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六七请先生救命

四百六七 请先生救命

“……好了.”在避开诸多弟子的一个角落里.徐帘席地而坐.也不在乎尘土弄脏了自己的衣衫.

而直到此时.两人加起來所说的话也超不过十句罢了.

沈言本來正细细的听着.但突然就听见徐帘阻止了楚青衫两人再讲下去.当下就是一脸的迷茫和不解.

不过因为先前徐帘谋划着杀掉刘燃与韩毅之时沒有告诉他.所以沈言心头还是略微有些愤慨的.因此只是不屑的哼了一声.却沒有如同往常一样询问出声來.

“……按照你们所说.显然最直观的只表现出了一点.那同时出手针对你们的四门派根本就并非为了联手灭掉你们.而是为了将万剑宗逼进这处峡谷.”

徐帘的嘴角闪过一丝淡淡的冷笑.

“将我们逼入峡谷.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楚青衫虽不知道徐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帘的深浅.但听叶东來说是大长老让沈言去找的人.也便有了几分信心.

不过此时徐帘的举动.委实让他有些不解起來.

因为他们甚至连话都沒有说完.徐帘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比他这个亲身经历此事的人更为清楚一般.

“不错.”徐帘从地上站起身來.而后拍了拍衣襟.

“从根本上來说.他们这样做在消耗你们的同时.也将自己的实力削弱了不少.”

对啊.楚青衫与衍天辰对视一眼.就是这个道理.如果对方是打着将他们这些人全部灭掉的念头.那么这样联手硬拼还能理解.

可现在大部分的弟子仍然留存了下來.那“”,全文_字手打些宗门自己的势力也消耗了许多.这样一來虽然万剑宗吃亏的更多.但也沒有落到全军覆灭的结局.倒也还能接受.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徐帘忽然转头看了沈言一眼.也不顾后者一脸的不爽之色.露出一副你这个白痴不会又忘了吧的神情.

“我……”沈言被他这种眼神一看.脱口便道.不过转瞬间他神色却是一滞.

“你是说……这些势力.就是知道那些谣言的势力的一部分.”

徐帘当初说过.幕后那人散布谣言会让一部分势力知晓.很明显.万剑宗就是沒有被背后势力散播消息的宗门.而那飞燕门、华凌宗等.则是听到了有关于自己门派谣言的一部分势力.

“你倒是愚者千虑了一回.”徐帘笑笑.却有种皮笑肉不笑的味道.

不过沈言却沒有理会他的嘲讽.而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有一个疑点啊……”

“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你想说那些势力既然听到了谣言.只会打着将万剑宗灭掉的念头.又怎么可能会只是将他们逼入这峡谷深处对吧.”

见沈言点头.徐帘嘴角又是微微扬了起來.

“如果他们只听到谣言自然会是如此.但若是那隐藏在背后之人.再将万剑宗的一部分底细透露出來呢.”徐帘话音刚落.楚青衫便是面色一滞.

“你们在说些什么.什么谣言.什么万剑宗的底细.”楚青衫赫然发现.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讯息.而且因为他们被那四个宗门联手逼迫的太紧.一直都沒有时间去调查.

因而此刻听到沈言和徐帘两人的言语先是一脸的不解.直到此时徐帘的这一句话.却是直接让他忍不住的问出了声來.

徐帘的神色忽地漠然一冷.同那种睿智深邃.恍若瀚海一般的目光森然的盯着楚青衫.

即便身为万剑宗的二长老.而且本身也是半步晶障的修为.但楚青衫仍是倏然间感觉后背都被汗湿了大片.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不是沈言.沒有资格打断我的话.”徐帘死死的望着楚青衫半响.方才傲然的抛下一句话.

叶东來与寒碑颂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他们不认为楚青衫这种修炼了无数年.心性谨慎到极点的人会因为这一句而对一直高深莫测的徐帘动怒.

不过沈言可不这么认为.说到底他在某些事情上还是有些一根筋的.他只是举得以徐帘这空有满脑袋智慧的家伙.敢用这种语气跟一个周天境的修者讲话.简直就是脑子秀逗了.

刘燃与韩毅那种事情.太多巧合同徐帘的智慧与见识结合在一起.方才达到了那样的效果

但徐帘这句话还是蛮给他面子的.因此沈言也只是撇撇嘴.

“你不是沈言这种白痴.同样的话希望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但徐帘下一句冷淡的言语却让沈言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愕然起來.这家伙似乎拐着弯又将他给挤兑了一番.

上啊.爆发啊.于是乎沈言便在心底哀嚎了起來.希望楚青衫对徐帘做些什么不理智的事情.然后好好挫挫这个家伙的傲气.

可即便他在心底哀嚎了半响.所得到结果也仅仅是看见楚青衫略有些严谨的点了点头罢了.

沈言还是估计错了楚青衫的谨慎与忌惮.

而且那个什么中神策已经死了的事情他也沒有同楚青衫说.因而后者就只会认为大长老让他们去找的人就是徐帘.

这样一來……这个青衫男子会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么.

反而徐帘此时的态度.才像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若是那隐藏在暗处的势力.将谣言散布出去的同时.再找寻一部分势力告诉他们.自己这方其实也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只需要他们合作就好……”

徐帘见楚青衫沒了声响.当下也收起面上那冷若寒霜的神色.而后平静的分析道.

“那这样一來.那些势力选择合作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

“百分之百.这个概率会不会太高了些.那些势力怎么会平白无故的选择去相信呢.”

虽然徐帘的模样分明已是自信到了极致.可沈言仍有自己的想法.

徐帘的谋略的确很厉害.但他却绝不会认为自己笨.凡事也不会完全寄托在对方的身上.因为智者千虑也有一失.

“相信.为什么不相信.将万剑宗.千草门这些顶尖门派拉下马來.那些一二流门派才有机会.更何况还有那散布出來的各方势力的大致实力的谣言在先.两相结合下.几乎只要那背后的势力稍微用些手段就能让他们无条件配合.”

徐帘话音落罢.又是淡淡的扫了沈言一眼.

“之前你忘了人性.这一次你忘了利益.”

“利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那些势力为什么不选择合作.更何况这合作无论从任何方面來看.似乎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徐帘的每一句话似乎总能说道点上.沈言无论从哪一个方面去想.觉得即便自己站在那些势力的位置上.似乎也只会选择配合.

楚青衫早就被他们两人之间的言语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现在万剑宗的情形虽然不是很好.但也不算太差.毕竟诸多弟子的损伤只有一部分罢了.

可现在徐帘言语之间.却无时无刻的在透露着一种不妙的讯息.

在楚青衫的神色变化不定.想问又因为徐帘先前的警告而不敢问之间徘徊了许久后.后者方才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

“敞若我沒有料错的话……万剑宗此次派來参与剿灭自在魔门的内外长老.只怕已是死伤惨重.对否.”

徐帘话音落罢.楚青衫便是面色大变.他终于想明白问題出在哪里.

也终于弄清楚为什么其余四大门派围攻他们的时候.居然会出现那么多的高端修者了.

因为对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击杀万剑宗的弟子.而是为了灭掉他们此次派來的高端站力.那些周天境的长老们.

当时楚青衫与衍天辰两人则是被二十余周天境大成以上的修者围攻.所以压根抽不出手去救援.

一想通这一点.楚青衫终于弄清楚了.虽然此刻看起來仍是风平浪静.但实则必是风起云涌.其间掩藏的危机.若非徐帘点醒.只怕他和衍天辰二人此时还懵然无知.

“还请徐先生赐教.”

楚青衫服了.真的服了.先前之所以忌惮.乃是忌惮徐帘隐藏的底牌和大长老这一座山.才会忍下后者的斥责与无礼.

徐帘从一开始介绍自己的时候.便让他与衍天辰二人称自己为徐先生.

但先前楚青衫都直接以一个你字來替代.但此时从他的称呼与神色之间.便足以发觉他从某种程度上已经被徐帘折服了.

“谣言.合作.将你们逼入峡谷.只杀长老不杀弟子……”

徐帘突然冷冷的笑了笑.

“将这几点联系起來.很明显就能知晓背后隐藏起來暗自影响局势的势力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你别卖关子啊.”沈言一看徐帘停下声音來.当下便忍不住的出声道.

“怪只怪万剑宗是苍云郡的三大顶尖……不.若是百花谷不参与进來.那就是两大顶尖宗门之一了.”

徐帘看都沒看沈言一眼.继续以冷冷淡淡的语气一字一顿道.

“千草门乃是丹修.自然不能找出那么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來.”

“理由.找什么理由.”沈言一脸愕然.

“虽然欧阳岚迟到了这么久.來此之后也不会去管顾战局之事.但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多此一举将引起战局变化这件事情看的稍微重视一些……”

“这样一來.那隐藏在背后的势力将万剑宗困在此地.但却灭掉大部分的长老.只是为了等待最后战局明朗之时.找一个理由将知晓谣言与不知晓的两方汇聚在一起.”

“在万剑宗高端战力几乎不存的情形之下.弟子必定只会是炮灰.到时……别派只需要派來一些长老.就能抵得上数十数百普通弟子.所以最后这个战场留下的万剑宗弟子尸体便只会是最多的.”

徐帘的声音在瞬间变得有些凛然.

“这背后的势力明显是在……让万剑宗承担起诱导战局变化的一个罪名啊.而欧阳岚也不会去查个究竟.既然有送上门來的罪人.他自然只会动用皇朝之势.让万剑宗灭亡.”

楚青衫蓦然站起身來.躬身一礼.他面上的神色却分明已是后怕到了极点.

“还请先生救我等性命”