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六身后的高山

四百六六 身后的高山

沈言绝沒有想到和万剑宗的众人碰见会是这么一个情况.和他所料想的根本完全不同.

万剑宗许多弟子和长老都呆在峡谷的最深处.看起來虽然疲累.却根本不像和四个宗门大战一番之后的情形.

在沈言看到脸上略有些疲惫的楚青衫与衍天辰之时.后两人自然也是瞧见了他.当下都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因为沈言当时被那魔门之人带走.可是所有人都亲眼所见的事情.

可现在他却平安无事的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短短的二十四个时辰之内.

楚青衫与衍天辰只是略微在心头一合计.便心头一喜.敞若不是大长老出手.谁又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能从一个周天晶障的强者手中完好无损的保住沈言.

不过念及此处.两人的眉头却又是微微一皱.

他们觉得有些不好办.因为沈言身上牵扯着.一个可能是许久之前.大宋王朝沈家宝藏的讯息.

一个可以“听潮阁”更新最-快,全称之为王朝三大世家的家族所留下來的宝藏到底会有多么惊人.这是谁都不能往下论断的.

如果沈言只是一个人.哪怕天赋好.威逼利诱也好坑蒙拐骗也好.楚青衫等人都能有办法将那些秘密一点点的挖出來.

但现在很明显.

谁想要有这种念头.首先便得过了大长老那一关.还是那句话.某些人不知晓大长老的深浅和恐怖.但衍天辰.楚青衫等人.还是多多少少了解那么一些的.

即便只是这一点点.也足以将他们骇的面无人色了.

沈言的背后站着大长老.就直接将一切的差距拉平.将楚青衫这些心中有所计较的长老那一点心思全部给抹去了.

因为大长老这座山.太高太高了.

高到凌霜一提到这座山.便忍不住满脸的震撼和崇敬.高到如叶东來这般人.也能忍受住年复一年的孤寂死守着那株凡梨树.

面对这样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即便楚青衫等人对沈言所知晓的那藏宝之地再眼热.也明白在这件事上.绝不能用威逼之法.

一个周天晶障境的魔门之人昨日方才抓走沈言.今日后者便來到了此地……这是何等样的神通和莫测的手段.

谁又能保证自己刚刚要对沈言做出些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会不会一转头便发现大长老的剑已经悬在了头顶.

如此一來.即便楚青衫等众长老有什么其他的心思.也是只能深埋心底了.

不过此刻让他们高兴地事情却是沈言來到了这里.说不定大长老便关注着此地的战况.

只是那等级别的人物不便出手.不过好歹也算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东來……你们怎么会.”楚青衫心中计较了片刻.当下直接站起身來.而后同衍天辰一起迎了上去.

若不是此地的局势沈言也见识到了几分.只怕会以为这些人根本就沒有参与进任何的战斗中.毕竟他们的样子.看起來实在太过轻松了些.

沈言心头一惊.赶忙将头转了过去.

那刘燃与韩毅二人果真是一脸的疑惑和不解.旋即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转为了一脸的惊骇和难以置信.

“徐先生……这……”

徐帘笑着摇了摇头.面上神色依然平静之极.这倒是给了两人一些信心.

在短暂的将两人的情绪安抚好之后.徐帘轻轻的对叶东來与寒碑颂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走到近前來.

就在沈言都有些不知该如何收场的时候.叶东來与寒碑颂却恍若沒事人般的站在了徐帘近前.稍稍缓了缓.徐帘方才对身边几人莫测的笑了笑.

“刘燃……你可知这叶东來.和松尘子之间……”

本來这句话当是在询问刘燃.可韩毅仍然不自觉的将耳朵竖了起來.毕竟一个人除非真的能将抛却一切.否则总归该有些好奇心的.

而徐帘正是把握住了这一点.方才能让二人对他如此深信不疑.以至于即便万剑宗的楚青衫明摆着和众人有关系.刘燃两人也是选择了静观其变.

背景如此之大的徐先生身边的人.同万剑宗有些关系.似乎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当韩毅与刘燃的心神完全沉浸在徐帘言语之间的时候.却沒有发现后者的眸子里.蓦然的掠过一丝冷冽的光芒.

下一瞬.

刘燃与韩毅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的抬头一看.却发觉先前站在身侧的寒碑颂与叶东來.将一柄木剑与一杆通体黝黑的长枪刺入了他们的胸口.

心肺直接被贯穿.而且沒有真气护体……当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刘燃与韩毅二人早已是忍不住的喷吐出了大口大口带着腑脏碎片的鲜血.

两人似乎已知必死无疑.当下便有些难以置信的抬头怔怔的看着一脸平淡的徐帘.嘴唇嗫嚅了一下.终究还是沒有问出声來便垂下了头颅.

“草.叶东來、寒碑颂你们俩在做些什么.怎么将他们给杀了.他们至少也算恭恭敬敬本本分分.并沒有得罪我们吧.”

沈言根本就來不及阻拦.此时却也是一脸的惊骇欲绝.

他虽然不是个善人.前世也做得出杀伐千万的狠事.

但他却能问心无愧的说一句.断天刀下绝无不该死之人.可现在的情形.分明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

叶东來与寒碑颂此时的做法.简直有些令沈言所不耻.

毕竟刘燃与韩毅并沒有做出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事情.甚至于对徐帘还保持着极大程度上的信任.在沈言看來.这并非不可以调解的.

他相信以徐帘的智慧.三言两语之间就能二人淡淡的怀疑化解.

可徐帘这一次却偏偏什么都沒有做……不.不对.沈言的神色忽然一亮.他记起來徐帘眼角那一抹一闪而逝的凛冽光芒.

“徐帘.这一切都是你的谋划是不是.你告诉我”沈言顿时死死的盯住徐帘.然后厉声吼道.

“沈言”叶东來张了张嘴.却看见了沈言一脸的愤慨与不甘.当下还是沒有说出什么劝阻的话來.

“不错.”徐帘毫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楚青衫与衍天辰本已走到近前.却直接看到了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当下也便顿住了脚步.等着沈言将矛盾解决掉.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总得有个理由吧.”沈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漠然的问道.

“沒有理由.想杀便杀了.”徐帘摇了摇头.仍是一脸的无所谓.

“这就是你的理由.沒有理由.想杀便杀.來啊.你他~妈來杀我啊.你这种行为简直是丧心病狂.”沈言冷笑一声.然后扯着脖子直接大声吼了起來.

“为什么要杀你.”徐帘平淡的看了他一眼.

言却是直接一步冲上了前去.然后一把抓住了徐帘的脖子.

“沈大哥……”青萝满面的担忧.直接忍不住的轻呼出声來.而叶东來与寒碑颂皆是面色一变就想要上前來.却被徐帘伸出手掌拦住.

“沈言.你就是个猪脑子.”徐帘即便是在骂沈言.却仍然是一副平静到如一汪湖水的模样.

“留着他们该如何.让他们跟我一起融入万剑宗的圈子.他们先前已有了疑心.必定不会再如同先前一般死心塌地.这种疑心会发展成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的诱因”

“至少在这种境地下.收起你那可笑的仁慈与正义吧.”

“即便不能让他们融入万剑宗内和我们一起行动.但也可以将他们“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他们的弟子都已经回宗.显然他们也不可能留在这里.”沈言微微一怔.却还是不知不觉松开了握紧徐帘衣领的手.

“回宗.你知道放掉他们二人意味着什么么.意味着我所有的谋划与计策都有可能通过他们的嘴传出去.”

徐帘冷笑一声.

“敞若是被你这种白痴知道些什么倒也罢了.可若是落在一个聪明人的耳朵里.让对方将所有的信息与不合理结合起來.那就代表着我失了先机……那后果你來承担么.”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但是以你的谋略……”沈言迟疑了一下.终于从某种程度上称赞了一声.

但徐帘却毫不领情.毕竟他知道沈言所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啊.我的谋略……可即便我的谋略在如何高明.哪怕是超出了那躲起來的人无数.但若是将我所有的谋划与计策全部都间接的告诉了对方.我用什么去和对方斗.”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却是哑口无言了下來.

“那你总归该知会我一声才是……”

“告诉你然后让你这个白痴在不经意间.弄得人尽皆知么.”徐帘冷冷的嘲讽了一声.

沈言苦笑一声.却也觉得自己这番火实在发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先前叶东來与寒碑颂不问是非便下死手的缘故.的的确确是让他难以接受.

可现在至少徐帘给了他一个解释.虽然并不能说明叶东來动手就是再正确不过的.可修者的世界就是这样.一步走错满盘皆输.弱肉强食你死我亡.

徐帘的谋划就是保住万剑宗的希望.这种情形下便只能选择除掉刘燃二人了.

毕竟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保守住任何有关于他们的讯息.

“那你是什么时候告诉他们要动手的.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也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啊……”

“许久之前.就吩咐过他们二人了.”徐帘摇了摇头.似乎是无意再与沈言谈论下去.

话音落罢.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楚青衫与衍天辰二人的身上.而后再度归于平静.

ps: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要冒泡呀~~~~(>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