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三像个白痴

四百六三 像个白痴

活了数百年的刘燃,身为姜山剑宗宗主,此时却哭得像是一个孩子。

他身后的弟子都面面相觑,不过所有人都聪明的换上了一副与子戚戚的模样。

众人都知晓这个青衫男子是同他们祖师爷一个级别的人物,而且他们的祖师爷都仙逝了,对方还活着,而且还这般年轻,可想而知其实力。

若对方真的如同本身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那么他的身份才更加叫人惊惧。

毕竟维持容颜的灵丹妙药,而且能让人数百年如一日般保持着青春,简直就是无以计量的珍贵,甚至能让无数修者为其的价值所窒息。

于是便在这样的情形下,刘燃嚎啕打哭了半响,方才在徐帘不冷不淡的几声安慰之下止住了哭声,目光灼灼的看着后者。

“还请徐先生这便随刘燃一同前往姜山剑宗,也好让我招待一番以表歉意!”

刘燃此时压根就将什么所谓的洗局之事抛诸脑后,什么洗局什么名额都去见鬼吧!

不要看他先前那般模样,但他的的确确并非一个愚蠢之人。

敞若能抱上徐帘这此时看起来已经让人几乎要窒息的大腿,那么姜山剑宗的前途,说不定比从洗局之事中脱颖而出都要更为光明敞亮。

徐帘的背景是什么不重要,因为它足够大。

哪怕不在苍木州,在其他州也是毫无疑问可以对姜山剑宗产生无与伦比的影响的。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姜山剑宗已是损失惨重,刘燃并没有信心拿到最后那些脱颖而出的名额。

那太难了。

近三百方大大小小的势力,想要从中冒出头来,简直是千难万险。

到了这种庞大的战局之上,单纯的一部分实力已经不能影响到什么了,还要看运气和天时地利等等诸多的原因。

哪怕是万剑宗这种郡地顶尖门派,也不敢狂妄的表示自己一定能拿下其中的一个名额。

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既然有着这样多的不确定因素,而且加上自己宗门本身已经损失惨重,倒不如表现出一副无所谓宗门前途的模样,来靠上徐帘这株大树。

徐帘闻听此言,却是微微一顿,似在思索着什么。

那刘燃却是暗自一喜,知道了徐帘应当是明白了他想要依附的心思。那么此时答应与否,便是姜山剑宗一个极其重要的转折点。

徐帘答应也就代表他们彻彻底底的有了一个州级背景的大靠山,说不定连领城的威严都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无视掉。

徐帘思索了半响,终究是抬起了头来,目光中带着一抹凛然和无奈的笑意。

刘燃心头一惊,再看徐帘的目光,却又恢复了那种云淡风轻的模样。但他却已然是冒出了一头的冷汗,他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某些讯息。

你的小心思我都明白,但念在你是故人的弟子,也便允许你耍一个小心眼了。

“……姜山。是该去走一遭了,松尘子去了这么多年,我却没有去看过他一眼,实在是惭愧的紧呐。”徐帘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在刘燃一脸期待的神色中道。

沈言却是面色一滞,然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徐帘的后脑勺。

这家伙到底在干嘛?去姜山?问题是万剑宗的事情都没有解决,现在跑去姜山干嘛,难道过去游玩一番而后回来打秋风么?

就在刘燃刚刚想要高兴的说些什么之时,沈言却咬牙启齿的望着徐帘。

“徐帘,你把正事全给忘了是吧?我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你在做些什么,但你不要玩的太过火了!难道你还真的准备去姜山,然后就将正事这么耽误着?”

我~草!刘燃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大咧咧而又不爽的沈言,心头只能如此暗骂了一句。

这从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徐帘明明已经答应了要同他去姜山,可被这家伙这样一搅局,谁知道会不会又改变了主意。

“……是了。”果不其然,刘燃所担心的情况便直接发生了。

徐帘在略微一愣之后,果真是轻轻皱了皱眉头,然后道。

“这样一来却是两难了……刘燃。”

正在暗自伤神的刘燃听到徐帘唤了他一声,连忙扬起头来,目光中还带着一抹隐隐约约的期待。

不甘心啊!明明看到要抱住了这条大腿,可偏偏关键时刻就因为那个黑衣青年的一句话而改变了主意。

若非知道对方的背景骇人之极,刘燃只怕都忍不住的冲上去和沈言撒泼刷赖了。

“这姜山我是要去的。”徐帘的第一句话开口,便让刘燃的神色一喜,“但……正事却也不能耽误了。”

“你与这位……韩毅长老可还熟悉此地?”

韩毅一愣,怎么说着说着又将话题转移到他的身上来了?不过他也没有迟疑,当下便是和刘燃同时点头了头。

“此地我二人虽也是初来乍到,但毕竟探寻过一番,倒也称得上熟悉。”

徐帘嘴角轻轻一扬,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那便好!刘燃,韩毅,本先生要在此地找寻一物,你二人便暂时跟随着我吧。至于你们的门徒弟子,便让他们直接散去归宗回派!”

刘燃一愣,旋即却是面色大喜。

这是什么?这就是机缘啊!徐帘他们找寻什么东西不要紧,可现在有用得到他的地方,这就是机缘。

让这种级别的人物利用一下,随随便便记得你一点点,那所得到的回报便绝对物超所值!

更何况若非和韩毅直接在此处对碰,加上两方又都不安好心更是斗了无数年,否则刘燃早就萌生了退意。

此时有徐帘的一句话在,他让自己的徒子徒孙回宗……即便有人不满,亦或者是领城对此有意见,他也根本不用担忧。

一切有徐帘顶着。

“刘燃愿意跟随先生。”因为激动,刘燃的嘴唇都有些哆嗦。

那韩毅一听,当下也是一咬牙便点头答应了徐帘的提议,毕竟他可不想让这份际遇白白被自己的老对头一人独吞了去。

徐帘微微颔首,而后将目光落在了不远处。

“此地既然有各方势力大战,若不去凑个热闹倒是可惜了。这与我们要找寻的那东西并没有相错的太离谱,这一次你总该不会反对了吧?”

沈言愕然的看着他,一时之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徐帘到底说了些什么。

什么叫做我们要找的东西跟你去看这诸多势力所在的地方不会有很大的偏差?咱们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这诸方势力的大战好不好?

沈言思来想去也根本没有想明白徐帘到底在表达什么意思,因为找什么东西的事情,他也从来没有听到对方提起过。

因而他愕然了半响,只好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那刘燃当下便是暗自松了口气,他看出来徐帘和这个黑衣青年似乎地位是平等的,如果对方再次出言反对,那么他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徐帘见状,当下便是一指前方的山林腹地。

“咱们先去那里看一看,若是遇见了某些势力正好在发生大战,便直接灭掉好了!”徐帘嘴角的笑容很邪异,却是让韩毅和刘燃没由来的心中暗自一阵发凉。

……

“我感觉自己像一个白痴。”

沈言有些颓然的看着徐帘,在后者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之后,他方才狠狠的瞪了一眼这家伙。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些什么?那两个人你把他们拉进来,难道是想要告诉别的势力,我们来了么?”

沈言的手指指着前方正颤颤惊惊藏在一颗嶙峋的巨石之后观察着远处情形的韩刘二人,有些咬牙切齿的问道。

“没有想要这样做,别的势力也不会有功夫去理会我们。”徐帘摇了摇头,漫不经心的答道。

“好吧,至少现在为止我们并没有因为这两个家伙而遇到什么危险!”沈言耸了耸肩,他知道根本拿徐帘任何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