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五走一步看一步

青衣成雪 四百六五 走一步看一步

(围攻……)徐帘心中暗自一动。旋即已有了计较。

“那么这样一來的话。我们去找万剑宗之人。”在沈言看來。徐帘这番话却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去找万剑宗明摆着就是告诉刘燃两人他们可能与前者有关联。

不过可惜沈言的猜测从來都沒有正确过。因为徐帘话音落罢。那刘燃二人却是慎重的点了点头。好像沒有察觉到分毫不妥一般。

“走吧。”徐帘见刘燃二人同意。当下便转头看了有些愕然的沈言一眼。而后出声道。

于是众人不多时便站到了万剑宗之人和另外四方宗派的战斗场地。此时周围果真已沒有了任何人。只留下一地横七竖八的尸体。

青萝与蝶依虽是女子。可也并非矫情柔弱之辈。看见这般情形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离得稍稍远了些。却也并沒有其他过激的举动。

徐帘稍稍对韩毅点了点头。后者以及刘燃便恭恭敬敬的蹲下身來。探察起周围的情形來。

待得他们离得稍稍远了一些。沈言方才拉了拉徐帘的袖子。

“你就这么告诉他们。会不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其实是和万剑宗有关系的。”

“觉得又如何。不觉得又如何。”徐帘淡淡一笑。“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沈言纳闷的指了指自己。然后不知所谓的反问道。

“你之所以认为他们会觉得我们与万剑宗有关系才会如此关心这个宗门的事情。但你却忘了两件事。”徐帘伸出两根指头來。

“第一就是韩毅与刘燃在不久前也是这一场洗局之战的参与者。第二就是万剑宗为什么会被其他四宗围攻。”

“就算他们此时已经沒有了参与进战局的能力。也让弟子都返回了宗门。可终归也会对万剑宗与其他四个宗门之间为什么会拼死相斗感兴趣。他们自己也是极为好奇的。”

徐帘的眸子里闪烁过一丝淡淡的莫名。那是一种深邃如海。却又清澈见底的神色。

“连他们自己都有了好奇心。我只有表现出对此事更好奇的模样。才会更符合先前所展露出來的一切。”

“我们此时的身份。乃是背景惊人的世家之人。我的性子在他们心里已经先入为主的定性了。是个玩性极大。脾气变化多端之人。”

“敞若一个玩性如此之大。先前还表现的对洗局之事兴致勃勃的人。突然听到万剑宗之事便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也未免太过了些。”

徐帘说到此处。言语又是微微一顿。

“因而我只需要告诉他们。我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那么他们就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甚至于很乐意跟在我们身后去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说到底。。”徐帘抬起眼看了沈言一眼。然后冷冷的一笑。

“还是不明白人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

沈言张了张嘴。旋即苦笑一声。

“算你厉害。”

至于厉害不厉害倒是无妨。反正对于徐帘來说这种称赞连个屁都不是。

不过能看到沈言一次次的吃瘪他心理还是比较顺畅的。毕竟只有这个家伙。从头到尾就根本觉得他是在故弄玄虚。

因而徐帘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毫不给沈言情面的转过了头去。

“徐先生。。据我二人观察。万剑宗剩下的修者。应当是朝那个方向去了。”此时韩毅也是从远处站了起來。而后一边说。一边指着右侧说道。

沈言将目光投了过去。那里先是一片灌木林地。而后再往前走不远。就会进入一座不知名的山脉之中。

他看了半响。却也摸不清韩毅等人到底是依靠什么來分辨的。当下便将目光投向了徐帘。

岂料徐帘只是盯着韩毅两人。直到后者心底都有些发寒后。方才淡淡的摇了摇头。

“若是我沒有料错的话。他们应当是往那里去了。”

当沈言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之后。心头却是沒由來的纳闷了起來。

不过因为徐帘实在是太不按常理出牌。因此他此时也有些嘀咕。不知道后者到底是故意装傻充愣。还是的的确确胸有成竹。

“这……徐先生……万剑宗虽然的确有可能去那里。不过我们觉得他们前往那山脉之中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哪里是可能去那里。分明就是徐帘摸不清楚状况。因为他手指指向的地方。却是正前方。若是一直往里走。便会直接道峡谷的最深处。

也就等于会去到一个三面环山。只有一个出口的峡谷之内。

而且那个峡谷还是封死的。根本不同于他们先前穿过的一线天那种峡谷。

敞若万剑宗的人真的跑进那里面去。说不得就会被人给直接包了饺子。到时候却是想跑都跑不掉。

只需要将那峡谷出口一堵。另外三面都是山壁。谁又能出得去。

徐帘冷冷的扫了一眼出言反对的刘燃。却是并沒有发怒。而是冷漠的走上前去。

正当沈言疑惑徐帘要感谢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后者突然蹲下身來。居然是移动起那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

“华凌宗、云杉派……”徐帘一边挪动尸体。一边在嘴中念叨着。

“这是飞燕门、雪山宗……”

那韩毅和刘燃听到他的言语。却是满脸的惊讶。毕竟徐帘可能背景惊人沒有错。但这眼界和见识。未免有些太过夸张了些。

无论是兵魂一脉和登天种子。亦或是此刻的飞燕门与雪山宗。都显露出他超群的见识。

(这家伙。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沈言听见徐帘的呢喃声。却是暗自在心底道。

至少从认识徐帘到此刻。他似乎并沒有发觉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家伙束手无策。

“现在……你们便知道我为什么说万剑宗会去那峡谷之内了。”徐帘将周围的许多尸体中的数十具挪动了一下位置。使其看起來错落有致的躺倒在地上。

而后他便站起身來。拍了拍手而后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这……”韩毅与刘燃原本还是不以为然的样子。可又不得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一看之下。便直接被惊骇的愣在了原地。

“你们的猜测或许有迹可循。”徐帘待得他们稍稍缓过神來。便沉吟道。

“但却忘了最主要的一件事情。这些尸体的死亡时间。”

“死亡时间。这些修者距离死亡到现在也不过才一个时辰不到啊。在这种大范围的争斗之中。自然不会这么快就有宗门将这些尸体处理掉吧。”

韩毅虽然疑惑。但毕竟刘燃还有着松尘子这个与徐帘间接有关系的师尊。因而还是由他出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是啊。一个时辰。的的确确不够将这些尸体处理和掩埋掉……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所要操心的。”徐帘叹了口气。

“……可一个时辰。却能发生很多很多的事情了。你们即便知晓了他们的死亡时间。可却下意识的忽略掉了这最重要的一个讯息……”

“徐先生。你的意思是说。。”刘燃和韩毅同时双眼一亮。而后呼出声來。

“不错。有人动过了这些尸体……”徐帘的眼底闪烁过一阵淡淡的毫光。微不可查。

“这……”不可置信。可不得不信。刘燃二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沒由來的对徐帘那种堪称细致到极点的观察能力与智慧感到骇然。

“若我所料不错的话……那灌木林。那山脉。以及看似平静的左侧那平原之上。说不得处处都是杀机。”徐帘忽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很显然有人想将战局搅乱。而后浑水摸鱼。至于万剑宗。之所以逃向那看似是绝境的峡谷的原因。只怕是被逼过去的。”

徐帘的声音让沈言有些沒由來的焦躁了起來。

大长老从头到尾就交代给他这么一件事情。而后便再也沒有露面或者交代其他的事情。

可现在万剑宗的情形。似乎极其不妙。不过沈言也知道。单单凭自己或许能和诸多势力拼上一拼。可想要保存住万剑宗的底蕴。却还是有些不够。

怪不得大长老当时要他去天机阁找那中神策。原來早就料到了此地的混乱和危机。

因此沈言现在沒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期盼徐帘不要令大家失望了。

“那徐先生……我们……”刘燃有些退意。

既然万剑宗是被逼过去的。那么可想而知现在的处境也不怎么好。说不定那其余四宗。亦或者更多的宗派。都聚集在了一起。准备灭掉这个所谓的苍云郡顶尖宗门此次派來参加洗局之事的大部分弟子。

只要将万剑宗此次派來的大部分弟子抹除掉。再加上沒有名额之故。被皇朝扶持新势力的时候将那留在万剑宗山门内的潜藏实力再狠狠的打压一番。

那么万剑宗……可能就要从顶尖宗门的位置上跌落下來。甚至会直接落到一流末端。更甚者成为二流宗门都说不定。

“去。为何不去。如此好玩的事情。敞若不去看看。岂非白费了我半响的功夫。”徐帘笑笑。而后云淡风轻的踏出一步边走边说道。

“徐帘。我们这么过去……会不会有些不妥。”沈言谨慎的性子断然是改不了的。因而还是出声询问了一句。

“不妥。有何不妥。哪怕这自在魔门地界的所有势力一拥而上。又能奈我等如何。”徐帘却是冷冷的抛下了一句。让韩毅与刘燃都心惊肉跳的言语。

沈言无奈的看着徐帘的背影叹了口气。旋即对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的青萝蝶依等人苦笑一声。

“还愣着干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