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四比如丹境

四百六四 比如丹境

“……无知是一种福气。”徐帘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种莫名的韵味。

他将目光从沈言的脸庞上收了回来,而后方才叹了口气。

“或了上千年?若真能活上上千年,我又怎会与你们这些小辈厮混在一起?”

“可你刚刚明明说和那松尘子……”沈言微微一滞,而后有些不确定的道。

“是啊……松尘子。苍云千宗万派典上记载有一姜山剑宗坐落于姜山之上,以山名为宗名,其实力乃二流顶尖门派。苍澜人物志上,写着那姜山剑宗的立宗之人乃是一名为松尘子的垂暮修者!”

“苍云异物录记载着姜山之上,有着一株霞虹树。此树并不算得珍贵,但却稀少。而一旦移植便无法存活,因此才一直生长在姜山上。”

“苍云百年趣事典籍中载有姜山瀑布分流一事,乃是松尘子与一君子之交的修士比斗之间,不小心一剑将瀑布之下的山崖斩断,因而姜山瀑布便因此分流成两股……”

徐帘侃侃将这一切道来,却不顾沈言那越长越大的嘴巴。

“这些算不得什么。只要你将其联系在了一起,便很容易伪造出一个假象。我就是当初与那松尘子比斗,让姜山瀑布分流的修者!”

徐帘摇了摇头,面上没有分毫的得意之色,似乎这一切根本就是寻常到极点的事情一般。

“这还算不得什么!!!”沈言直接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典籍上是能找到不少的讯息,比如那凡梨树开花的讯息,沈言也是不小心在某一本典籍中看到的。

但单单那一本书中写着的,便让他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如山似海般的知识量。

徐帘此时口中说出了的书本典籍看似简单,但仔细一想,却只能让人感觉到心底发寒。

那是什么样的天资和傲人的心性,才能让他几乎对各方各面都有所了解?而且还能将其有机的结合到一起。

如同徐帘所说的那句话般。

能折服这刘燃和韩毅,根本就不是巧合,而是一种必然……徐帘几乎从一切方面将姜山剑宗摸了个透,又如何不能编造出一个完美的谎言和身份来?

“那么韩毅门派的深浅,想来也是你从哪无数的典籍之中知晓的吧?”沈言差一点没有扬起大拇指对徐帘称赞一声了,可他仍然保持着一副虽然惊讶但也还能接受的样子。

“这倒不是。”徐帘摇了摇头。

“兵魂一脉极其玄妙,纵然常人能知晓这一脉的存在,可对于其根底个内在还是不知所谓的。”徐帘的声音,透露着一种淡漠。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沈言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你绝对是在骗我的神色。

“我……”徐帘略微沉吟了一下,而后忽然古怪的笑了笑,“我算出来的!”

“呸!”沈言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不屑的撇了撇嘴,徐帘这厮撒谎起来连草稿都不打,不过他可没有刘燃和韩毅那般好骗。

“好吧,实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知道登天种子一脉的事情……”

“登天种子?那是什么?”沈言本来都不打算从徐帘的口中问出个什么来了,不过此时还是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登天种子!就是上境强者在大限将至的时候,将自己的全身精力以及领悟,化为一枚种子种入后辈的体内!”徐帘解释道。

“这种种子蕴含着上境强者的领悟,一步步的修炼下去,达到上境的可能性就会极大!”

沈言听到这里,已然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功~法就如同前世修真界那所谓的血魔胎一样,简直就是玄奥到了极点的一种秘术。

“登天种子一脉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极为迅速的,因为体内有着一枚上境种子的缘故。可正因为如此,也就限定了修为不可能超越那上境强者!”

徐帘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嘲讽。

“虽然上境在某些人看来的的确确是极为强大了……但如果真的是心怀大志之人,也是断然不会去钻这种漏子的!”

“登天种子一脉的上境强者若说是最多,那绝对没有人会反对。即便放在整个天元都是如此,即便其实现种子的方式有着些许的不同。”

“可因为这种限制,也就造成了登天种子一脉的高端强者并没有别人想象中的那样多。”

沈言愣了愣。

他只知道上境上境,可真正高端的境界,他却仍然是一头雾水。

“高端强者,比如说什么境界呢?”

叶东来听到沈言的询问,却是苦笑了一下。这种上境之中的境界划分,类似于万剑宗这种连上境强者都没有的门派,一般是不会讲述的。

因而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准备开口给沈言讲述一番。

“这上境又称为登天之界!共分为……”

不过叶东来刚刚开口,徐帘却是冷笑一声,然后看着沈言不咸不淡的吐出四个字来。

“比如丹境。”

“丹境?”沈言嘀咕了一句,虽然他还是没有搞明白。

可叶东来毕竟是叶家子弟,对上境的各种境界划分可谓是了解的通透。

正因如此他也明白上境中的每一个小境界差距都是极其大的,但徐帘开口这简直就不是给沈言解释,而是想要吓死人了!

丹境是什么境界?那是赵清虚都不可能触摸到的玄奥境地,他们叶家,乃至于整个苍木州……不知道有没有丹境强者都是两说。

“丹境好像也没什大不了的么?安拉安拉……不是还有徐帘在这么!”沈言刚刚嘀咕完,便看见叶东来面色大变的后退了一步,当下大大咧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叶东来还能说些什么,唯能看着一个从头到尾似乎不将一切放在眼中的徐帘以及压根什么都不知道的沈言哭笑不得起来。

“好了,不要说了,他们过来了。”寒碑颂忽然开口提醒了一句,沈言方才发现远处探察前方情形的刘燃两人已经转过了身朝此处而来。

徐帘自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若非沈言那种人你不解释一番他就能从头到尾缠住你问到底,只怕他根本懒得解释那么多。

因为在徐帘看来,似乎说出来的那些东西,简直就是废话,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怎么样了?”那刘燃两人走到近前,却是不见徐帘询问。

沈言见状,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方才开口问道。总不可能就将这两个家伙晾在这里,等着徐帘开口吧?

刘燃微微一愣,小心翼翼的看了徐帘一眼,见其神色没有变化,方才松了口气。

虽然面前这个黑衣青年的背景也不小,可他既然决定了要依靠着徐帘,那么就不能打着妄图两方都讨好的主意。

“不用管他。”沈言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不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个家伙被骗了还如此毕恭毕敬的模样。

可现在知道了徐帘的手段和打算,他自然也不可能做出什么让人怀疑的举动来。

当下只能冷哼一声作罢。

“前方不久前应该是发生的战斗……死伤约有数百人。”韩毅沉思了一下,将先前看到的画面在自己的脑海中勾勒出来,而后沉声道。

沈言神色微微一凝,变得有些慎重。

徐帘见状,却是暗自叹息一声。若换个“聪明”点的人,沈言这番神色变化,显然就会被人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一丝丝的不对劲积累起来,就会被人慢慢的揭穿了谎言。

不过他却也没有说些什么,毕竟韩毅和刘燃两人在他心目中,实在也算不得什么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