融于人魂.”

徐帘言及此处.却是讥讽的笑了笑.

“人魂又称命魂.融入不相干的东西.便等于……逆天改命.那是痴心妄想.区区兵魂之左道门徒.也敢在本殿面前嚣张.纵是登天种子一脉的家伙.又有何人敢如此张狂.”

韩毅的面色越來越惊异.到了最后甚至已经隐隐有了一丝后怕.

疑虑尽消.

此刻他已经丝毫不再去怀疑对方的身份了.随口就将他兵符门的深浅说了个清清楚楚.又怎会是寻常人等.

要知道兵符门乃是兵魂一脉的门派之一.这天下兵魂一脉的门派虽然不少.但谁又会去暴露自己的底细.

不用其他的例子.即便是苍澜领的领主.若非刻意去探察.只怕也不会对这些东西知晓的一清二楚.

更3gno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遑论徐帘此刻根本不单单是知道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他们的底细.压根就如同自己便是这一脉之人一般.

若沒有通天的手段和背景.哪里能知道的如此详细.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是信息也有详略之分.

毫无疑问.面前这个青衫男子便是知道的最详细的哪一种.而且连兵魂一脉都极不熟悉.但修炼方法却类似的登天种子一脉.对方都知晓的那样清楚.

而且还是直接口称即便是登天种子那一脉的门徒.都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模样.

那么如此一來.他韩毅不过区区一个兵符门的小长老.又如何敢再坚持自己那所谓的傲气和尊严.除非他真的觉得自己的性命沒那么重要.

无知才无惧.

此刻韩毅是彻彻底底的被震惊到了.也被吓到了.要知道登天种子一脉的门徒.步入上境的几率至少要比常人多了三倍.

上境强者可谓是无比之多.可依面前这男子的态度压根就沒把上境强者放在眼中.那么他韩毅又有什么资格.在对方面前猖狂和不忿.

如此一來.心头仅剩的那一丝不忿和怨怼以及怀疑.尽皆随着徐帘的话音落下而烟消云散.

刘燃却是在一旁暗自心惊肉跳.

他不知道徐帘那番话到底表明了什么重要的意义.因为他自己不知晓兵魂一脉的深浅和所谓的登天种子又是些什么东西.

可他却看见了韩毅眼角那一闪而逝的震惊和惧怕.那是从心底流露出來的后怕之色……这一点韩毅确信自己不会看错.

他们两门派斗了也无比之久.对于韩毅此人的城府他是领教过的.

但以对方的老辣也是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可想而知面前这个青衫男子.绝对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的多.

其实有时候.谎言不需要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來.

你只需要展露出一个姿态.用一些旁枝末节的话语去引导对方.后者便会自然而然的将你沒有提到的一切想象出來.

而且那比你直接说出谎言來.要更令他自己信服.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只要给他一个大致的方向.他什么都能想象的出來.

此刻徐帘正在做的正是这样.他甚至连自己是个什么身份都沒有说.仅仅是展露了一下自己的强硬姿态啦啦全文|字手打.以及那傲气凛然的气势.还有不同寻常之人的眼界.

便直接将韩毅和那刘燃给弄得将徐帘等人的背景自己完全给勾勒了出來.一个庞大的世家.出外游历时经过了这里.碰巧想要凑凑热闹……

太真实了.韩毅和刘燃越想越觉得事实就是这样.

但若是韩毅已经因为兵魂门以及登天种子等言语完全消除了对徐帘的不忿和怀疑外.那么刘燃却仍只是信了七八成.

徐帘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点.

他的目光暂且从韩毅的身上挪开.而后冷冰冰的注视着刘燃.他知道自己先前所说的东西.后者必然是半知不解.

因而他冷漠的目光微微一顿.旋即变得有些怀念起來.

“姜山剑宗.依稀记得后山那一株”

“霞虹树.”刘燃见徐帘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但随着后者的话出口.他面上的神色已然变得有些惊异之极.

因此当徐帘略微顿了顿声音.仿佛回忆着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句.

徐帘嘴角微微一扬.而后点了点头.叹息了一声.

“霞虹树.夏至时开放.那是一夜绯红流光烁烁……当初松尘子垂暮之年将山门立于姜山.也有这曼妙到不可思议的景色一大半原因……”

刘燃越听越骇然.

“还记得当时我只不过三百余岁.却不料回过神來这便已又是数百年时光.”徐帘的声音忽然少了些傲慢.多了些沧桑.

这是什么……活了数百年上千年的老怪物啊.什么年轻子弟的傲慢无礼.全去见鬼吧.

保持着如此年轻的模样.而且还沒有丝毫真气显露在外.极其有可能已经踏入了上境之中.

即便沒有踏出这一步.但修为也绝对不会低到哪里去.

之所以不散发出丝毫气息.正表明了对方所修炼的隐匿修为的秘法已经高超到了一定的程度.连他们这些周天境沟通天地的修者.都不能察觉到分毫.

“松尘子大限将至立下这姜山剑门.只怕也不会料到本殿竟与他门下徒子徒孙尽然会在今日相见吧.”

沈言听到他的话.却已然是目瞪口呆了起來.

他几乎想要立刻质问出声來.这什么情况.徐帘这家伙活了上千年.是一个超级老怪物.和那姜山剑宗的立宗之人松尘子还有关系.

天方夜谭不可思议.

可偏偏那刘燃激动的目光.却是让他不得不信.沈言感觉自己的思维都有些混乱了起來.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徐帘这家伙……居然已经活了上千年.简直难以置信.

两种截然不同的念头在沈言心底撞击着.他的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

“先生……先生难道与祖师有旧.”刘燃此时激动的似乎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一般.身形都在不住的颤动着.

徐帘点了点头.旋即歉意的看了一眼刘燃.

“……算是故人.当年我因要事的缘故.却也无法在他大限将至之时去见他一面.沒想到数百年过去.我这好面子的性格还是沒有分毫改变.如今刚刚见面却又打了你一巴掌.却是本殿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